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小甜妻,乖一点
小甜妻,乖一点

小甜妻,乖一点

作者:吾王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7-31 12:26:27

《小甜妻,乖一点》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代言情小说,木阿文学转载收集小甜妻,乖一点最新章节。而他的好友金冷一脸笑意,宋北亭一个冷冷的眸子扫向他,后者立马打住。“宋北亭,我没想到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声音止不住的幸灾乐祸。“你闭嘴!”宋北亭心里一阵恶寒。“喂,你不是被催婚了吗?把那个女人带回去堵一堵悠悠众口也好?”“她还不配,我已经有结婚人选了。”“谁呀?哪有女人配得上你这种冷血无情的大人物?我看今天晚上那女人就不错。”金冷有些惊讶。
展开全部

小甜妻,乖一点:你不是处女

  “哗啦”一声,宋北亭扯下了她脸上的那块遮挡物,看到她脸的一瞬间宋北亭愣了一下。

“你是谁?”

宋北亭语气不悦,这女人跟他未婚妻那么像,那他娶的未婚妻不成了一个笑话吗?

陈文锦被陡然间摘下遮挡物,一时半会不适应这个光线,她伸手一挡,眼睛缓缓睁开。

当她看到男人俊美无涛的脸庞时,陈文锦如同被雷劈了一般站在原地。

“怎么了?看我看呆了?”

不知道为何,宋北亭看到这女人这副傻白甜的样子,颇有些兴趣盎然。

“不……不是……”陈文锦慌乱无措的解释,然后低头看地面,手指背在背后饺来饺去。

“抬起头看。”宋北亭命令道。

“……”陈文锦飞快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了。

怎么是他呀?陈文锦在心里懊恼不已。

这个金主与昨天晚上她见到的那个男人一模一样,只是昨天晚上他叫她“倩儿”。

不是说这个男人要去陈文倩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叫什么名字?”

糟糕,名字要暴露了,陈文锦不禁唾弃起自己的名字,这男人是不是跟她有孽缘?

“我……叫文锦。”

“哦?文锦是吗?你自己清楚这行的规矩,想要钱,就要拿出自己的筹码。”宋北亭脸色不变,甚至笑得妖娆。

他看出来了,这丫头顶多只是跟陈文倩长的像而已,而且这女人胆小如鼠,怎么可能是他那未婚妻?

裸露着上半身的他,甚至慢悠悠的去酒柜取出来了一瓶昂贵的红酒,红酒入杯,鲜艳色摇晃。

宋北亭在沉默,沉默得越看越久,陈文锦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蓦然,她的右手滑到后背处的拉链口,她深吸一口气,问道,“你需要什么筹码?”

“那要看你有什么筹码了?”宋北亭不慌不忙,他甚至还摇晃了一下自己的红酒杯。

“撕拉”一声,拉链突然被拉下,姣好的酮体出现在宋北亭的眼前,瞬间,宋北亭就感觉自己窒息了一般,眼神火热的盯着这个身材不错的尤物。

“这筹码可以,不过你需要把我伺候舒服了才行。”

依照宋北亭的老辣眼光,他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女人的火辣之处,即使穿着平常,但是他知道,那裙底之下,一定是一番无法言语的美。

身材劲爆,玲珑骰子般的构架,更有“樱桃小嘴小蛮腰,雪肤花貌大长腿”的姿色。

不过,听了宋北亭的吩咐,陈文锦依旧没有动。

“怎么?你不想做?”宋北亭脸色瞬间黑了。

“我……我……,您能不能先付钱?”

在宋北亭严厉的质问下,陈文锦还是咬牙说了出来,这关系到母亲的治疗,若是他睡完不付钱,那自己不是白做了吗?

想到这里,陈文锦抬眸,挺胸盎然的跟他对视。

宋北亭唇角勾起一抹笑容,邪魅肆意。

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说话,先是要钱,然后居然敢直视他,有意思,宋北亭手指捏紧下巴。

“宾果”宋北亭打了一声响指,然后有人从门外递进了一份协议。

“这里是一百万,你签完这份协议,这钱就是你的了。”

宋北亭脸色不变,饶有兴趣的看着。

陈文锦脸色一动,有些迫不及待的去看那份协议,扫清协议上的内容,陈文锦脸色发白。

一年,这个男人居然要自己做他的地下情人一年?不得不承认,陈文锦心动了。

一百万不仅仅可以缴清母亲的治疗费,而且还能支付自己在新城市贵族高级学院的学费。

陈文锦脸色犹豫,这关系到自己的尊严,若是有一天这件事情被人知道,那她拿什么脸去面对母亲?

