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该死的既然把我给卖了
A+ A-

  不知过了多久,郁婓晕晕乎乎的醒过来,围着周围看了一圈,确定了这个地方她是不认识。

  可是下一秒,她貌似觉得有些不对。

  她先是掀开被子看了一眼,然后大声的尖叫起来,“啊,”被子下面的她早已经变成真空的了,她愤恨的想着,到底是哪个混蛋又......

  她不敢继续想下去,这个画面太熟悉了,那么后面的事情是不是会想三年前那样?郁婓害怕的颤抖了一下,双手紧紧的攥着被角。

  “妞,不错,可以留下,”这个时候门外有说话的声音,郁婓忍着疼痛,就快速的起身,穿上衣服,往门口凑去,她得去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说不是雏,不过,床上技术不错,她老公说她紧的像是雏一样,”老公?郁婓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苏洋的名字。

  果然这个事情跟苏洋有关系,这个该死的家伙。

  可是他是怎么得逞的呢?那团烟雾?米言最后对自己吐得那口烟......

  “张海!”就在郁婓还在沉思的时候,又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打破了乔燃的回忆。

  一声冷喝外面先是一片寂静,然后就开始了阿谀奉承,男人没有说话,外面又变得安静极了,就连向门口走来的脚步声,郁婓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这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紧握着的把手,已经开始转动了,郁婓慌张的向后退了两步,这该怎么办?现在冲出去?那么会被这里的人给抓到,可是现在在屋里躲起来,好像也不是很合适,门打开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郁婓一看这样,立刻往卧室跑去,最后她盯上了窗户的位置。

  她扒在那里往下看,二楼.....

  郁婓嘴角得意的笑容,心里默默的盘算着,这个位置逃跑刚刚好。

  “你要去哪?”刚刚扒上窗户,就听到头顶头顶飘来冰冷的声音。

  郁婓扒在窗沿上,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的五官,高挺的鼻子,褐色的大眼,厚薄均匀的嘴唇,这样的搭配,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

  可是眉眼间却渗透着冰冷,他靠在窗口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你谁啊?凭什么管我?”郁婓想都没想就大声的吼了起来,要说惹到她郁婓的人,就是不死也得伤,当然现在她没有时间伺候眼前这个冰冷的帅哥。

  他的眉毛一挑,不紧不慢的回答着,“你的丈夫---廖熠梵!”

  What?丈夫?我貌似还没有离婚吧?现在就冒出一个丈夫来?还是说他帮着自己摆脱苏洋了?

  听到这个词,即使再镇定的人,都会忍不住的吃惊,毕竟婚姻大事,可不是说着玩的。

  虽然那个苏洋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可现在跟男人睡了,自己就是过错方,坚决不能吃这个亏。

  悬挂在半空中的郁婓,脚底一滑,整个人就腾空了,她双手紧紧的扣在窗沿上面,生怕自己会掉下去,最后她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人。

  心一横,其实这会跑了,也就跑了,最好是正主还没出现的时候就开跑,不然真的会死翘翘。

  她好像忘了眼前这个人已经自我介绍过了,这个叫做廖熠梵的男人就是这个家的正主,现在忙着逃跑的郁婓,早就不管谁是谁了,只想着自己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了。

  三分钟过去了,郁婓觉得不对,她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然悬挂在半空中,然后她悠悠的抬起头来,看着自己脑袋上方,一张充血的脸,正愤怒的看着她。

  “如果你还在这里装死,我保证你会从这里掉下去摔死,”这个摔死两个字,他咬的格外的重。

  郁婓也是心情很不爽,好像不是自己让他拉着的吧?如果不是他拉着自己,说不定,自己早就跑掉了,现在这个混蛋还想摔死自己?

  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就是再生气,也得快速的爬到窗户上,然后她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一副狗吃屎的姿势。

  她愤怒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不行,这个小暴脾气,现在真的是压不住了,郁婓刚要站起身来对着他大骂,就看着从天而降的一摞纸片。

  拿着这些纸张,然后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一脸傲慢,冰冷的男人,郁婓也不是一个善类,就拿起手里的材料,冰冷的质问,“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叫廖熠梵的男人只是做了一个先看材料的动作,把准备发怒的郁婓一盆冷水就给浇灭了。

  她低下头,一脸不耐烦的翻看着自己手里的资料,可是看到第一章的时候,郁婓就疯了,依旧不相信自己眼睛的她,又一次飞快的翻看了一遍手中的材料,心里也不停的骂着,‘这个该死的苏洋,既然趁她昏迷的时候,既然把她卖了,’郁婓站起身来,把材料放在文件夹里,脸上恢复了原本的神情。

  “话说,他把我卖了多少钱?我可以把自己赎回来不?”郁婓也是异想天开的凑过去,想要摆脱现在的困境。

  男人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字1。郁婓笑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放在他的手里,转身就要走。

  “我说的是一千万!”脚像是被钉子固定住一样,一步都动不了了,她转过头去,一脸尴尬的笑容,随后摆出另一幅讨好的模样。

  “你确定我价值一千万吗?我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我不会赚钱,我长得丑,不会持家,总之,像女人的事情,我一丢丢都没有,这样的女人,你觉得花一千万值得吗?”郁婓瞬间把自己贬低的就算是倒贴都不会有人要的样子。

  男人低着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嘴角扯出一丝微笑,“钱,我花了,既然是个赔钱货.......”

  “对对对,我是赔钱货,丢了算了!”说完郁婓又想跑,可是大喘气的男人再次开口。

  “既然买来赔钱,那么我会将她培养成两千万的价值,然后我就赚了!”

  郁婓再也忍不住的了,立刻爆出了粗口“****”!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