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替嫁宠婚,楼少太撩人
替嫁宠婚,楼少太撩人

替嫁宠婚,楼少太撩人

作者:西瓜泡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4 09:06:47

甜宠新书《替嫁宠婚,楼少太撩人》由网络作家西瓜泡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罗媚香一脸悠闲地坐在客厅里,手里的咖啡杯冒着醇厚的香气。“靳太太,人在哪呢?”“在楼上吗?”伴随着一道匆忙的脚步声,一个声音响起,光听声音就能感受到他的急迫。一个肥头大耳,秃顶的男人走进来,随意地根罗媚香打了个招呼,就摸索着向楼梯走去。“苏总,你着急什么,我们的合作还没……”罗媚香走上前去,拦住了苏总,姣好的面容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也含着讨好。
展开全部

7-真是蠢货

罗媚香一脸悠闲地坐在客厅里,手里的咖啡杯冒着醇厚的香气。

“靳太太,人在哪呢?”

“在楼上吗?”

伴随着一道匆忙的脚步声,一个声音响起,光听声音就能感受到他的急迫。

一个肥头大耳,秃顶的男人走进来,随意地根罗媚香打了个招呼,就摸索着向楼梯走去。

“苏总,你着急什么,我们的合作还没……”

罗媚香走上前去,拦住了苏总,姣好的面容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也含着讨好。

苏总目光扫视着罗媚香,小眼睛里猥琐的光毫不掩饰,一双肥硕的手落在罗媚香纤细的手上,捏了捏。

“没问题,今天你这事做的不错,我回去就安排对靳氏投资。”

罗媚香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顿时脸上笑开了花,为苏总指了一个方向。

苏总迫不及待地绕过罗媚香,兴冲冲地朝着目的地奔去。

“老色痞!”

见苏总进了靳芽的房间,罗媚香的脸色霎时黑了,浓浓的厌恶溢于言表,咒骂着,深色的眸子落在自己刚刚被摸过的手上,心里膈应得慌,抽出一张湿纸巾,狠狠地擦着。

不过很快就释然了,望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房间里,橘色的的灯光笼罩在床上,美人静谧地躺在床上,仿佛是一道绝美的菜肴,对苏总有着极大的吸引。

“小美人,我可想死你了。”

从那日见过靳芽之后,他就一直想着能够一亲芳泽,本来以为她嫁入楼家自己就没机会了,没想到罗媚香竟然主动联系自己,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时间不多,他可不能浪费,三两下就将自己的上衣脱了,坐到床边,刚摸到自己的皮带,蓦地发现原本躺在床上昏睡的女人,此刻乌黑透亮的眸子正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

“啊!”

一时不查,竟从床边摔了下去,坐在地上,狼狈至极。

“你怎么醒了,罗媚香不是说你……”

“说我什么,说我喝了***,得昏迷个两个小时?”靳芽冷笑着,眼里的凉意毫不掩饰,“你怎么就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呢,有时候女人的嘴可比男人的更会欺骗人。”

靳芽缓缓起身,抬手整理自己的发丝,坐在床边,俯首望着面部狰狞的老男人,眼眸里流转着不屑。

很快苏总缓过神来,微微一笑,整个脸上的肉都颤抖着,爬了起来。

“就算你醒着又怎么样,你以为你逃得出去吗!”他一双魔爪向着靳芽伸去,“正好醒着更有情趣!”

“是吗?”靳芽没有躲,反而迎着走了过去,眼角的泪痣在橘色的灯光下更加魅惑,“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好好,你这才上道!”苏总的小眼睛眯着,就见靳芽修长的手臂轻轻一挥,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香甜,“这是什么呀?”

“软骨散!”

靳芽声音软软的,软骨散说着仿佛在说棉花糖一般。

“软骨散啊!什么?软骨散?”

苏总原本还沉浸在靳芽的温柔乡里,觉得浑身上下都软了,突然意识到什么,想要推开靳芽,却脚底一软,自己向后倒去,摔在地上。

“软骨散,就是软骨散啊,只要一闻,全身的骨头都软了。”

靳芽脸上再不见刚刚的温柔,冷冷的视线扫过苏总,转身到了一旁,打开一个箱子。

“你想做什么?”

苏总有一个不好的预感,想逃,可却起不了身。

“送你一个礼物!”靳芽白嫩的手在箱子里翻找了几下,很快掏出两根巨大的肉骨头,“你看这个怎么样?”

