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A+ A-

“来人啊,非礼了!”

少妇忽然扯着嗓子大喊起来。

我吓了一跳,赶紧睁开眼一看,少妇不知道什么时候披散了头发,扯开了旗袍领口大喊大叫着,一副被我怎么样了的模样。

现在是大白天。

我这店附近人流比较多。

这种情景很容易让人误解。

更何况,我初来乍到,要是处理不好很容易挨揍。

“大姐,你别喊了。”我吓的赶紧要抽回摁在她胸口的手,生怕别人看到了误会,“我先看看你的面相。”

少妇死死摁住我的手,“这算你答应了?”

我只能继续感受着手下的汹涌澎湃,无奈说,“大姐,你摘了纱巾和墨镜我看看你的面相。”

少妇听话的取下了纱巾和墨镜。

我眼前一亮:粉嫩脸蛋,樱桃小嘴,妩媚的眼睛,满脸的成熟风情。

只是,她原本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隐隐缠绕有黑气。

眼睛现黑气,这是即将走霉运的征兆。

而且,一般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问她,“你最近接触过你表妹没?”

少妇点点头,“我刚从姨妈家过来……”

她才刚刚从她表妹家出来,身上就已经有了征兆,说明她表妹现在的情况更严重,那东西也很厉害。

“走,带我去你表妹家!”

我点点头,示意看完了。

少妇惊喜松开了我的手,“大师,你答应了?我的车就在外面,我这就载你过去!”

“嗯。”

我高冷点头。

既然跑不了,我只能先应付一下再说。

少妇扭着细细的腰往外走,我的目光情不自禁从她可观的高耸上划过。

大。

手感挺好。

很快,我坐着少妇的红色MINI到了她表妹家小区外。

她表妹家的小区是个别墅群,一家一户独栋别墅,又在河海市最贵的地段。

看来,她表妹家挺有钱。

“大师,这是钥匙,第二排第一栋就是。”少妇递给我一串钥匙指着我们正对面的一栋别墅,“我表妹在家呢。”

我愣了愣,“你不去?”

少妇抖了抖,“我,我害怕……”

这娘儿们真够虎的。

为了表妹绞尽脑汁把我请来,我还以为她跟她表妹关系多好呢,没想到现在连门都不敢进。

“好。”

我点点头,朝她伸出手,“给我一撮额前发。”

少妇瞪大了眼,“要那个做什么?”

“你表妹身上沾了脏东西,你不仅接触过,还是来找我除它的人,要你点额前发做符笔,灵性更高。”我耐着性子解释。

其实我打算等少妇一走,我就立刻走人。因为我是被少妇逼着过来的,而我一向讨厌被逼迫。

只不过做我们这一行的风险大,处处都要留后手,做好最坏的打算,绝对不能受制于环境。

我这么一解释,少妇咬咬牙,狠着心揪了一撮头发给我。

我接过少妇的头发,从包里掏出一个桃木笔盒,从十几支大小不一的符笔里,挑出了一根没有笔头的,将少妇的头发扎好塞进笔杆里做了符笔;然后一张黄纸铺在她的车头上,默念了三遍“请灵咒”,这才咬破了中指滴了血,用少妇的头发沾了血,沉下心来画了两张引雷符。

《太阴风水秘录》中除阴秘术有五法:镇法、困法、散法、雷法、度法,其中以雷法最为霸道,而这引雷符正是雷法中最基础的一种,可引雷电灭阴。

少妇仅仅去了一趟别墅就走霉运,说明那东西很厉害,我必须谨慎。

“大师,你还是多画几张符纸吧,万一那东西很凶呢?”少妇在一旁提建议。

我沉下脸收好了符纸,没有搭理她。

符有很多种,画符也有很多讲究和禁忌,而且还需要耗费画符人的精力、气、神,缺一都可能导致画出来的符纸是一张废纸。我跟着爷爷画了四年符,精气神才勉强可以做到画出来两张引雷符,每张尚且只能引一道雷电,若是再多,我根本承受不住,哪儿还有精力对付脏东西?

普通人看了些粗制滥造的电影,跟少妇一样对画符有很多误解,我也懒得解释。

画好符纸后,我将沾了血的头发从笔杆中取出,郑重其事交代少妇,“一个时辰之后,你把这头发烧了。记住,这头发一定要烧掉,绝对不能随便乱扔!”

