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闪婚甜妻温柔宠
闪婚甜妻温柔宠

闪婚甜妻温柔宠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9-25 20:20:39

《闪婚甜妻温柔宠》是创作的总裁豪门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闪婚甜妻温柔宠》精彩节选:“很好,敢这么说我的,你是第一个。”“啊!”周围尖叫声响起,霍庭君被踹了出去,他翻滚了两下,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踢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谢如珩。他神色不变,漆黑的瞳孔里满是嫌弃和不满,林长思在他身后吓了一跳,她拽着他的衣袖,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周围的群众都不敢围上来,远远的拿着手机录像,大多数人的目光放在了谢如珩身上,这人长得太惹眼,让人忍不住想一直看着。
展开全部

4-把他还给我

谢家的饭菜还是一样,一水儿的清汤寡水,连点油花都没有,谢如珩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筷子准备吃饭,林长思却是一把将他面前的菜端开,对上他疑惑的目光,道:“偶尔也要试试其他菜色,我给你夹我喜欢的菜吧?”

管家要阻止,谢如珩缓缓点头:“好。”

林长思冲他笑了一下,开始往他碗里夹菜,这些菜她都不喜欢吃,但是谢如珩每次在谢家吃了,回房间都要吐出来,以为这次回门能逃过,没想到带出来了。

整个谢家,根本没人和谢如珩说话,他们都是不远不近的跟着看着伺候着,对待这人不像是家主,倒像是供奉在神龛上的神佛。

谢如珩看着自己碗里的菜和肉,都是清淡的,却也营养,再将目光放到还在殷勤给她夹菜的林长思身上,眸中似乎有了光。

苏安雅见状,也赶紧用自己的筷子给谢如珩夹菜,嘴里甜腻腻道:“如,家主,这红烧肉我最喜欢,你试试。”

说着要往他碗里放,哪知道谢如珩居然端起了碗,那块肉掉到了桌面上,苏安雅有些委屈的看着他。

“这,家主,小雅也是好意。”苏云开为自己女儿说话,温暖在一旁点头附和。

谢如珩并不会理别人,他就默默的吃着林长思给他夹的菜,林长思当做听不见,她本来就有怨气,这家人打晕她把她送人的事还没完。

一码归一码,养育之恩可以另还,强迫她替嫁就是不行,她是看出来了,这谢如珩没事,苏安雅母女二人起了心思,妄想换回来,自己去当谢夫人,做梦,给出去的东西,哪能那么容易要回来?

“苏小姐,收收心思,夫人既然进了谢家门,哪有换人的道理?”管家冷道。

可苏安雅不是那么想的,他一个管家说话顶什么用,还是不停的要给谢如珩夹菜,不管他怎么躲,一片芦笋还是到了他碗里。

空气中有几秒的安静,林长思看着他的神情,暗叫不好,苏安雅还笑的甜甜的:“家主,试试芦笋,味道可鲜了,我最喜欢的菜。”

“聒噪。”谢如珩将碗一扔,往后靠,这是他反抗的表现,管家明白,立刻吩咐人重新拿碗,把这里收拾。

苏云开呵斥了妻女,这顿饭才安静的吃完。

吃过午饭他们就要准备离开,哪知苏安雅有事要单独跟林长思说,本来已经起身的谢如珩又在沙发上坐下来了,看样子是要等人一起。

林长思是他的夫人,是因为他才被拖进谢家这泥沼里来,他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这个人。

“我很快回来。”

谢如珩默默点头,眼睛盯着林长思离开的方向,一副拒绝别人搭话的样子,管家对自家家主的这种行为已经习惯了,他们安静的站着,尴尬的苏云开夫妻连话都不敢说了。

林长思跟着苏安雅到了她自己的房间,这人一关门立刻本性外露,她趾高气昂的命令林长思:“你现在离开谢如珩,他的妻子本该是我,反正你们没领结婚证。”

林长思笑了,苏安雅不耐烦:“你笑什么?你不过是我苏家养的一条狗,还妄想不属于你的位置?”

