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换颜
A+ A-

“他不会大张旗鼓,可他暗箭伤人的手段,却是不容小觑。”苏岱提醒道。

岂料百里瑾唇角笑意更深:“若论暗箭伤人,那还不知,伤的究竟是谁。”

苏岱撇撇嘴,知道他能力惊人,可瞧他这副笃定的模样还是道:“不管怎么说,提防一些,总是没错。”

说着,外面传来关儿的嘀咕:“公子真是魔怔了,原本从不踏入这些贵人府邸一步,现在竟然为了救一个女人还扮作侍卫的模样混进去,公子真是委屈。”

关儿嘀咕的声音一点也不小,苏岱不傻,明白他这是故意要让自己听到的。

关儿前几日还同她说过百里瑾的三个规矩,不跟官宦之人有瓜葛,那想必他更是不会踏进那些地方,今夜为了救自己,做了他最不愿做之事。

苏岱心中更加愧疚,却也更是想不通。

百里瑾对自己这般有情义,究竟是有所图谋,还是……有别的目的?

百里瑾却冷下声音向外面喝了一句:“胡说什么,好好驾车!”

外面顿时没了声响,只是马车的速度突然加快,想来应是关儿心里不太舒坦。

苏岱起身就要说话,百里瑾忙轻按住她肩膀,摇摇头示意道:“随他去吧!”

苏岱心中左右不是滋味,只好不再多说。

一会儿,百里瑾突然说道:“不如,我将你这容貌好好休整休整。”

苏岱幽幽叹了口气,眸中带了几许黯然:“你是,嫌弃我……”

“不,绝无此意!”百里瑾立即否认,在这黑夜中,苏岱能看出他眸中的熠熠光亮。

“我的意思是,我能重新给你换一张面容,这样,你就能永远摆脱晋王。”

苏岱眼中带着深深震惊,看了百里瑾好一会儿,才点了头:“好。”

等他们回到医馆,天色已经蒙蒙亮了,百里瑾让苏岱先去休息,等到了巳时,苏岱睡醒之后,百里瑾已经准备好了换颜事宜。

这一日百里瑾将医馆关了门,全心全意为苏岱修整容貌。

关儿在门口也整整待了一日,今日倒是没有病重的患者,都是些头疼发热的小毛病,更重一点的也不过是做活之时受了些皮肉之伤,并不棘手。

他们在外面不停地拍门叫喊,关儿受不住,只得将门打开,只是叮嘱百里瑾在房中静养,无法抽身,若是他们不嫌,便由自己替他们看病,只是有一点,就是他们要老老实实,不能大声喧闹。

关儿自小就跟着百里瑾,即便没有认真学过,可他耳濡目染,总也会些皮毛,这些小病他还是能料理的。

原本这些病人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可当关儿替其中一人医好了之后,剩下的人就把心落了下来,一窝蜂地向关儿涌了过来。

等百里瑾从房间出来,就已经到了亥时,外面的病人早就走光了,关儿看到他出来,连忙过去将他扶住,看他累的连站都站不稳,关儿极是心疼。

关儿见过百里瑾曾经为人修整过面容,不过就是将脸上的一小块胎记去除,百里瑾就用了两个多时辰,而且整个人都乏得很,更别说这次为这阿仇姑娘改头换面,他家公子哪里能吃得消。

“公子,关儿带您先下去休息。”

“嗯,这次,你务必要格外留心,好生看着阿仇,等她醒了,让她莫要触碰脸上的纱布,更不能随意摘除,一切,等我定夺。”

“公子,您……您这又是何苦呢,咱又不欠她的。”

关儿不乐意了,撇着一张嘴小声嘟囔。

“关儿还没见过公子对哪个女人这般上心呢,更何况她长得实在是丑……”

“闭嘴!”百里瑾冷声喝止,他还是极少对关儿发火:“我何时教你以面取人了?”

关儿一愣,看着百里瑾仅少的怒容,低下头改了口:“公子息怒,是关儿不懂事。”

百里瑾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只道:“扶我回房休息吧。”

苏岱醒了之后看着自己整张脸被纱布包的严严实实,心中实在好奇的很,可百里瑾又发了话,她也只能等着三日之后才将纱布摘除。

说来也奇怪,自从他们从晋王府逃出来之后,晋王府也再没了动静,晋王也没有再派人过来找苏岱。

可此事,并不是好事。

苏岱了解闻懿的脾气,他绝不会这般善罢甘休。

所以,她更要多留几个心眼,以防闻懿暗箭伤人。

这几日来,她跟百里瑾也越发熟识,对这男人更多了几分信任。

三日过后,一大早苏岱便去找百里瑾摘除脸上的纱布。

看着纱布一圈一圈落下,苏岱的心仿佛都已经提在了嗓子眼。

她手心都已经出了汗。

她觉得这一刻,等的甚是漫长。

“好了。”

这道声音简直犹如天籁,苏岱舒了口气,缓缓走向铜镜前,里面映出来一个女子容颜。

秀眉如黛,凤眼如魅。

白皙的脸上精致的没有一丝瑕疵,仿佛是精心雕琢的一件玉器。

令人,不敢亵渎,更不敢造次。

这样绝丽的面容丝毫不亚于她曾经的那张脸,可是,不管是那双眼睛,还是其余之处,都与曾经的面容判若两人,任谁都不会相信,这个面容,就是曾经的通缉要犯,苏岱。

“这是……我?”

苏岱不敢置信。

“满意么?”百里瑾的声音充满着温和。

苏岱哪里还能不满意,忙不迭地点头。

第十三章目的不纯

“公子,二牛和吕申来了。”

关儿跑进来禀报,看到苏岱的脸也微微吃了一惊,但也只是片刻,他就把目光重新转到了百里瑾身上。

“他们两个?”

百里瑾心下不禁思量,问道:“怎么,他们又握手言和了?”

这想必不太可能,吕申害死了二牛的亲娘,二牛留下他一条命已是恩泽,更别提握手言和。

“我也不清楚,二牛都已经昏迷不醒了,是吕申把他带过来的。”

“昏迷不醒?”百里瑾道:“走,瞧瞧去。”

吕申早就在外头的房间等着了,看到百里瑾过来,他连忙上前急忙道:“百里大夫,还请您快快救我这二牛兄弟一命。”

百里瑾扫了床上的二牛一眼,看他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只是气息微弱,不知遭遇了何故。

他抬眼看向吕申,见吕申眼角处还依然青肿,嘴角也带着淤青,显然当初二牛对吕申没有手下留情。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