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春风不予贺九濂
春风不予贺九濂

春风不予贺九濂

作者:霞霞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7-30 22:17:14

《春风不予贺九濂》小说情节波澜壮阔,霞霞主要说的是:“你不帮我就算了,我去找爹爹给我报仇。”说罢便小跑离开了,这一次容秉风未加阻拦,只觉得一场好戏就要开始了。皇家礼节结束之际,花娇容始终没有瞧见六王爷的身影,也没能等到那位宠妾毒发。她不禁担忧起贺九濂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听说抓到了一个贼人,混入宫中偷窃!”宫女小声窃窃私语的声音让花娇容还是心乱了起来。一旁随行的阿葭宽慰道:“阿九自是不会做这下九流之事的。”
展开全部

私生女

“哥你还给她行礼,我真不知晓怎会让她混入皇城之中,我若知晓了她的身份我必要让父亲杀了她。”容安慧揉着膝盖气愤道。

容秉风略带嫌恶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妹妹,悠悠道:“她可不是混入皇宫的,你没瞧见她发间别着的那支金簪吗?”

“这是前些年藩国进贡的牡丹盛华簪,只两根,全都给了皇后。”

容安慧不解:“皇后最为疼爱的贵女我都是见过的,一个是尚书家的千金,还有一个则是她的侄女,可她我是没见过。”

“太子那位私生女,前些日子还因伤太子妃传出了一些风声,这一位你应当没见过吧。”容秉风眸光幽深,看着远去的倩影,勾唇噙笑。

这一句才点醒了容安慧,她怎也没想到居然会是太子之女。

“那又如何!”容安慧依旧嘴硬道,“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罢了。”

“你不帮我就算了,我去找爹爹给我报仇。”说罢便小跑离开了,这一次容秉风未加阻拦,只觉得一场好戏就要开始了。

皇家礼节结束之际,花娇容始终没有瞧见六王爷的身影,也没能等到那位宠妾毒发。

她不禁担忧起贺九濂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听说抓到了一个贼人,混入宫中偷窃!”宫女小声窃窃私语的声音让花娇容还是心乱了起来。

一旁随行的阿葭宽慰道:“阿九自是不会做这下九流之事的。”

“确实如此,但宫中皆是一些居心叵测之人,万一是遭了栽赃…”她眉头拧得更紧了。

“那我去瞧瞧?”阿葭说道。

花娇容点头应下,忙不迭嘱咐道;“要小心。”

等阿葭走了,花娇容总觉得有些不一样,与曾经那个终日独行独往的自己不一样了。

阿葭前往宫女所说之地,沿途走去却瞧见一个与阿九身形相仿之人朝着宫内走去。

她正欲开口,抬眸间瞧见上面的金朝殿,一时间驻足了。

这是皇帝的御书房,她自是不可能跟进去的。

那应当不是阿九。

她转身继续朝着花园前往,确定那人正是混入宫中的小贼便忙回去与花娇容禀报。

而在金朝殿内,贺九濂入内,揭下面具,丰神俊朗之貌展露出来,上前毕恭毕敬的行礼。

上座年迈的皇帝瞧见贺九濂,立刻露出难得的笑意,他虽已满头银发,但许是年少之际亲自带兵的关系,身子骨依旧英朗,眉眼之中也皆是帝王的威严气势。

所以能够对人露出温和笑意,可见对方的身份何等不一般。

“九郎来了。”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同自己一起下棋。

贺九濂丝毫没有拘谨之意,上前落座,捻起白子落下。

“怎样,事情查得如何了?”皇帝先开口道。

贺九濂缓缓道:“东临将军私自采矿,就在东南地带,仔细查下去,疑有私造兵器之疑。”

皇帝闻言眉头紧锁,黑子落下,颇为愠怒。

“那混账东西,当年随朕出征讨伐,何等的老实忠厚,正是如此我才选中他这么一个小兵做了将军。”

“没想到竟然有谋逆之心!”

贺九濂摇了摇头:“有谋逆之心的或许不是他,他的胆识顶多是私造贩卖,素来贪财,对权势野心并不大。”

“九郎的意思,这背后另有一匹豺狼?”

