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以鬼问道
以鬼问道

以鬼问道

作者:呓语瓶子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6 18:41:57

呓语瓶子给大家带来的《以鬼问道》讲述了:等叶玄冥将处理好的兔子也山鸡切成小块,串在之前准备好的细木棍上,朝白水主动凑过来,道:“我来烤,我来烤。”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打开后里面竟然是好几种调味料,骄傲的看了一眼众人,道:“算你们好运,有机会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天下第一烤肉。”他把肉放在搭好的架子上,时不时的添火翻动,撒些调料,看起来确实很专业。有了叶玄冥在前,姜叔等人也把处理好的肉交给了朝白水。
展开全部

以鬼问道:夜宿陵园外

陈清怡依旧没有生气,还是刚才的态度,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道:“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看不到的东西,是指鬼魂之类的么。”这话是江寒问的。

陈清怡点点头,道:“鬼魂,灵气,怨气,存于天地,却不被世人所见的东西。”

“那你看到的世界岂不是很混乱。”江寒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景,虽然听起来好像很厉害,但是自己真的接受不了。

“小时候是这样的,后来跟随师傅修习了一些法术,自己也就稍微能控制了,通常时候,想看的就看看,不想看就和普通人无异。”

正说着,那个叫乐见的小弟子拿了干粮来分给大家。

江寒接过,道了谢,一边吃着,一边问道:“原来你们修仙也需要吃东西,难道你们不辟谷么?”

姜叔听到这话,停下了动作,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其他人倒是没什么反应,继续吃着,但也没接话。

只有叶玄冥说道:“需不需要辟谷,能不能做到辟谷,得看修炼的功法和修炼的等级,当今世上,能真正辟谷不吃东西的,大概不会超过百个,而且也不是完全的不吃东西,还需要吃些丹药进行补给。”

“原来是这样。”江寒吃着手中干巴巴的饼,费力的嚼着,说道:“我就说嘛,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东西怎么能活下去,神仙不是还经常举办宴会。”

虽然不知道后面那话是江寒从哪个话本子里看来的,但是众人均是附和的点了点头。

吃了几口,江寒就吃不下去了。

虽然江寒的生活一直紧巴巴的维持在仅能吃饱的状态下,但是对口腹之欲,还是非常看重的,在能力有限的范围内尽可能的满足自己味觉上的一切需要,让自己吃的最好。

他把吃剩下的半块饼扔到叶玄冥手里,道:“连点味道都没有,干巴巴的,我吃不下了,给你吧。”

叶玄冥拿起他扔过来的饼,问道:“那你不饿么。”

“饿,但是还可以忍忍。”江寒双手交叉放在脑后,靠到后面的树干上,头望天,说道:“天亮了我们就进去,放下东西就走,从里面就可以打开正门的结界了,那样算起来,回到清源城也就需要两个时辰左右,我还是可以忍受的。”

转头,看向叶玄冥,说道:“等回去了我请你去醉香楼吃烤肉,他们家的厨子是北原来的,肉类据说也都是北原那边运过来的,超级好吃。”说着,吧嗒了两下嘴,似乎是对这味道无限的怀念。

“你现在想吃烤肉么。”叶玄冥也扔掉了手中的干烧饼。

“想啊,可是这荒郊野岭的哪有。”说着,蹭地坐了起来,急切的说道:“这山上肯定有野味,走走走,我们去找找。”

叶玄冥早就先他一步站起来,说道:“你在这儿等着,哪也别去。”说着,又对一旁的姜叔说道:“看着他。”

“那有我的肉吃么。”姜叔也早就不想吃这个干硬的饼了,赶紧问道。

叶玄冥点点头,大步流星离开。江寒赶忙起来想要跟上,被姜叔一把拽住了:“江公子你就在这里乖乖等着吧,你要修为没修为,要功夫没功夫,还是别去添乱了。”

江寒一想也是,以叶玄冥的身手大概根本不需要自己帮忙,没准去了还要帮倒忙,爬了一天山,浑身腰酸腿疼,他也实在是不怎么想动,便坐下来和姜叔,陈清仪说话聊天。

聊了几句,思鸿和乐见两个小弟子也过来了,只有柳明若坐在离他们较远的地方闭眼打坐。

众人都对陈清仪的眼睛很感兴趣,正聊着,就看见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过来,手里像是拎了好多东西,江寒以为是叶玄冥回来了,爬起来飞奔过去,走进一看,才发现并不是,警惕的向后退了几步。