看着面前这人,林长思眼底满是嘲讽:“你可笑呗,你以为现在是我要换就能换回来的吗?我还得感谢你把这个机会让给我,你不知道吧,谢如珩看起来冷冰冰的可体贴了,就这几天,天天陪着我,怕我闷呢,他们谢家可大了,我逛了好几天都没逛完,就连衣服,都是穿一次就给扔了,啧啧,百家世家就是不一样啊。”

“你,你别得意,我现在就跟我爸爸和谢如珩说,是你逼着我将位置让给你的,你看谢如珩还会不会向着你!”苏安雅被她气到了。

她说的那些本该是属于她的,早知道谢如珩会那么快醒,她早就嫁过去了,何必闹自杀呢?

“你去啊,你比我还大呢,被欺负了只会找家长告状,你小学没毕业吗?”

“问你一遍,还不还给我?”

“你很奇怪,他从来都不是你的,怎么要说还?苏安雅你别太看得起你自己,养我的是你爸爸,不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苏安雅哼了一声,恶狠狠的道:“你别后悔。”

林长思懒得理会开门离开,后者赶紧跟上。

苏安雅的房间在二楼,楼梯是旋梯,她故意走在林长思前面,瞧见了灰色的衣角,哎呀一声滚了下去。

被她这动作弄懵的林长思条件反射的去抓人,结果没抓稳自己也跟着滚了下去。

谢如珩一直盯着楼梯,先是看见苏安雅滚下来一点反应也没有,下一秒林长思也跟着滚下来,他猛地起身疾步上前,在楼梯口稳稳的接住了林长思,苏安雅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林长思滚下楼梯大脑一片空白,直到撞上一片结实的“墙壁”她才停下来这天旋地转,她抬头,正巧就看见了谢如珩低眸,眼底带着淡淡的担心。

“没事?”

“我没事,谢谢你。”

苏家二人赶紧上前,将苏安雅扶起来,她哎哟哎哟的揉着自己的腰,脸上被撞的青一块,看起来可怜极了。

谢如珩松开林长思,管家等人上前问情况,她摸了摸擦破皮的手肘道:“安雅没站稳摔下去,我想拉她,结果自己也摔下来了,不过还好有如珩,他接住了我。”

苏安雅被扶着,不满:“家主你怎么不救我啊?”

明明是她先摔下来的,怎么直接越过自己去救林长思?

谢如珩看了看她,淡淡道:“脏。”

说完,也不管这人什么表情,拉着林长思要走,苏云开赶紧跟着:“家主啊,小雅还是个孩子,您不要跟她一般计较,消消气消消气。”

苏安雅被那声脏弄的难堪极了,她上前两步,高声喊:“谢如珩,你的未婚妻本来是我,是林长思这个贱人陷害我的,也是她推我的,你不能跟她在一起,她心眼坏透,会害死你的。”

苏云开大吼:“胡闹什么?你还不把你女儿带回房间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看不清局势吗?就刚才苏安雅摔下来的时候,谢如珩动都不会动,看见林长思了才起身救人,拎不清的东西!

在苏云开的赔罪下,林长思再次坐上了谢家的车,他还想透过开着的窗户说话,谢如珩仗着手长越过林长思关了,差点夹到他的鼻子。

林长思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管家坐在前面,询问:“家主,回家吗?”

“医院。”

林长思不解:“去医院干什么?回家多好啊。”

她自从被强塞进谢家后,就从打工的地方辞职了,店长是个热心的,爽快的把工资结给她,学费没问题了,等开学了,可以找个兼职做着挣生活费。

谢如珩握紧了她的手,道:“你受伤了。”

“家主,家里有更好的医疗团队,夫人回去能清理。”管家出声制止。

家主离开老宅很长一段时间了,要马上赶回去才行,夫人也真是不懂事,缠着家主吃外面的东西还要缠着他接触外界。

“为什么?我还想买点东西,如珩不能陪我去吗?”林长思故意问。

“夫人,请您体谅一下,家主他……”

谢如珩出声打断了他,他握住林长思的手,道:“依你。”

