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这个皇后很护短
这个皇后很护短

这个皇后很护短

作者:宫米粒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13 11:28:42

《这个皇后很护短》是网络写手宫米粒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这个皇后很护短》精彩节选:“办法不是没有,除非你们能请来青医派之人,不过传闻当今青医派只有三人,且出入神秘。”“青医派?怎么可能找得到?传闻他们居无定所,而且不轻易救人”梅夫人一听就急忙说道。莫溪枫听见青衣派就眉峰挑动道:“哎~,虽说青医派难找,也不用说的跟不存在似的,沈兄,该是你展现青医派医术的时候了。”顺着他的方向,大家纷纷把目光放在方才一个跟着莫溪枫身旁的那人。
展开全部

这个皇后很护短第1章试读

“塔塔…”急促的马蹄声与马儿的嘶叫声充斥在整个街道,惊扰了忙作的人们,无意间打乱了他们做事的的节奏。

急匆匆的马让人们不敢靠近,往两边散开,常年生活在天子脚下的人,对一切事物都很敏感,见这形势,心里多少有些隐隐触动。

一路狂奔的马儿来到莫府,还未停稳,马背上的人就急急忙忙的跳下来直冲大门。

莫府的门卫见到来人惊讶又热情的迎上“莫侍卫,你怎么……。”未等门卫说完就问道:“夫人在哪?”

“在前厅!您有什么……,”还未说完,莫侍卫直接就跑进莫府,众人见到他行色紧张的模样,都开始惶然。前厅中正位上的是一位容貌姣好,衣着得体,举手投足间透着贵气和稳重的妇人。

其座下两侧伴着二位妇人,二人虽衣着也是不凡,但就气质上柔顺一些。此时莫夫人正端着一杯上好的碧螺春准备细细品尝,不料莫侍卫冲了进来。

莫夫人诧异后正色道:“莫皓,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老爷呢?”

“老爷为救皇上身受重伤危在旦夕,乡下之地医术有限,一会皇上派人将老爷护送回来,皇上还安排了宫内的太医过来医治,属下先行回来嘱咐夫人准备好一切事宜。”

得知消息后的主母莫尹氏(称为前面加了夫姓)惊退一步,手里的碧螺春‘啪’一声摔了个粉碎:“他们到哪了?”

“到云城,还有两个时辰就到府上了”莫皓答到。

“好,你且下去休息吧。”莫侍卫告辞离开后,莫夫人这才面露难过之色,身后二个妾侍也面色沉重。

“来人,去准备一下,再去派几个人去云城的路上接应老爷的车马。”莫夫人到。

“是”管家应声下去安排。

莫夫人对身边的大丫鬟灵玉道“快去把少爷找回来,老爷出事了,一天天的在外头瞎鬼混,都不着家。”又道:“小姐现在何处?”

“在闺房!”

“快去把小姐请过来。”

安排人去找儿子和女儿后,尹氏心里的担心并没有减去半分,虽然能把一切安排井然有序,但依然是一介女流,内心还是慌张的,莫家这时候还是要一个男人撑着的,虽然儿子一向不着调。

院子里栖息在树上的蝉‘知知’的叫着,好似在感叹着这一天为何过得如此之快。

身着一袭黄衣的少女在屋内伏案桌前,认真挥舞手中的笔尖描绘着,举手投足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案桌上,少女描绘是山水图,其气势非凡的画风不似一闺阁女子所绘,

一旁的丫鬟为之研磨,案桌上的香炉冉冉升起,室内飘散着淡淡的梅花香气。夫人的小丫鬟还未进屋就在喊:“小姐,小姐。”

黄衣少女淡淡说道:“你去看一下发生何事了?”

“是!”紫玉轻放下手中的墨石转身去了前门,还未开口询问,小丫鬟就急忙道:“紫玉姐姐,老爷受伤了,一会皇上就派人就送老爷回来,夫人已经遣人去找大少爷了。”

紫玉还未回报,莫溪桐就放下手中的笔问道:“我娘现在何处。”

“在前厅!”

