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
A+ A-

手机上,是少妇的两张自拍照。

一张照片中,少妇瞪着眼睛,眼神呆滞,面无表情,一张原本满是风情的脸阴沉死板,惨白阴森;另外一张照片中,少妇则长长耷拉着鲜红的舌头,眼睛直勾勾盯着镜头,嘴边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两张照片的风格截然不同。

却一张比一张阴森诡异。

仅仅看一眼,就让人浑身长鸡皮疙瘩。

难怪秦雪被吓成那样!

我仔细盯着两张照片看了一下,少妇原本就缠绕着黑气的眼里,阴气似乎又重了几分。

除此之外,也没发现更多疑点。

我盯着照片,眉头紧锁,少妇为什么专门过来留这两张照片?难道,这两张照片暗示了什么?或者,她想告诉我们什么?

想来想去,我也理不出什么头绪。

“这女人有病吧?”张帅柔声哄了秦雪片刻,见秦雪始终吓的瑟瑟发抖,他没好气骂了一句,“妈的给老子等着,等老子把你揪出来之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我沉思了下,问张帅,“你能不能找到这女人?”

这少妇先是找我来救秦雪,后又进了秦雪家留下这么两张意味不明的照片,肯定别有用意。

要是能找到她,或许会有意外收获。

张帅正在气头上呢,听我这么一说,他爽快点了点头,“我有个朋友在市局上班,让他从系统里帮我查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好。”

我点点头答应了。

这时,我已经调息的差不多了。

我让张帅抱着从秦雪家老宅子挖来的邪物和白骨小人,随同秦雪一起上了二楼卧室。

进了卧室后,我亲手打开了包着邪物和白骨小人的红布,将邪物取出,小心翼翼搁置进了卧室内那个半米多高的玉雕中空部分。

两块玉雕,严丝合缝的嵌合到了一起,没有一丝空隙。

那邪物被我封了灵,恢复了玉雕本来的颜色,远远看过去,整个玉雕就像是一个母亲臂弯里抱着一个孩子一样。

我默默念了几句锁灵咒,等感觉到玉雕上的阴气一点一点减弱,直至消失后,我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对秦雪说道:“现在我将那人儡锁在了玉雕之内,没有我的解灵咒,其他人是解不开的。你只需要找个隐蔽的地方,将这玉雕藏起来,直到咱们找到下邪物的人再说。”

锁灵咒,属于《太阴风水秘录》中三清秘咒的一种,为我李家独有,其他风水师是解不开的。

这一点,我倒是不太担心。

我担心的,是如何找到下邪物的人。

“好。”

秦雪点点头,指挥着张帅搬着玉雕,连同白骨小人一起藏到了二楼密室的保险柜中。

“我的妈呀,这玉雕原来长这样……”张帅一边搬玉雕,一边感慨,“这么大一块,应该老值钱了吧?”

直到秦雪瞪了他一眼,他才闭了嘴不说了。

等张帅将玉雕搬到密室之后,回来时累的满头大汗的,他一边擦汗一边没话找话逗秦雪,试图让秦雪放松一些。

骤然知道自己母亲的死因,下邪物的人还不知道去哪里找,又冒出来个行踪诡异的少妇,秦雪心里沉甸甸的,不管张帅怎么逗她,她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就在没什么成果,张帅冲我无奈摇头叹气时,我忽然发现他鼻梁上的赤筋眼色又深了许多。

“我给你的护身符呢?”我问张帅。

我给他的护身符有护身祛灾的作用,他若随身带着,鼻梁上的赤筋颜色是绝对不会加深的。

当着秦雪的面,张帅也不好多说什么,只难为情搔了搔乱蓬蓬的头发,尴尬笑了笑,“那什么,我洗澡呢,怕弄湿了,就放在浴室里了,然后我就给忘了……下次,下次我一定随身带着。”

“最好随身带着。”我知道他在敷衍我,叮嘱道:“不然的话,一周之内,必见血光!”

张帅打着哈哈,“好好好,知道了。”

其实,他压根没放在心上。

因为秦雪的原因,他潜意识想跟我唱反调,以证明他的存在感。

而且,他压根就不相信有什么血光之灾,更不相信我的护身符能护身!

我叮嘱了张帅一句之后,便不再多说,这是风水师的规矩:尽本分,却不强求。

叮嘱完张帅后,秦雪催着张帅赶紧给我护身符的钱。

我感激看了秦雪一眼,她这是知道我身上没钱了,又怕伤着我自尊,所以想方设法给我找台阶下呢。

有秦雪的命令,张帅不敢不给。

按照老规矩,我收了张帅九十九块钱。

这是爷爷当初定的价:一张护身符九十九块钱,可看缘分免费赠送,但绝不高价买卖。

然后,秦雪又指挥张帅去买了一大堆吃食回来。

而我坚持自己掏钱,让张帅给我带了一笼小笼包子。

不到一百块钱,我得省着点花。

吃完饭后,我又休息了半天,这才觉得身上的疲惫感一扫而空,全身充满了力气。

“给你爸打个电话,约他见个面。”

傍晚时,我对秦雪说道。

秦雪看了自己肚子一眼,脸色犹豫,“可是……”

我知道,她是怕她爸看到她的大肚子,所以不敢去见她爸。

“只要能约出来就行,不用你见你爸。”我打消了她的顾虑,“你不是想知道你爸跟你妈的事有没有关系吗,我帮你爸看下面相就知道了。还有,设风水局的那个人,也只有你爸才知道是谁,咱们要想找到下邪物的人,得先从那个人入手。”

“好。”秦雪点头答应了。

然后,她很快给她爸打了个电话,约在距离别墅两条街的一个咖啡馆见面。

打完电话之后,我、秦雪,还有张帅,我们三人步行着慢悠悠赶到了咖啡馆前。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咖啡馆已经坐了不少人了,秦雪指着坐在窗边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对我说,“大师,那就是我爸。”

把她爸指给我看时,秦雪紧张的声音都在发抖。

我明白她在紧张什么,为了打消她的疑虑,我迅速找了个合适的位置,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爸的面相。

鼻头有肉,财帛宫丰隆,额头宽阔饱满,不仅财运好,而且容易遇到贵人相助,确实容易聚财……

“距离这么远,你真的能看出点什么?”我正在给秦雪她爸相面时,张帅走到我身边,揶揄道。

我笑了笑,“要不要打个赌?”

张帅甩了甩乱蓬蓬的头发,“好啊,赌什么?”

我用下巴指了指秦雪她爸,自信道:“很快,秦雪她爸就会有一场艳~遇。”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