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解惑
A+ A-

刘芒的这一席话,没有让事情变好,反而变得更糟了一点。陈雪梨花带雨伤心至极,方晴晴在一旁劝也没有用,哭声虽然很小,悲不可闻。好像是一个婴儿刚刚丢掉了奶嘴,一个少年失去了最心爱的人。

刘芒挠挠头无法理解,他似乎没有对陈雪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这不是由他引起的吧?可能是别的什么人让她伤心了, 看见了自己就产生了什么移情的作用?苍天那,跪求赐我一个能够看懂女人内心的超能力吧,为此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你走吧!我们都不想再看到你!”方晴晴一边用手轻轻地拍着陈雪,嘴里冷冰冰地丢出来这么一句话。

刘芒再能忍,也是个当过兵的人, 见到方晴晴这种态度,怒火蹭地冒了上来。这两个女孩子确实比较漂亮,可是漂亮也不是任性的权利, 他刘芒这么低声下气地来道歉,是平生所未有,两人还不满足,难道想让他跪地求饶吗?

“好,我走,我没做错什么!”刘芒临走的时候又丢了一句, 这句话好像是踩到了陈雪的痛脚,她立刻跳了起来,不顾脸上的泪痕,冲着刘芒吼道:“你做错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

刘芒转过身来,冷冷地说道:“我什么都没做错!”

陈雪瞬间失控,冲到刘芒的面前盯着他的眼吼道:“那是我的错了?你自己做了什么都不敢承认,你还是不是男人?”

看着她歇斯底里的模样,刘芒忽然觉得不忍。其实陈雪平时表现得大大咧咧的, 但是刘芒不这么认为,他总是觉得,在陈雪那看似毫不在乎的面容后面, 是一颗脆弱而敏感的内心。

“对不起,”刘芒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说道:“我是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如果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多包涵一下, 不要生气了好么?”

陈雪哭成了泪人,一边抽泣一边挥手推着刘芒:“你走, 你走,不想再看到你!”

方晴晴站了过来, 拉住陈雪的手臂,对刘芒说道:“走啊!”

刘芒怒不可遏,这些女人都是被人惯出来了臭毛病,还以为天下就围着自己转呢?我他妈才不会惯着你们。

“不要以为谁都稀罕你们,也不要以为离开你们地球就不转了!这世界离了谁都他妈的一样!”

“你滚!”陈雪用近乎咆哮的声音丢到了刘芒的身上。 刘芒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回到教室里怒火还是无法平息,在心头幻想了数十种方式来报复两人,获得了一阵一阵的快感。

可是两人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也没有再回到教室中,这让他又感到万分失落,不住地张望着门口,希望能看到熟悉的身影,然而也只能换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整整一节课的时间,他都在游移不定中度过, 一会恨不能亲自揍两人一顿,一会儿又为自己的鲁莽行为感到万分抱歉。这节课结束以后, 他也没能看到两人,顿时再也没有任何想要报复的心思了,只剩下了无尽的懊悔。

无论怎么说,陈雪也只是个女孩子,当着女孩子的面伤了她的心,还有挽回的余地么?上午的课程结束,两人也没有现身。刘芒这次是真的慌了,她们不会去做傻事了吧?

自杀?这个念头忍不住在他的脑海冒出来,可是转念一想,好像是也不至于;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过是说了句重一点的话,再说,这句话也是个事实,这两人还不至于因此而轻生吧?

那他们是干嘛去了?出去逛街了,情绪好像有点不对;去吃饭了?也不对。 早知道是这么个情况,当时逞什么口舌?让着点也就过去了,非要图自己痛快!这下好了,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难道还不清楚么?以后当真是要好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次的教训一定要牢牢记住!

到了下午,两个人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刘芒如坐针毡,脑子里不断出现各种各样的死法,冒出来尸体、鲜血各种场面。这种场面他并不害怕,不过,却担心会看到这两个人出现在这种场面里。

他动了请假的念头,想要去找找这两个人,确保两个人是安全、没有任何问题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两个人说不定只是回到了家中,又或者是从高一到高三不知名男生正在陪着她们。

“叮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对于刘芒来说,如同丧钟一样,这意味着时间又往前走了许多,两个人的状况更加危险,而他想要看到她们的希望,又一次落空了。

不行,他必须有所行动。

从教室里他快步匆匆地冲了出来,接连撞到了好几个正在往外挤的人,从人缝中硬生生开出一条路来。老师的办公室在楼下的位置,他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开闯了进去。

“嘻嘻,你个小坏蛋, 就知道想坏事,人家想你了么!等晚上回去……”

进了房门之后,他听到的这样的声音。 而声音的主人,则是美丽的化学老师, 林晓芳。林晓芳正抱着电话,一脸惊恐地看着刘芒,一头被猎人惊动的小鹿,一个被吓坏的孩子。

接着她的脸色变得通红,再也没有老师的威严。双手捧着电话,轻声说道:“我这有学生来了,等会再跟你说。”说完连忙放下了电话。

刘芒愣了一下, 看来林晓芳恋爱了。这真是一个更加痛苦的消息。

“有什么事么?”