“去前厅!”说完,就往前厅走去。莫夫人脸色凝重,二位姨娘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莫溪桐给母亲和姨娘们请安后询问道:“通知长姐了么?”

莫尹氏道:“还未曾告知,事发突然,我一时忙糊涂,给忘了这一茬了。”

“那等会派人去宁家通知姐姐,今日不便,让她明日再过来。”她略一颔首,这事她一早就想到自己母亲应该是忘记了,她也只是提醒而已。

经她一说,莫尹氏才还是有些许迟疑:“你姐姐才刚嫁与宁家。又刚归宁回去现如今又叫回娘家,怕外人道闲话啊!”

莫溪桐嘴角带笑,轻柔的安抚:“人活在世谁人不说人,谁人不被人说。你不告诉姐姐,让别人告诉她,反而让姐姐心生间隙,以为嫁出去的女儿就不在是这个家里的人了。”

一片混乱的莫尹氏这才恍然大悟:“这倒是为娘疏忽了,还好有你提醒,就按你说的去办吧!”

不多时,太医提前赶到,当载着莫老爷的车马赶到莫府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月亮不知何时已跑到了头顶上空,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将莫老爷搀扶进家门,待太医查看一番后,莫尹氏问道:“伤势如何?”

太医露难色道:“将军多处受伤,而且有一剑直击心口,如若再深一点就当场毙命了,能撑到现在已是不容易了。容我等查看再做定夺。”

莫尹氏一听就感觉头晕目眩,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说话了,莫溪桐见状搀扶着她,并对太医说道:“好,有劳太医了。”

片刻后太医回报:“回禀夫人,将军伤口已脓化,加上这几天天气炎热,伤口没有处理好,老夫也只能用一些药物为将军续命。”

莫尹氏听到此消息,最终坚持不住的晕了过去,大小姐莫溪桐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母亲。“娘,娘……大夫!”

“夫人没有什么事,只是受惊过度,稍稍休息一下就好了,一会我开个方子,你们去抓点药调理几天就好了。”

莫溪桐叫人来把尹氏搀扶下去后问道:“太医可还有何办法救治?”还未等太医回答,五官俊逸,一拢红衣,玄纹云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带着几分潇洒与不羁,高高绾着冠发,风风火火的莫溪枫就冲了进来。

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张扬而不失礼教。才刚踏入房门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莫溪枫走到莫溪桐面前:“父亲怎么样了?”

“太医刚才为爹把过脉,伤势严重,暂时只能用药物续命,不能更进一步的治疗。”

看着自家妹子脸上有着担忧的神色,他拍了拍自己妹子的肩:“没事的,爹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不要瞎想。”转身对大夫道:“难道就没有办法了么?”

“办法不是没有,除非你们能请来青医派之人,不过传闻当今青医派只有三人,且出入神秘。”

“青医派?怎么可能找得到?传闻他们居无定所,而且不轻易救人”梅夫人一听就急忙说道。

莫溪枫听见青衣派就眉峰挑动道:“哎~,虽说青医派难找,也不用说的跟不存在似的,沈兄,该是你展现青医派医术的时候了。”顺着他的方向,大家纷纷把目光放在方才一个跟着莫溪枫身旁的那人。

一位年纪较小的书生扮相,看着不像是神医的传人,倒像是哪家的秀才。莫溪枫道:“既然你们没有办法,那且让他试试。”

“莫少爷,这恐怕不妥吧,皇上派我等来给将军医治,您随便带一个人来,万一出了什么事,皇上怪罪下来小的们担待不起。”一旁的黄侍卫道。

那白衣少年冷淡平静的说道:“在下沈青绝,青医派传人,如果连我也医不好莫将军,那整个天庆就无人能救了。”

这话实在狂妄的很,太医听言怒道:“无知小儿,何来口出狂言,若你治不好将军,别说你是青医派,就算是,那也必死无疑。”

“那太医你且等我治不好再说!”沈清绝说完往床边走去,为将军看了伤口道:“今儿也算是天意了,若再晚一刻,连我也没办法救活。留两个人下来帮忙,其余的人都出去,不要在这碍眼。”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身白衣的沈青绝走了出来。莫溪枫急忙问道:“怎么样了?”

