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被击垮的郁婓
A+ A-

  因为崔寒很少看到廖熠梵会这样认真地对待一个女人,会宁可自己做这个恶魔,也要让她休息一下。

  崔寒摇着头离开,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据他了解,这个女人,廖熠梵已经盯了她有几年了,如果不是真爱,根本不会如此。

  郁婓醒来,看着被单下面真空的自己,她充满了懊恼,自己怎么就跟着这个恶魔回家了呢?放着弟弟不管,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然后跑来被这个男人侮辱,郁婓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慢慢的滑落下来。

  从早上一直到下午,郁婓没有动一下,就只是盯着天花板看着,别人都说,一个人遇到很大很大的伤心事以后,就会变成疯子,可是这两天,她经历了人生的几个重大打击,却没有变的疯魔。

  郁婓这样的沉默,会吓坏很多人,包括她自己,等廖家的人都躺下睡着以后,她换上衣服,就从窗户的地方慢慢的爬了下去。

  快速的翻墙,之后就是往医院的方向跑去,‘郁尚等着姐姐,姐姐这就去陪你,’她一边跑着,一边在心里默默地呐喊,好像自己的步子慢了,就会永世不见了一样。

  等郁婓来到医院,从护士那里打听到郁尚在哪个病房以后,她来到病房门口,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郁尚,她的泪水犹如决堤。

  看着病床上的郁尚,满身插满了管子,她的心狠狠的揪在一起,她扒在门上看着里面的仪器在滴答滴答的响着。

  她不能进去,也不能跟里面的人靠的太近,她害怕,只要自己走进病房,就舍不得离开了。

  “郁尚,姐姐对不起你,我现在不能留下来照顾你,不过我会赚了钱,让医生来给你治病,等姐姐赚了钱,姐姐就回来带你走,”说完郁婓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郁婓知道,现在自己手里钱,足够郁尚的药费,她能做的就是离开这个城市,远离那个恶魔。

  只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不是别的,而是父亲和母亲的遗体,郁婓来到太平间,在管理处的地方,耐心的打听着父母的遗体的事情。

  最后档案上记载的是,三天前,骨灰已被领走,郁婓使劲的拍着桌子,大声的质问,“我是遗体唯一的家属,现在你们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遗体火化,然后交给了别人,这个事情,你们医院不该给我个交代吗?”

  “不好意思,是您的丈夫签字火化的,还有就是就是骨灰也是您丈夫的手下带走的,”郁婓听了一脑子的浆糊,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丈夫?又是这个名词,郁婓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个人是谁。

  苏洋?不对,苏洋已经跟自己离婚了,就算是不离婚,他应该也不想承认和自己的关系。

  那么最有可能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叫廖熠梵的人!

  郁婓从管理员的手里,把登记本抢了过来,看了看骨灰盒代领人是张海,这个名字看起来很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郁斐把笔记本还给了工作人员。

  她慢慢的转身,不停的回忆这个人的名字,她记得自己是听到过这个名字的,“对,就是在廖家,”她想着那天在门口,那个男人叫过一个人的名字,就是这个张海。

  也就是说,是廖熠梵带走了爸妈的骨灰,也是他擅自做主把爸妈给火化的?等一切都想明白,郁斐愤怒的往廖家走去。

  她就是不明白了,这个廖熠梵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盯上了自己?郁斐更加想不明白的是,自己一个离婚的女人,一个在世人看来那么垃圾的女人,他是怎么就舍不得放手了?

  站在廖家的家门口,郁斐望而却步,先不说骨灰是不是真的在里面,走进这个地方,郁婓就打心里害怕。

  “郁小姐?”身后一个声音传进郁婓的耳朵里,她慌乱中转身,陌生的面孔,让她立起了防范的心。

  “你谁?”

  “我是廖熠梵的朋友,我叫崔寒,你来找熠梵吗?”绅士一般的自我介绍,郁婓的防范之心就减少了一部分。

  可是想到他是廖熠梵的朋友,还是想要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对,我从医院过来,我听说,我父母的骨灰被他带走了,我想拿回去,”郁婓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神情不停的变化,所以确定,现在这个男人是知道骨灰的事情。

  郁婓脸上漏出一抹娇滴滴的笑容,“崔哥,你看,老人家已经去世了,骨灰总是放在外人手里也不合适,要不......”

  “我是一个医生,所以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也是知道的,因为你没有地方来放你的骨灰吧?”

  崔寒,面带笑容的打断了郁婓的话,非常有耐心的解释了这个事情,郁婓觉得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就开心的说,“这个放心好,我家房子大,放下这个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郁婓的话,崔寒笑的更开了,轻轻的拍打着郁婓的肩膀,“这几天你应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你去问清楚了,然后全部安排好了,再来找熠梵,我想你应该会更有把握一些!”

  说完他就推开廖家的房门,走了进去,留下一脸迷茫的郁婓,她不知道刚刚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郁婓还是觉得这个事情不对,他的话里有别的意思。

  郁婓脑海里立刻闪现出‘家’这个名词,她又想到崔寒说话时脸上的表情,接着就开始往回跑。

  她要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给弄清楚,至少要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是一个什么样子。

  家里,公司,最后到了银行,她整整跑了一天,从银行出来以后,郁婓整个人都软了。

  家里的别墅,被卖了,公司的股份也被转移了,就连自己卡上的十万块钱,也消失不见了,最主要得是,手机不停的响,医院不停地再催款,要是自己还不能交上医药费,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她瞬间感觉自己的天要塌了。

  这一个接着一个的噩耗,好像将她彻底的打垮了一样,郁婓虚弱的坐在地上,将自己圈在怀里,卷缩着坐在地上,头埋进双腿之间。

  “既然已经都知道了,那为什么不去找熠梵?他可以帮你,这个你是知道的!”耳边传来无奈又诚恳的声音,她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一个熟悉的面孔站在头顶上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