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米言的一盆脏水
A+ A-

  “你说在你的面前,我能做什么?我的心思不是很快就被你看穿了吗?我怎么敢再耍心计?”现在看真的是这样,自己一转眼睛,一切都会被看穿。

  先不说别的,就是今晚这个事情,不就是很显然的而被看穿了吗?郁婓无奈的摇着头,总是觉得,这样下去真的会倒霉的。

  她不停地旋转着自己的脑袋,就想知道,怎么可以摆脱这个男人,可是现在这个姿势,这样的暧昧,她又怎么可能想出什么好的主意呢?

  郁婓伸出手,慢慢的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推开,通红的脸颊,然后对着眼前的人羞答答的说,“靠这么进我热,忙了一天了,我得洗个澡,你先出去吧,啊!”这次廖熠梵怎么可能再听她胡扯。

  想都没想的将她从地上抱起来,直径的往卧室走去,走到床边,狠狠地把郁婓摔在床上,想都没想就压了上去。

  还没等郁婓反抗的,洗手间里的手机响了,看廖熠梵沉重的神情,她确信,这个男人会出去接电话。

  当然她的猜测很快就被证实了,这个男人确实起身走了出去,郁婓整理自己的衣服,跟着走到房间门口,看着他深沉的关上洗手间的门,然后她悄声的把卧室的房门轻轻的反锁过来。

  现在好了,至少今晚可以睡个安稳的觉,至于明天,就交给明天吧。以前总是喜欢杞人忧天,自从出现苏洋的事情以后,郁婓就已经不爱想那么多了。

  郁婓非常兴奋的走到床边,舒适的躺了下来,没过多久,就听到房间门有被扭动的声音,随后因为打不开,就放弃了,郁婓开心的扯出一个微笑,很开心的去和周公玩去了。

  她刚刚进入梦想,就被咚的一声巨响给吓醒了,她猛地从床上做起来,看着已经倒塌的房门,郁婓头皮都感到发麻,这个男人还要不要做的在绝一点?进不来不会不进来吗?这样破坏东西难道不会遭雷劈吗?

  看着这个男人这么的疯狂,她知道现在逃跑也没有什么用了,她索性躺在床上,等着,等待着这个男人的刀山火海。

  两三分钟的时间,刚刚拆门那些个专家们,就被廖熠梵打发走了,然而他大步流星的向床边走来。

  然后想也没想的就把睡着的郁婓拎了起来,“怎么不玩心机?改锁门了对吗?”

  郁婓看了一眼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一脸鄙视的样子看着他,毫不走心的一句话,“你想多了,我根本没有那个心情跟你叨叨,我明天还要上班呢!”结果廖熠梵嘴角就漏出一抹笑容,将她压在床上,狠狠的睡了。

  郁婓反抗了一会,累了,也不打算反抗了,反正被狗咬一口,也是咬,咬两口也是咬,只是她说错了什么?郁婓实在是想不明白,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这样愤怒的索要。

  最后他成功的运动了一夜,然后折腾的郁婓早上十一点才从床上爬起来,这才上班的第二天就迟到,想必公司的女同事们,一定会说自己搞破鞋,不知道怎么哄好了老总,可以不上班拿工资。

  虽然心里这样的想,但是还是慢慢的从床上起来,去厨房做好饭,自己吃完了,又打包了一份,那个廖熠梵应该没吃饭吧?

  郁婓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廖熠梵,然后她一生气就把餐盒丢在了桌子上,转身走了。

  她拎着午饭走到公司,这个午饭她还是拿来了,想着既然做了,不吃也是丢了,太浪费了,她舍不得。

  一走进公司,她看着自己满手的污渍,就直接转身去了洗手间,低着头洗手的时候,厕所里传来八婆的八声!

  “你知道吗,就是昨天刚刚来的那个郁婓,她和咱们两个老总关系都不一般!”

  “你怎么知道的?”

  “昨天我进过大廖总办公室的时候,看着他们很暧昧的贴在一起,晚上我又听小廖总的秘书说,他们好像是夫妻的样子,你说这么贱的一个女人怎么上位的?”

  “你想多了,你没看今天的公众号吗?昨晚小廖总跟一个不知名的女人,在酒店激情一夜!”

  两人走出洗手间四目对上一脸微笑看着她们的郁婓,尴尬的笑了起来,“郁,郁助理,您什么时候过来的?”

  “从你开始八卦我跟那个大小廖总关系的时候,怎么是不是特别的好奇?”

  “......”

  “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顺利吗?”

  “......”

  郁婓看她们脸色越来越苍白,然后凑了过去,对着她们妖媚的笑着,“刚刚不是特别的能说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郁助理我......”

  一个小姑娘已经吓坏了,走上前来,拉着郁婓的手想解释着什么,“嘘,只要你记得你们刚刚的话就好了......”说完郁婓就走了。

  这样反而让身后的小姑娘害了怕,其实这也是郁婓最想做的事情,让他们一直害怕,总比每天被她们说成破鞋好吧?

  郁婓真心的不想跟这些人计较,可是她们偏偏就爱惹她,这不,刚刚解决完厕所那一拨,来到办公室,又听到一堆叽叽喳喳八卦的女人。

  她刚刚想要发怒,就听着她们说起米言两个字,郁婓就耐心的听了下去,好像是什么,米言昨晚被廖熠炎睡了的事情,已经满城风雨了。

  她现在被冠上了勾引有妇之夫贱女人的名声,郁婓听了嘴角扯出一抹微笑,要说不大快人心那是假的,听到这个消息还是会幸灾乐祸一会。

  可马上又觉得她可怜了,郁婓知道一个女人的名声坏了,这辈子都可能抬不起头来。

  郁婓看着一路被记者追进来的米言,又看了一眼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廖熠炎,他的神情看起来是那么的坦然,好像这个事情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廖总,昨晚您与米言小姐一同出现在酒店,被酒店的针孔摄像头拍摄到两人的录像,这个事情您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这些记者问的是那么的委婉,完全不像是来跟拍的狗仔,记得以前自己可不是这样问的!

  郁婓想到过去的自己,心里咯噔一下,这才几天,她好像整个人都变了,完全不像自己了。

  “听说您刚刚登记结婚,就这样正大光明的出轨,您是怎么跟夫人交代的呢?”

  “你们不要逼他了,这个事情,不是熠炎的事情,我们本来是相爱的,是那个女人,就是她,她非得逼着熠炎娶她,她才是我们爱情的第三者!”

  米言站出来,瞬间将矛头指向了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郁婓,记者和摄像机也瞬间对准了郁婓。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