“签,还是不签?”

男人眼神张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细腰,意味深长,不言而喻。

陈文锦因为紧张,下嘴唇被自己咬的发白。

“我签。”

陈文锦小声说话,声音清澈落地,陈文锦知道,她的清白连同尊严一同被卖了。

“过来,小野猫”。男人呼唤她,陈文锦一步一步走过去,身体僵硬。

“记住,你现在是我的地下情人,要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

男人呼出的灼热气息萦绕在耳畔,陈文锦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我知道。”

陈文锦木讷的声音响起,然后将自己脱了一个精光,脸上的羞赫让宋北亭脸上颇为得意。

衣物落地,陈文锦一撩自己的长发,眼睛不自觉的闭起,然而她久久没有等到男人的动作。

陈文锦睁开眼睛,满脸疑惑。

“女人,是你伺候我,不是我动。”

宋北亭躺在了床上幽幽道,眼神不自觉的滑过她的某一处躯体,陈文锦的身体一阵阵颤栗。

“好。”

金主吩咐,陈文锦便不顾羞耻的俯身上去,嘴唇好像盲人摸象一般,焦急的触碰着男人的薄唇。

“唔……”

陈文锦无意间触碰到了什么,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宋北亭如同深渊的眸子。

紧接着往下,陈文锦脸上的绯红越来越严重,如同煮熟了虾一般,“你……你无耻。”

陈文锦羞愤不堪,而宋北亭则是不置可否。

这是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好不好?这小丫头片子真是没有见识。

难道勃起不正常吗?宋北亭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似乎越来越感兴趣了。

宋北亭转而翻身欺上,薄唇带着浓烈的气息,席卷她的全部,陈文锦只感觉到一阵阵茫然的窒息。

“啊……”陈文锦的身体敏感的弓起,宋北亭脸色顿时一黑,这死女人!猛烈的刺激顿时淹没两个人,满室旖旎春光乍泄。

“吼……”宋北亭一声吼出,快感顿生。额头上的汗水密密麻麻的流下,宋北亭一阵愉悦。

“咦?你不是处女?”

宋北亭脸色阴沉如水,嘴里的语气十分不悦,气势如同冰山压过,陈文锦脸上挣扎的表情愣住。

原来这个男人只要处女?陈文锦脸色苍白,那自己不是白做了吗?眼角苦涩,身体的疼痛都已经算不了什么。

小甜妻,乖一点:宣布订婚

  “女人,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宋北亭冷冽的问,要是让他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他一定要亲自拿着刀去剁了他?

文锦是他的女人,居然有人先他一步睡了这个女人,宋北亭脸色阴沉如水,陈文锦蜷缩着赤裸的身体。

“先生……是我的错,不要取消协议好不好?”

陈文锦低声请求,她已经没有退路了,身体好像破了的娃娃一样,疼得要死,陈文锦不屈的咬唇祈求,眉间的坚韧让宋北亭不自觉的触动。

她的眉眼,如此让自己感慨?仿佛似曾相识,宋北亭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陈文锦深吸一口气,身体僵硬的动都不敢动。

“那个男人……我不知道他是谁。”

“女人,你最好不要骗我,若是让我知道,我会让他生不如死。”宋北亭的声音当中有一股怒气。

很多年的以后,宋北亭回忆起自己今天这句话,都恨不得把自己唾弃死,他居然要拿把刀剁自己?

“赶紧起来吧,怎么?还想让我服侍你起床?”

宋北亭眉头一皱,扫着床上的陈文锦,十分不客气。

陈文锦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起身下床,捡起自己落在地面上的衣物。

“先生,那钱……”陈文锦提醒钱还没有给。

“你想要钱?你怎么不说你不是处女,我还没有找你赔钱呢,真是晦气。”

居然睡了一个二手货,宋北亭冷峻的脸上冷意盎然,要不是金冷那小子,自己怎么可能来睡女人?

更可况还是一个二手的女人?

“先生,您……是不打算给钱了吗?”