跟在沈青绝身边的帮手一脸佩服说道:“已无大碍了。”姜太医等人一阵喧哗,带着不可置信往里面去查看。

沈青绝出来后,没有半点疲惫,一如进去时的样子。他拦住想马上冲进房内的莫溪枫:“急什么,不知道病人要静养吗?莫溪枫,等哪日你老爹大好,别忘了我的酬劳,我先回去了,你不必送我。”

“我也没想送啊!行了不就是酬劳,有时间一定登门道谢。”莫溪枫直言到不想送,也没有想过要送,别自作多情了。

沈青绝笑着说道:“有时间?你这话说的是多久?你什么德性我还不清楚吗,你家里事情一切办妥就把约定之物给我就行。”

莫溪枫道摸摸鼻子,白了沈青绝一番:“就你这死抠死抠的样还神医呢?行了,我一定给你还不成吗?你快走吧!”

“哥!”站在一旁的莫溪桐见自家哥哥言语无礼,给与警示。

莫溪枫只好嘟囔着嘴,也就不在耍花腔,莫溪桐向前一步:“多谢救命之恩,家兄应予之事一定做到”

沈青绝挑眉看着面前的莫溪桐,疑惑的看向她身后的莫溪枫,看着沈青绝的呆样,莫溪枫赶苍蝇似:“好了,你就安心去吧,我家沅沅都说了,我还不做吗!”

沈青绝临行前开了一个方子,太医看了一下方子,大喜道:“妙啊!能把这些药用在一起果真是个人才啊!”

月前

莫将军陪皇上微服私访边境,初出房门富家子弟都会有些张扬,何况是一国之君。招惹了一些江湖人士,本来这种事并没有什么,身边有几个武官,几个小毛贼不足为据,不曾想小毛贼里面有武林高手。

几番轮回几个侍卫都身受重伤,莫将军死命户主,危机时刻替皇上挡了一刀。幸有镇守边关的守御代家代明凯赶来才得以脱险……

这个皇后很护短第2章试读

窗外的风吹动的明黄色帷幔身姿摇曳。白玉铺造的浴池边靠着一男子,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他闭着眼,享受着温热的水抚慰疲惫的身躯。‘吱’正红朱漆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身着蓝色宦官服饰的小太监步伐轻盈的走入室内。立于男子身后穿紫红色服饰的人弯腰恭敬的向后退去,哪怕浴池内的男子并未回头。

片刻后紫红衣衫男子回到浴池边:“禀皇上,刚才传来消息莫将军已经无大碍了。”当朝天子傅奕云缓缓睁开双目,幽深的眼眸里看不出任何情绪:“苏三全你说说这莫天雄吧!”

“是”苏三全起身走近皇上,给皇上揉捏肩部:“这莫天雄是一个武夫,年近四十才升至卫将军一职,为人到是刚直爽快,做事到不似龌龊小人。不过家中长子却是个经商的,所以一直以来莫家算是家境良好。”

傅奕云抬起一旁的酒杯一饮而尽,起身:“备纸墨!”苏三全立马起身一旁拿起衣物。

月色朦胧,像一层纱笼罩着整个毓华都,倚在窗边的少女有一张鹅蛋脸,脸上的小鼻子秀气的微微泛红,有点肉嘟嘟的小嘴抿着,弯弯的柳眉担忧的皱着,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担忧。

“哎呀,这是怎么了,什么事让我家沅沅如此伤神啊?”身着一袭红衣的莫溪枫爬上自家妹子的小阁楼看见窗边游神的女孩,他高高绾着冠发在身后随着走路而摆动。

见他一脸的轻松,莫溪桐有些无奈又忧心的说道:“我说哥哥你可真是心大啊!”

