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可以给我找个工作吗?
A+ A-

  郁婓看他不说话,也就认为没有钱可以拿,想来想去,还是不去的好,就算是有钱拿,这个钱拿着也是烧手的,郁婓看着他那样傲慢的样子,估计也不好伺候。

  然后大言不惭的,毫不在乎的对着廖熠梵吼起来。

  “我就算是不去你弟弟的公司,我一样可以找到工作,我一样可以养活我弟弟,你可以在A市只手遮天,全国你都可以吗?你还能管的了全世界吗?”当然这是郁婓完全不了解廖熠梵的前提下,她在昨天之后,她貌似已经知道廖家好像很有钱,可是到底是个什么程度,她完全不了解。

  “等你了解好,考虑好,再来找我,我在隔壁等你!”说完廖熠梵转身走出了出去,他还是有信心,郁婓回来找他的。

  等廖熠梵走了,郁婓开始用手机百度,她相信一个有名气的人,应该度娘能认识他,最后,度娘真的认识,资料上的介绍,廖熠梵,黑道老大,还是国际的黑道老大,并且还在全国有着n家公司,政界也都提起来都害怕的男人。

  最主要得是,郁尚现在住的那家医院,恰好就是这个家伙名下的资产!

  资料看完了郁婓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吓软了,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的牛?还是说自己手里的资料都是假的?

  她最后给以前的合作伙伴打了个电话,问问她认识廖熠梵不,再次确认后,才知道自己这次死定了。

  郁婓发现自己从认识廖熠梵,就跟节操这两个字说拜拜了,她屁颠屁颠的跑去给自己放衣服的那边,没有人,心想完了,这次肯定是生气了,她失落的走出这个房间,结果对面的房间让她眼前一亮。

  她快速的跑过去,轻轻的拉开房门,在阳台的位置,看到了正在喝咖啡的廖熠梵,然后清了清嗓子,就走了过去,对着他轻声的说,“我开玩笑,你怎么就当真了?”

  廖熠梵眉头紧锁,看着这个一脸陪笑的女人,说来也奇怪,要是以前这样努力讨好的人,他会非常的反感甚至会丢的远远的。

  可是现在看到郁婓这个样子,他既然没什么感觉了,面对着眼前的这个人,好像多了些耐心,少了一些烦躁。

  “然后呢?”廖熠梵知道她只要过来就是妥协了,但是他一定要让这个女人自己说,这样才来的爽。

  “我想了想,只要给我工资,去哪上班都行,你就不能给我申请一点?”郁婓放低身段,对着廖熠梵一阵的撒娇。

  “廖家不会欠任何一个员工的钱,你也不例外。”

  “可以是可以,我去了,你能把合同还我吗?”廖熠梵终于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他根本不想搭理这个女人。

  “是你给熠炎打电话,还是我给医院打电话?”郁尚......

  这句话的意思太明显不过了,就是不同意,而且自己不同意,郁尚也会有生命危险,郁婓咬着下唇,委屈的泪水,就在这一秒,忍不住的流了下来,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手机,还有屏幕上的号码,她咬了咬牙。

  擦干眼角的泪水,接过廖熠梵递过来的手机,按出拨号键,“喂,哪位?”

  “是我,郁婓,我想找份工作,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份?”

  这个时候廖熠梵的嘴角漏出得逞的笑容,他伸手将郁婓拉进怀里,等待着廖熠炎的回答。

  “可以,这两天你也没回家,给我个地址,一会我去接你!”廖熠炎什么都不问,就很爽快的答应了,只是他说的那句没回家,这让郁婓有点不得劲了。

  她挂断电话,转过头看着一脸媚笑的男人,他这样阴晴不定的态度,让郁婓忍不住的害怕起来。

  看似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昨晚会站出来救了自己,可是他又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谜一样的男人,让郁婓有点琢磨不透了。

  虽然他一直拿弟弟威胁自己,可是药费却是他一直承担着,如果不是他,后果自己都不敢想象!

  郁婓觉得自己根本就猜不透这个男人,这样一个步步为营的男人,步步算计的男人,在他面前耍心眼,完全就是自掘坟墓。

  在郁婓沉思的时候,一个火热的吻落在耳后,廖熠梵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晚上我等你,你勾起来的火,得由你来灭,”郁婓身子忍不住的嘚瑟一下,郁婓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男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这个意思太明了了。

  可是郁婓不是这样的人,总不能白天陪弟弟,晚上陪哥哥吧?中间还得去医院看自己的亲弟弟,就是三陪也没有这样陪的。

  郁婓起身,冰冷的看了一眼廖熠梵,然后回到房间,收拾好自己,然后直径走到玄关处,头也不回的说,“既然你选择把我给了你弟弟,那么就请你远离我的世界,我现在要去上班了,你也请离开我的家,晚上我回来的时候,不想再看到有关你的一切!”郁婓帅气的摔门离开。

  本以为自己已经很高傲了,却在进入电梯的时候,收到信息,“晚上我来拿房租!”

  廖熠梵这个人......真的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难弄!

  郁婓走到楼下,廖熠炎已经来了,看着郁婓上车,伸手帮她系上安全带,“那天晚上你怎么走的?”

  “我自己走的!”郁婓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她和廖熠梵要是走的太近,反而不是很好,所以她不想被别人误会,她和廖熠梵的关系,就只能撒谎了。

  “恩恩,你现在怎么住在那里?为什么不回家住?”

  被这么一问,郁婓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是对着廖熠炎微微一笑。

  廖熠炎看她什么都不说,也没打算继续刚刚的话题,就把话题扯开了,“你打算在公司做点什么?”

  “我什么都不会,我以前就是狗仔,现在我得从头开始。”当初不是听从了苏洋的话,去跟着米言那个贱人干狗仔,自己怎么可能这样一无是处?

  可说起来,也不能总是怪苏洋,自己这些年但凡有点想法,不这样安于现状,也不至于这样任由他人摆布。

  “那就在我身边做个秘书吧,平时大哥不在公司,就我帮他打理,所以,你不要担心会有别人去找你的麻烦!”廖熠炎说的很平淡,眼睛都不曾看郁婓一眼!

  大哥?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公司不是廖熠炎的,她觉得自己可以这样认为,她郁婓再次掉进了廖熠梵的陷阱里,无法自拔。

  在路上他们聊了很多,她知道了,自己之所以会被囚禁,只是因为廖熠炎喜欢她,郁婓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很可爱。

  就这样被他那个披着羊皮的哥哥给欺骗了,如果不是第一次见到廖熠梵,想必郁婓也会被这副温文尔雅的表面给欺骗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