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
A+ A-

咯咯咯咯……

我一开口,那人儡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眼神阴森,嘴里发出类似于冷到极致时牙齿打颤的声音。

秦雪藏在我背后,不敢多看。

“小雪,你过来。”

它的声音忽然变成了刚才响起的女人的声音。

从刚才尖细阴森,忽然变成了温柔慈爱。

我能感觉到,秦雪紧贴着我后背的身子,忽然僵住了。

“妈?”

她颤抖着声音,低低叫了一句。

“小雪,过来!”

它冲秦雪招了招手。

秦雪怔怔看了它片刻,竟然缓缓挪动身子,要朝它走去。

“妈,我好想你……”

她喃喃低语,眼神渐渐呆滞。

人儡冲她张开了怀抱,“过来,乖!”

它明明是五六岁的模样,血红眼睛里透着算计和诡计,脸上却一脸慈爱温柔,还冲秦雪张开怀抱等着抱她,场面有着说不出的诡异阴森。

我一把拉住了秦雪,随手在她天灵盖上轻轻一拍,低喝道:“快醒醒!它不是你妈!”

一巴掌下去,醍醐灌顶。

秦雪身子一颤,眼神蓦然变的清明起来。

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儡,吓的她小脸刷的惨白了几分,蹬蹬蹬后退了几步,直接瘫倒在了我怀里。

柔软、温暖。

身上散发着女孩子独有的香味。

我心神一荡,差点走神。

“不要怕,拿紧桃木枝,若它接近你,你就用枝头的童子发狠狠刺它。”只稍稍走神了片刻,我蓦然回过神来,让秦雪攥紧手里的桃木枝,以应付人儡的忽然袭击。

桃枝、童子发,都是至阳的东西。

就算秦雪刺不到人儡,也能护身,不让人儡再附身。

“你找死!”

见我破坏了它的好事,人儡脸色一板,眼睛充了血似的血红可怖,尖细着声音冲我嘶吼道。

它的声音尖细高亢,就像一根针狠狠刺进耳朵里一样,撕的耳膜生疼。

我有内力护身还好一些,秦雪本来身子就弱,被这声音一震,震的她脸色跟失了血一样惨白,身子更是摇摇欲坠,鼻子开始往外流血……

无奈,我只得抱住了她。

然后,左手捏住困符,右手食指勾住无名指,指尖向下,大拇指和小拇指收拢入掌心,中指朝上。

这叫金刚指,可以敕符。

等捏成金刚指诀之后,我将右手举至右肩一尺处,等中指指尖凝了一簇三清内火后,这才倏地指向左手的困符。

三清内火有热无形,一个风水师的内力如何,全看凝聚的三清内火,我可以凝一簇火苗,中等风水师可凝两簇,高级风水师可凝三簇。凝的火苗越多,敕符的威力就越大。

而我爷爷可凝五簇,一次敕三种不同功效的符篆。

我问爷爷,高级风水师才可凝三簇三清内火,他为什么可凝五簇,他到底是什么级别?

爷爷笑了笑,说了一句高深莫测的话:人的眼界就像是爬山,能爬多高,就以为山有多高,远处有多远……

又扯远了。

我右手中指的三清内火刚碰到困符,困符刷的发出几道金光,倏地朝人儡掠去。

等几道金光掠到人儡跟前时,瞬间聚拢包裹,形成一张金色的大网,铺天盖地朝人儡扑去。

“不好……”

人儡惊呼,惊慌四处逃窜。

可它不管逃窜到哪里,那张金色大网都始终紧紧跟随着它。

那人儡逃窜的狼狈,最后竟然用血红色眼睛看了我怀里的秦雪一眼,咬了咬牙,一下朝秦雪面门上扑了过来!

我吃了一惊。

它这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打算再次附身到秦雪身上!

“啊……”

秦雪猝不及防,被吓的惊恐大叫了起来。

我心里一慌,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她嘴里虽然含着经霜三年的口香糖,但现在小嘴大张,身上阳气外泄,很容易让人儡找到附身的入口。

“快用手中的桃木枝刺它!”我现在一只手抱着秦雪,一只手捂着她的小嘴,实在没手再去拿她手里的桃木枝,只得对她大声喊道,希望能让她从惊恐中回过神来,“注意,别真正刺到它……”

“哈,我跟你拼了……”

我一句话还未叮嘱完,受到惊吓的秦雪就举起手中镶嵌了童子发的桃木枝,狂喊着胡乱挥舞了起来。

那人儡急着要附身,距离秦雪太近,竟然在秦雪胡乱挥舞中,被桃木枝头的童子发狠狠刺中了。

“嗤……”

童子发刺在人儡身上,直接冒起了一道黑烟,疼的它熬的一声惨叫,小小的身子在半空中直接仰空后翻,重重跌在了地上。

咚!

困符形成的金色大网从天而降,直接罩在了人儡身上。

“啊……”秦雪也发出了一阵惨叫,死死捂住了肚子,疼的小脸扭曲,汗如雨下。

我顾不上秦雪,快速掏出乾坤包里的陈年老灰,飞快洒在了隐壁四周,以及床尾长了青苔的地方。

然后,我将手里的困符直接扔在了卧室内卫生间的马桶里。

刷。

困符刚沾了水,罩在人儡上的金光瞬间消失不见。

那人儡怨毒看了我一眼,一晃消失了。

等那人儡消失后,我才走到秦雪跟前查看她的情况:她原本身子就虚,刚刚那人儡被她刺中,又波及她受了损伤,她的小脸白的更厉害了,额头上、身上全是冷汗。

“大师,你,你怎么把它给放了?”

虽然她身子虚的厉害,但秦雪更关心的是人儡的情况。

我问她,“你能站起来吗?”

秦雪点点头,苍白着小脸喘息道:“大师,你别管我,你先忙你的,我稍微歇歇就好了。”

我点点头,先扶着她在一把座椅上坐下。

然后,我抓了几把朱砂,洒在了刚刚撒的陈年老灰上。

很快,刚刚铺了老灶陈年老灰的地方,出现了一排小小的、一指多长的小脚印,蜿蜒走到了隐壁根处,然后消失了。

那一排小脚印上,还沾满了血!

看起来触目惊心。

“大师,这,这是什么?”秦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了身,直勾勾盯着那一排小脚印,小脸苍白,“那东西躲隐壁里去了?”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拉着她去外面拿了一把铁锹,缓缓走近隐壁根处。

“大师,你要干什么?”秦雪低声问。

我低低道:“把害你的邪物挖出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