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故人
A+ A-

“原本打算今日去,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嗯?”

“我先在你这里暂住一些时日,等到时机成熟再去。”苏岱说罢,想了想,从脖子上摘下她的玉佩:“我不会白住的,这个你拿着。”

百里瑾素来从不收人饰物,但这次,他竟鬼使神差地没有推却,反而收了下来。

苏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时机成熟,原本想着赶紧回到京城,好好查一查他们苏家被满门抄斩之事,可现在她突然得知她中蛊之事,她不能不为自己考虑。

现在她父亲已经不在,能帮她续命的,只有眼前这个男人。

此时关儿突然敲门进来,说道:“公子,外面来了两个病人,请公子前去诊治。”

“嗯,知道了。”

百里瑾回头看向苏岱:“那你好好休息,我去去便来。”

说罢,嘱咐小童好好看着苏岱,这才起身去了前厅。

那两个病人不过是个头疼脑热的小毛病,百里瑾写了张药单又给他们抓了几服药就把他们打发走了。

他想起今日的事,不禁从怀里摸出那枚凤玉细细端看,这凤玉是他自小携带在身上,却不想,今日竟有人为它而来,险些招来杀身之祸。

这枚凤玉,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

他娘临死前将他交给师父,并告诫他这一生都不要踏足京都,更不要与官宦之人扯上丁点关系。

这是他娘死前唯一的心愿。

他虽不解,可也是依言而行。

看着天色渐晚,百里瑾才将凤玉重新收好,打算去厨房做些吃食,转而又想到苏岱,便折身往她房间走去,看看她想吃些什么。

可他刚走到房门口就发现房门大喇喇地开着,他心中顿生一股不好的预感,急忙进屋一看,关儿晕倒在地,床上的苏岱也不知所踪。

他急忙将关儿从地上扶起来,唤了他几声却不见醒转,便在他胸口点了几个大穴,关儿重重咳嗽几声,这忽然睁开了双眼。

“关儿,发生何事了?阿仇呢?”

关儿从地上坐起来,看向床边,惊道:“这……刚才阿仇姑娘还在啊,之前公子出去之后我就在这屋里守着姑娘,后来……后来我就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很想睡觉,后面的事,我就没有意识了。”

百里瑾四周检查了一遍,发现床铺杂乱,分明是有挣扎过的痕迹。

“看来,是有人盯上了阿仇。”

苏岱被人捆住四肢蒙上双眼胡乱塞进了一辆马车之中,马车驾的极快,颠簸了许久,她都快把胃里的酸水吐出来,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时,马车才重重停了下来,极是不稳当,直接将她结结实实摔了一把。

她挣扎着起来,听到外头不知说些什么,声音压的很低,她把头贴过去,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殿下”二字。

她心里一沉,临死之前的往事就忆了起来。

还不等她反应,从外面突然伸进来一双大手把她抬了下去,接着就押着她往前走,她越走,周围的气息越是熟悉。

她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闭嘴!再多说一句就杀了你!”

苏岱冷笑,心中却是笃定:“你若是能杀了我,只怕就不会如此大费周章把我掳过来。”

她吸进了***,此时全身提不起来丝毫气力,否则自己怎么会悄无声息的就被他们带走?

她这句话说完,却不见旁边的人出声反驳,反而停了下来,一片寂静。

良久,突然面前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多日不见,苏小姐还是如此聪敏。”

苏岱心里一颤。

果然,是他。

这道声音她可是熟得很,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利用她,欺骗她,甚至,一手将她送上了黄泉路!

这个人,这个声音,她化成灰都能认出来!

“参见晋王殿下!”

她旁边的侍卫行礼。

苏岱心里泛起阵阵冷笑,之前还是个不受宠的冷宫皇子,连个封号都没有,这不到几日的工夫便成了晋王殿下,看来自己的性命对他加官进爵,果然是大有帮助。

一双手向自己伸过来摘掉了遮眼布,登时,那张熟悉的面容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仍旧是那般丰神俊朗,只是比之以往更有气派了。

果然,荣升晋王之后,派头都不一样了。

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行事作风依然是改变不了的龌龊肮脏。

闻懿对她眸中展现出来的厌恶置若罔闻,责怪她身旁两个侍卫道:“本王是让你们将故人请来,谁准你们这样放肆,还不赶紧松绑!”

“是!”

侍卫得令,迅速摘去苏岱身上的绳索。

闻懿挥了挥手,侍卫躬着身退了下去。

苏岱握了握手腕,冷声讥讽道:“真是恭喜,晋王殿下了!”

她故意将晋王二字咬的格外重。

“阿岱,你误会本王了,本王听说你自尽的消息后,就一心想要找回你的尸体,想要按照王妃的礼仪殉葬,给你无限荣宠,可天意弄人,等本王过去之时,你的尸身,已经不见了,后来本王多处打探消息,几经翻转,本王得知你还在人世,感动至极,便差人将你寻了回来,阿岱,你果然没死,你还活着……”

闻懿神色动容,似是当真心疼苏岱。

他说着,就要将手过去探上苏岱的脸,却被苏岱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拍了下来。

“晋王殿下,收起你的惺惺作态吧!这种把戏若是哄骗曾经的苏岱,倒是极为管用的,可如今,苏岱再也不是曾经的苏岱了,现在我又落到了你的手上,你若是想要将我重新献给皇帝,我也无话可说。”

她神色冰冷,不近人情。

闻懿脸上闪过一丝阴鸷,转瞬即逝。

“阿岱,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你气我得知你有危险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你,也气我是让人用这种方式将你带回来,阿岱,我对你的感情,自始至终,从未掺有半点虚假。”

“晋王殿下,说完了么?”苏岱冷冷打断他,显得极是不耐烦。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