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禽兽一般的廖熠梵
A+ A-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郁婓突然恢复了平静,三年未见,再相见却是在病床上。

  “这个当然可以,只是药费的事情,您是否尽快解决呢?如果这几天还是交不上所欠的费用,我们只能放弃治疗了!”医生的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可是他口中那个放弃治疗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的扎在了郁婓的胸口。

  不管是拔出来还是扎在上面,都会是窒息般的痛。

  “我说过了,药费我会处理,我需要先见到病人!你听不懂吗?”郁婓像是疯了似的怒吼,身体的一寸肌肉都在颤抖,看起来就像是要吃人的狮子一般,可怕极了。

  “这个完全可以,不过还有一个事情需要您来处理,就是一直停放在停尸房的两具尸体,需要您来认领!”

  医生非常沉静的将手里的另一份单子,递给了郁婓。

  她的眉头紧蹙,一直盯着这个可以用‘败类’形容的的医生,手慢慢的伸过去,颤抖的接过单子。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单子,最后上面赤裸裸的两个名字,将时间定格了。

  “乔山,郁姜!”

  “这......”她抬起头,看着医生,从牙缝里挤出这一个字,就再也张不开口了,郁婓不敢去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样也不敢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因为就在看着单子上的两个名字的时候,郁婓的心狠狠的揪在了一起。

  “是这样的,在一个星期前,他们出了车祸,我们抢救了很久,最后还是抢救失败,现在病人正在太平间里,他们的药费,还有停放费用.......”

  之后一声呱啦呱啦的说了些什么,郁婓就已经听不到了,眼神呆滞的盯着床脚的一处,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狠狠的砸了地上,身边的廖熠梵实在是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冰冷的丢出两句话。

  “药费记我身上,遗体火化后,骨灰送我别墅去!”说完就从地上把郁婓抱起来,大步流星的向病房外面走去。

  ......

  三天过去了,从医院出来后的郁婓,始终呆傻一般的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风景,不哭,不闹,甚至连一点悲伤的感觉都不曾有。

  “熠梵,你什么时候开始在乎这样一个女人了?”萧寒凑到跟前,看了一眼郁婓的背影,然后嘲讽一般的笑容。

  此刻惹来廖熠梵的愤怒,“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声音的冰冷,让崔寒忍不住的嘚瑟了一下。

  “OK,我不说,只是这个妞这样很容易抑郁了,你要是不管,可能你又要养一个疯子!”

  廖熠梵听到‘疯子’两个字的时候,眼里像是飞刀子一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崔寒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就灰溜溜的走了。

  廖熠梵知道过了今天,如果这个女人还不能恢复,一切就不是那么好办了!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冰冷的迈进房间!

  “怎么你爸妈死了,你也要把自己饿死?”廖熠梵的话出口,但是郁婓一点反应都没有。

  “OK,反正你爸妈死了,你也准备饿死自己,你弟弟也断药好了!”说完,廖熠梵就抬步要走,郁婓却开口说话了。

  “这三年,我不曾见过他们一面,就连在商场相遇,我都会躲在行人堆里藏起来,不为了别的,就是怕我这副肮脏的模样,会脏了他们的眼,我以为过几年等我有了孩子,我回到家里,他们会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原谅我,我以为,这一辈子还很长,等他们消气了,我就可以回去尽孝心了,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这样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呢?我甚至连一句对不起都不曾说过,如果三年前,我不出去喝酒,是不是那些恶心的男人就不会盯上我?然后我就不会给他们丢人了,也许......”

  “也许?多么可笑的字眼?如果有也许,你今天就不会出现在我的家里!”廖熠梵看着她这样自言自语的说着,心里不免的烦躁起来,一声怒吼,震得郁婓身体哆嗦了一下。

  抬眸,蔑视一般的看着他,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对啊,如果我有爸妈在身边,我一定不会跟你这个恶魔在一起!”说着的时候,郁婓的眼神就像是喷火一般的盯着廖熠梵。

  因为三天都不曾合过眼,她的眼里布满了血丝,憔悴的模样让廖熠梵心里多了一丝丝的疼惜。

  可是就这样一闪而过的念头,就被打断了,他拎起眼前的郁婓,狠狠的丢在了床上,想都没想就压了上去。

  “廖熠梵,你个禽兽,放开我!”怒吼,并没有改变什么,反而让压在身上的男人更加的猖狂了。

  “既然你都说我是禽兽了,我又何苦怜香惜玉?”说完就听着衣服被扯破的声音,身下被猛烈的贯穿后的刺痛感,让郁婓实在无法承受的愤怒,一个耳光甩在了廖熠梵的脸上。

  廖熠梵什么都没有想,挥手一个耳光甩在郁婓的脸上,他用了十足的力气,只看着被打的脸立刻红肿起来,因为承受不住这也打的力度,郁婓也瞬间昏迷了。

  廖熠梵看着已经昏厥过去的郁婓,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抽离了自己的身体,换上合适的衣服,转身离开了。

  崔寒,站在房间外面,听着里面大呼小叫的,很满意的要离开,至少里面那个女人不会变成神经病。

  可是刚刚走出两步,廖熠梵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你怎么就出来了?”他刚刚听到的声音,明明就是要激情一把的样子,怎么这么就结束了?崔寒忍不住的看向了廖熠梵最男人的地方。

  “你不是说,睡一觉就好?现在睡着了,找人看着她,出了事为你是问!”廖熠梵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

  崔寒看了看离开的廖熠梵,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然后眉眼间挂满了笑容,看来这个女人要成为家里的女主人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