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真相
A+ A-

  可现在爆粗口又有什么用,最后郁婓还是决定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不过,面临要走,这就是个问题了,她围着房间看了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刚刚爬上来的窗口的位置。

  下一秒就快速的向那个位置跑去,纵身一跳,她便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低头看着自己鲜血淋漓,外加血肉模糊的膝盖,就算是她说不疼,想必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抬头看着窗户上探出来的身子,耸了耸肩膀,费力的站起身来,对着身后的人开心的说了一句,“拜拜了您嘞!”

  郁婓一瘸一拐的往前面走着,时不时地还得回头看看,生怕身后的那个人追过来,她这次不管多不舒服,都得先去找到苏洋。

  说什么都要让他把这一千万吐出来,凭什么他出轨了,还要拿着本姑奶奶赚钱?我会让你有命拿没命花。

  她愤恨的回到家里,房子里空荡荡的,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奇怪,车明明在楼下,家里怎么会没人?”郁婓眉头紧锁起来,一副沉思的模样。

  最后书房里翻书的声音引起了郁婓的注意,她慢慢的挪到书房的前面,房门推开,苏洋果然坐在那里。

  他看着郁婓来了,就是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忙着他手里的工作,郁婓被忽视了,心头的火气更是越来越高,甩手把手里的材料,丢在了桌子上。

  “给我个交代,这是怎么回事?”苏洋看着郁婓脸上一脸认真的样子,他反而笑了。

  把这些材料往一旁一丢,身子很自然的靠在椅子背上,“没什么可交代的,既然要离婚,总要给我点补偿吧?再说我给你找好的归宿不错,你该知足!”

  知足?郁婓使劲的拍在桌子上,“那我是不是该好好地谢谢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么的没脸没皮?

  她不停地摇晃着自己的头,已经被气到极致的郁婓,突然被桌子上的六个大字给吸引住了。

  “股权转让协议”

  然而头顶上的这个男人还在不停地自言自语的说着,“谢倒不用了,只要你能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想......”

  “你偷着转移我父亲的资产?”郁婓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苏洋,每一个字念得都是很轻很轻的,轻到只有他们两人可以听得清楚。

  苏洋从她手底下把材料不紧不慢的拿回来,又无所谓的说,“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

  “苏洋,你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转我家的股份,我不该操心?你是我老公的时候我不管,现在你就是个劈腿的渣男,我要是再不管,我就真的是啥子了!”

  郁婓看起来很是平静,可是声音却早已经颤抖,双手也使劲的抠在自己的大腿上,生怕自己一激动,不是上手就是上脚,把原本可以用语言解决的事情,变成了暴力。

  “傻子,你看清楚了,这是你家那个老不死的给我的,要不是等到跟你结婚三年,我才能得到这份协议书,我他妈的,早就跟你离婚了!”三年的婚姻,换取乔家所有的股份。

  这是多么的划算?难怪,这三年来,他总是不冷不热的,原来这都是钱做的怪。

  “我会告诉我父亲,我们离婚了,所以这一切都作废了!”说着郁婓就要从他的手里夺回那些材料。

  苏洋一脸嫌弃的把郁婓甩开,又在她的胸口狠狠地踹了一脚。

  “看好日期,你父亲一周以前,就把股份转移给我了,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后期在补材料而已!”

  一周以前?郁婓捂着自己被踹的生疼的胸口,顿时哑口无言!

  腿上,胸口,还有后脑的部位,疼的厉害,尤其是脑袋后面,一股热流不停地往下流着。

  她慢慢的伸手向脑袋后面摸去,她看着自己手上一片鲜红,然后又看了一眼桌角。

  刚刚自己摔倒的时候,应该是撞上了桌角!这个力度和这个地方,自己没有被磕死,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就在她庆幸的时候,脑袋上的血越流越快,脑袋也开始晕眩起来。

  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贫血的感觉了,苏洋看着这样狼狈的郁婓,慢慢的凑过去,“你,你想干嘛?”郁婓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一张脸,一脸恐惧的向后挪动了一下。

  苏洋伸手在她的脸上来回的拨弄着,把沾有血渍的手放在嘴巴里,慢慢的回味,脸上挂满了享受的表情。

  “你变态!”郁婓没想到苏洋是这样的恶心,嫌弃的往后挪动着,被摔伤的腿,传来阵阵痛感,让她根本无力逃脱现在的困境。

  “这样就算变态了?我床上的功夫可是更变态,三年来,你不是一直想要尝一下被我操的感觉吗?”说着就战旗神来,慢慢的解开他的衬衣。

  “你....要干嘛?”郁婓感觉到这个气氛不对,苏洋脸上的表情,还有他刚刚说的话,摆明就是要对自己不轨。

  郁婓趁苏洋脱衣服的时候,翻身就要往门外爬,这才刚刚爬到门口,就被苏洋拉着脚腕拉了回去。

  地面上落下一道道的血痕,郁婓的眼里是绝望的,再被抓住的时候,她已经绝望了。

  原本学习武术的苏洋,就比她要有力许多,现在这样受伤的自己,全身已经几乎变成了一堆烂泥。

  她早已经无力反抗了,被摔在沙发上的郁婓,面无表情的看着骑在她身上的苏洋,“怎么你就这么饥渴吗?你的米言还喂不饱你吗?”

  原来的苏洋每天都是疲惫回家,现在想想应该就是把他榨干了,就算是看着这样诱人的尤物,都没有半分力气享受。

  可是今天还没开荤的他,自然是精力十足,所以郁婓这句话是真的说到他心坎里去了,右边的嘴角往上翘起,然后使劲的撕扯开郁婓胸前的衣物。

  “要是你家老不死的知道,我到最后都还操着他女儿,我想,他会很感激我的!”哈哈,苏洋根本不去理会郁婓的话,自顾自的说着令人烦躁的话,最后还不忘仰头大笑。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