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廖熠梵的手段,如此恶劣
A+ A-

  “崔医生?你......”郁婓擦干自己的泪水,慢慢的站起身来,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熠梵......”崔寒知道她对自己突然的出现有疑问,他不想被误会,就想着先解释清楚,可是没想到,郁婓的反应超过了他的想象!

  “熠梵?廖熠梵?又是廖熠梵,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囚禁我,囚禁我父母的骨灰不说,现在又派你跟踪我?”郁婓像是疯了一样,扑向崔寒,对着他不停的摇晃,她大声的谩骂中,引来不少路人的围观,崔寒的脸上略显尴尬,他扯开郁婓。

  然后继续耐心的解释,“不是跟踪你,熠梵觉得你会需要他,害怕你会受到伤害,还有,医药费熠梵会给你全数解决的!”这句话是在给郁斐一个提示,现在郁斐的救命稻草只有君少霆。

  她听到这个以后,冷笑了一声,对她来说这就是天大的笑话,自己相恋三年,结婚三年的丈夫,都在这个时候,转移了自己唯一的存款,这个陌生的男人会给自己解决这么庞大的住院费,任谁听了都是一个笑话吧?

  郁斐没有搭理崔寒,转头看着这些看热闹的人,她冷静的走出这个范围,并且对着身后的崔寒下了最后通牒,“如果继续跟着我,我会把廖家闹个底朝天,记得人的忍耐性是有限的,不要惹我!”只是转身往医院的方向走去,她需要再医院的周边租一个房子,这样方便她来照顾弟弟,而且自己还要有一个工作,来维持他们的生活开支。

  虽然她很有志气,这样大气盎然的拒绝了廖熠梵所谓的‘好意’,可是十天过去了,郁斐的工作始终都没有着落,然而医院也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如果还没有交上费用,郁尚就会被送出医院。

  医生在甩给她药费单子的同时,还毫不客气的说,如果不是廖总,郁尚早已经被赶出医院。

  郁斐这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廖熠梵做的,可是,她还是不想妥协,这几天她把一切都安顿好了,现在她来到君家,想要把父母的骨灰带走,本来看着廖熠梵的车不在家,才去敲门的,可是那个家伙恰好就坐在客厅里。

  “廖总,我已经跟火葬场那边商量好了,我父母的骨灰可以寄存的,所以这段时间麻烦你了!”郁斐知道,主要骨灰带走了,自己去找律师把所有的财产挣回来,一切就可以跟廖熠梵这个恶魔摆脱关系了。

  “......”廖熠梵什么都没有说,依旧盯着自己手里的报纸,好像完全没有发现郁斐的存在一般。

  “您先忙,我去带着骨灰盒走!”郁斐看他没反应,觉得自居可能是想多了,就想都没想就往地下走去,结果却被君少霆吼住了。

  “骨灰不在这里,签了合同我会把骨灰还给你!”郁斐听了的脸立刻变得煞白,骨灰盒不在这里?

  郁斐想都没想快速的冲到廖熠梵的面前,通红的双眼,对着他大声的咆哮,“你把骨灰放哪去了?”

  “合同签上,药费我来承担,骨灰还给你!”廖熠梵放下手里的保证,嘴角扯出势在必得般的微笑,帅气的看着郁斐,面对这一幕,郁斐看了气的忍不住颤抖起来,她知道自己这次是上当了,再一次掉进他设计的陷阱里,本想着转身离开,可想到父母的骨灰......

  郁斐知道自己没得选择,她再次看向廖熠梵,眼中打转的泪水和内心的愤怒都被她,勉强扯出来的笑容,掩盖住。

  “廖总,您总是跟我开玩笑,我今天来是给你道谢的,弟弟的住院费谢谢你,我知道一直都是您在帮忙,不然医院一定会把我们赶走的,”郁斐知道反抗不能换来她想要的,所以她还是决定,软硬兼施。

  在场的人都被她突然的温柔吓到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半蹲在廖熠梵面前的女人,这样能上能下的女人,廖家真的很少见到啊!

  “......”君少霆不再说话,坐在那里尽情的观看他就是想看看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如何为自己解围。

  “如果您真的不在意父母在这里住着,那么他们的骨灰我先暂放您这里了,我先走了,”郁斐要离开这个地方,然后才能想办法找到爸妈的骨灰,最后摆脱廖熠梵的掌控。

  “给医院打电话,郁尚的所有的药物停了,”郁斐突然停下向前行进的步伐,慢慢的转过身去,看着那个面不改色的男人。

  “你,你要做什么?”郁斐刚刚的镇定在这一瞬间,彻底的瓦解,她的舌头已经在打转了,事实告诉她,刚刚所有的举动都是错的,自己错误的方式惹怒了这个沉睡的狮子。

  “......”廖熠梵没有接话,平静的盯着自己手里的材料,目不转睛的看着,好像刚刚那些话都不是她说的一般。

  “廖熠梵,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我弟弟做什么,我会和你拼命的!”郁斐现在每一个神经都被他给激怒了,就这么一瞬间的时间,她由一个温顺的小绵羊,瞬间变成了可怕的饿狼,像是要吃了廖熠梵一样。

  “......”廖熠梵依然沉默不语,就像是没有听到郁斐的愤怒一样。

  他平静的向一杯水,淡薄清透,郁斐与他相比,反而显得有些急躁。

  “叮铃铃,叮铃铃,”这个时候郁斐燃的手机响了,她低头看去,看到是医院来的电话,她拿着手机的手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喂,”郁斐接起电话,看着那个优雅的廖熠梵,然后轻声的询问,电话那端传来医生非常冰冷的声音,“马上来医院,把费用交了,把人接走,”郁斐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在这一瞬间,瞪得像是牛眼一般。

  她一直都不了解眼前的这个男人,也完全不敢想象他可以有震动全城的本领,可是事实告诉打败了她,让她不得不面对现实。

  撂下手机,慢慢的走到廖熠梵的身边,半跪在他的面前,弱弱的询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