陈文锦诚惶诚恐,十分不安。

若是他不给钱,那母亲的病要怎么办?陈文锦嘴唇用力一咬,膝盖一弯,跪了下去。

“先生,求求你,我不是有意要欺骗你的,我会好好做你的地下情人,只要你能够……”陈文锦说不下去了。

“只要我给你一百万对吧,见钱眼开的女人!呵!”

宋北亭冷哼一声,对这个女人的表现失望透顶。

原本以为是一个有趣的灵魂,没想到遇到了一个拜金女,宋北亭心里厌恶至极。

“先生……我不是……”

陈文锦想为自己解释,可是发现她确实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索性不说话默认。

“哗哗哗”宋北亭飞快的撕下那张支票,扔到女人的小脸上。

“你的。”

陈文锦手忙脚乱的接过,看到数字的时候,她不禁松了一口气,眉眼不自觉的欢喜起来。

宋北亭心里一阵不喜,这女人见钱眼开,看到支票就好像看到亲妈一样。

“走吧。”宋北亭穿好衣服,一身修身的黑色西装将他的气质陡然显现出来,陈文锦这才发现自己男人似乎深不可测。

“啊?去哪?”

“自然是以后你承欢的地方。”

宋北亭脸色妖娆,语气讽刺。

陈文锦默默跟在这个男人背后,不敢多说一句话,就怕惹怒这喜怒无常的男人。

“到了。”

宋北亭将陈文锦丢下车就准备离开。

陈文锦一脸慌乱,眼前是一栋古色古香的别墅,陈文锦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等等,先生。”

“又怎么了?”宋北亭语气不耐烦。

“先生,我应该怎么进去?”

“真是一个麻烦的女人!”宋北亭“砰”的一声将车门关上,然后朝着别墅里面喊道,“素姨,我回来了。”

“少爷回来了?”来人穿着朴素的衣物,年纪大约在四五十岁左右,老态十足,看到宋北亭却是十分欢喜。

她是宋北亭的乳母,从小陪他长大,宋北亭与她感情十分深厚,原本她应该回家养老,可是丈夫和儿子双双去世,宋北亭便将她接来别墅养老。

“素姨,这是文锦,这段时间麻烦她会住在这里。”

宋北亭对素姨恭敬无比,仿佛是她的儿子一般,可是这个素姨却穿着仆人的衣服明显不是男人的亲属。

陈文锦有些意外,但还是什么都没有问,乖巧无比的叫道,“素姨好。”

“文锦小姐,您跟我来吧。”

“素姨,你不用对她那么恭敬,她只是……”

“我知道,你去忙你的吧,我老了,有一个姑娘陪我说说话也挺好的。”素姨和蔼可亲,陈文锦对她升起了许多好感。

“糟糕,文锦怎么还没有回来?”

陆晚晚的家里,她一脸担忧,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要是文锦出什么事情了,她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陆晚晚望向凌晨三点的窗外,树影沙沙作响,一片片黑影从月练当中缓缓移过。

“希望文锦一切平安。”

陆晚晚双手握拳,心里默默细数着时间。

此刻,宋北亭坐在酒吧的一个包厢,面色阴沉。

而他的好友金冷一脸笑意,宋北亭一个冷冷的眸子扫向他,后者立马打住。

“宋北亭,我没想到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声音止不住的幸灾乐祸。

“你闭嘴!”宋北亭心里一阵恶寒。

“喂,你不是被催婚了吗?把那个女人带回去堵一堵悠悠众口也好?”

“她还不配,我已经有结婚人选了。”

“谁呀?哪有女人配得上你这种冷血无情的大人物?我看今天晚上那女人就不错。”金冷有些惊讶。

“你又没有见过她,怎么这样认为?”

“很简单啊,她不是敢跟你叫板吗?多好!你不是也对她有兴趣吗?”,金冷接着又道,“啧啧啧,没想到高冷如宋大总裁,也会包养一个女人做情人,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

“一个被人睡过的女人还不值得我多废功夫!”宋北亭捏起红酒杯,慢慢抿了一口,眼里的轻蔑不言而喻。

“你打算跟谁结婚?让我知道一下是那个名门贵女?”金冷一脸揶揄道。

今天一个,昨天一个,一个是情人,一个是未婚妻,这宋北亭过的日子确实让人羡慕,怎么他就没有那么好的桃花运呢?

“陈文倩。”宋北亭冷冷说出一个名字,而后继续品酒。

“噗呲……”金冷被吓得不轻,一口红酒猝不及防的喷了出来。

“陈文倩?那个陈家的高傲无脑的女人?宋北亭,你不是开玩笑吧?”