待那人走近,众人方才看清,原来是一个二十左右岁的男子,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脑后,衣服破了好些洞且沾满了灰尘,不过仍能看出原来的月牙白外衣,质地非常的好。

他脸上也蹭了些泥,甚至还有点点的血迹,如此狼狈的装扮,却让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的潇洒,尤其是上吊的眼角旁有颗痣,突显的他整个人带了说不出的风情。

“谁是江寒?”一群人看着自己,那人也没有丝毫的怯意,自顾自的走过来,坐到了众人对面的一块石头上。

“你是谁。”姜叔站了起来,挡在那人的前面,来人却并不把姜叔放在眼里,又问了一遍:“谁是江寒?”

“我是。”见自己被点了名,江寒犹豫的举手示意了一下。

那人看着江寒,从头到尾打量了一下,咧嘴冲江寒笑了一下,露出整齐的白牙:“跟叶玄冥一点也不像啊。自我介绍,在下朝白水,是叶玄冥的,嗯……算是朋友吧。”

“我管你是谁,大半夜你来这儿干什么?”姜叔说着,就要动起手来,朝白水把手里拎着的东西一扔,吓得姜叔赶紧后退了几步。

借着火光,众人这才看清,原来他手里拎着的,是两只已经被放了血的野兔。那野兔极大,快赶上一般人家里养的小猪了,怪不得刚才看起来这么别扭。

看着这么大的兔子,众人皆是一惊,朝白水笑了笑,道:“没事,已经死了,千峰山灵气旺盛,这东西自然也都活得长,长的大,这两个已经快成精了。”

江寒看见这兔子,想起叶玄冥说的烤肉,猎物已经回来了,那去打猎的人呢,忙问道:“叶玄冥人呢?”

“哦,他呀,正在帮我解决一点麻烦。”说着,伸手往火堆里扔了几根柴:“放心吧,难不倒他的。”

江寒还是有点不放心,往叶玄冥离开的方向看了看,火光照不到的地方,黑黢黢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有些懊恼,自己刚才应该跟着去的。

“不是要吃烤肉么,来来来,谁来搭把手,把这东西处理一下。”

以鬼问道:山野烤肉

朝白水对乐见和思鸿招了招手,两人看了眼听到动静后走过来的柳明若,见后者并没有什么反应,都没动,却把手暗暗的放在了腰间的佩剑上。

“哎呀,不要那么敌视么,人家真的没有恶意的。”说着,起身走到江寒的身边,刚想说什么,却看见一直坐在众人阴影里的陈清怡,故作惊喜的说道:“咦,这里竟然还有个小美女,好漂亮的眼睛啊。”

也不知道他说这话是有意还是无意。

这时,柳明若“唰——”地一下拔出了佩剑,指向朝白水,道:“这位兄台,这荒山野岭的,仅凭你一句话,如何能证明你的身份,还请离远点。”

朝白水打量着柳明若,不屑的笑了一下,也唰的一下拔出了佩剑,却是指向江寒,说道:“把剑放下,否则,来比比谁的动作快。”

江寒一愣,心道:你们打你们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是什么都没干。

悄悄的向后退了一点点,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生怕激怒了对方。

“干什么呢。”正僵持着,听见叶玄冥的声音传来,带着些许怒气,从黑暗中走来,衣袂飘飘。

他径直走过来,拿着刀柄,直接拍掉了朝白水的剑,对江寒问道:“没事吧。”

江寒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没事。”

叶玄冥看了他一眼,见他确实没事,这才转头对柳明若说道:“柳师兄,误会了,这人没什么恶意的,是我一朋友的兄弟。”

朝白水听了,在一旁叫道:“喂喂喂,我难道不算你的朋友么?”

柳明若也收了剑,说道:“无妨,是认识的人就好,只是不知道这位小兄弟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

表面上说着无妨,心里却还是有些怀疑。

“躲避仇家。”叶玄冥说话一向简洁,朝白水在他身后狂点头。

叶玄冥把另一只手里拎着的两只山鸡也放在地上,问江寒:“想吃哪个?”

