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不一样的廖家兄弟
A+ A-

  郁婓看着廖熠梵脸上的笑容扯开,下一步就她压在轮椅的后方,毫不怜惜的吻了上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吻,郁婓马上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之前她还会对着他拳打脚踢,强劲的反抗,可是最后,这个反抗,没有半点用处,总是被这个男人吃干抹净。

  所以郁婓这次,反而妥协了,任由他这样的吻着,之前郁婓反抗最后的结果是被睡了。

  可是今天她这样坦然接受后,反而吻了一会,就这样结束了。

  郁婓红着脸看着廖熠梵,轻声的说着“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要是再不经过我同意就来亲我,你看我会不会废了你!”郁婓这柔中带刚的指责,没有激怒廖熠梵。

  却让廖熠梵笑了,在她的鼻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我的女人待遇不一样,你只要乖乖的呆在廖熠炎的身边,一切都会像现在这样的美好!”

  郁婓听了这个话,心情瞬间的低落了,对自己好的条件,还是要接近廖熠炎,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做廖熠炎的女人?

  虽然不高兴,可还是笑着点了头,然后就对着廖熠梵大声的笑着,还不忘在他的肩膀上使劲的拍着。

  现在的郁婓,已经学会了敷衍,昧着良心说话和做事,至少这样不会让自己吃亏,至少今天她就没有吃亏。

  “好了,你现在可以回去睡觉了,”廖熠梵站起身来,站在后面,轻轻的推着轮椅。

  郁婓的脸上少了刚刚的笑容,脸沉了下来,想着,自己这的要跟廖熠炎在意吗?如果真的是那样,廖熠梵真的会高兴?还是说男人都像苏洋那样,把女人当做一件衣服,可以借来借去,甚至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任由他人蹂躏。

  想到这里,郁婓忍不住的冷笑了一声。

  回到病房里,廖熠梵把郁婓送到床上,给她盖上被子,关上灯,并且在郁婓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不早了,你早点睡!明天我来给你送饭!”郁婓点头微笑,她心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念头,如果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可惜......

  看着廖熠梵走了,郁婓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和照片,这是米言发给她的,是刚刚在楼下的时候,她发过来的,那个时候她已经跟廖熠炎在一起了。

  所以说今晚廖熠炎从这里离开,就会跟米言在一起,米言话语里的自豪,让郁婓忍不住的冷笑一声,她总是认为夺走了我所有的所有,却不曾知道,她夺走的都不是郁婓所在乎的。

  郁婓放下手里的电话,慢慢的挪到轮椅上,然后自己一点一点的向郁尚的病房划去。

  她比上次用轮椅熟练多了,这段时间她已经跟轮椅有了感情,动不动就要坐着轮椅行动。

  郁婓的心情瞬间就变得不好了。

  郁婓一个人在郁尚的病房趴了一夜,她早已经忘了廖熠梵昨晚说要给她送早饭的事情。

  她快速的滑动着轮椅穿梭在人群中,本以为一进门看到的是一张愤怒的脸,却没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苏洋那副贱人模样。

  “你怎么来了?”原本的期待,在看到苏洋以后,立刻沉了下来,冰冷的声音,狠狠的丢给了热恋贴过来的苏洋。

  “我知道你昨天住院了,我这不,我一早来看你了,还给你带了早餐,”说着就把饭放在了郁婓的面前,讨好般的说着。

  “有事?”有句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他肯定是有事才会来,不然又怎么可能想得到自己?

  “郁婓,你也看着了,我和米言分开了,我当时也是被她蛊惑的,我以为那是爱,谁知道,那根本不是,我还是爱你,我爱的始终都是你!”郁婓笑了,这个男人还真的好笑,现在说爱?貌似晚了许多。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郁斐大概已经猜到他要说的话了,但是郁斐根本就不想接这个话茬,毕竟这对自己没有半点的好处。

  “斐,我是想咱俩和好吧?我回像当初那样,好好的待你的,我不会再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苏洋伸出三个手指头,在脑袋边上举着,做出立誓的样子。

  郁斐的心情差劲到了极点,原本就因为起床气没有发出来,浑身不舒服,他又这样不要脸的嘚啵了这么久,郁斐的心情更加烦躁了。

  “你的誓言有用吗?麻烦你,先行离开,我要休息!”说完郁斐就后悔了,她貌似被气疯了,既然忘了这是早上。

  “斐,你好好的想想,毕竟咱们之间还有三年的婚姻呢!”

  “我想是你应该好好的想想,如果我同意复合你会不会把我家所有的资产还给我?”郁斐冷冽的丢给苏洋一记白眼,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怕,苏洋把脑袋一缩,往后退了两步。

  “你想一下,如果真的想要答应我,我一定风风光光的把你重新娶进门!你再躺会,改天再来!”

  说完苏洋立刻灰溜溜的跑了,曾经的苏洋,貌似没有现在这么的贱,至少看起来还是一个本分的,肯拼搏的男人。

  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假的,他从来都没有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真实的自己,原来男人都是这样的可怕,属于深藏不露型的。

  苏洋走了,郁斐给廖熠梵打了一个电话,他既然关机了,郁斐的脸上漏出一抹失落的愤怒。

  “这是谁惹了我心爱的女人不高兴了?”廖熠炎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声音充满了玩味,并不像是在生气什么的。

  “你来就来,为什么总是带着垃圾?”本来郁斐还想好好地说句话,结果,看着跟在身后的米言,语气也就生硬了一些。

  “我跟你说过,只要你肯回家,我身边一个女人都不会出现,我说到做到!”廖熠炎也不怎么避讳米言,毫不在乎的说他是因为气自己老婆才睡她的。

  米言的脸色也因为廖熠炎的话,显得有点不自然了。

  “我还没和你结婚,我为什么要搬回去?好了,你来肯定有事,跟我说说吧!”

  “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然后跟着我回家养伤吧,在医院不安全!”

  郁斐摇了摇头,“谢谢你,不过暂时我还不打算过去,要是你愿意,麻烦你送我去你接我的地方!”

  虽然那个房子不是她的,可是郁斐认为那个地方就是自己的家,然而廖家,那个豪华的宫殿,她感到压抑,不敢踏进去半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