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A+ A-

低头朝一楼看了看,红衣女人依旧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回过神来,急急朝一楼奔去。

“咯咯咯……”

刚下了两个台阶,就听到一道低低的、孩童的声音忽然在楼下红衣女人身侧响起,“你把她杀了!”

稚嫩,诡异。

我刷的一下朝红衣女人看去,想看看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啪!

就在我低头那一刻,别墅内亮着的灯忽然全灭了!

别墅内原本就拉着厚厚的窗帘,现在更是在顷刻间变成了黑乎乎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我蓦然顿住了脚步,左手捏紧了引雷符,右手五指平伸,指尖向上,捏个三清决,警惕环顾四周,严阵以待。

呼。

刚准备好,就感觉我后背一沉,有什么东西在我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紧接着,那道阴森森的童声忽然贴着我耳朵响起,带了阴森和狰狞,“谁让你多管闲事的?你该死!”

我身上的汗毛蹭的一下竖了起来,全身也一下子变的僵硬无比:那东西,现在就在我后背上!

它是什么时候接近我的?

我竟然一无所觉!

一刹那,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佛驮背要钱,鬼驮背要命!

下一步,那东西就要要我的命了!

我原本是打算用引雷符的,但那东西现在趴在我后背上,我若引来了雷电,只怕也会伤到我自己。

情急之下,我迅速从乾坤包里掏出一直备着的沾了朱砂的桃木枝,反手朝身后抽去!

桃木枝辟邪,对脏东西自然就是要命的利器。

沾了朱砂,威力加数倍。

“啊……”

一阵孩童尖细的惨叫声骤然响起。

同时,我后背蓦然一轻。

那东西被我击中了!

开局占了先机,我打算乘胜追击,一举用引雷符灭了那东西!

“呜呜呜……”

可就在我捏紧引雷符打算用内火点燃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道幽幽的、阴森的哭声。

紧接着,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腰。

一道温软的躯体贴紧了我的身体。

成熟,柔软。

长这么大,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更别提被女孩子用这种方式抱着了。

我的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

“你怎么舍得打我?”

身后的女人开口了,她带着哭腔,类似于撒娇一样质问我。

嗡。

听到身后的声音,我的脑子一下炸开了:抱着我的,居然刚刚摔下楼的红衣女人!

她现在又被那东西控制了!

更让我头疼的是,那东西很聪明,每次都知道挑我背后下手。

我只得放弃引雷符,用最笨的办法,拿起手里的桃木枝狠狠朝那声音响起的地方抽去。

“啊……”

惨叫声再次响起。

比上次更凄厉,更渗人。

啪。

这时,刚刚灭掉的灯忽然亮了。

我能感觉到原本裹在我四周的浓郁阴气快速消散,那种让我全身紧绷的危险气息也在迅速后退。

惨叫声还在继续。

而且,是红衣女人在惨叫。

我刷的扭头,就见红衣女人弯着腰死死捂着肚子,嘴里发出凄惨的叫声,小脸惨白,疼的汗如雨下。

糟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

事情远比我想的要棘手的多!

那东西似乎跟红衣女人有某种致命的联系:只要它受到伤害,红衣女人也会受到伤害。

我想也没想,快速停了手中的桃木枝,一把抱住了红衣女人。

“你休想除掉我!”

就在我去掉红衣女人身上的引雷符时,一道阴气从她身上飞泄而出,二楼楼梯顶端就响起了一道稚嫩却得意的童声,“她跟我生死相关,你要是除掉我,她恐怕也得死,哈哈哈!”

抬头一看,就见一个身穿红色裙子,留着漂亮西瓜头的小姑娘正坐在楼梯上,手里抱着一个破旧的布娃娃,正用一双漂亮的眼睛阴狠狠盯着我。

它终于露面了。

然而我却结结实实吃了一惊:它居然不是鬼!

