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A+ A-

秦雪急急问我,“那东西是什么?”

“人儡。”

“人儡是什么?”

“人儡是介于人和精怪之间的东西,是由风水师用邪物和符咒孕育而成。有形有神,不同于鬼,却比鬼更凶猛,更狡猾,更难对付。”

人儡少之又少。

即便是我,也只是听我爷爷提过一嘴。

没想到,我来河海市第一次出活就碰到了这种东西。

若是换做经验不足的风水师,只怕在看到那东西像秦雪小时候时,就彻底懵圈,直接就放弃了。

也幸好我爷爷时长耳提面命教我,我才在看到秦雪五岁时照片的时候,判定那东西就是人儡。

否则,秦雪现在活的好好的,五岁时的她怎么会害现在的她?

“那我的肚子跟这人儡有什么关系?是谁要害我?”秦雪皱眉问。

秦雪没有碰过男人,肚子为什么会大?而且,她还跟那东西生死相关?在我知道那东西是什么的时候,心里大概已经有底了。

只是,其中牵扯的东西太多,现在还不方便告诉她。

所以不等秦雪追问,我岔开了话题。

我说,“你先带我看看你卧室的风水再说。”

有些事,不宜对事主多说。

多说也无益。

一命二运三风水。

从面相上看,秦雪属富贵命,不过她现在额头呈灰白色,田宅宫发黑,两耳蒙尘,主走霉运。

而我刚来别墅时,她卧室的阴气最重。

所以,十有八九她的卧室有猫腻。

“大师,你还懂风水?”

秦雪又瞪大了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吃惊看着我。

除了吃惊之外,她眼中还透出满满的期待。

她本来已经极度绝望了,我的出现,已经成了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的本事越大,帮她解决难题的几率也就越大。

“我的卧室在二楼。”她说。

“好。”

我点点头,抬脚就打算上二楼。

“等等!”

她紧张叫我。

我顿住脚看向她,“怎么了?”

“我,我害怕……”说这句话时,她不由自主紧张四下张望着,声音压的很低,生怕别人听到似的。

我很理解。

被那东西困扰了这么久,不怕是假的。

我对她说,“不用怕,挨着我走就行。”

“好!”秦雪立刻快步走到我跟前,毫不犹豫牵住了我的手,松一口气道:“这样更保险一些。”

我刚刚出手重创那东西时,她是清醒的,自然知道我有真本事,对我也比较信赖,所以也没太顾及。

我却一下懵了。

她的小手柔软,细腻。

握在手里跟没骨头一样。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摸到秦雪的手了。

但她清醒和不清醒,感觉完全不一样。

此刻,我的脑袋嗡嗡的,心跳也跟着骤然加速,连呼吸都有些不平静了。

“现在可以走了。”秦雪歪着脑袋问我,“咦?你怎么了?你的脸怎么有点红?”

“热的。”

我淡淡开口。

一副大师的高冷派头,“现在可以上去了。”

秦雪不疑有他,立刻牵着我的手朝二楼走去。

红裙摇曳。

肌肤白皙。

我的手心又开始冒汗了。

很快,秦雪牵着我到了二楼她的卧室。

秦雪的卧室很大,比我的整个店面还要大,衣帽间、卫生间,以及卧室,应有尽有,看的人眼花缭乱。

只是,卧室的布局有些诡异。

一个人的卧室,是最隐私、最真实的地方,跟卧室的主人息息相关,相互影响。

所以,卧室任何一个细微的风水局,都可以对居住者有巨大的影响。

一般来说,卧室不宜摆放凶器、古董等,俗话说“物有其形,必有其象”,摆放凶器或者古董,会给居住者做噩梦、精神不振,甚至导致身体方面的各种疾病。

若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风水师利用,更可以成为致命的凶器。

而秦雪的卧室,却摆着一件半米多高的玉雕。

那玉雕四周实而中空,中间空出来的形状,很像是一个小孩子的模样。

刚刚走到卧室门口,我就能感觉到那半米多高的玉雕上散发着淡淡的阴气和邪气。

秦雪的卧室也十分压抑别扭,进去短短片刻就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玉雕是……”

我转头问秦雪。

秦雪介绍道:“这玉雕原本是放在我家老房子里的,放了好些年了。后来我从国外回来后不想跟我爸一起住,我爸就给我买了这一套别墅,我也把这玉雕带到别墅来了。大师,这玉雕有问题?”