懒散的躺上一旁的躺椅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抖动着:“沅沅这话说的,我不是一直都心胸宽广吗!”

她实在没眼看他,转身看着窗外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树叶:“就怕树欲静而风不止”他对此没什么太大感觉,拿过桌上的苹果咬一口:“要来的挡不住,要走的你留不下,再说老爹救了皇帝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啊,说不定就加官进爵了呢!”

转身坐到躺椅旁的小桌边,她伤神道:“我还就怕这个。”

他侧头一边吃一边看着自家妹子,身着浅蓝色衣裙,细腰以白色云带约束,显得不盈一握。细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小巧的双肩后,万千烦恼丝只用一支精巧细致的梅簪绾起,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自有一股巫山云雾般的灵气,一双水汪汪的圆圆眼睛莹亮如雪,小巧的朱唇显得性感魅人。

看着亭亭玉立的莫溪桐,他也不由得忧愁:“沅沅啊,你得听哥的赶紧找个如意郎君定下亲事!”

莫溪桐闻言轻蹙眉头:“现在还未知道事态会如何,这些就先放一边吧!明日我要出门,你需得陪我走一趟,可以的话带上你那个神医朋友!”

“看来沅沅你又有新的财路了!”闻言莫溪枫一脸笑意,她只是倒茶细细慢品,未置一词。

“谁能想我莫家所有生意皆是二八年华的莫家二小姐莫溪桐所做呢,将来你要是嫁人了,我可什么办呢?”

“你要是把你放在那些女人身上的心放在这上面,那还有我的事,不过要是我真的嫁人了,无论如何你都得管理好这一切!”她挑眉说道。

“啧,天晚了,我回去睡了!”他不耐烦的起身走人。

紫玉见大少爷溜之大吉,不由笑了起来“小姐,每次你一说这个,大少爷就会马上走人。”

“哥哥这性子也是没办法了,只盼以后有个强势的嫂嫂能让我这风流的哥哥收心了!”

闻言紫玉看着自家小姐,试探的问道:“那要如何强势的姑爷才能让小姐遗落芳心呢?”

“嗯!”转头带着鼻音想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起身向床榻走去,紫玉也走向床榻,准备铺床等事宜……

热闹的毓华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莫溪枫身形欣长,穿着一件白色云翔符蝠纹劲装,腰间系着犀角带,缀着一枚红玉佩,一脸嫌弃的看着身侧的人:“你今天怎想的做这一身打扮,也忒有损我的形象了。”

只见他身侧之人一身棕色麻布衣加身脸上黑黢黢的,下巴周围还有一圈浓黑的大胡子,整个一个邋遢大汉的样子,大汉粗狂的张开嘴,用手一脸享受的从左到右爱抚一圈自己下巴上的一圈胡子。

莫溪枫一脸忍无可忍的看着他:“莫溪桐你适可而止啊,你真当你是糙汉子啊!”她斜了他一眼:“我如此打扮是为你好,你得感激我。”

“什么?感激你什么?”

“你看看四周的女人都在看你,有我的陪衬你得多出众啊!”

莫溪枫看着这些女人的怪异的眼光,太阳穴突突直跳动,怒了:“你一个大糙老爷们紧紧拉着我的手臂,她们能不看我吗?”

莫溪枫在前面敲门,她看着前面简陋的农舍,上面只有一块扁,上书‘路坊’,路边的作坊,有意思!

‘吱、’木质的门从里面打开,一位衣着得体的小丫鬟从里面出来,见是认识的人,立马笑靥满面:“莫公子!快请进!”

“灵子你家抠门少爷呢?”

