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米言再次出现
A+ A-

  本来以为他们聊着聊着就去公司了,却没想到,来到一家西餐厅,他一走进去,就看着里面的人恭恭敬敬的对着廖熠炎点头鞠躬,廖熠炎也没有搭理他们,直径本来以为他们聊着聊着就去公司了,却没想到,来到一家西餐厅,他一走进去,就看着里面的人恭恭敬敬的对着廖熠炎点头鞠躬,廖熠炎也没有搭理他们,直径走到酒店最里面。想、

  “我们不是去上班吗?”郁婓看着现在这个时间,也就是十点多,怎么就来餐厅了?这早不早,晚不晚的,所有她有点不明白了。

  “我刚刚在这订了餐,陪你吃了午餐我们再去公司,”郁婓看了一眼廖熠炎,尴尬的笑了笑,这个时间吃饭,那是说自己下午饿了,就要撑到晚上吗?想想郁婓的眼睛就开始冒星星了。

  “然后现在才十点半,还不到呢!”郁郁婓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哈哈,我忘了,餐点我定在十一点十分开始,现在我跟你聊聊公司的事情!”郁斐这才明白,原来,这个男人只是带着自己来这里谈工作的。

  她看着廖熠炎那锅里的材料,一直没有说话,等全部看完以后才抬起头来,“你是让我做文案这一块?秘书这个工作还分这么多种吗?”郁斐其实根本不懂大公司的行情,所以问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显得有点幼稚。

  “我的秘书做什么,我说了算,所以,你也不用管了,”既然都这样说了她何乐不为,以前她就是做这一块的,现在再来这些,也算是比较得心应手把。

  吃了午饭,郁斐就跟着来到公司,刚刚走进大厅,大厅里的人都把视线挪了过来。,“这个女人怎么那么眼熟啊?”

  郁婓立刻转头看向了一旁,恨不得现在就找地方钻下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是眼熟,也不会想起那年的事情,放心吧!”

  郁婓猛地抬头,看着一般正经的廖熠炎,这个人真的很奇怪,明明看起来就是那种不关事室的人,上次不肯帮自己,这次怎么回事?

  就像是那天晚上廖熠炎已经知道,自己三年前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今天又会这样光明正大的拉着自己的手来到这里?

  这些天来,郁婓始终在想这些事情的缘由,当初廖熠梵告诉自己她不配正大光明的嫁入廖家,可今天的廖熠炎又为什么敢娶自己呢?

  “不用想那么多,嫁给我没人敢说什么,”廖熠炎看郁斐一直抖着身子,也就忍不住的解释起来,可是这个保证到底能作数多久?

  郁婓低下头不再去看廖熠炎,先不说他的保证能有多久,能保护自己多久。

  他在身边不过是让世人不在他的面前议论而已,所谓的耳朵清净罢了。

  廖熠炎把她拉进电梯,一走进十五楼,郁婓就让不远处的两个人给吸引了眼球,这两个阴魂不散的两个人,为什么自己走到哪都会遇到他们?

  郁婓转身走到廖熠炎的另一边,不想让那两个人看到自己。

  却不成想廖熠炎既然转身就走了,把她自己丢在这个没有任何遮挡物的大厅里。

  当然接下来的一幕,就算是不去想也能猜到,米言像是踩着尾巴一样的大声叫着,“啊,老公,那个,那个不是被人轮,奸,过的郁婓吗?”

  “你那么大声干嘛?这不是咱们家,”苏洋看似维护的斥责,反而给米言的话加了一个事实。

  “知道了,老公,你说廖总不会请这样的人来上班吧?”这样自言自语的话,并没有激怒郁婓。

  从背对着的沙发上站起一个男人,这个背影,像极了廖熠梵,“请苏先生管好的太太。”

  “廖总,我知道,只是我太太对这个比较在意,她觉得女人的清白很重要,才会这样激动的,请谅解!”苏洋的解释,即提高了米言,又贬低了自己,郁婓忍不住的冷笑起来。

  自己当初怎么就嫁给了这样一个渣男呢?

  廖熠炎的办公室里,走出一个女生,手里拿着一份合同,对着苏洋轻声的解释着,“苏总,你好,我们廖总的意思是,只要您的妻子愿意陪宿一晚,这份合同上的价款任由您填写。”

  这是多么大的诱惑?想必任何人都会心动吧?更何况是如此爱钱的两个人。

  苏洋转头看着米言,想从她的眼神里找到答案,最后他低下头,在乙方的位置,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然后对着身边的米言轻声的说着,“晚上陪好廖总,那个是郁婓现在的男人,”米言听了,嘴角挂起一抹阴险的笑容,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可住一切都被郁婓看在眼里。

  一旁的廖熠梵慢慢的走到郁婓的身边,“我会让公司的人闭嘴,你就安心的在这呆着就好,”兄弟二人的话,虽然意思相同,可是廖熠梵的话更加霸气。

  廖熠炎只能让人不守着她说,但是廖熠梵却可以让所有的人闭嘴,这就是区别。

  虽然不知道这兄弟两个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现在她能做的就是闭嘴,然后静观其变。

  看着廖熠梵走了,郁婓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留下来,结果被一个小姑娘打破了她的尴尬。

  “你好,乔小姐,总裁让您去顶楼工作,”郁婓看了看眼前这个女人,又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的廖熠炎,她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好。

  说真的,这兄弟两个到底有什么恩怨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可现在唯一不能得罪的就是顶楼那个家伙,他可是掌握郁尚生死的人。

  最后郁婓还是转身跟着小秘书走了,虽然觉得自己这样没有半点志气可言,可是为了家人,低着头走路又如何。

  郁婓来到顶楼,看着站在窗前的廖熠梵,轻声的问,“你什么意思?”

  “看不出来,你的情敌,即将上位了吗?”这句话是在刺激郁婓,郁婓是可以听得出来的,如果是以前,肯定会直接跟米言大打出手,可是现在的她就不会了。

  “你什么意思?”

  “我弟弟很快就对你没有兴趣了,你难道不担忧吗?”廖熠梵把手里的酒杯放到郁婓的面前,嘴角始终挂着阴笑。

  “那你的意思是,为了让你弟弟对我始终保持兴趣,我是不是该陪他激情一夜呢?”说完举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