两根鲜肉模糊的肉骨头突然出现在眼前,苏总生理性地反胃。

“不怎么样,离我远点!”

“怕什么呢,这可是我的宝贝的最爱,分给你,也不知道它乐不乐意!”

靳芽阴森森地讲着,仿佛地狱而来的恶魔。

“宝,宝贝?”

“对啊,我的大狼狗,这可是它最爱的东西了。”

靳芽不等苏总反应过来,一把将骨头塞进了他的裤子。

“宝贝,出来吧,快和你的好朋友一起玩玩。”

靳芽轻声呼唤了一句,一只巨大的狼狗从房间的角落窜了出来。

饿狼般的视线紧盯着苏总裤腰带上的骨头,舌头上沾着黏液,朝着他扑了过去。

强烈的求生欲使得苏总在最后关头爬了起来,狼狈的拖着自己的裤子,朝着门外飞奔而去。

“蠢货!”

靳芽目送着苏总离开,视线落到地上拖着的长长的一条湿漉漉的线,薄唇微启,伸手挥了挥,挥去鼻尖的一股子臊气。

“苏总你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罗媚香正悠闲地品尝着咖啡,楼上突然一阵躁动,苏总就狼狈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一种不安顿时弥漫在心头。

“罗媚香,你敢耍我,我要你好看!”

苏总一直被人捧着,就没这么狼狈过,一把推开罗媚香,留下一句话,很快离开。

“到底怎么了?”罗媚香吸了吸鼻子,眉间微蹙,“难不成?”

没做停留,罗媚香慌忙跑上楼去,猛的将靳芽的房间门打开。

“你怎么会?”

和想象中的画面不同,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靳芽,此时此刻竟然在那里有条不紊的喝茶。

“怎么了吗?”

靳芽听见动静,回眸,视线对上罗媚香,毫不慌乱,竟还带着淡淡的微笑,恬静舒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倘若不是罗媚香看着苏总那么一副狼狈的模样,她真会觉得之前自己所做的是不是梦。

“你一直在跟我们演戏?”

事到如今,罗媚香也看出来了,这个乡下回来的贱人绝对不简单,之前一直在她们面前装腔作势。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脸皮撕破了,罗媚香也没有演戏的兴趣,“这个苏总对我们用处很大,既然他看上你,那你就得好好陪他,也算是报答我们靳家对你的养育之恩。你竟然还敢不知好歹,得罪了苏总,赶紧跟我去给苏总赔罪!”

“你们靳家?养育之恩?赔罪?”

靳芽就如同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嘲讽地望向罗媚香。

8-光是谢谢还不够

“怎么,你想反抗?”罗媚香冷笑,“你以为你反抗得了吗?既然你姓靳,就得为靳家做出贡献,现在不过就是让你去陪了人,还没让你做什么大事呢!”

“我不愿意,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靳芽也不再伪装,一改之前柔弱的模样,眼里满是伶俐。

两人迎面而立,互不相让,眼神似乎发散出战火。

窗外一阵阴风突然吹起,窗帘飘扬起来,细小的摩擦声在房间响起,格外清晰。

“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呵。”罗媚香觉得好笑,“你以为我能走到今天的地位就只是演技吗?”

“来人!”

罗媚香退到门口,嘴角突然扬起一模微笑,大喊了一声。

靳芽眉心微皱,心里猛地一惊,感觉不好。

很快,一群黑衣人涌入房间,将靳芽围在中间。

“罗媚香,你不要太过分!”

靳芽落在身旁的手紧紧的握着,几乎咬牙切齿,眼里展现出一丝的慌张。

“怎么,终于怕了,早知道直接好好伺候苏总不就好了?”把握到靳芽眼里的慌张,罗媚香更得意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自己去找苏总道歉,要么,就直接绑了你,送到苏总床上。”

靳芽冷冷的望着罗媚香,虽然脸上表现出慌张,她的视线却在黑衣人身上流转一圈,心里盘算着自己出手的胜算。

可现在看来,倘若自己不动手,今天是过不去了。

拳头微松,正准备动手,耳边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莫名的,她竟觉得心下松了一口气。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真热闹啊!”

一个西装熨烫得笔直没有一丝皱褶,修长的腿,锃亮的皮鞋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

罗媚香对这个不速之客十分不客气,这人的气势看上去就像是要破坏自己的计划。

男子拨开黑衣人,走到靳芽身旁,将她搂在怀里,瞬间气场全开。

“你怎么...”