“你是上门拜访还是上门找茬啊!”灵子还没回话,一身白衣的沈青绝便站在院子里说道。

他一见自己要找的人在里面赶紧带着莫溪桐进去,嬉皮笑脸的赔罪:“哎呀怎得这样生分呢,我是给你送昨日的酬劳滴!不过你今日再帮我一个忙,和我们去一个地方,回来立马给你,双倍奉上!”不给沈青绝说话,莫溪枫一口气把要说的话说完。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表示自己说的是真话的滑稽面孔,在看着他身边的糙汉子,微微敛下眼,防止自己不为人知的感情被人看穿:“好。”

“额……”莫溪枫本来准备一堆的说辞,谁知道他竟然一口就答应了,有些许诧异:“怎么容易!”沈清绝给他一个不悦的眼神:“你何时说的事情我有拒绝过!”他摸摸头连说也是。

路上莫溪桐的身份已经和沈青绝说明,并说明此次目的,毓华都城外十里有一个村落盛产药材,一直以来都是每家每户的零售,这次就是想看看药材的质地,如果可以的话,就一举收购,所以就要劳烦沈青绝了,虽然有点大材小用。

莫溪枫看着前方的一片林子,五官纠结在一起拒绝进入:“溪桐,要这么赶吗?”她点点头就向前走去,沈青绝摸出三个香囊:“你们戴着这个,驱蚊虫的。”

她意味深长的看着沈清绝,笑着接过:“谢谢沈大哥!”

外面炎热的天气在这茂密的树林里就感觉不到了,光线细细密密的穿透树叶斜射下来,林中鸟叫声不绝。

“救命……放开我!”在这满是树木的地方听见叫救命可不是好事

莫溪桐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过去看看吧!”

三人闻声而去,只见在这茂密的树林里有二个男人压住一个女子,哪怕女子拼命挣扎,衣衫还是被扯坏了,她见状示意莫溪枫救人:“哥!”莫溪枫冲出去,直接抬脚横扫二人,二人从女孩身上滚落一旁,两男子惊慌的看着他们。

莫溪桐向女孩走去想安抚女孩,可是见到莫溪桐的样子,女孩更是惊恐的向后退去,她疑惑挑眉,她已然忘了现在是何模样了,吓到人家也是正常的。

沈青绝直接把外衫脱下扔给女子,女子一边穿好衣物一边怯生生的看着他们,地上的两人见三人放松警惕悄悄拿起身边的砍刀:“小心”沈青绝低声警告莫溪枫。

莫溪枫拔出腰间软剑一挥,地上的女孩一声惊叫:“啊……”

那男人还未靠近便被一剑封喉,同时心脏有一枚暗器插入,拿着砍刀的男人口吐鲜血缓缓倒下,他的同伴见状,赶紧一路逃跑。

三人都看向一个方向,他们都看见刚才那枚暗器就是从那边飞过来的,莫溪枫提着沾血的剑看向暗器飞来方向:“是哪位朋友,可否出来一见!”

从远及近看见淡淡的白色人影和蓝色的人影。一头黑亮的发披散在身后,只用白玉的簪子在一半的地方扣起,额前垂落几缕发丝被风吹散,英挺的剑眉斜飞在锐利的黑眸上,淡粉削薄的唇微微勾着,身材修长有力。

一件玄色的直襟长袍,垂感很好,看的出来衣服的材质应该是极好,腰束玄色祥云纹的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白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他身后跟着一位身穿蓝色服饰的,头发全部高挽于头顶,有着一张娃娃脸,可眼里的凌厉却不是和脸一样可爱,看样子刚才就是他射出的暗器了。

莫溪枫看清来人后,有些诧异:“佑王!草民叩见佑王”说着就要跪下行礼,

莫溪桐和沈青绝闻言一惊,佑王见他们要行礼,语气淡然的说道:“不必多礼”莫溪枫立马站直还未下跪的腿,谁会没事想跪啊:“刚才多谢佑王相助。”

他客气的勾勾嘴角,口气中有些欣赏之意:“以你的身手,本王并没有帮到什么,不过你怎知本王身份!”后面一句话带着危险。

完本试读结束。

这个皇后很护短相关内容推荐

骊雪少女点评:

《这个皇后很护短》这本小说强烈推荐,难得的一本好书。情节新颖,人物个性鲜明,内心世界刻画细腻。作者宫米粒文笔深厚。虽然急着想着""更新的快点"",但也理解作者写出好文章的不易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