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惊觉
A+ A-

床上的人墨色的头发铺了一身,脸色尽管因为生病显得很是苍白无力,但是也遮不住他的俊美容颜,勾人的丹凤眼闭了嘴已经紧紧的闭上了。

光洁白皙的脸庞此刻也是安静的没有一点的波动,苏岱看着这张脸,明明是一个俊俏的涉世不深的美少年,却偏偏是一副城府很深老成的样子,让人捉摸不透。

苏岱靠近了几步,想要看看床上的人恢复的怎样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床上那人淡定的一句:“怎么?还没看够?”

在天香阁买好了桃花酥,一路哼着小曲回来的丫头珍儿去了当时两个人约好的茶馆找人的时候,却根本就没有看到苏岱的身影。

她一时间慌了很多,就去问了门口的掌柜:“掌柜的,你可是看见了一个绝美夫人穿的很是光鲜亮丽,在茶馆里面坐着等人,现在她去了那里?”

“姑娘,这个我还真的没有注意,要不你再找找看?”一句话说的让珍儿更是疑惑不已,她想着或许是苏岱早就已经回府了,她也就赶紧回了晋王府。

她一进梅园就到处找苏岱的身影:“你看见秦夫人了吗?秦夫人在哪?”

“秦夫人,她不是跟你一起出府了吗?她一直都没有回来呀”,门口的侍卫和梅园的很多丫鬟在这样回答了之后,珍儿突然就慌了神,觉得很不对劲。

“管家,管家,你可要帮帮我,我……我把夫人给弄丢了,我就是去……去天香阁买了个东西,回来就看不到夫人了,夫人她……她”,珍儿已经是哭着对闻堰说话。

闻堰心里一惊,如果说秦怜儿跟她一起出去了没有回来,到处找都找不到的话,那就是……,他不敢多想,拿出来了管家的威严。

“好了,别在哭了,现在事情还不确定,等我带着家丁找找再说,万一是迷路了怎么办,听到了没有?别在哭了”,闻堰一脸严肃的呵斥还在哭泣的丫鬟。

“管家,怎么回事,一回来就听到有人哭哭啼啼的,真是晦气,快点把她给我处理了,还嫌这府里不够丧气”,闻堰听到声音一惊,回头直接就看到了手背着后面,一脸厌恶表情的晋王闻懿。

“王爷,这……这恐怕是……”,管家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你今天是神经痴呆了,说个话都不顺利,你看见怜儿了吗?我刚才找她半天没有看到人,听侍卫说她今天出去了?”闻懿语气严厉的质问闻堰。

“这……这恐怕还需要珍儿给王爷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恐怕秦夫人是没有了”,闻堰一字一句的说完了自己的话,显得很是吃力和谨慎,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恼了闻懿。

“你说什么?给我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闻懿脖子上面的青筋因为恼怒和震惊已经暴起,脸色已经是铁青,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可怕。

闻堰吞了吞自己的口水,只得让珍儿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全部给他说了,珍儿更是吓得哆哆嗦嗦的。

“夫人当时出去逛了一会儿,她就说她想吃天香阁的桃花酥,她一向喜欢吃那个桃花酥,因为天香阁相隔街市距离太远。”

“我就花了大概两个时辰,才回到我们约定好的地方,但是当我到了的时候,夫人已经不见了,我问了茶馆的老板,茶馆老板也说你没有看见她。”

“走到茶馆里面等我,我想着可能是因为夫人腿脚不方便,所以提前回府上了,可是在我找遍了整个府里的时候都没有看见她。”

珍儿跪在地上,一字一句的不敢隐瞒的说完了整个过程的时候,整个大厅里面静妃连根针都听的见,吓得她更是额头上面冷汗连连。

“管家?府中的各个地方都找过了吗?还有派一对人去街市上面看看夫人是不是迷路了,要是迷路的话,这个丫鬟也就可以处理了”,冷冷的声音吩咐下来,就像是寒冷的冰水一样的让人刺骨。

闻堰不忍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丫鬟,在心里祷告着那个秦怜儿最好是因为迷路了才没有回来,要不然这个丫头可算是倒霉了。

医馆房间里面,醒过来的百里瑾睁大了眼睛撑着脑袋好笑的看着对面苏岱的反应,苏岱的脸因为刚才他的调侃更是红的不行。

“那个,公子可是感觉好一点了,我听说他府上的药都是奇效,服用之后很快就可以看到效果,之前我的脚上了药,第二天就不疼了。”

苏岱为了转移话题赶紧问了百里瑾的伤势怎么样了,百里瑾失笑的并不打算结束刚才的话题。

“怎么?姑娘刚才悄悄的进了我的寝房,看了我的容貌,这一下就想要混过去?看来姑娘还真的是玲珑七窍心呀。”百里瑾冷冷的抚了一届的被子,站起了身子。

苏岱看他掀了被子站了起来,更是直接吓得背过了身子,更是话都说不全:“那个,那个……我……我不说偷偷进来的,关儿知道的,我就是向来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

苏岱也不知道这个百里瑾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醒过来就不断的对自己各种的找事,还对自己冷淡的不行,自己怎么说也是为他把解药拿回来的人,怎么就这样对自己。

“哦?姑娘看来还没有忘记你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要不然你也不会去了晋王府之后还回来,恢复的怎么样姑娘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百里瑾脸色冷淡额的一步步的靠近着背对着自己的苏岱。

苏岱听了更是委屈的不行,这个百里瑾明明之前对自己和声细语,是一个温和的人,虽然平时嘴巴损了一点也可是无伤大雅,自己这一次怎么了他,他就对自己冷嘲热讽的。

“公子,我知道我这条命没有你的话是救不回来的,我也知道你这次的中毒是因我而起,如果公子要是觉得苏岱碍事的话,苏岱明天就可以离开,不用公子这么的冷嘲热讽。”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