“嗯?”刘芒迷糊了一下, 反应过来,走到办公室关上门说道:“陈老师呢?”

“陈老师有事出去了,有什么事跟我说一样。”

刘芒便将事情的经过跟林晓芳说了一遍,林晓芳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我看陈雪来请假的时候,眼眶红红的,还以为是她肚子痛呢。”

“唉。”刘芒叹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她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跟你生气?”林晓芳歪着脑袋,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

刘芒十分无语,便将那天前后发生的事情都跟林晓芳说了一下。林晓芳听完之后笑了笑:“你可真是个榆木脑袋。想不想听听我的意见?”

“您说,您说。”

“我看那,这个陈雪是喜欢你。 ”

刘芒彻底无语,这都哪跟哪的事啊?

林晓芳倒了一杯水,又返回来坐下,扯了扯裙子边继续说道:“你想想, 她为什么要让你请吃冰激凌?”

这个问题让刘芒一下子无法回答,是啊,为什么啊?难道不是想吃了么?

“一个女孩子,要求某人请她吃东西,那肯定是喜欢上他了。否则,哪个女孩也不会主动要求啊?这以后发生的种种勤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你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么?”

这个问题一下让刘芒彻底精神了起来,为了此事他脑袋都快想破了,他觉得这还不如让他去破解敌方密码。 关键的问题是他想了这么大半天也没什么头绪。

“您说,您请说。”

“依我看,她生气是因为你太不把她当回事了。”

“什么意思?”

“你请她吃冰激凌,结果到了约定的时间你连个人影都没,你觉得她会怎么想?”林晓芳循循善诱。

刘芒思考了一下说道:“我在呢,我走的时候都快七点了。一直没看到她们的人影,这才离开了。严格来说, 这事是她们不对啊。”

林晓芳被气了个半死:“你怎么那么不开窍呢?跟女孩子讲什么准时?她们能准时么?不得静心梳妆打扮一番?就是等两个小时,你也得等!”

刘芒无语, 他在军营的时间远比在外面的时间要多,在军营中,无论男女,守时都是一项基本素质,哪怕是丹妮,他们一起出去看电影什么的,也都非常守时,所以,对社会上这种约定俗成的规矩十分不了解。

“她为什么不明说?让我猜半天。”刘芒仍旧不满, 早说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结果非要弄成这个样子。

林晓芳咬牙切齿:“你猪啊!”

刘芒莫名其妙地看着林晓芳,十分不理解。她生什么气?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冒出来一句至理名言 :女人心, 海底针。

林晓芳摆摆手说道:“算了。估计你也不能理解, 你知道林晓芳的身世么?”

“身世?”这个词一出来,总有种让人觉得悲惨的意味。不过她能有多离奇的身世?大家不都是普通家庭么?看着流氓疑惑的表情,林晓芳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说道:“看来你不知道, 我跟你说说吧。”

陈雪其实是个弃婴。这个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她也有意隐瞒。你知道的,如果有人知道她是个弃婴会怎么看她。出生之后就是兔唇,被亲生父母丢弃在医院旁边,后来还是一个好心的拾荒老人把她带了回去。

为了这个病,拾荒老人想尽了一切办法,后来得到了好心人的捐助, 她才得以治病。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因为这个事情没少受到委屈,同学们都排斥她,叫她兔儿妹。

就算后来被治好,她也没有摆脱这个外号,这让她十分苦恼,也十分自卑。念初中的时候,转到了海东市上学。高中考了海东大学附中。

“你看看就知道,你见过她穿别的衣服么?”

刘芒仔细一想, 好像还真是的,陈雪基本上总是穿着校服,从来没有穿过其他的衣服,之前这件事他还没怎么在意, 现在想来就明白了。

他心里顿时更加过意不去。

“那现在怎么办?”

林晓芳扬着脑袋说道:“现在不要搭理她。过两天再说。 ”

刘芒惊讶 :“我说林老师,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吧?你谈过恋爱么?”

“你管我呢!不过我知道女孩子。三十六计有云:累其气力,消其斗志,散而后擒,兵不血刃。懂不懂啊?哟, 说曹操,曹操到,方晴给我打电话过来了。 ”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