鬼形散而神不散。

人死如灯灭,灭的其实是形,神依旧在。人死后神若有怨气,则可以留在人间飘荡,称之为鬼。

它却形神俱在。

灯光打在它身上,甚至还拉出了一道小小的影子。

然后,它一晃消失了。

红衣女人双眼一翻,软软倒在了我怀里。

我后背惊出了一身冷汗。

跟着爷爷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我居然看不出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但是,我没有急着去追那东西。

它虽然没被我困住,但接连被我沾了朱砂的桃木枝抽打了十几下,元气大伤,暂时做不了什么妖,这也是它消失的原因。

现在要紧的,是赶紧救怀里的红衣女人。

她刚刚从二楼摔下,又受了那东西波及,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了。

我将红衣女人平放在地上,快速从乾坤包里掏出一枚五帝铜钱,轻轻放在了她眉心,用朱砂笔在铜钱方孔中点了点。

唰!

她眉心跳出了一道淡黄色的明火。

万幸!

她的三魂七魄都在。

这就轻松多了。

我将红衣女人的V型裙口往下拉了拉,然后将那枚五帝铜钱轻轻放在她胸口正中间,又从桃木盒里掏出一支符笔,沾了朱砂在五帝铜钱四周画了一道“回生”符字。

“开!”

最后,我用符笔在五帝铜钱正中间的方孔中重重点了一下,低低喝了一声。

我刚喝完,红衣女人蓦然睁开了眼。

眼睛黑白分明,含情带娇。

头发黑亮顺滑,有着少见的美人尖,天庭饱满、鼻子高挺,脸颊带着肉肉的婴儿肥。

长的很像年轻时的王祖贤。

而且,是那种很典型的富贵人家子女的长相。

啪!

我正在端详红衣女子的容貌,她一瞪眼,一巴掌照着我的脸扇了过来。

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她又一脚朝我裤裆踹了过来。

我抓住她手的那只手,不轻不重掐住了她手腕正中间。

一阵难言的疼痛顷刻间从她手腕掠到了全身,红衣女子身子一僵,脸色痛苦,确无论如何都挣不脱。

“清醒了吗?”我冷冷问。

“清醒了……”红衣女子含泪委屈点了点头,“从你进来到现在,我一直都是清醒的,就是身体不受自己控制。”

“你知道我是来救你的?”

“知道。”

“那为什么打我?”

“女人的本能……”

“……”

“你刚才掐我这个地方,我全身都疼的很,扯平了。”

我放开了她。

对女人要温柔,这是我的做事原则。

更何况,她还这么漂亮。

红衣女子快速从地上爬了起来,红着小脸拉上了领口,尴尬看了我几眼。

我点点头。

不错,爬起来的身手这么利索,说明身体并未受到太大伤害。

等她爬起来之后,我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肚子上,刚刚躺着的时候还不太明显,现在站起来之后,她的肚子已经很明显隆起来了,像怀了三四个月身孕一样。

“它走了吗?”

红衣女人胆战心惊看着四周问我。

“暂时走了。”

我老实回答。

“你,你没除掉它?”

“暂时没有。”

“啊……”一听我说还没除掉那东西,红衣女人赶紧往我旁边缩了缩,惊恐看着四周。

我告诉她不用害怕,那东西被我用桃木枝抽了十几下,阴力大大受损,一时半刻缓不过劲儿来,肯定找地方躲着去了。

“那我的肚子呢?怎么才能下去?”

秦雪急切问我。

她现在挺这个大肚子,连门都不敢出了。

问我问题时,秦雪微微歪着头,紧紧皱着眉头。

我脑海中灵光一闪,脱口问,“你有小时候的照片没?最好是五六岁的时候。”

秦雪想了想,还真从手机里翻出了一张照片,“前几天我一个叔叔发给我几张小时候的照片,说是放在我们家老房子里的。老房子要拆迁,他怕照片丢了,就拍了几张发给我,里面有我五岁时的一张照片。”

我扫了一眼那张照片。

照片上是五岁时的秦雪,身穿红色裙子,留着西瓜头,怀里抱着一个布娃娃,一双大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跟刚刚露面的那东西长的一模一样!

“我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了。”我笑笑道。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