第1章 托孤
A+ A-

“周帅,我们来迟了,人……

都已经死绝了。”

周梅森临空疾驰而来,落在广场旗台前小声汇报,旗台上黑狼旗已经倒下被鲜血浸染。

此刻其他方向又有数名形态各异的男子过来,回应如出一辙,大气都不敢喘。

身形伟岸,如山一样矗立在广场旗台上的年轻人望着黑狼总部广场上的尸山血海眉头紧蹙。

此人本名周浩云,是世界第一大组织刑天的主人。

忽然身形一闪,像一道风一样消失在众人眼前。

黑狼组织大殿内。

周浩云一掌劈开一根直径五米的石柱,迅速单膝跪地,将趴在地上的尸首翻开。

尸首上鲜血和石灰混合,已看不清面目。

不过周浩云却一眼能认出来,是黑狼组织的主人赵宣怀。

尸首怀抱着一个襁褓。

将襁褓捡起,里面发出婴儿的啼哭声。

是个大约只有一岁半的孩子。

将孩子抱在怀中,周浩云伸手按在尸首腹部,心头一喜,迅速反掌捋过尸首胸口。

尸首睁开眼睛,气若游丝,伸出一只手抓着那只按在自己胸口的手掌,奋力开口。

“昊云……我不行了,别……费力了,我求你……照顾好瑾柔。”

周浩云看了一眼怀中啼哭的婴儿,阴沉着脸询问。

“仇人是谁……”

赵宣怀摇了摇头,眼角流出一滴浑浊的泪。

“别替我报仇,答应为兄,收山归隐,这是我死前唯一的请求。”大概是回光返照,他这句话反而说的清晰顺畅。

周浩云能够感受到抓着自己那只手的手掌用力了很多。

他咬着牙犹豫了半天点了点头。

赵宣怀看到这一幕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笑意,又带着无限惆怅。

“只可惜我功成名就还未来得及荣归故里就一命呜呼,可怜我一奶同胞的妹妹,当初我被逐出家门,她也受了牵连,原本这些天打算去接她……”

声音戛然而止,尸首失去动静。

此刻赶到大殿外的刑天组织八大金刚只听得殿内传出一声怒吼,震得耳膜欲裂。

黑狼组织总部所在的海岛随之震颤,海岛四周海面万丈碧涛奔腾,声势滔天。

等归于平静,殿内周浩云怀抱婴儿走出来。

“八大金刚听令。”

站在殿外的八人立刻单膝跪地,抱拳听令。

周浩云吐字如刀剑,铿锵有力。

“自今日起刑天组织由周梅森为首,主导复仇之事,倾全刑天之力,务必调查清楚血洗黑狼组织的罪魁祸首。”

八大金刚俱是一愣,周梅森忙问。

“那周帅您呢?”

面对询问周浩云神色落寞。

“想我周浩云当初一文不名,打拼之际得大哥赵宣怀万般关怀,犹如我亲兄长,如今才有世界第一的刑天,兄长临死有求,我要遵守诺言。”

顿了顿他抬起头顿生豪气。

“大哥在天之灵放心,我定照顾好蓉蓉和孩子。”

话音才落已闪身消失。

周梅森见状气入丹田,一张口登时气贯长虹,如鲸歌悠扬,纵横四海。

“周帅,我会派人去打前站,若有需要,可调动当地任何资源。”

……竖日,龙江市。

一处依山傍水的别墅前。

周浩云思绪万千。

赵宣怀讲过,昔日他的亲生父亲死后,家族的叔伯倾吞了应该由他继承的资产,并将他从家族赶出来,那一夜下着大雨,他在门口跪了一夜也无济于事,而后远离故土,才有了后来的黑狼组织。

正在此时一阵吵闹声传出。

别墅门打开,一名佝偻着背的老头被推了出来。

随后跟出来的十九二十岁的女孩趾高气昂。

“就算我们把名额送人又怎么样,这是我们赵家的家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

老头老泪纵横,哭嚎着嗓子。

“赵小姐,这是她十几年寒窗苦读换来的,求您高抬贵手。”

“哼!若不是有我们赵家养她十几年,她早就饿死了!她现在所拥有的都是我赵家给的,区区一个名额又算得了什么!”

这个时候一名黑衣保镖过来,一拳击中了老头的鼻梁骨。

老头应声倒地,趴在地上满脸是血。

站在不远处的周浩云一阵皱眉,不管什么事情欺负一个老头总是不对的。

那名保镖正打算一脚踢出去。

“住手!”

周浩云一闪身已经挡在倒在的老者身前。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门口女子和保镖均是一愣。

这个时候已经爬起身的老者顾不上脸上的血,声嘶力竭。

“蓉蓉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赵小姐,求您了……”

蓉蓉?