江寒非常配合蹲下来仔细瞧了瞧,道:“都想尝尝。”

“好。”叶玄冥不在多说,拔出那把叫做“倾寒”的刀,就开始清理起来。

江寒在一旁看着,大感可惜,这么一把好刀,竟然用来干这个。

“有我的么。”姜叔也凑过来看。

“自己处理。”叶玄冥手上动作不停,看了眼旁边剩下的一只兔子一只山鸡。

“好嘞!”姜叔答应着,挽起袖子动起手来,动作相当的熟练。乐见和思鸿本来在一旁看着,也被姜叔叫过来帮忙,可是他们三个人的速度还没有赶上叶玄冥。

等叶玄冥将处理好的兔子也山鸡切成小块,串在之前准备好的细木棍上,朝白水主动凑过来,道:“我来烤,我来烤。”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打开后里面竟然是好几种调味料,骄傲的看了一眼众人,道:“算你们好运,有机会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天下第一烤肉。”

他把肉放在搭好的架子上,时不时的添火翻动,撒些调料,看起来确实很专业。

有了叶玄冥在前,姜叔等人也把处理好的肉交给了朝白水。

很快,肉的香味就飘了出来,江寒刚才就没吃多少,此时肚子里更是直打鼓,朝白水却说什么都不让他碰,总说还要等一会。

终于,在江寒抓狂之前,肉好了。

朝白水依次分给了大家,众人皆是欣喜的接过,递给陈清怡的时候,却被拒绝了。

陈清怡摇了摇头:“我已经吃饱了,就不要了。”

有些女孩子,为了保持体型确实都很控制饮食,朝白水表示理解,也没有坚持。

陈清怡小心的看着围在大家周围的兔子和山鸡的魂魄,看着它们如何愤怒暴躁,再一点点的被空气中的灵气净化,消散。

边吃着,朝白水骄傲的问大家:“怎么样,味道是不是一流。”

其他人都点头称好,只有吃的满嘴流油的江寒,极其认真的点评道:“兔肉还可以,但是盐撒的不够均匀,而且你加的香料不对,膻味没有完全去掉,有点辣椒粉更好,山鸡肉火候就有些大了,油不够,有点干,吃着有些硬,勉强算是合格吧。”

“你——”朝白水有些气结:“你行你上啊,你来烤。”

江寒边吃着,边摇头道:“我不会。”

“不会还说什么。”朝白水仍是不服气:“那你吃过比这还好吃的烤肉么。”

江寒又摇了摇头:“目前没有。”

这话说的,理所当然,一点不好意思也没有,除了叶玄冥,其他人都觉得很是欠揍。

没什么事是一顿烤肉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大概是这顿烤肉不够好吃。

总之,经过这件事,朝白水已经成功的和众人打成一片,尤其是姜叔,两个喜欢自吹自擂的人到了一起,基本上没别人什么事了,只听他们两个把牛吹到九重天上去了。

虽然吃的不错,江寒这一夜却并没有睡好。他这个人除了对吃的格外上心,另一件事,就是在睡觉方面的挑剔了,需要在一个让他感觉足够安全的空间才可以。

天亮后,大家收拾妥当,柳明若却真的一直等到戌时才让大家出发。

朝白水在昨天了解了他们的形成目的后,自然也是要同去的,美名曰:躲仇家。

其实就是凑热闹。

很快就到了陈氏陵园的后门口,江寒拿出银针在手指头上扎了,放出两滴血,滴到门前的地上,血很快就蒸发了,门自动打开。

一行人,由柳明若打头,叶玄冥断后,鱼贯而入。

进去之后,入眼便是一片枯败的花园,几棵歪斜的小树鹤立其中,有几个已经枯死,有几个已经长了新芽。

花园的旁边是个假山,已经长满了杂乱的枯草,石头也都散乱了。

假山后面是个池塘,走进了才发现,这池塘的水竟然是从陵园外面引进来的活水。

柳明若在前面领着,一边看着地图小心的走,一面提醒众人不要随便乱碰任何东西,注意不要走丢。

穿过一个月亮门,就离开了后花园,来到了内院。

完本试读结束。

以鬼问道相关内容推荐

语云姑娘点评:

书有相同情节的很正常,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作者,另外,《以鬼问道》这本书真的很棒,加油!!!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