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A+ A-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御史大夫苏惑图谋不轨,意行谋反,按当朝律例,株连九族,满门抄斩!”

火势滔天,惨叫声此起彼伏。

鲜血在地上绽出朵朵红莲,触目而惊。

苏岱永远忘不了宣读圣旨的太监身后跟着一个女人,那女人将苏府整个惨状收入眼底,眸中却冰若寒潭,甚至,从始至终,那女人脸上都呈现着嗜血的笑意。

苏岱胆颤,却更是心凉。

只因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抚养爱护了她多年,生她育她的亲生母亲,楼兰。

往日的温情还历历在目,只是一夜之间,为何变得面目全非?

“娘……为什么……为什么……”

苏岱猛地惊醒,睁开双眼坐了起来。

环顾四周,才发觉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

那些惨状的场景,是梦,也是她的曾经。

她心头纠的厉害,只是此处药香缭绕,倒令她微微驱散了些许惧意。

“这是什么地方?”

苏岱四下环顾,发现她所在的房间陈设简单,但都排列格外整齐,只是丝丝药香缠绕鼻息,分外好闻。

她撑起胳膊便要下床,突然一道慵懒的声音响起:“醒了?”

是个男人的声音。

接着帷幔被掀开,映入眼帘的是个陌生男子,眉目如画,风姿俊朗,即便是一身布衣,也掩不住的风华。

“是你救了我?”

苏岱看着他的双眼,很奇怪,这个男人的眸子深不可测,仿佛只有一眼,便能将她吸了进去。

“准确来说,是老天救了你,我把你带回来之时,你早已没了生命迹象,只不过是我最近比较忙,忘了让人把尸体抬出去罢了。”

话说的云淡风轻,那双眸子没有任何波澜,可苏岱却是不信。

若是他真当自己是具尸体,为何自己醒来之时,他却丝毫不惊讶,仿佛早已料到一般。

可明明,她已经死了。

苏岱眸中一闪,问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要救我?”

百里瑾突然笑了:“所有女子都像你这般,醒了便开始聒噪么?”

“你!”

苏岱还没有发作,突然外面风风火火跑进来一个小童,大概十二三岁左右,喊道:“公子不好了,村东的二牛带了好几个人都穿着孝服气势汹汹地过来,要公子给个说法!您快出去瞧瞧吧!”

南宫瑾淡淡扫了一眼床上的苏岱,说道:“看好她,我过去看看。”

小童清脆地应了一声,南宫瑾这才转身出去。

“开门开门,快开门!让百里那个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快点儿!”

粗暴声伴随着重重的砸门声让门外聚起了一大堆人,都争着头在看热闹。

“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百里瑾从里面走了出来,眯着眼看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定在刚才砸门的男子身上,说道:“何事?”

“百里瑾你这个杀人凶手,今天你要不给老子一个说法,咱们就去见官!”

“你把话说清楚。”

“你身为一个大夫,不想着为人医治,却出尔反尔对病人痛下杀手,枉我当初还对你感恩戴德,现在看来老子真是瞎了眼,竟然会相信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

这个村子名叫丰良村,百里瑾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大夫,其医术也是有目共睹,甚至能将濒临死亡的人从鬼门关重新拉回来。

由于他医术精湛,周围十里八村的人全都慕名而来,可偏偏这位百里大夫性子极为古怪,设下三条规矩:家中有危害百姓之人不救,自残自伤者不救,与朝中官宦之人有瓜葛不救。

若是说前两者人们还能理解,可这第三条,就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二牛是镇上有名的混混,多次鱼肉乡里,与人为恶,令人深恶痛绝,昨日二牛带着他七十岁的病重老母登门求医,他母亲气息奄奄,行将就木,因二牛触犯了第一条规矩,所以百里瑾拒绝出手。

岂料这二牛竟格外孝顺,在门口磕了几个响头,把额头都磕出了血,甚至跪上了整整一日,并写下保证书证明自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至此,百里瑾才破了例,将他母亲收下为其医治,次日才把医治好的老母亲还给二牛,为此二牛还特意备了厚礼上门感谢,百里瑾却悉数奉还,自此之后,二牛也确实改邪归正,重新做人。

只是没想到不到三日,二牛竟穿了孝服带着众人来他这里闹,百里瑾猜出一二,不禁皱了眉头问道:“怎么,你母亲出事了?”

“你还有脸说!我娘从你这回家没两日便去了,什么神医,都他妈是浪得虚名!我告诉你,今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咱们这事没完!”

“对!你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二牛话音刚落便有一道声音附和,百里瑾这才把目光转过去,看到二牛身边站着一个男子,身形较二牛更为瘦弱,一双三角眼提溜乱转,透着几抹精光。

这人便是二牛的堂弟吕申。

“我给令堂拿了药,你可有按时给她喝?”

饶是如此事态,百里瑾依旧沉着冷静,不慌不忙。

“一顿都不曾落下!”

百里瑾还想再说,吕申突然开口不耐烦道:“行了,现在事情已经出了,你就别想顾左右而言他,再随意糊弄乡亲了,你就说这事怎么办!”

百里瑾微微挑眉:“你好像对此事格外上心。”

吕申面色一变,很快又恢复正常,看了看四周,说道:“我婶子被你这种庸医害死,我当然要为她讨回公道!”

“在这里争论又能有个什么结果?不如去看看尸体,到时一切自然水落石出。”

苏岱的声音突然传来,百里瑾转头一看,只见苏岱蒙着面纱,已经向他走了过来。

苏岱身后的小童喏喏道:“是她执意要出来,我……”

百里瑾点点头,示意自己知晓。

苏岱的出现,倒让无数村民开始议论纷纷。

“这姑娘是谁?看着着实眼生呐!”

“是啊,还蒙着脸,该不会是个绝世美人吧。”

“百里大夫看着正经,没想到啊,竟然还会金屋藏娇哩。”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