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周浩云突然想到了赵宣怀提到过的名字。

“难道……”

他迅速揪住老者的衣领。

“你刚才所说的可是赵蓉?”

老者被年轻人气势镇住,稍微一愣点了点头。

正在此时,回过神来的年轻女孩厉声喝斥。

“哪来的狗东西!敢在这里管我赵家的事情!”

周浩云猛地转身,一双眸子射出寒芒。

年轻女子可不吃这一套,立刻怒吼。

“站着干什么?给我连这不长眼的狗东西一块揍!”

保镖闻声猛地一脚踢过来。

下一刻“咔擦”一声。

只见保镖倒在地上,蜷缩着身子,抱着腿惨叫起来。

保镖的哀嚎声,使得周围气氛变得诡异。

周浩云继续回头看着老者。

“你刚才说赵蓉是怎么回事?”

见识了刚才一幕,老者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匆忙解释。

“我是蓉蓉的班主任,她拿到了清北大学的硕博连读名额,可现在名额被人给顶替了,这件事情跟赵家有关系。”

清北大学可是华夏国第一的名校,多少人挤破脑袋也进不去。

“看来自从赵宣怀被逐出家族之后,赵蓉也受了不少苦。”

从面前这个年轻女子的表现就足以看出,赵蓉这些年一个人孤苦伶仃,生活的有多么不容易。

想起大哥惨死,而他唯一的妹妹却过着这种生活,周浩云心里不是滋味。

骄横跋扈惯了的女孩听到老人的吐露,忘记了一旁惨叫的保镖,这个时候发出嘲弄声。

“那个贱种去了清北大学只会拉低清北大学的档次,让别人去有什么不好……”

话音才落。

“啪啪”

两声脆响。

女孩双颊立刻肿胀的像猪头一样。

没有人看见是谁出手!

不过周浩云已经站在了女孩面前,毫无疑问就是他。

“蓉蓉去哪了?”

他安抚了一下单手抱着的孩子,压低声音。

身后传来班主任的声音。

“蓉蓉去见龙震了,他是清北大学专管招生事宜的代表,就在龙腾大酒店。”

这个时候怀中的孩子发出哭声。

显然是饿了。

周浩云带着孩子转身离开,到了附近的一家超市内,挑选了一罐奶粉和一个奶瓶会到柜台。

“有热水吗?”

要了热水将孩子暂时交给了营业员,然后开始冲泡奶粉。

照顾孩子这种事情还是头一次做,所以显得一点都不熟练,不是稀了就是稠了。

拿着奶瓶和奶粉,周浩云苦笑。

“周浩云啊周浩云,你贵为世界第一组织刑天的主人,所向披靡,现在连冲个奶粉都不会。”

这个时候一旁的营业员看不下去了,将孩子交还给周浩云,顺手拿起奶瓶和奶粉冲破起来。

“孩子都两岁了,你一个当爸的连奶粉都不会冲,你们这些男人……过来看着我教你。”

以前如何豪气云干,此刻也只能老老实实抱着孩子站在一旁当学员。

这个时候身上一阵温热感。

周浩云一看,自己衣襟上滴答滴答的水留下来。

他不禁大笑。

“小家伙,你可是第一个敢尿在我身上的人。”

他又买了尿不湿开始更换,将孩子放在柜台上,笨手笨脚。

一旁泡好奶粉的营业员过来,皱了皱眉开始耐心指导。

笨手笨脚换完了尿布,将奶粉拿过来放在哭闹的小宝贝口中,小宝贝用力吮着,终于停止了哭闹。

吃了两口粉嫩的小脸露出可爱的笑容,小嘴发出含混不清的糯萌声音。

“耙耙”

周浩云一愣,脸上洋溢着笑容亲吻了一下小宝贝的面庞。

“以后……我就是你的耙耙。”

走到柜台前从怀中摸出一张支票放在柜台上。

“这是你教我照顾孩子的服务费和购买东西的费用。”

营业员一愣,拿起支票,看着上面八个零,数额庞大,这营业员直接将周浩云列入了骗子名单,但还是委婉的说道。

“先生对不起,本超市不收支票,请您用其他方式支付。”

周浩云顿时有点尴尬,他出来的时候没有带现金,最后叫出他们的店长,经过几番查证才得知这张支票是真的。

在得知这是真的后,店长表示自己没办法给他找零,周浩云身上也没带现金,索性直接用支票将这家超市买了下来。

这位营业员也变成了店长,女营业员当场晕了过去,周浩云安排了一下随后离开。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