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误会重重
A+ A-

  “怎么样?这够不够你吃一壶了?”

  孙秀笑得很奸诈,这三个人是他花费了很大的精力才请来的,这样的人物他是请不动的,这是托人找来的,专门用来对付刘芒。这种介绍看起来像是炫耀,一方面是给李思若炫耀, 一方面是给刘芒一个下马威。

  “就这几个?”

  刘芒也笑了笑。

  孙秀大怒,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死到临头了还在装逼!妈的,敢动我, 让你知道谁才是这个学校的王者!我一定要把你压在身下,让你起不了身,永远都翻不起来,见到我永远都是一个孙子!让你笑,一会就让你哭出来!

  “够了。好好招呼一下。”

  人熊二话不说, 纵身上前来,一个右钩拳朝着坐在椅子上的刘芒打了过去,这拳又重又猛。再加上人熊那一副小山一样的身躯,给人沉重的压迫感。李思若一下子吓得捂着嘴惊叫了一声。

  刘芒身子不算弱, 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身体看起来也不是十分地雄壮,李思若看着这一拳要是打实,恐怕刘芒会断掉的。她只能祈祷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惜的是,看起来刘芒当真是躲不过去了,她不由焦躁起来。

  谁知道在间不容发的一个瞬间,刘芒忽然伸手往前猛地一戳,手里还捏了根筷子。正中了人熊的咯吱窝。那拳头到了刘芒的面前,再也无法移动。人熊嘴里哎呀叫了一声,整个人朝后趔趄着退了出去。

  “你还嫩了点。”刘芒丢下了一句话, 整个人从椅子上窜了起来,一下子从桌子上越了过去,径直拿着筷子,朝孙秀捅了过去。

  这时孙秀彻底慌了,他的面前没一个人,他也没想到刘芒这么猛,隔着20人的大桌子还能跳过去,他之所以跟刘芒坐对面,就是为了防备这种情况,谁知道还没防住。

  他连忙往后退去,无奈腿脚不便,一下被凳子绊住,整个人带凳子往后仰天倒去。正在这时,那两个日本人忽然窜了过来,一个人架住流氓的 攻击,另外一个人则快速地把孙秀拉了起来。

  这几下交换速度寄快,李思若的脑袋里现在一团浆糊。根本就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她的思维还停留在刘芒假如被打中了该怎么办的想法里,谁知道眨眼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这两个人交了手之后,刘芒就确认,孙秀这小子肯定是被骗了。这特么哪是什么高手?这两个人也就是具有一点柔道基础而已,并不比孙秀高明到哪去。

  结果可想而知。等到孙秀稳住了以后,他就看到了两个日本人像是死狗一样倒在地上。

  “嘿嘿,你小子行啊。算计起我来了?”刘芒走到孙秀的身边,笑着说道。

  孙秀笑得很勉强,连连说道:“误会,都是误会。”

  “是吧?”刘芒捏起来孙秀的右手, 说道:“我知道,这肯定是被你手下的人骗了,你我感情这么好,怎么可能会出这种事呢?再说了,咱们之间也用不着这些是吧。”

  “对对对,就是,都是下面的人不懂事,您大人大量。”

  “那是自然。这些我都懂,看在你请我吃饭的份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对对对对,就这么算了,这么算了。咱们以后还要好好合作,是吧刘哥。你在这边也不熟,以后你就是我大哥, 谁敢不尊敬你,那就是不尊敬我!”

  “好说,好说。不过咱们也得留个纪念不是?”

  孙秀还在幻想是什么纪念,忽然觉得右手食指剧痛无比, 忍不住杀猪一样叫了出来。

  “咕咚”一声。刘芒转头一看,原来是李思若听到那咔嚓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一下子忍不住,晕了过去。

  孙秀那边的算是逃过一命。刘芒抱着李思若去了医院,也顾不上他哥俩了,至于残局如何收拾,那就不用他来操心。

  刘芒抱着李思若打了个出租车,对师傅急忙说道:“快,去最近的医院。”其实心里美着呢。丹妮那是一种成熟的风情,就好像是秋天的葡萄,在阳光下闪着紫色的光芒。李思若则是清纯的韵味,好像是溪水过沙。

  其实他完全有手段将李思若弄醒,但是他不想做,就想多享受一下这样的时刻。李思若的五官分开看,也就只能是精致, 但组合在一起,就有了诱人的魔力。

  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像是湖水一样, 配上若有若无如同山水画一样的眉毛,让人惊心动魄。一笑起来,让人觉得那笑容就是四季, 双眼如同弯弯的月亮, 嘴角微微上扬,挂着从内心里溢出来的笑意。这样的面容,让人忘记了作业,也忘记了在社会上的所有烦心事,更加忘记了去玩游戏,就想守着它,埋头钻进去, 死在里面算了。

  到了医院,果然不是什么大毛病,休息休息就好了,但是刘芒坚持让她住院,说是要观察两天再说。医生也很无奈去, 刘芒痛快地交了一周的费用,然后买来了巨多的水果, 怕坏掉, 还专门弄了个小型的冰箱装着。然后又给李思若削了一堆水果,放进去,等着李思若醒来。

  过了两个小时,李思若就醒来了。刘芒连忙十分殷勤地拿出水果来, 不料,李思若却像是看到了苍蝇一般,显得十分厌恶,直接将头转到一边去,说道:“谢谢你救了我。你走吧。 ”

  刘芒呆了一下,这算怎么回事?

