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感谢就换个方式吧
A+ A-

  闪光灯一闪一闪的亮着,那些记者你一言我一语的逼问,“作为小三上位的正式,被丈夫的真爱这样指责,你是否感到羞愧?”

  “你这样破坏两个相爱的人的感情,你难道不会感到羞耻吗?”

  “我认识她,就是她,三年前,被农民工轮,奸过的郁婓,”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小记者,脱口而出的实情,让那些充满好奇心的记者门再次疯狂起来。

  “郁婓小姐,三年前,你高调结婚,现在却换了另一个男人,你真的是所谓的破鞋吗?”

  “为什么你会这样不知羞耻的勾引别人的男人,难道真的像是传言那样,你就是这样的饥渴吗?”一句一句的话语把原本就已经崩溃的郁婓逼到了一个角落里,她的脸色惨白,浑身颤抖的看着眼前这些人。

  郁婓始终不敢面对的一个画面,就是当初自己从草丛中被记者发现,狼狈不堪的样子,他们就是用这样嘲笑一般的笑容看着她。

  从那天开始她的身上就背上了破鞋的标签,嘲笑声把坚强的内心击垮,她跌跌撞撞的摔倒在地上,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郁婓用手挡在自己的脸上,不让那刺眼的闪光灯照着她半分,她的耳朵已经失聪了,她听不到他们说的任何一句话,只是从缝隙中,看到不远出的米言,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她的杰作,她要的就是自己再次名声狼藉,因为现在的廖熠炎是她最想得到的男人。

  然而这个男人也是她最理想的伴侣,他比苏洋要好一千倍,甚至一万倍,像是米言这样的女人,只要看到了,就不会放手。

  身上有被践踏的感觉,她看向踩在自己身上的脚,不,是踹向自己的脚,这个时候记者群已经被挤散,而是三五个大老婆跑了过来。

  围着郁婓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嘴里还不停的骂着,“就是你这个狐狸精,你勾引我老公,最后你还告他强,奸,贱人,贱人!”

  她很想站起来反抗,却发现自己的脚腕生疼,好像已经骨折的样子,现在的她已经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滚,”接着,一声怒吼,打在郁婓身上的拳头并没有停止,只是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行动。

  “我说滚,来人把这些给我抓起来,”瞬间,郁婓头顶便一片光明,她虚弱的看向声音的主人,对着他,微微一笑。

  看着昏过去的郁婓,廖熠梵抱起她,对着身边的这些人,大声的怒吼,“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你们就等着收律师信吧!”

  廖熠梵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连一直旁观的廖熠炎,都走了过来,“哥,我的妻子,您可以交给我,”廖熠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坦然,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冰冷的廖熠梵。

  他好像等的就是廖熠梵发怒一样,看着投过来的目光,廖熠梵冰冷的说着,“既然知道是你的妻子,就自己看好了,这些人交给警方处理,”廖熠梵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不甘心的交到廖熠炎的手里,然后愤怒的转身离开。

  在廖熠梵离开以后,一切就在这一瞬间平息下来了,米言所做的一切都被廖熠梵给这样压制了下来。

  廖熠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米言,不紧不慢的说,“适可而止,你还能待在我身边,不然......呵呵!”廖熠炎后面的话没说,传来阵阵冷笑声,就抱着郁婓,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郁婓醒来,已经是下半夜了,廖熠炎一直坐在床边守着,“你一直在这?”当看到是廖熠炎,她的心里有一点失落,却很快就消失了。

  她不明白自己内心的失落是出自哪里,只是她知道,这个失落感必须要压制下去。

  “既然醒了,我就先走了,我明天早上再来看你!”廖熠梵放下手里的杂志就要离开,郁婓也没有想要挽留的意思,毕竟现在的她并不想看到和米言有关的所有人。

  廖熠炎走到门口的时候,刻意的停顿了一下,想要看看郁婓会不会挽留自己,毕竟现在已经一点多了,可是等了片刻,郁婓丝毫没有挽留的意思,他也就失落的走了。

  可廖熠炎离开,郁婓也没有睡着,却坐在轮椅上,走出了病房,她坐在花园里,看着天空上的繁星,心里却低沉的很。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样好欺负?”廖熠梵的话在头顶飘荡着,郁婓猛地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嫌弃的要命。

  “要你管!”虽然这样生硬的回答,可看到廖熠梵,她的心情还是好了许多。

  “下次见到不好,就赶快走,等在那是找虐吗?”廖熠梵知道今天如果自己晚到五分钟,这个女人就会去跟阎王打交道了。

  她现在却像是没事人这样的安心的看星星,更可气的是,跟那个廖熠炎呆到这么晚。

  如果不是看到她自己来到花园,想必这一夜,他都得在院子里坐着了。

  是啊,今天要是廖熠梵不出现,自己可能真的就死在那了,想到这里,心里不由的暖了起来,也对这个男人有了一份不一样的感情。

  只是想到廖熠炎和米言,郁婓就忍不住的害怕起来,她从来都没有想到,米言会是这样的人。

  虽然她们上学的时候,关系不是那种好闺蜜,可在一个宿舍,也算是比较和平的两个人。

  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样的记恨自己,这样看不得自己好?

  她转头看着已经闭目养神的廖熠梵,她轻声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既然想道谢就换个方式,这样没意思!”郁婓不知道这个男人所谓的换个方式是什么,不过看着她那副色色的表情,脑海里不断的播放着昨晚的画面。

  郁婓毫不犹豫的在他胸口锤了一下,对着他哄着脸怒吼,“流氓!”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