那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宋北亭,金冷听了连连摇头。

“你觉得呢?”

“原来那个爬床女就是她?果然是陈家的风格。”

陈家的陈雷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是出了名的,不过这也是人家的私事,金冷问了一句也就没有多问了。

“哎,宋北亭,你说我怎么就没有女人看得上我呢?”

金冷一脸自恋的拿出一面精致小巧的镜子道。

其实金冷也算是一枚大帅哥,只是在宋北亭面前经常成了绿叶。烫染成白色的头发,显得他魅力无限,立体的五官很吸引人。

“你前天不是才分别跟五个嫩模分手吗?”

宋北亭嘲讽,金冷也算是多情种子,与多个女人相处,但是总是不长,这也导致他留下了一个风流公子的名声。

“宋北亭!”

金冷怒气冲天,眼神恨不得杀了他儿,能不提这件事情吗?五个都不是自己的真爱,金冷面色戚戚。

“记得过来参加我的订婚典礼”

宋北亭嘱咐一句就直接朝门外走去,徒留下金冷一个人在原地差点被气死。

陈文锦到达宋北亭的私人别墅之后,进门倒头就睡,她最近两天都被一个男人压榨,加上对母亲的担忧,她很快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陈文锦满身酸楚。

陈文锦跟素姨告别之后,就回到医院。

一打开病房的门,床上虚弱的女人惊慌失措的看着她。

“文锦……”声音呢喃,陈文锦很不争气的鼻子一酸。

“妈”陈文锦小跑过去,一脸担忧,“妈,你怎么没有好好休息,你马上就要准备化疗了,不好好休息怎么能行?”

“文锦,妈妈不累,妈妈担心你,倒是你,你怎么还不去学校?你让妈妈怎么不担心?咳咳……”秦月抓住陈文锦的手就准备往自己的怀里塞。

秦月眼里苦涩不堪,摸着陈文锦冰凉的手就一阵阵自责。

“妈,我不冷,你还病着呢,我怎么能像小时候一样不懂事呢?”

“你的手那么凉,一定是冻坏了。快来让妈给你暖一暖。”陈文锦不忍心让妈妈失望,将手伸了过去。

“文锦,听妈妈说,医院不是无底洞,不会无条件的借我们钱,这病……我们不治了,回去吧,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治不好了……”

秦月断断续续的说道,她明白,自己这病一定是拖累文锦了。

“妈,……没有,我昨天晚上去爸家里了,他说答应借给我们钱,妈你的病一定要治好,难道我没了爸爸,妈妈也要抛弃我吗?”

秦月眼眶一红,搂着自己的女儿,陈文锦顺势靠在母亲的怀里,眼睛逐渐红了起来……

中午十分,陈文锦去银行取了现金,给她自己和母亲买了两份丰盛的午餐,医院里面的欠款也被她补齐了。

陈文锦和秦月坐在病房里面吃着午饭。

“哎,快看,这个小伙子真帅啊!”突兀的声音响起,原来是住在旁边的王阿姨发出了惊叹声。

秦月和陈文锦闻声,也朝着病房里面唯一的电视看去。

不大的电视屏幕上,赫然被一对俊男靓女给占据。

陈文锦眉头一拧,有些不可置信,而一旁的秦月也是一样的表情。

没想到那个男人跟陈文倩上了电视,陈文锦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嫉妒吗?

随即,是无数的记者和各种闪光灯,蜂拥而上。

“宋总,你真的要和陈家唯一的千金订婚了吗?”

电视上的男人,没有说一句话,就那样笔直的站在那里,浑身都是无法掩盖的贵族气质,让记者们瞬间不敢放肆。

陈文倩有些不安,看向旁边那个严峻的男人。

就在这时,原本冷漠的男人突然勾唇,一把搂过身旁的少女轻笑,“我宋北亭,于今天召开记者新闻发布会,即将与陈家千金陈文倩订婚!”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瞬间,闪光灯不断亮起。

小说《小甜妻,乖一点》 第6章 你不是处女 试读结束。

小甜妻,乖一点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小甜妻,乖一点》这本书真的是我看过的小说里面最好的小说了!作者吾王文笔细腻,想象力丰富,整本小说内容不浮夸不做作,犹为突出情感描写,内容悲伤却不失感动。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