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廖熠梵的威胁
A+ A-

  热吻过后,迎接郁婓的就是一场可怕的激战,昏迷是这场战斗的最终目标,郁婓每次都会被折腾的昏睡过去,身上的男人才会放开她。

  等郁婓醒来天已经黑了,她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心里的委屈更是犹如决堤,她抱着双膝,大声的哭喊起来。

  廖家现在对她来说,就像是洪水猛兽一般,尤其是那两个拿着一样结婚证的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害怕极了。

  痛哭过后,她从床上站起身来,围着一条浴巾走到窗边,本来打算着要看看外面的月色的,却没想到在窗帘缝隙中看到,廖熠炎就站在自己的窗下,这个时候恰好他也看了过来,郁婓惊慌的转过身去。

  结果被另一股热流给压迫过来,“你,你怎么,还在这?”万万没想到的是廖熠梵既然还在自己的房间里,那么刚刚他去了什么地方?

  “怎么?怕被熠炎发现?”说着,廖熠梵伸手拉开一点窗帘,向楼下看去,郁婓抓住他的手,不停地摇头。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廖熠炎跟自己没有关系,也可以说,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一个人,即使知道和廖熠梵的关系又如何?虽然这样想,可是郁婓还是无法控制自己那个因为害怕而颤抖的心。

  “你到底要做什么?我合同签了,我们也登记了,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另一个结婚证?你说啊!”

  郁婓的话语里,充满了无奈,她现在不敢挪动半步,因为两人的身体几乎没有半分空隙,紧紧的贴在一起,并且廖熠梵某个地方现在正高高竖起,用力的顶在郁婓的腹部。

  这一股热流让郁婓的脸瞬间通红,她咬着下唇尴尬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脑海里不断的闪现出刚刚在床上的场景。

  “这些不是你该问的,只要管好你自己的腿,别见到男人就张开就可以了!”廖熠梵从来都不会好好的回答她的话,总是自顾自的说,然而这句话也是惹怒了郁婓。

  郁婓猛地将他推开,一脸愤怒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先不说你是不是我的老公,就算是,你也没要权利管我和谁交往,我可以有朋友,而且可以有男性朋友!”

  廖熠梵漏出一抹冰冷的笑容,把郁婓狠狠的压在墙上,慢慢的靠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着,“千万别惹怒我,到时候我不仅仅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爽,更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痛。”

  郁婓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廖熠梵现在的样子非常的可怕,让她不敢多说一句话,敲门声将两人的距离拉开。

  “哥,你在吗?”郁婓听得出来,这是廖熠炎在敲隔壁的房门,她激动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廖熠梵,他们的房间是紧挨着的,以前这里是廖熠梵的书房,自从郁婓搬进来,这里才变成卧室的。

  这个时候不管在与不在,廖熠梵都走不出自己的房间,因为出去就会遇到廖熠炎,然后两人的身份就会被揭穿。

  “......”廖熠梵没有说话,只是冷笑了一声,转身向房门口走去,郁婓害怕了,伸手拉住他的胳膊。

  “你要做什么?”

  “他现在还不是你的老公,你就怕成这样,如果哪天成真了,是不是我就要离你千万步之远?”廖熠梵的话郁婓怎么可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即使知道,也不想他从这个门口走出去。

  廖熠梵看她走神不再说话,便甩开她的手,大步流星的离开,她双手紧紧的攥住胸前的浴巾,在心里暗暗的祈祷,等待着即将的暴风雨。

  结果他推开了墙上的那面镜子,随后就消失在镜子的后方,郁婓眉头紧锁,心里暗骂,原来他是从那里过来的,也就是说,自己没有半点安全可言咯?

  郁婓刚刚的害怕随之消失,愤怒却不断的上升,她盯着自己周围的衣服,然后嘴角慢慢的划出一个弧度,廖熠梵我一定不会在你的操控下生活。

  深夜十二点钟,郁婓把行李从后墙丢了出去,然后从旁边的一个小洞里钻了出去,虽然这样看起来不是很美观,可是没有办法,想起上次跳窗的事情,她到现在还在害怕,所以这次还是这样离开吧。

  她拎着行李,大摇大摆的走着,这个地方没有车辆,她只能徒步走到人多的地方去。

  就这样静静的走了一夜,等天亮的时候,她手里拿着去往X市的车票,“郁尚,只要姐姐安顿下来,就来接你走,”郁婓拿着票,拿着身份证,站在检票口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耐心的等待车的到来。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她看到医院二字,便慌乱的接了起来,“喂,你好!”

  “你好,郁尚家属,郁尚突然昏迷,现在已经开始抢救,你赶快赶来医院,”郁婓一听到郁尚两个字就已经开始担忧了,医生说到后面,她全身的血液快速的涌上心头,迅速的挂掉电话,拉着行李箱像是疯了一样的往车站门口跑去。

  她狂奔到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郁婓坐在车上,双手紧紧的我在一起,不停的颤抖着,嘴里叨叨念念的说着,“郁尚,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啊!”

  郁婓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害怕过,每一个呼吸都会痛。

  车刚刚听到医门口,她像是疯了一般的跑到手术室门口,静静的等待着。

  直到十几分钟以后,手术室里走出一个护士,郁婓满脸泪痕的冲过去,激动的拉着人家的手,担忧的询问,“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

  和护士一脸迷茫,像是看傻子似的看着郁婓,最后蹦出一句话,“谁是你弟弟?”

  “郁尚,就是在里面抢救的病人。”郁婓知道自己说的不够清楚,就耐心的再询问了一次。

  护士冷笑了一声,“今天就没有手术,你疯了吧?”说完就嫌弃的抽回自己的胳膊,头也不回的走了。

  没有手术?怎么会没有手术?刚刚明明医院打...电...话...

  慢慢的郁婓也算是想明白了,自己好像又上当了,想到这里,她调转方向往病房跑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