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18章
A+ A-

雕刻?女人?

易根金说的没头没脑的,什么意思?

我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谁都没有明白。

张帅性子急,返回身一把揪住易根金的衣领,摇晃着他着急问,“你什么意思?”

“你不用再问了,再问我也不会说的。”易根金被他晃的双眼翻白,用下巴指了指我,气喘吁吁道:“我是看在这个小兄弟的面子上才肯透露一点消息的……这是我欠李家的,也算还了吧……”

折腾了一番,易根金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颓然瘫倒在了棺材底。

我们三人都愣了愣:之前我以免去抽魂炼魄之苦作为交换条件,秦雪掏一百万,易根金都不肯透露半点信息。

刚刚我不过说自己姓李,他居然肯开口了?

这也太出乎人意料了。

“他妈的,你刚才嘴不是很硬吗?现在怎么忽然肯说了?该不会又骗我们吧?”张帅狠狠松开了易根金的领口,恶狠狠骂了一句。

“啊……”

他刚松开易根金,易根金忽然惨叫了一声,身子也跟着剧烈抖动起来,像是抽了风一样,身子高高弓起,又咚的一下跌在棺材底,然后紧紧蜷缩到一起,双眼翻白,全身跟着剧烈颤抖着。

张帅和秦雪吓了一跳,张帅慌张后退,紧张道:“我刚刚可没动他……”

“他没有骗你。”我又微微叹息了一声,“那人在他身上施了抽魂炼魄邪术,以血作为契约,只要他稍稍背叛约定,就会遭受抽筋扒皮之痛,痛不欲生。他刚刚透露给了咱们信息,现在就如此痛苦,说明他给咱们的信息肯定是真的。”

张帅和秦雪齐齐错愕,“这……”

“啊……”

易根金又惨叫了起来。

短短片刻时间,他脸上、胳膊上,以及身上,一道道血管一样的血痕渐渐显露出来,就像是活的蚯蚓一样在他皮肤下面扭动,弯曲着,似乎一条条打算破皮肤而出一样。

易根金整个人就像是被成千上万条扭动的蚯蚓缠住了一样,拼命挣扎扭动着,却死活都难以挣脱。

恐怖。

触目惊心。

秦雪啊了一声,吓得躲到了我身后,死死用小手捂着眼睛,不敢多看。

这就是抽魂炼魄的“精髓”:以魂魄之苦,缚血脉之痛,让被害者生不如死!

被折磨一次,就能要了人的半条命!

“快,把手给我,我给你去除这抽魂炼魄之痛!”见易根金被折磨的惨不忍睹,我心中不忍,立刻大声冲易根金喝道。

他固然有错,但却因为透露信息给我而受罚,我就破例帮他一次。

从不欠别人人情,这是我做事的原则!

“不,不用……”此时,易根金脸上“红筋”暴凸,像是要将他整张脸都撑爆一样,但他却依旧咬着牙摇头拒绝,“小兄弟,谢谢你的,你的好意。我背叛了他,这是我应该受的惩罚!”

“你这是何苦呢?”

“是我先违背约定的,是我错了……”

“你这也太固执了。”

“小兄弟,我,我劝你也放弃吧?”

“为什么?”

“因为你,你惹不起他……”

……

我无奈看着易根金。

他的身体因为剧痛而剧烈扭曲着,却死也不肯让我帮他解脱这种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

“走吧。”

我摇了摇头,转身朝大门外走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