家主都这么说了,管家能说什么,只能等家主不在的时候,还好敲打敲打了,这个夫人真是当自己是回事儿了。

她的手臂只是擦破了点皮,根本不用去医院那么严重,谢如珩非要盯着护士给她清理,搞的小护士觉得自己处理的不是个快要愈合的伤口,而是断掉的胳膊。

“家主,这伤口处理完了,我们回去吧。”管家不停的催促,像是谢如珩在外面多待几分钟,就能染上什么病毒一样。

林长思被他牵着,两人率先离开,刚走到门口,就撞见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抓着一位护士的手腕,那位护士挣扎不开,周围的人只是冷眼旁观。

谢如珩也看到了,他拉着人要走,发现这人看着那边,抿了抿唇,眼神忽闪看向旁边的管家,管家也听话,立刻道:

“家主,那位是霍家小少爷霍庭君,很得霍家老太太喜欢,可惜就是身体不太好。”

“身体不太好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人家护士招他了?”林长思这声抱怨恰好就让争执的两人听见了。

霍庭君看过去,放开手里的护士,气势汹汹的往林长思的方向去,谢如珩将人往身后挡,霍庭君看着这位比他还高的男人,不满道:“让开。”

“霍小少爷你要做什么?”管家警惕道,周围的保镖赶上前将他们围住。

“还知道我是霍少爷,你身后那女人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林长思脾气倔,一被点名,立刻站出来与谢如珩并肩:“说就说,你身体不好也不能欺负人,你以为谁都是你妈要惯着你?”

“很好,敢这么说我的,你是第一个。”

“啊!”

周围尖叫声响起,霍庭君被踹了出去,他翻滚了两下,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踢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谢如珩。

5-染上其他色彩

他神色不变,漆黑的瞳孔里满是嫌弃和不满,林长思在他身后吓了一跳,她拽着他的衣袖,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

周围的群众都不敢围上来,远远的拿着手机录像,大多数人的目光放在了谢如珩身上,这人长得太惹眼,让人忍不住想一直看着。

谢家的保镖是霍霆君的两倍多,他们守在谢如珩身边,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被保镖扶起来的霍霆君。

管家稍微靠近一点,确定他们家主没有将人踹病发,就放心的站在一边等着收拾残局了。

“你,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打我?”霍霆君小腹疼的他直抽气。

谢如珩当然不会回答他,他只是牵着林长思要离开,这里人太多了,他有些不适应,林长思感觉到这人的僵硬,想起来管家一直催促着他们回去着急的样子。

有些担心的问:“没事吧?要不要去看看医生?不远的。”

“没事。”

霍霆君见这两人无视了他的话,更加不耐烦起来,“你们给我站住,得罪了我,还想安全离开?”

林长思将目光看过去,对面人脸色都白了,她道:“是你突然冲过来的,我们也只是正当防卫。”

“你刚才说的什么?”这个女人,看起来文弱好欺,居然又是个胆子大的。

“说你有病为难人家小护士,不是男人。”林长思重复了一遍,还添油加醋。

霍霆君气到了,他恶狠狠道:“你还真敢说?”

林长思无辜:“我为什么不敢说?我说个大实话有错吗?这年头说句实话都要犯法?”

刚才发生的,很多人都看到了,林长思只不过多嘴了一句,这人就像是要杀人一样,一旁的小护士才反应过来,这位小姐为自己出头,她顿时感动的眼里含着泪水。

她三两步走到林长思一米开外,感激道:“谢谢这位小姐,谢谢你为我说话,不过我不想连累你,你们快走吧,他是霍家小少爷,权势滔天的。”

“顾子夕,你别以为今天有人给你撑腰我就放过你。”

林长思看着那人的样子,看来是恨急了那位顾子夕了,她想帮忙,却又不能不管谢如珩,后者握紧了她的手离开,霍霆君要去追,管家已经让保镖拦下来。

管家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笑起来让人心里发毛,他笑吟吟的看着霍霆君,很是傲慢道:“霍少爷,在追究事情之前,请回去转告霍老太太,我谢家家主,在谢氏公馆等一个道歉。”

他说完,带着人追上谢如珩两人,留下霍霆君在原地目瞪口呆,他刚才说什么谢家?是他想的那个谢家?