靳芽没想到楼笑愚会出现,见他此刻维护着自己,心里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你就是靳芽包养的那个小白脸?”

看着两人之间亲昵的举动,罗媚香想起之前靳悠提起的靳芽的小白脸,不确定地问道。

这个气质看着并不像会做小白脸的人。

“?”

楼笑愚一丝不苟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龟裂,差点没反应过来说的是自己。

见楼笑愚没有反驳,罗媚香更是认定了这个想法。

“把他们都绑起来!”

不想浪费时间,罗媚香直接对着黑衣人挥了挥手。

然而,她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发生,只听一道一个碰撞声,就见自己的一个黑衣人摔了出去。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看见男子动作极快,三两下,自己带来的保镖就都被放倒了。

“一群废物,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一个人吗?”罗媚香扫视地上躺着的一群保镖,气得恨不得踹他们两脚,猛地抬头对上楼笑愚看不见深度的眸子,顿时觉得背后阴风阵阵。

“我可是靳家夫人,这里是靳家,你敢拿我怎样?”

罗媚香强撑着气势,可她的语气却完全暴露了她此刻的心虚。

楼笑愚根本懒得理她,搂过靳芽,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走吧!”

靳芽被楼笑愚护着,就这么走了出去,罗媚香也没敢阻拦。

见他们两人没有找自己的麻烦,罗媚香深深呼出了一口气,抬头擦了擦头顶的冷汗。

“罗媚香!”

靳芽的声音再次响起,罗媚香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如同受惊的鸟,惊恐地看向靳芽,但很快隐藏起来。

靳芽没兴趣戳穿她,冷冷的说道:“你也说了,爬到这个位置靠的不仅仅是演技,那就请你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让我瞧瞧,有多可怕!”

说完,两人离开,留下一地的保镖,以及胆战心惊的罗媚香。

车里,一片静谧,两人都没有开口,安静地仿佛要让人窒息。

“谢谢你!”

靳芽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今天楼笑愚也算是帮了自己一个忙。

“如果今天我没有来,你打算怎么做?”

楼笑愚忽略了那一声感谢,语气沉沉地,望向靳芽。

“没来?”靳芽眼眸微垂,呵了一声,“没来我就自己打,解决他们,应该不成问题。你应该已经调查过我了吧!”

靳芽没想隐瞒楼笑愚,从第一次见她就知道,楼笑愚绝对不简单,自己的底细他应该差清楚了,况且第一次也已经在他面前展露过一手。

楼笑愚停下车,看向身旁的女子,她此时此刻这么一副恬静的模样,真让他无法和自己查到的信息连在一起。

从小被养在乡下,被所有人当成野孩子,常常被人指着鼻子羞辱没爹没妈。

她的身手估计就是当时练出来的吧!

楼笑愚的脑海里出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画面,靳芽矫捷的身手,倘若她突然对自己出手,自己都不一定能够防住。

“打架应该是男人的事情,有时候你可以试着依赖一下别人。”

楼笑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话就已经说出口。

靳芽意外地看向楼笑愚,这话什么意思,是要自己依赖他吗?

“我不喜欢依赖别人!”靳芽别过头去,看向车窗外,“不过,今天谢谢你!”

小时候她也想过依赖别人,刚被送去乡下,所有人都在欺负她,她一直祈祷着父亲能够来救自己,可等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

渐渐地,她不再寄希望于他人,自己强大才能够保护自己。

楼笑愚盯着她良久,见她不愿再多说什么,也不强求,只是气氛好像因为这个话题变得沉重了。

“就只是一句谢谢吗,会不会太敷衍?”楼笑愚的语气突然不正经起来,身子向着靳芽靠了过去。

“你干什么?”靳芽感受到什么,回头,嗔怪道,“离这么近干什么!”

靳芽将楼笑愚推开,想到刚刚的距离,脸颊一下变得通红。

“谢谢还不够,那你想要什么?”靳芽有些不自然的开口,眼神漂浮着。

小说《替嫁宠婚,楼少太撩人》 第7章 真是蠢货 试读结束。

替嫁宠婚,楼少太撩人相关内容推荐

从卉少女点评:

第一次看作者西瓜泡的书,整体结构宏大,气势恢宏,嫌念丛生,故事情节紧凑严谨,奇峰叠起,让人欲罢不能,在网络这类小说中称得上是佳作。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