“正是。”他落子,抬眸认真道,“此事微臣还在查,等有了充足证据我会再禀明皇上。”

皇帝点头,长吐出一口气:“那矿山你要如何打算。”

“由着他们继续采矿,等他们费心铸好兵器,我便将其一并缴获,收归兵库。”他勾唇含笑,俨然运筹帷幄之中。

“好!”皇帝低头一看,颇为苦恼道,“朕又输了一局。”

“你可知朕最看中你哪一点?”皇帝笑道。

贺九濂拨弄棋子,悠悠道:“该是如何便是如何。”

皇帝大笑,朝堂之中他也有器重的臣子,但明明那些棋艺高深,却与他下棋之时故意礼让。

虽他深知是怕触怒龙颜,但他到底也不喜他所信任之人对他如此。

这恐怕就是帝王一生孤独薄凉的缘故了。

人皆惧之,敬之,却无人真正懂。

皇帝又细细问了一些官员皇子动向,紧跟着提及六王爷之时。

贺九濂略显突兀的说道:“六王爷之女容安慧,如今年有二十,却始终没有嫁人。”

皇帝一怔:“她素来跋扈蛮横,九郎不至于看上她吧。”

他摇了摇头:“我是觉得可以给她指婚一桩,我瞧着那大理寺卿之三儿子就挺不错的。”

“他亦是年有二十四,未有正妻,男未婚女未嫁,颇为般配,是一桩好姻缘。”

皇帝忽的大笑:“这容安慧是何处得罪了你,那大理寺卿的三儿子最是荒淫无度,虽无正妻,那也是没有良家女子愿意入门受辱,就他那数十房姬妾都快赶上朕的后宫了!”

“一个跋扈蛮横,一个荒淫无度,这不是绝配吗?”贺九濂俊朗的眉眼十分认真,似乎没有往日玩世不恭。

“朕的六弟恐怕是想允一门良缘给安慧。”

“这便是良缘。”贺九濂分析道,“所为好人家,目前朝中子弟皆在正道,尚书家的大公子虽为娶妻,只一通房小妾,还是硬塞给他的。”

“正道子弟娶妻也该娶贤德之女,若是将安慧指给他,那对尚书家的大公子可就不是良配。”

“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那恶人的良缘便也是恶人。”

这么说来,倒是颇有道理,若是容安慧祸害了哪个根正苗红的子弟,倒是皇帝的损失。

不过,皇帝也不傻,自是瞧出了贺九濂揣着私心,不过他倒也不愿细问。

“这事朕择日便让皇后拟婚约,倒是你的婚事该如何,听闻前些日子太子找到你了父亲,想将他那私生女与你定亲。”

提及此事,贺九濂的凤眸之中一下多了几分不自觉的温柔。

“这婚事本就是太子为了保护那姑娘,若是日后

做笔交易

贺九濂离开金朝殿时,花娇容一行人也到了三皇子的新府邸当中吃宴了。

觥筹交错间,花娇容依旧找寻着那位六王爷的身影。

正当此时,容延起身将花娇容的身份昭告众人,贵女公子们皆用惊羡的目光瞧去花娇容。

这便是那个一直在传闻之中用金银珠宝娇养着的私生女。

正私生女竟是如此美得不可方物,犹如神女一般高贵绝尘,惊艳满堂。

六王爷正逢从后院出来,在瞧见满堂眸光皆被容延身旁的女子所吸引,不由好奇的看过去。

“师妹!”容时擎近乎失控。

花娇容却在瞧见容时擎的突然靠近,下意识运功反身打了一掌。

可掌还未落下便被容时擎巧妙的化解掉了,紧跟着贺九濂上前一把将花娇容护在了身后。

容时擎这才唤回理智,细细瞧向花娇容。

眉眼相似,娇艳动人,只是瞧他的眼神当中满是仇恨。

他已有许久未见这般与她相似的女子了,更甚者他都可以不理睬身边似乎身体不太对劲的宠姬月花。

“皇叔,还请你自重。”太子又挡在了他跟前。

看着容延,他袖子的手再次攥紧。

容延沉声道:“这是小女花娇容,方才可能出于自卫才出手伤了皇叔,还请六皇叔莫怪。”

女儿?

