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宴会
A+ A-

  本来她想去廖家问个清楚,可是总觉得先去病房确认一下,郁尚是不是真的平安,这样她才能放心的走。

  她走到病房,看着床上的人背对着她躺着,就慢慢的走了过去,悄声的叫着,“郁尚,你没事吧?”郁尚没有回头,依然背对着她,直到郁婓靠近,便觉得有一股猛劲,将她拉了过去,最后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她抬起头来,看着把自己抱进怀里的男人,起初是害怕,后来就沉默了,再然后便是愤怒,她想都没想,便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只见廖熠梵愤怒的把她甩开。

  从来都没有人敢这样打他,这一巴掌把廖熠梵打蒙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火辣辣的疼,让廖熠梵的神经紧绷起来,伸手再次将郁婓圈进怀里,“你胆子不小啊,第一个敢对我动手的人,而是还是女人......”

  “对,就是我,我就是对你动手了,怎么样?如果你不拿我弟弟的安危吓唬我,我碰都懒得碰你一下!”郁婓还是一脸的不服输,昂着头,傲慢的跟廖熠梵叫着劲。

  “那么这辈子你都休想逃离我的手掌,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说完廖熠梵便将她狠狠的压在床上,将她身上的衣服全数剥离,郁婓的双手双脚被捆绑在床的上方和下方,这样羞涩的样子,把郁婓看的是一脸愤怒和羞涩红!

  郁斐向下看了一眼现在的自己,这样羞涩的姿势,还有廖熠梵那色眯眯的眼神,她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该不会要在医院里跟自己做那样的事情吧?

  就在郁斐还在害怕的时候,廖熠梵从身后拿出意见红色的晚礼服,毫不留情面的丢在郁斐的身上。

  “今晚的舞会你会是全场最诱人的一个,把握好今晚的机会,一个逃脱我的机会!”说完廖熠梵把郁婓双手双脚的联锁,在她的唇边落下一个火热的吻。

  “乖乖的,别想着逃跑,你应该知道你逃不开我的手掌心!”廖熠梵的话让郁婓的心再次痛了。

  是啊,现在的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本事去跟他抗争,能做的只有储存自己的能力,然后慢慢的逃跑。

  郁婓对着廖熠梵轻轻的点头,努力表现出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因为她知道现在不是时机。

  郁婓换好衣服,站在医院的门口,她不知道今晚去参加这个晚会对自己有什么帮助,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廖熠梵会要求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当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豪车,廖熠炎从车上走下来,郁斐的脸上一脸的平静,可是廖熠炎看到郁婓以后,脸上先是一阵惊讶,然后快速的走到身边,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真美!”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郁婓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对着他努力的扯出一抹微笑。

  “刚刚廖熠梵说要带我去参加酒会?”她和廖熠梵认识这已经不算是秘密了,毕竟自己是廖熠梵把她带回家的。

  所以她索性不去隐瞒什么,不然真的可能属于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恩,”郁斐观察到,廖熠炎的脸色因为提及到廖熠梵,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就那么一瞬间的不开心,离开回复到最初那个灿烂无邪的神情。

  廖熠炎什么都没说,打开车门,把郁斐请上车,就启动起车,向酒会的方向使去。

  一路上郁婓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机,上面一条接着一条的信息,让郁婓原本平静的心情变得烦躁不堪。

  廖熠梵这个男人倒是搞笑的很,凭什么命令自己不许跟着这个男人走?为什么晚宴结束后,要留下来等着他?

  郁婓选择不回复信息,因为她根本没打算跟他们任何一个人走。

  郁斐的心情真的不好了,原本可以逃跑的,但是因为某些阴险的人的计谋,导致现在哪里都去不了。

  很快他们就到了酒店,郁婓从车上走下来,手腕在廖熠炎的胳膊上,走到大厅的内部,郁婓松开手,对着廖熠炎轻声的说着,“你去忙吧,我去一边等你!”从小这样的环境郁婓都不喜欢,今天来到这里,她就更加的心烦起来。

  廖熠炎也没有多说什么,平静的点点头,看着郁婓转身离开的背影眉头忍不住的蹙了起来。

  郁婓围着里面饶了一圈,随手拿起一个酒杯,往酒会最安静的地方走去,正如廖熠梵所说,她今晚会是酒会最迷人的一个人。

  所以,酒会中很多人的眼光都投了过来,原本安静的角落被他们也弄的繁杂多了,她自顾的拿着酒杯在角落里愣神,身后传来了嘲讽般的笑容,“呦,这不是郁婓吗?恢复的够快的,这么快就出来应酬了?”

  郁婓就算是不回头,也知道这个奸笑的人是谁,她本身不打算去搭理她的,可是她后面的话,让郁斐不得不反驳下去,“怎么这是钓上新男人了吗?”

  “米言,你打算后面说什么?”郁斐反驳的声音不大,她不想丢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在米言看来,这就是她的软弱。

  接着她嘲讽般的话,分贝提高了n倍,“我能说什么啊,就是来看看你,现在过得好不好!”米言一脸的无辜,引来不少人的怜悯,这让郁斐看起来忍不住地反起胃来。

  “你现在看到了?我过得很好,就是看到你心情不爽。”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她就想着自己可以全身而退,毕竟看着他们会让人觉得恶心至极!

  “是吗?你当天看着我心情不爽了,毕竟你差点拆散了我跟苏洋,你怎么可能喜欢看到我?”米言说着还不忘捂着嘴偷笑。

  好像是在告诉郁婓,自己是多么的厉害一样,这些郁婓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是她这样颠倒黑白,任谁都会恼怒吧。

  “......”

  “你是做小三愧疚了吧?”什么?做小三?米言说自己是小三?

  郁婓满脸的疑问,更是愤怒,想着米言怎么会这样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小三?明明她才是小三。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