“我记住了,大师。”

见我一脸郑重,少妇脸色也凝重了起来,小心翼翼接过头发,用纸巾包了放进了驾驶位右侧的储物盒内。

我则收好符纸,接过钥匙,朝第二排第一栋别墅走去。

少妇又裹紧了纱巾戴好了墨镜,钻进了她的车内,鬼鬼祟祟的,好像生怕被谁看到了似的。

走到第二排第一栋别墅门口时,我回头看了看。

少妇还在原地盯着我看。

看来,我没法开溜了,只得无奈掏出钥匙开了门。

吱呀。

别墅的大门应声而开。

一股森冷的寒意扑面而来,晚春临夏的天气,我竟然硬生生被寒气扑的长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卧槽!

好重的阴气。

我吓了一跳,赶紧掏出画好的一张引雷符捏在手里,这才缓缓朝别墅内走去。

走到客厅后,我扫了一下别墅内的环境。欧式装修风格,名贵的家具,精致的地毯,装饰的奢华无比,处处都彰显着一点:别墅的主人超级有钱。

只是,这么奢华的摆设也压不住别墅内的浓浓阴气和邪气:初夏的天气,别墅内冷的跟冰窖一样,冻的人直打哆嗦。

我扫了一圈,客厅内没人。

一楼的房间也没人。

我小心翼翼上了二楼。

二楼的阴气忽然加重,就像是盛夏的天气忽然进了冷气开的很足的空调房一样。

我全身瞬间紧绷,精神也高度集中起来,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像是无限放大了一样,警惕的探寻着四周。

咚咚咚……

就在我走到二楼第一个房间门口时,里面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急切,密集,毫无征兆。

像是有什么人急着破门而出一样。

我吓了一跳,稳了稳心神,捏着引雷符,全神警惕着缓缓走近那扇门,试探着轻轻推了一下门。

吱呀。

门应声而开。

一股浓重的阴气扑面而来。

屋子很大,屋内拉着厚厚的窗帘,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到。

我没有急着进,而是站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打算眼睛先适应了这种黑暗再进去。

“你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幽幽的女声响起。

我愣了愣,难道少妇跟她表妹打过招呼,她知道我要来?

“你快走!”我正要说话,那道女声忽然变的尖细锐利,像是生气一样,“谁让你来的?”

“我不走。”

“不走我就去死!”

“那正好,要死一起死。”

……

那声音一会儿尖细,一会儿幽怨。

明明是只有一个人的声音,但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两个人在吵架一样,热闹无比。

我听的后背直冒凉气。

一般来说,无论脏东西是什么,它对危险都有感应。

而我这种身份的人,就是它们眼里的“危险”。

只要它感受到危险,它就会立刻警惕起来,不太凶的会趁机隐蔽,比较凶的也会先隐蔽起来,再伺机反扑。

而这个东西,我明明已经站在门口,跟它近在咫尺了,它却直接忽视了我。

这只有一个解释:它不怕我!

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我稳了稳心神,一手捏着引雷符,一手捏了个凝神护身的三清诀,一切准备停当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迈腿朝屋里走去。

嘿嘿……

就在我迈腿朝屋内走去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轻笑声。

紧接着,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我肩膀一下。

我刷的朝后看去!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红色衣裙,长长的黑发,惨白的小脸。

见我回头,她冲我笑了笑。

惨白,诡异。

我吓的一哆嗦,条件反射的,抬手就将手里的引雷符闪电般朝那红衣女人脑门上拍去。

女人一晃避开我的符纸,扭头就跑。

我惊了惊,拔脚就追。

刚追出屋门,那女人就手脚利索就爬上了二楼的栏杆上。

“小心!”

我吓的大喊。

那女人似乎也吓了一跳,扭头看了看我。

接着,身子一晃掉了下去!

我冲了出去,惊恐朝楼下看去:红衣女人脸朝下瘫在地上,满头黑发披散着……

“嘿嘿……”

一道稚嫩的童声忽然阴测测响了起来,“你把她给杀了!”

我如坠冰窖,全身冰冷:少妇请我来是帮她表妹的,我这刚一出手就把她给杀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