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
A+ A-

易根金还是强忍着痛苦摇了摇头,“我们有过约定,不能背叛对方。”

站在一旁的秦雪见易根金不同意我的条件,她苍白着小脸、颤抖着声音开口,“易大师,求求你帮帮我。我妈妈已经被害死了,我还年轻,还不想死……要是你肯告诉我那人是谁,我可以给你一百万,再帮你出国避难,怎么样?”

秦雪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连最不齿的手段都用上了。

而且,诱惑巨大无比。

只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就可以拿到一百万,还可以移民国外。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易根金依旧满脸痛苦摇头,“秦小姐,我和他之间有约定,就算你给我一千万,我也不会说的……”

“你……”

易根金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死活要守着跟那人的契约,秦雪气的眼圈儿红红的,死死咬着嘴唇,却无可奈何。

张帅在一旁气的青筋暴突,一把抓起易根金狠狠晃了几下,但却不能把易根金怎么样。易根金连抽魂炼魄这种酷刑都能忍受,张帅还能做什么吓唬他?

等张帅把易根金扔回棺材里去时,他的脸因为剧痛扭曲的更不像样了,但他却死死咬紧牙关,就是不肯吐露一个字。

唉。

我又微微叹了一口气。

说不上是佩服易根金,还是可怜他。

现在物欲横流,像他这样的人很少了。

只不过,他没有把这种品质用对地方而已,成了帮凶还要替对方隐瞒。

“咱们走吧!”

我对秦雪和张帅说了一句。

然后,扭头就朝大门外走去。

张帅急了,快走几步撵上我,低声道:“大师,这易根金显然知道害小雪的人是谁,咱们要不要想想办法逼他把那人说出来?不然的话,咱们去哪儿找那个人去?”

秦雪没有说话。

但我看得出来,她跟张帅想的一样。

“抽魂炼魄之苦,是风水师最残酷的酷刑。重刑之下他都不肯说,他是不会说了。”我微微叹了口气。

秦雪眼里全是失望。

本以为找到易根金就有希望了,没想到易根金脾气居然这么倔,死活不肯说出那个人是谁。

“小兄弟!”

我们走到门口时,易根金忽然挣扎着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喘着粗气问我,“再冒昧问一句,你姓什么?”

我顿了顿脚,淡淡说道:“李。”

易根金面色遽然一变,呆呆目送我们走到门口,忽然冲我们喊了一句,“雕刻,女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