林长思被谢如珩带上了车,后者一上车就闭目养神,林长思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冲动,她刚才给这人添麻烦了,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道歉。

她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热血,冲动,嫉恶如仇,遇见不平总喜欢管上一管,她心情不好,看着窗外。

抵达谢家老宅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林长思路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到地方了还不知道,她迷瞪瞪的看着一旁翻文件的谢如珩,呆呆的问:“到了?”

谢如珩合上文件,开门下车,一句话也不说,林长思赶紧跟上,下了车才发现,他们停在老宅大门口,谢如珩那一侧已经站了好几个精英打扮的中年人,他们手里拿着文件跟在谢如珩身后,其中一个还在跟他汇报工作。

进了门,她就被下人请回了房间,跟出去的时候不一样,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带着点敌意,她不会忘记,关房间门离开时,那个女佣的眼神。

不知好歹。

林长思自己趴在床上,抱着枕头,这里的人给她的感觉很不舒服,他们每个人表面上恭恭敬敬,偶尔看她的眼神,不是不知好歹,敌意,就是怜悯,他们在怜悯什么?

想了半天想不通,今天发生的事她不好再开口提要回去收拾东西,最早也要等到明天才敢说。

她在房间里呆的无聊,索性去花园里逛逛,这会儿姹紫嫣红的,最是好看。

一路上,遇见的下人,恭敬喊完人之后,连多给她一个眼神也欠奉,她也乐的清闲,没人看着她到自在些。

一路逛过来,心情好了不少,她决定了,下次要带上谢如珩一起,这人就是房间里待久了,才会变得那么生硬。

走到一丛月季花旁,她停下休息,恰好就听到几句不怎么好听的,月季花爬藤爬满了她面前的短墙壁,墙壁后面就有人说她小话。

“管家说了,那位太不知好歹了,居然让家主接触外面的人。”

“天,家主怎么能接触外界?她算什么东西?太自以为是了吧?”

“她不会认为自己就是谢家的家主夫人了吧?”

“这未免也太可笑了,晚樱小姐回来了,看她敢不敢威风。”

“哎,别这样说,她其实也很可怜的。”

“想想也是,怕是没几年好过了吧?”

她们说着远去,林长思还在原地,刚才下人说的话她全部听见了,前面的没什么,为什么说,她没几年好过了?怎么了?

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管家急匆匆的过来,“夫人,快跟我走。”

说完,拉着林长思就跑,后者被他拖着,收回了思绪,急忙问:“怎么了?”

“跟我来就是了,快点。”

看他那么急,林长思赶紧跟上他的步伐,两人一路跑回房间,他们房间门口已经站满了人,一个个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见到林长思过来,像是看见救星一样。

“夫人过来了?快快,家主在里面。”

“快让夫人进去。”

林长思几乎被塞进的房间,她稀里糊涂的摔在地上,看看爬起来,对上一双泛红的眼睛,她吓的往后退,却被人抓住了肩膀。

“谢,谢如珩,你怎么了?”她哆哆嗦嗦的问。

谢如珩似乎听不见她说什么,他喉咙里发出“嚯嚯嚯”的声音,像是野兽一般,林长思吓的腿软,拼命想要挣脱。

“谢如珩你清醒一点,你要做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他听不见,只是到手里的“猎物”要逃跑,他凑近这人的脖颈,林长思对他的突然靠近挣扎的更加剧烈,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橘子汽水的香味,他的呼吸喷洒在她雪白的脖子上。

这是她最脆弱的地方,雪白的皮肤需要沾染其他颜色,一定特别好看。有了这个想法,便一发不可收拾,张开嘴狠狠的咬了下去。

林长思, 谢如珩完本试读结束。

闪婚甜妻温柔宠相关内容推荐

涵润小仙女点评:

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