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叫阿仇
A+ A-

“你快放开我,我不知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吕申不断地挣扎,苏岱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我娘喝的最后一剂药,是经由他手,当时我在屋里熬药,他突然来我家说是帮我一起照顾我娘,我心里还觉得奇怪,当初我娘病的时候,他可连面都没见过,怎的这次变得好心了?但是当时我没多想,恰好我要去上一趟茅厕,便让他替我照看一会儿,应该就是那个时候,他在里面下了毒!”

二牛脸上的泪簌簌而落,一双眼睛哭的通红,却是藏不住的恨意与自责,指着吕申咬牙切齿道:“事发之后,他将所有责任都推给百里大夫,还说要趁此事让百里大夫好好补偿,所以才……才……”

后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可众人都已经听明白了。

“吕申,你这个混蛋,我娘平日里待你不薄,你居然恩将仇报!我今天非要打死你,为我娘报仇!”

说完,二牛便恶狠狠地向吕申扑来,苏岱也不打算拦,只是身子往后撤了撤,看着他们扭打在一起。

百里瑾看向苏岱,淡淡道:“我们走。”

他们这出戏落了幕,苏岱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想着她也还有话要向百里瑾问清楚,就点点头,随了他们一起回去。

路上小童抓着脑袋问道:“公子,你说这个吕申真是太过分了,二牛会把他打死吗?”

“不管如何,此事已和我们没了关系,何必要在意结局呢。”

百里瑾说完,小童就闷闷应了一声,他转头看向身后的苏岱,见她正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不知在想些什么,百里瑾轻笑一声,问道:“话说,我还不知道姑娘的名字。”

苏岱愣了一会儿,抬头便看到面前的男子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这人是在跟自己讲话,她把头偏向一旁,目光遥向远方,长吸一口气,道:“阿仇,我叫阿仇。”

灭门之祸,以及杀己之仇,她都要一一报了!

既然重活一世,她就要完成她尚未完成之事!

“这里离京城有多远?”苏岱问道。

百里瑾沉吟片刻,开口道:“不远,乘马也不过半日的路程。”

说罢,偏头看着她问道:“你打算去京城么?”

“嗯。”

百里瑾还想再说,却突然神色一变,驻足脚步道:“等等。”

“怎么了?”

“有陌生人的气息。”百里瑾浑身起了戒备,神色肃穆,眉宇紧蹙:“而且,还有浓浓的杀气。”

闻言,小童立刻挡在百里瑾身前,格外谨慎地环顾四周。

突然,一阵风声自百里瑾耳畔呼啸而过,落到他头上一片叶子。

百里瑾低喝一声:“小心!”

与此同时,迅速将苏岱推到一旁。

刺破空气的尖鸣声传来,百里瑾眉间一动,身子微侧,伸手迅速抓住向他面门刺来的箭矢,箭尾的颤动震得他手心发麻。

“谁?”

“看不出来,这小小的村医,竟有如此大的能耐,徒手接住飞来的箭矢,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一道声音传来,接着从树上跃下几个身影,皆是一身黑衣蒙面,为首的身材高挑,手持长弓,身后几个黑衣人却是腰间配着弯刀。

来者不善!

“你们是什么人?!”百里瑾反手掷到树上,袖口摸了几枚银针。

他临危不惧,眸中反倒多了几丝冰冷。

“只要你乖乖将凤玉交出,尔等便饶你不死!”

百里瑾目光淡淡扫了一眼腰间,唇角勾起一抹轻笑:“若是,我不给呢?”

为首的目光闪过一丝阴鸷,哼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杀了他!”

百里瑾向后撤出一步,袖中几枚银针飞出,直袭向那几个黑衣人的脖颈,银针上淬了***,登时几人便倒地晕死过去。

“看来,是小瞧了你,一个小小村医身怀绝技,看来,绝不简单!”为首的黑衣人大喝一声,伸手向百里瑾袭去,百里瑾面色不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当黑衣人离他不过一尺之距时,他身后的小童迅速蹿了出来,一把抓过黑衣人狠狠甩了出去。

苏岱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那小童小小年纪怎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径直就将人甩出了十米开外。

看着那黑衣人重重跌在地上荡起一层尘土,苏岱久久合不拢嘴。

小童拍拍手乖巧地回到百里瑾身后,回道:“公子,解决了。”

黑衣人被摔的吐出一大口血,瘫在地上撑不起来,百里瑾缓缓走过去,半蹲在他面前,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黑衣人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呸!既然我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百里瑾起身点点头:“有点骨气。”

说罢,眉毛一挑:“关儿,绑了!”

小童应了一声,也不知从哪儿拿出的绳索,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人五花大绑带回了家。

关儿一路把他带到了柴房,撒手便扔了进去,黑衣人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接着就开始挣扎。

“没用的,我家关儿绑人的本事可是一流,你怎么挣也挣不开。”百里瑾好整以暇地望着他。

黑衣人冷哼一声,把头偏向一旁,放弃了挣扎。

百里瑾过去把他面巾摘下来,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凤玉?你们主子要得到它,究竟想做什么?”

“要杀就杀,别废话,我是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那好,看来现在只能对你施刑了。”百里瑾说着,摸出一枚银针来,在他面前转了转,说道:“我既会医,自然也会用毒,别看它平常,这上面,可是淬了奇毒,若是用它渗入人的皮肤,只怕会全身溃烂,但你不会立即死亡,而是等你亲眼看着身上的皮一层一层地褪掉,烂掉……”

他一边说,一边用余光扫向黑衣人的脸色,果不其然,对方已没了方才的硬气,眸中闪现了惧意。

百里瑾正要趁热打铁之际,突然黑衣人双眼圆瞪,重重倒地,嘴角溢出鲜血。

关儿过去掰开对方的嘴巴瞧了瞧,说道:“他……咬舌自尽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