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13章
A+ A-

鼻子代表财运和异性缘。

秦雪她爸鼻子高挺丰隆,鼻头有肉,说明他不仅财运旺,而且身边一直桃花众多。

而我说他有艳遇,是因为他鼻头上生了一个暗红色疙瘩。

鼻头生红疙瘩,说明精力外扩,桃花近在眼前。

用现在话说,就叫艳~遇。

“吹牛吧你!”张帅撇了撇嘴,一脸不屑,“你要是连这个都能算出来,以后我管你叫爸爸!”

他话音刚落,一个女人袅袅婷婷朝秦雪她爸走了过去。

因为我要给秦雪她爸看面相,所以我们现在正对着秦雪她爸,只能看到那女人的后背。

那女人身穿黑色吊带裙。

身材高挑,凹~凸有致,曲线玲珑。

皮肤更是白的发光。

即便只看到一个后背,也让人心生遐想,流连忘返。

就见那女人走到秦雪她爸桌前,弯腰冲她爸说了些什么,秦雪她爸朝咖啡门口看了看,见秦雪还没到,就冲她点了点头。

然后,那女人就在秦雪他爸对面坐了下来。

两人有说有笑,很快就热络了起来。

看秦雪她爸满面春风的样子,不难想象出他对那女人很欣赏。

张帅看的目瞪口呆,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回头冲我竖了竖大拇指,眼里都是钦佩,“卧槽,牛逼!真正的大师!”

“叫爸爸!”

我淡淡笑。

张帅搔了搔乱蓬蓬的脑袋,表情有些尴尬,“这……”

我又笑了笑,“我开玩笑的!”

张帅猛然松了一口气,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大师,以后我就跟你混了,你这也太牛逼了!”

你看。

秦雪说我多厉害,他总是不信。

刚才不过小试牛刀,他亲眼见了就信了。

“大师,你快帮我看看,下邪物那件事我爸有没有参与?”秦雪的心思全部在这件事上。

她妈死的凄惨,要是她爸再跟她妈的死有关,她就彻底崩溃了。

我定下心来,又仔细观察了她爸一番。

杀妻虐子者,最损阴德。

但凡损阴德者,会眉侵印堂,眼神凶狠带煞,皮肤灰蒙蒙的,就像是笼了一层暗光一样。而秦雪她爸印堂红润明亮,眼神虽然凌厉却清明有神,皮肤也没有任何暗沉。

秦雪她妈惨死的事,她爸应该没参与。

“你妈的死,你爸不知情。”观察完之后,我冲秦雪摇了摇头,“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多谢大师。”

秦雪长长松了一口气。

说谢我时,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就在这时,正在跟秦雪她爸说笑的女人无意间扭头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了。

我的心猛然一颤。

那女人虽然生的漂亮,但眼神失焦,精神恍惚,竟然是典型的有魄无魂的症状!

“大师,看直眼了吧?”见我盯着那女人看,张帅啧啧了一声,感叹道:“这身材、这打扮,妥妥的白富美或者女总裁。等等,我怎么觉得她有些眼熟?她是,是……”

张帅抓耳挠腮,想了半天都没想出那女人叫什么。

我打断了张帅的话,淡淡对秦雪道:“提醒一下你爸,最好少跟她来往,尤其是不要跟她上~床。”

有魄无魂者,三魂失散,七魄无主,很容易出事。

跟她来往的多了,晦气就沾的多;晦气多了,自然容易出事。

“好!”

秦雪红着小脸答应了。

她现在本就对我言听计从,又加上她妈才刚死了一年,她也不想让她爸这么快再给她找个小妈。

然后,秦雪给她爸打了个电话,谎称有同学家出了点事,想请一名风水师设个风水局化解一下。让她爸把当年在老宅子设风水局的那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什么的发到她手机上,她好介绍给同学。

末了,她告诉她爸还有事,今天就不去咖啡馆了。

秦雪她爸很快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秦雪转手把那条信息发给了张帅,让他开车带我们去河海市三十里地外的郊区,找一个叫易根金的人。

具体地址,秦雪她爸说他也不知道,得到了再打听。

张帅二话不说,开着他那辆破奥拓朝郊区外开去。

三十里地,张帅的破奥拓硬是开了多半个小时,才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郊区。

赶到之后,我们就开始四处打听易根金。

听秦雪她爸话里那意思,易根金这个人在这片应该挺出名的。

可我们打听了十几个人,他们只要一听到易根金这个名字,都是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一两个没有掉头就走的,也是表情怪异,看我们的眼神意味深长。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

这易根金到底是什么人?

提到他这里的人怎么都这种奇怪反应?

“妈的,老子今天偏不信这个邪!”张帅接连问了十几个人,赔笑赔的脸都僵硬了,磨的嘴皮子快破了,最后气的一跺脚,直接从随身背着的双背肩背包里掏出一大沓钱,冲着四周围观的人大喊了一句,“谁带我们去易根金家,这一千块钱归谁!”

这一招果然管用。

很快,就有两个十来岁的小孩子说要带我们去。

其他大人的表情都怪怪的,眼神复杂。

我们顾不上理会他们的表情,张帅先给了那两个孩子五百块钱,说剩下的五百块等他们把我们带到易根金家再给。

那两个孩子嘀咕了一阵,然后将我们带到了一座平房前不远处。

“真乖,这钱你们拿去买好吃的去吧!”张帅爽快将剩下五百块给了两个孩子。

那两个孩子相互看了一眼,迟疑了片刻,终于对秦雪说道:“小姐姐,你这么漂亮,你可一定要注意!”

说完之后,他们撒丫子就跑。

一眨眼,就跑的连人影都看不到了。

我们三人一头雾水:为什么那两孩子单单叮嘱秦雪让她注意?就因为秦雪长的漂亮?

沉思了片刻,我们三人一起朝易根金家走去。

易根金家独门独院,前后空荡荡的,没什么邻居,等我们走近时才发现,他家大门紧闭,里面隐隐传出一种断断续续的、奇怪的声音。

“我去敲门!”

找了易根金这么久,张帅早就不耐烦了,第一个冲上去敲门去了。

我皱了皱眉,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砰!砰!砰!

张帅把门敲的山响。

“易大师,我们是来请您去看宅的!”他大声喊道:“请您开一下门,咱们见面谈。”

许久。

院子里忽然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女的进来,男的留在外面!”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