“这样东西,以后不要摆放在卧室,对你不好。”

我淡淡指点了她一句,又对她说,“现在先去吃饭,然后明天带我去你家老房子转转。”

秦雪卧室这玉雕也明显透着邪气,那东西绝对不仅仅是附身秦雪那么简单,这件事背后恐怕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这些,都只能等明天到了秦雪的老家才能知道。

刚刚精神紧绷还不觉得,现在精神一松弛,我才觉得自己饥肠辘辘,浑身疲惫的没有丝毫力气。

这就是过度耗费精气神的后果。

我得吃饭,休息,才会有力气追查下去。

听我说还没吃饭,秦雪一脸不好意思,立刻说道:“那个,我现在该付你多少钱?”

即便事情还没完全解决,但那人儡被我重创,一时半刻出不来,至少能让她先缓口气,她对我已经十分感激了。

我本想拒绝的。

因为爷爷说过,只有彻底帮事主解决了问题,才算完事。

可我身上的20块钱花了整整四天,现在身上只有一块钱了,连饭都吃不上了。

一块钱憋倒英雄汉。

我只能点头答应了。

“我先给你五万。”

秦雪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打算微信转账。

我摇了摇头,然后从乾坤包里抽出了一个竹筒,竹筒里放着十支竹签,对秦雪说,“你抽一根。”

“嗯?”

秦雪不明所以。

我饿的都有些有气无力了,依旧得苦着脸解释,“抽一根给我……这是我收费的规矩。十喜取一,十根竹签上有十个价位,你抽中哪个价位掏多少钱就可以了。”

秦雪眼里满是好奇。

接着,她小心翼翼抽了一根竹签。

然后,她缓缓翻开了竹签……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

在凑过去之间,我祈祷这次秦雪抽到的钱多一些,好解决近期的生活费问题。

可是,等秦雪手中的竹签缓缓展开后,我一下子被打入了谷底:竹签上的数字,是6.66.

“这是……”秦雪看看竹签,又看看我,“六万六千六?”

我倒真希望她抽到的是六万六千六,那样我至少这一年生活费不用发愁了。

“是六块六毛六。”

我苦着脸开口。

太爷爷也真是的,没事定这种破规矩干什么!

现在六块六毛六连一碗米线都买不到,不等我找到照片上的女孩子,可能就被活生生饿死了。

秦雪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眼,震惊重复,“六块六毛六?”

看着她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我也很无奈,

可问题是这规矩是太爷爷定的,我总不能找他老人家算账去!

“没错,就是六块六毛六。”我强忍着肚子咕噜噜叫,高冷点头,一副超然物外的大师做派。

“这六万六千六是我的心意,请大师务必收下。”秦雪怎么肯只给我六块六毛六,直接从五万提到了六万六千六。

而且,对我的称呼也从“你你你”,直接变成了“大师”。

我很心动。

但我严词拒绝了。

这是规矩!

我不能坏了规矩。

爷爷曾经说过,钱好赚,规矩难立。若坏一次规矩,之后就会肆无忌惮,永远成不了真正的风水师。

我不在乎能不能成为真正的风水师。

我只听爷爷的话。

秦雪翻遍了整个别墅,凑齐了这六块六毛六,然后执意要跟我一起出去吃东西。

其实,她是害怕。

她现在只有跟我待在一起才有安全感。

走出秦雪家门之后,我下意识朝少妇停车的方向看去。刚刚进去耽搁了不少时间,少妇肯定等着急了。

谁料,少妇停车的地方空荡荡的,她早就没人影儿了!

“你表姐溜的可真够快的。”我以为少妇等着急,所以先走了,嘴里嘀咕了一声。“我还以为她会等我出来呢!”

“表姐?什么表姐?”秦雪皱了皱眉,“我舅舅家和姑姑家都是表哥,没有表姐!”

我一愣。

后背忽然生出了一阵寒意……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