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这是干嘛?
A+ A-

  真有这么好?听了孙丽的话,刘芒也有点拿不准。自己分析了一下,可能的情况有两种,第一种,就是这兄弟俩是想拉拢自己,或许这就是孙建国的主意。方便他们以后在学校里继续作威作福。第二种,是俩兄弟想要报复自己。

  联想起之前孙建国请自己吃饭的事情,他更倾向于第二种。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老子的计谋失败了,儿子还用同一招,简直就是记吃不记打。

  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客气,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行啊,现在就去么?”

  “那是当然,走吧,我哥已经订好了包房在等着你呢。”

  孙丽肥胖的脸上都快皱成豆腐花了,那笑容已经堆不下了。弯腰伸手一个请的姿势,像极了一个太监。

  “你要干嘛?”正在这时候,从远处传来一声怒吼:“有事冲着我来,放开我兄弟!”

  原来,来的人正是刘涛,他在远处就看到了孙丽出现在了刘芒的面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这货又来找刘芒的麻烦。虽然已经见过了刘芒的手段,但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他一个人去怕是要吃亏。再说了, 孙丽又不蠢,怎么会在明知没把握的情况下来找刘芒的麻烦?

  所以,他立刻跑了过来。不过走到面前的时候,却见到两人都是一副吃惊的表情。

  “你干嘛?”刘芒一边说,一边往看台那边看了看:“人请我吃个饭,你慌什么?”

  刘涛张开嘴, 动了两下没说出来,索性一把将刘芒拉到旁边,低声说道:“谁请你吃饭?”

  “当然是孙家兄弟俩啊。还能有谁?”

  “能有这么好?弄不好就是鸿门宴啊?”

  “鸿门宴?那我问你,项羽最后干嘛去了?”

  “你的意思是,你去?”

  “为什么不去?”

  刘涛眉头紧锁, 过了半晌说道:“你是不知道,孙家兄弟在社会上也有点能量,说不定会找一些社会上的力量来对付你,我怕你吃亏。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人又没说要请你,你去干嘛?好好陪你的夫人去吧。”

  “她那没事。就别去了, 省得被人算计。走,我请你吃烧烤去。”

  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其实还是挺感动的,刘芒拍拍刘涛的肩膀:“想暗算我的人,多了去了,不过没一个能活着回去。”

  对于刘芒这股莫名其妙地自信,刘涛有点生气,正在这时,孙丽也凑了过来,说道:“刘大哥,菜都点好了,一会该凉了。”

  刘涛正没地方发泄怒火,见到孙丽气不打一处来:“滚!有你说话的份?”

  孙丽的脸色立刻变了,这个王八蛋要来坏事吗?眼珠一转,说道:“涛哥,上次是我不对,要不你也一起过去?咱们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如一笑泯恩仇?”

  “泯你大爷! ”

  刘涛立刻喷了出来。孙丽的脸上又浮现出来阴鸷的神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又说道:“涛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好心好意地请你吃饭,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哼,你能这么好心?我还不知道你们兄弟俩?没一个好东西!”刘涛毫不相让,表面上是一副火爆模样,其实内心里却很是平静。怎么戳破孙丽的心思其实是他一直在想问题,这么谩骂还不相信这小子能撑下去。见到孙丽的脸色变了变, 他松口气,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不过孙丽很快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这兔崽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忍?

  “涛哥,今天话我是说到了,您要是还计较前几天的事情, 那我先给你道歉,那天确实不知道那就是嫂子。涛哥,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回头给你送点东西,算是我赔罪了。”

  刘涛愣在原地,不可思议地看着孙丽。刘芒也对孙丽刮目相看。能说出这番话,那就是服软认输的表现。虽然对于孙丽他的了解不多,但是对于人性他很了解。

  “这样吧,涛哥你回去陪陪嫂子,我过去看看去, 我看孙丽这兄弟也是诚心认错,以前的事情就别计较了。对了,替我向嫂子问个好,有空一起吃饭。”

  说完刘芒就跟孙丽离开了操场,留下刘涛一个人在那发呆。

  孙秀这小子选的饭店果然与众不同,名字叫湖心小筑。说是湖心,不过并不真是在湖水中间。海东市的东部靠近大海的地方是一个海湾,这个海湾岸边被修成了人行步道,成为海东市人民休闲的好去处。在最东部,有一片十分隐蔽的地方, 种植着非常浓密的棕榈树。

  那个湖心小筑就在棕榈树中间,平时这里很少有人来。要是不知道门槛儿, 估计踏破铁鞋也找不到。从棕榈树中间走过去,便是一个中式小门,门楣上写着湖心小筑四个朱字。

  刘芒一路跟着孙丽往前走,忍不住啧啧称奇,这两个公子哥还真是会享受。院子里是非常中国风的设计,有假山, 有亭子。孙丽带着刘芒一往无前,看起来对路很熟悉。

  走到最里面的时候,院子里种着的都是竹子了,转过一从竹林,刘芒以为没路了,谁知道在竹林的背后忽然出现了一个小亭子,孙秀正坐在那儿,旁边放着双拐, 脚上还裹着厚厚的纱布。

