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个又一个的噩耗
A+ A-

  感觉自己就像是得到了什么珍宝一般,根本无从下手,“那是我父亲是扶持你的人,你......”郁婓还没说完,就听到耳光的脆响,和自己嗡嗡的耳鸣声。

  天知道现在的郁婓为什么这样的冷静,难道是还对眼前这个男人还有感情?郁婓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只是现在她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几乎晕厥!

  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嘴角漏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也在这个同时,她也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无所谓自己是不是真的受了委屈,这一切她选择交给上帝来为她安排。

  实际上这并不是闭目养神,而是因为身体不停的再流血,她已经无力支撑下去了,慢慢的昏睡过去。

  她病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再醒过来,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她捂着自己依旧疼痛的脑袋,不断的围着房间看了一圈,最后把视线落在对面沙发上的男人。

  “你……”郁婓使劲的想都没有想起眼前这个男人是谁,只是觉得眼熟的很。

  这是什么地方,自己又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还有眼前这个男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的可怕?身上各种的疼痛感,让郁婓根本无法分辨自己是不是被侵犯。

  他没有介绍自己,只是冰冷的一句反问,就让郁婓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你觉得你逃得掉?”这个声音郁婓再熟悉不过了,那个听了一次,她就不会忘记的声音。

  “你在这做什么?”郁婓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这是第二次见到这个人,可是不好的事情却是他给自己带来的。

  “签了你身后的合同,一切恢复正常!”男人莫名其妙的话,让郁婓忍不住的蹙起眉头,转头看向他手指的地方,那里确实有一摞纸,郁婓拿起来,简单的翻看了一下。

  最后想都没想就使劲的朝廖熠梵丢了过去,“你算老几?想让姐跟你结婚,还得签合同?还得跟你隐婚,虽然我也不想跟你结婚,同样我也没有那么见不得人!”

  现在郁婓的五官几乎已经挤在了一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现在几乎是气愤到了极点。

  她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上面的种种条款,当然这些条款对于眼前这个男人来说,太有利了。

  只是对郁婓,就是一个巨大的坑,郁婓看向廖熠梵,他的手里始终握着一个打火机,他的手不停的转动着打火机,就连他的双眼都不曾离开过一秒。

  嘴角的勾起似笑非笑的笑容,就像是在嘲笑郁婓做的事情。

  “因为君家的女人,必须是清白的女人!”廖熠梵突然沉下脸来,对着郁婓一脸嫌弃的‘解释’着。

  “我就那么见不得人?还是说我求着你娶我了?”她几乎已经是怒吼的状态,还必须清白的女人,怎么就和自己扒着他不算的样子?郁婓还是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立刻马上的离开这个病房。

  她是一分钟都不想跟眼前这个人独处在一个空间里了。

  “你不是见不得人,而是不够资格!”

  看着他那副欠揍的模样,郁婓最终忍不住的在心里大爆粗口,‘妈的’。

  “既然我不够资格,那麻烦你出门右拐,然后找到电梯离开这里,从此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我并不怎么想嫁给你!”郁婓听到那四个字“不够资格”的时候已经从床上蹦了起来。

  随后就听到‘啪泣’一声,郁婓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双腿因为伤口巨多,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

  因为打不到廖熠梵,她从身边拿起枕头,想都没想就丢了过去,嘴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可是廖熠梵却把脑袋凑了过来!

  嘲笑般的笑容,“激动什么?自己什么货色难道不清楚吗?”

  “你......”郁婓真的有种想要杀了他的想法,可是这个时候敲门声打断了郁婓的话,“请问您是郁婓女士吗?”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貌似医生的男人站在那里,一脸懵的看着坐在地上的郁婓。

  然后又看向了廖熠梵,“廖总您好,我们一直在找郁尚的家属,也就是郁婓女士,您这次住院恰好我看到了住院信息,我便找了过来,您请不要介意!”他看到廖熠梵以后,就开始点头哈腰的,一脸讨好的模样。

  郁婓的脸上明显的写出几个大字---瞧不起。

  医生看到廖熠梵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以后,才转过身去,对着郁婓继续刚刚的话题。

  “郁尚?郁尚在这里住院吗?”只是想到可能是自己弟弟郁尚,她也就是没有心情跟这个无聊的男人打嘴仗了。

  紧张的拉着医生白大褂的衣角,悄声的询问,最后医生拿出一个病例交到郁婓的手里,“是的,郁尚是我们这里的病人,因为是癌症患者,所以费用一直都是比较大的,以前是您的父母一直在交付。

  大概一个月以前,就是您的丈夫苏洋先生一直给续费,只是最近这一周,已经没有人给续费了,我们找到您的先生,开始还说过来交钱,可是就在昨天,直接让我们跟您联系。”

  医生趁郁婓看病例的时候,耐心的解释着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不仅仅是找到郁婓,更是在催这一周所欠下的药费。

  “医生,我弟弟的病情很严重吗?”郁婓紧握着自己手里的病例,脸色早已经煞白。

  看着病历上的日期,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可是她却在今天才知道这可怕的一切。

  “胃癌,已经切除了部分胃了,现在癌细胞正在转移,这些都是要等到交完手术费,我们才可以进一步治疗!”医生三句不离钱,却不知道提病人的病情,这让郁婓不太理解。

  “我是想知道,他现在的病情,钱的事情我会解决的!”郁婓强压住火气,对着医生耐心的询问。

  医生啥也没说,只是伸手把郁婓从地上扶了起来,“癌症患者的病情一般都是反反复复,所以要说好与坏,我也不好下决定。”

  ”听到这些,她知道应该是很严重了,不然医生不会这样避重就轻的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