  “我……没事,我陪陪你。”

  “不用,我会给我爸打电话。我不想再看到你。”

  “这……”

  “你不走我走。”说完李思若就起了身,刘芒连忙将她摁在床上,说道:“好好好,我走我走,住院的费用已经交了。 冰箱里有水果。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随便买了一点。”

  李思若一句话没有。刘芒也很无奈,只能走出了病房。一边走一边思考,这个李思若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哪里做错了?

  按照他的想法,李思若醒来之后,肯定会一脸红晕地对他说:“谢谢你。”然后他展现一下男友力,李思若芳心暗动,之后他再表现一下自己的勇猛神武,以及细心体贴,李思若肯定就手到擒来,对他说:“我无以为报,只好对你以身相许。”

  但是这个李思若怎么不配合演出呢?跟剧本一点都不一样。

  刘芒摇摇头,女人的心思还真是不懂,到了路边打了出租车回到了学校里。第二天一整天都没什么事,刘涛那小子回家了,学校里还剩下的人也就不多了,他又没地方去, 只好去网吧,在那看了一天的电视剧,也真是有够无聊。好不容易盼来了周日,终于开学了。

  一大早他便早早到了学校, 今天第一节课就是化学课。这让他十分抖擞, 拿出来化学书先看了看,预习下今天要学的内容。

  过了没多久,陈雪便跟方晴晴走到了教室里, 一看到两人,刘芒热情地招呼:“哟来挺早啊。”

  方才还有说有笑两人,见到刘芒之后, 立刻就闭嘴不说话, 陈雪走到座位旁,将书包甩到桌子上, 粗声粗气地说道:“让开!”

  刘芒将身子往里面挪了挪,问了一句:“怎么了?”

  不问还好, 一问陈雪就生气了, 大声说道:“看你不爽!没怎么!”

  刘芒立刻闭嘴,心里不住地嘀咕,怎么回事?这时方晴晴也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过眼中充满了恨意。这让他更加惊诧,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

  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过了假期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这两天他压根就没见到这两人,又怎么得罪她们了?女人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动物,好好的也能招惹到她们。

  怪不得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看来老祖宗肯定是受过女人气, 要不然也不会说出来这么有哲理的话。

  刘芒这一节课都如坐针毡, 十分难以理解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他立刻过去拉住了刘涛。刘涛正要外出,跟程小鑫一起,刘芒对着程小鑫喊道:“借用一下啊,马上归还。”

  两人来到了操场上,刘芒开门见山地问到:“你知道方晴晴跟陈雪是怎么回事么?”

  刘涛茫然,过了好一会才说道:“什么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他们俩今天见了我就像是见了仇人,想想方晴晴那眼神我就害怕。”

  “怕她干嘛?有什么好怕的?”

  “你懂什么?”

  “她们能有什么事?我哪里知道,你应该问他们去,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

  刘芒喃喃自语道:“看来这件事就是针对我的啊。 ”

  刘涛对刘芒的过度反应嗤之以鼻:“切,我当什么事呢?说不定两人来大姨妈了。”

  刘芒思考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说道:“不对啊,前两天方晴晴大姨妈刚来,算算日子,今天也该走了。”

  刘涛万分震惊,看着刘芒像是看外星人:“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让他怎么说?刘芒也只好不作解释,来回走了两步,正巧见到了陈雪和方晴晴从教室里走了出来,看起来也要去厕所。说起来这是很多人的习惯,明明在教学楼上有厕所,但是大家都喜欢去操场上那个,权当是散步了。

  “我去问问?”

  刘涛怂恿道:“废话,要不我去帮你问问?”

  刘芒二话不说,上前便拦住了两人:“嗨,两位美女好啊。”

  陈雪拉着方晴晴就要从旁边绕过去, 刘芒像是螃蟹一样横移了两步,又堵住了两个人,如此两三次,陈雪气急:“你给我让开!”

  刘芒笑嘻嘻地说道:“别啊,我就是想问问你们,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们了?”

  “哪里得罪了你自己清楚,快让开。”

  “不让,除非你们告诉我! ”

  “你……”陈雪忽然红了眼睛, 指着刘芒一句话说不出来。刘芒顿时慌了,他最看不得女人哭,瞬间有种手忙脚乱地感觉。

  “我就是想问问,不想说了就不说,别哭别哭。 ”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