容时擎抿了抿薄唇,眼底掠过一丝恼怒,很快就释然了。

他揉着太阳穴道:“是本王酒喝多了,一时间分不清楚,扫了大家兴致。”

话毕,他不再逗留,留下月花独自离开了。

月花正是毒发,想跟上容时擎的步伐,走了两步却倒在了地上,可那前方的薄情郎大步离开,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

花娇容不禁蹙眉,方才被化解的那一掌气势威慑,她身形微颤,贺九濂拉住了花娇容的手,低声温柔道:“别怕。”

她抬眸看向贺九濂,心定了定,缓了缓气。

容延转身看着二人,探究的眸光看向贺九濂。

“这是我的贴身侍卫,这么多年来一直保护我的安全。”花娇容帮着贺九濂解释身份。

容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让花娇容松了一口气。

三皇子的母妃宜妃也被这一幕骇到,一时间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努力的维持着喜宴的欢喜,这才让宾客们再一次欢闹了起来。

容延深知,这一出闹剧使得这婚事不好再提,免得再败了他们兴致。

于是这场喜宴就此结束了。

回去的路上,宁珠儿与花娇容在一顶轿子内,这一次宁珠儿却开口询问了起来:“姐姐与六王爷认识?”

只一句话,便让花娇容看宁珠儿的眼神多了几分薄凉。

一个往常避免与自己接触的人,看似乖巧温顺,却在今日众多事情之中,唯独记住了与六王爷有关的事情。

花娇容没有理会,眸光收回,掀起帘子朝着外头瞧去。

忽的瞧见了容时擎,正坐在红云楼的高楼处,依着窗户冷着脸喝酒,昏昏沉沉,似是醉酒。

花娇容喊道:“停轿,今日我想回自己府中。”

轿夫停下,花娇容径直走下,来到红云楼对面的书馆的二楼,取出先前阿葭准备好的银针,手腕翻转,三根银针朝着那搭在窗台上的手臂刺了过去。

看见三根银针成功刺入,她这才难得的露出一丝畅快的笑意。

她杀不死,但如此,也算是替爹爹出了一口恶气!

花娇容转身下楼,一个小厮与其擦肩而过,一股熟悉的香气入逼,是…软骨散。

她失了力气,那小厮一下就击晕了她,转而拖着她从后院离开。

花娇容醒来的时候,身在六王爷的书房当中,看着面前容时擎专注盯着自己的神色,只觉得一阵恶寒。

她不知哪一步出了错,但她确实银针刺入,让容时擎中了毒就足够了。

容时擎看着花娇容,细眉凤眸,瑰姿艳丽。

只是与记忆中那个娇俏的姑娘,少了一些莹莹笑意,多了一些冰凉淡漠。

“我知晓,那三根针是你刺的。”他开口,十分笃定。

花娇容仰着下巴:“是你先伤了我爹爹,一报还一报。”

容时擎见状大笑,眯了眯眼道:“你可知我为何要伤你父亲。”

“自是为了权势,为了那皇位,贪婪之人伤人有着一百种理由,我何须思量你行恶缘由。”花娇容丝毫不惧,放肆的鄙夷着容时擎。

“错。”容时擎慢慢起身,从柜子当中取出一副画卷来,“你瞧瞧。”

花娇容中了软骨散,抬抬胳膊都很是费劲,任由他千刀万剐,也懒得应付。

容时擎却也不恼,伸手替她展开了画卷,眸光柔情缱绻,伸手轻抚在画卷之上,上面是一副美人图,可以从那眉眼间瞧出,与花娇容很是相似。

花娇容垂眸一瞥,却是一惊。

“这是你母亲花锦。”他语气温柔认真。

花娇容这才反应过来,为何那位宠妾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原来那传言之中容时擎心中的女子就是她的母亲。

可惜花娇容并不理解容时擎的心情,只越发鄙夷道:“你竟还要肖想我母亲,呸!她才瞧不上你。”

若是换作别人,容时擎定然大怒,偏生是花锦的女儿。

他生不起气,更何况对着这张脸。

“我与她是师兄妹,何谈瞧不上,是你爹爹横插一脚,夺我所爱。”容时擎提及太子眉眼皆是愠怒。

上辈的爱恨情仇,花娇容自认还轮不到自己来评判。

“即便如此,你也不该伤我爹爹。”花娇容别过脸,依旧对容时擎很是不满。

容时擎揉着眉心,这倔脾气倒是同她母亲一般,而她到底也还是容延的女儿,自是会向着容延。

他默了瞬,独自怅然的望着画。

若面前的花娇容该是她女儿多好。

“做笔交易如何?”他突然开口问道。

完本试读结束。

春风不予贺九濂相关内容推荐

杨氏三岁啦点评:

强烈推荐一下《春风不予贺九濂》这本书,就是喜欢霞霞大大加油,非常好看哦!人物情感描写的非常细腻!加油!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