  “刘大哥可算是来了,来来来,先请坐喝喝茶,一会就开饭。”孙秀站起来表示迎接,不过却并没有走过来,他指指自己的脚,示意不方便。

  刘芒大刺大刺地往那一坐,孙秀立刻对孙丽说:“去安排茶。”

  孙丽转身一路小跑,不一会儿,一个穿着中国风服装的侍者出现了,手中拖着茶盘,给三人各沏了一杯茶,然后放下了一个香炉,点上了一根檀香,说道:“诸位请赏香。”

  这个名词倒是刘芒第一次听说。

  “刘大哥再等一个人,不介意吧。”

  还能是谁?难道是准备修理自己的?刘芒嘴上说着不介意,实际上一直都在耳听八方。几人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不一会儿便又来一个人。早早地刘芒便听到了,不过从走路声音上来看,是一个女人。

  这两货到底要唱什么戏?

  “你?”

  等到那人转过竹林来,刘芒忍不住惊呼出声。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小餐馆见到的李思若。李思若今天穿了一身淡黄色的衣服,下身灰色的牛仔裤,十分清爽。见到刘芒也在这,也是很意外。

  刘芒不由地转头去看看孙秀,妈的,老子还没约女神出来过,你小子竟然敢打主意到她的头上!今天要不是李思若在,没你小子的好日子过! 等着,以后有了机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还不去吃饭?”李思若说话又快又急,是个人就能听出来其中的不耐烦。

  刘芒又奇怪起来,这李思若好像是跟孙秀很熟,而且对这次吃饭也非常不开心,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过来呢?

  “哈哈,说的是。弟弟,去吩咐上菜吧。跟我来。”说完,孙秀便起身拄着双拐在前方带路。刘芒走在后面, 跟李思若并排。从他的位置刚好能看到李思若的侧脸。他一边走路一边盯着看,李思若双眼直视前方,目不转睛,但是她一呆知道刘芒在看她。

  到了包间中, 饭菜很快上来。吃到一半的时候,孙秀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这位你应该不陌生吧?”孙秀指着李思若,问刘芒。

  这小子在搞什么鬼?两人到底有什么关系?想想他跟李思若之间也没什么过节, 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刘芒懒得跟他废话。李思若将筷子放下,一脸的不快。

  “佩服, 明人不说暗话。之前你侵犯了思若,你可知道思若是谁?那是我的女朋友。咱们之间的事没什么, 过去也就过去了。可是我的女朋友不能就这么算了。”

  刘芒到现在才终于明白,这小子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请自己过来吃饭,原来只是个幌子,还是想要报复, 不过这可比他爹直白多了。

  “你的腿不疼了?”

  刘芒笑着,将筷子放下,同时拳头默默地握了起来。

  “谁说的我被侵犯了?不要乱说话,注意你的用词!我也不是你的女朋友!”李思若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 蹭地站了起来,煽动的鼻翼表明她一直在强忍怒火,胸部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我吃好了, 你们自己吃吧!”李思若憋了半天也没说出来其他的话,径直选择了离开。她刚走到门口打开门,眼前一花,就见到有一个大汉挡在门口。

  “什么意思?”她瞪着孙秀看。

  孙秀淡定地说道:“没什么。请你来就是看戏的。刘芒,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是给思若道歉。之前在小餐馆里吃了她的豆腐,你跪下道歉就没什么问题了。第二,你让我打一顿,以后再也不要见思若,这件事也算过去了。 你选吧。”

  说完他躺在椅子上,手指轻轻地在桌子上敲着。等着刘芒的答复。

  “我的事不用你管!”李思若涨红了脸,但是她出不去:“让开!”

  “请李小姐进来。”

  外面进来了几个人, 将李思若的路全部封死,她也只能后退。李思若绷着脸什么都没说,走到桌子边坐下。脸上冷若冰霜。

  刘芒看着这两个人,也不知道两人到底什么关系,这小子看来还没搞定, 那我的机会就到了。我出手,你是不会有任何机会的。

  “这就是你找来的人?”

  刘芒看看站在身边的几个壮汉,哂笑了一下,站了起来,活动一下手脚。

  孙秀说道:“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省跆拳道的三届冠军。地下黑拳的王者,人称人熊。”顺着他手指的方向, 刘芒见到了一个浑身横肉的家伙。

“这位是日本的武士道代表之一,横川先生。这位是甲贺流的头名,本田先生。”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