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
A+ A-

我没有回答秦雪的问题。

在弄清事情真相之前,我不喜欢妄下评论。

我轻轻拍了拍秦雪,示意她冷静下来,然后站在门口观察了一下老宅子的堂屋。

堂屋是老宅子的正房,坐北朝南,居于老宅正中。外面属于明间,用于祭天拜地,婚丧寿庆,禳鬼避凶,以及平时会客;里面则属于暗间,是秦雪爸妈当时的卧室。

入堂门户明亮气派,家具摆设聚拢,藏风聚气,没有什么问题。

“走,咱们去卧室看看。”

我对秦雪说道。

秦雪看了看那道身影消失的隐壁,苍白着小脸低声问我,“大师,我能牵着你的手吗?”

她被那东西附身已久,身上阴气重,容易气虚力疲。刚刚又乍然看到了她妈的身影,她先喜后惊,心神魂魄不稳,能坚持站着已经很不容易了。

此刻,她小脸苍白,大眼睛如受惊的小鹿一样,惹人生怜。

“好。”

我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柔软、细腻。

却冷冰冰的。

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怜惜,牵着她的小手一起朝堂屋隐壁后的卧室走去。

“谢谢你,大师。”

秦雪低声对我说道。

她小脸苍白,眼圈儿却红红的,显然是受了这么长时间惊吓,忽然得到慰藉,情绪复杂,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我没说话,脚步也没停。

一是我跟女孩子打交道很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二是我们不能跟事主有过多情感上的交流,以免出现不必要的扰乱因素。

很快,我和秦雪进了隐壁后的卧房。

卧房由隐壁跟入堂隔开,房顶极低,一进卧房,我就感觉一阵压迫感扑面而来,中间还夹杂着浓浓的凉意。

“大师,咱们怎么找那邪物?”

秦雪紧张环视了一下卧室,见卧室内没那道身影,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低声问我。

我打开乾坤包,将口香糖递给了秦雪,“将口香糖放进嘴里,嚼九下,噙在嘴里。”

“什么?”

秦雪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眼睛,难以置信看着我,“真的要我吃?这口香糖像是被人嚼过……”

“经霜三年的口香糖,吸了三年至阴至阳的秽气,如果嚼过含在嘴里,秽气能将你笼住,让你跟这环境融为一体,防止那东西再附到你身上。”我淡淡解释道。

听我这么一说,秦雪皱着眉接过了口香糖,强忍着恶心放进了嘴里,不多不少嚼了九下,又苦着一张小脸将口香糖噙在了嘴里。

之后,我又将一根枝头镶嵌了九根童子发的桃木枝递给了秦雪,“这桃木枝我用朱砂浸泡过,又在枝头嵌了童子发,是至纯至阳的东西,你拿着它,可以防身。”

“好。”

这次,秦雪乖乖接过了桃木枝。

而我则在手里捏了一张困符,这才放心在卧室内打量了起来。

卧室很大,比我的整个店面还要大,里面还改造过,衣帽间、卫生间,应有尽有,但也归置整齐,井然有序,没有什么问题。

可等我看到卧室摆放着那张床的一瞬间,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床是红檀木做成的,床两边带着厚厚的高帮,上空还镶嵌着宝盖,床头床尾均是雕刻着花卉草虫等花纹。

三长两短。

远远看去,活脱脱像是一具棺材!

这是典型的棺床!

活人睡棺床,不出事才怪呢!

更何况,这老宅子背靠后山,凝气聚阴,最容易生出邪祟。

问了一下秦雪,她妈去世之前,果然一直是睡在这张床上的。

“大师,我爸也睡这张床,为什么我爸没事,我妈就会生病?”秦雪好奇问我。

这很简单。

男人属阳,女人属阴。

无论棺床还是靠着的后山,都是属阴的,女人在这种环境中受到邪祟的影响,要比男人大的多。

而秦雪她妈的死因,恐怕还不止如此。

我简单解释了一句,又绕着棺床走了一圈。

等走到正对着隐壁的床尾时,我一下子顿住了脚步:在床尾到隐壁的地面上,很突兀的生了一大片青苔。

这是老宅子,也闲置有些时候了,地面因为潮湿生些青苔也很常见,但这一片青苔青翠欲滴,甚至抽丝发苔,显得尤为葱郁,引人注目。

“这地方,应该就是当初放玉雕的地方吧?”我转头问秦雪。

秦雪瞪大一双美目,满眼都是钦佩,“大师,你说的没错,那玉雕确实是放在这里的。怎么了,这里有问题?”

“咯咯咯……”

她的话音刚落,我们背后忽然响起了一阵女人的轻笑声。

我们身后,就是那扇隐壁。

我和秦雪齐刷刷扭头。

“妈?”

秦雪小脸苍白,低低叫了一声。

那笑声,忽然消失了。

见我看她,秦雪苍白着小脸急急说,“刚才那笑声,真的是我妈的声音,我不会听错的!大师,我妈在这里!”

不等我回话,她急急朝隐壁奔了过去。

“她不是你妈了……”

我低低安抚秦雪,眼神带了怜惜。

砰!

砰!

砰!

秦雪还没来得及理解我话里的意思,卧室的门、堂屋的门,甚至我们刚刚打开的大门,在顷刻间砰然关上了!

卧室本来就阴暗压抑,此刻更觉得鬼气阴森,让人头皮发麻。

秦雪也顾不上找她妈了,吓的蹭一下躲到了我背后,惊惧看着四周,“大师,我害怕……”

“不用怕。”

我低低安抚了她一句,“有我在呢!”

话音未落,一个小脑袋就从隐壁后探了出来,红着眼睛,阴森森看着我和秦雪。

红色衣裙,西瓜头,眼睛大大的。

正是那人儡!

只是,人儡现在小脸惨白,眼睛血红,小嘴里探出了两颗尖尖的獠牙,看我的眼神更是阴森凶狠,像是要将我生吞活剥一样。

“谁让你多管闲事的!”它尖细着声音,恶狠狠开口,“你该死!”

“啊……”

秦雪惊恐叫了一声,身子紧紧贴着我后背,小手死死攥住我的手,手心里全是汗。

我冷笑一声,对那人儡说,“多亏你,我知道邪物藏什么地方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