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单向暗恋
单向暗恋

单向暗恋

作者:文一许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2 20:59:26

新书推荐,《单向暗恋》是文一许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还真的是来生再见了,看看我是不是和你们一样。“林恣意跳了下来,那时候他就已经是挺高的,俯视着他们。在他们狼狈跑出去之后,林恣意放肆地大笑。宁南笙吃着肉,知道自己说不过林恣意,不多说话,喧闹的桌子上静了下来。“南笙,你是干什么的?除了朋友以外,你还得做些什么吧?“林恣意见肉吃得差不多,开口问道。这倒是问到了宁南笙,她还真不大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展开全部

争论-文一许

陆宸以往好看,现在也好看,只是过去与现在截然是两种风格的好看,那个书生气息的少年转眼成了冷漠霸气的董事,林恣意觉得自己识不出来实乃正常。

不察陆宸面色黑了,拿起刚才林恣意给他的文件,快速地看了一遍:“可以了,你走吧。“有一句话未问出口的:“如果是姚染,你是不是就认得出来了?”

“你不回家?”看着陆宸又开始拿起笔,林恣意挑眉。

“我住这。”想着今天早上他才从外边进来,加了句,“基本上。”

“哦。哎,现在这么晚上,你还没吃饭吧。要不,作为老同学,我们去喝一杯。”林恣意从来不去同学聚会,但此刻却有些后悔。如果连几年一次同学聚会都不去,拿什么来说道老同学的情份。

他所不知道的是陆宸也没有去过一次,说到同学,陆宸没有拒绝。出了公司,林恣意带着路,离得不远,“你饿吗?”

林恣意有些饿,他没有吃午饭,早饭也只是两三口的样子。

陆宸答:“还好。”

“到了。”前边不远,有面大的灯牌——酒家。红红绿绿的箭头指向巷子,看不出来会是林恣意会光顾的地方。

走到里边,才发现这家店虽然不大,但也不小,用一个个小隔间隔出来,一个隔间最多可以坐三个人的样子。

看到酒上桌,陆宸好看秀气的眉攸地皱起,向上扬起他棱角分明的下巴,他能喝酒,但却不喜欢,影响工作,让人不清醒是惟一的优点,还又是暂时的。

一盘烤肉,和一小瓶清酒,两盏小杯。林恣意倒了酒,喝了一杯,口张着,思索过往,嬉笑道:“陆宸,你以前就长得这么好看,高中那会儿怕有很多女生追你。“

本以为陆宸不会接这话茬,或又是皱眉。话刚落,就听着他清冷的声调响起:“你不也是。”轻蔑地斜望了一眼,姚染长得才更应该用好看来形容。而林恣意,即便那个时候他和姚染在一起,周围还是会蹦出‘林恣意真的好帅‘之类的话。

他学习不好,但他有钱,他早恋,但待人专一。他运动技能满分。性格有点拽,但对待不讨厌的人蛮有温和的态度。笑起来比冬日里的暖阳还要治愈。

“有吗?”林恣意把烤肉放在已经预热好的烤盘上,发出“嗞——”。他当时关注的事情不多,一门心思去用力喜欢一个人。

说到这,周围的空气都沉闷了许多,飘荡在陆宸周围黑色的旋涡。陆宸拿过眼前的一个杯子,喝了一口。口腔里一阵辛辣,眼泪飙出。

“陆宸,你发什么神经?”林恣意伸手来拦,可惜晚了,手还停在半空。

只见陆宸脸呛地通红,不停地咳嗽。快速地拿开旁边的椅子,一手拿过水递到陆宸的嘴边,用手拍着他的背,陆宸腾地站起来:“不要碰我。”

他脸上的红晕,不知是呛的,还是别的什么。

”行。行。”林恣意退后一步,挠着头,“那是辣椒酱,多喝水,会好受些。”然后坐下,相对无言,陆宸低着头,声音辣地有些沙哑:“对不起。”

如果他永远不会对林恣意说喜欢,无谓的触碰就一点都不该有。但即便是这样,也不该这样吼他。林恣意鹿眼迷瞪,似泪欲下。陆宸原本就愧疚,一下子愈发慌乱。看着陆宸紧张地那始终没有表情都松动了,林恣意噗笑:“你不会真得以为我会哭吧?我又不是你女朋友,怎么会为这点小事就哭呢。安心安心。”

小盏里的一饮而下,继续说道:“幸好,你没同意那些女生,一般要是女朋友这样,要哄哄才行。“

“怎么哄?“

林恣意睁大双眼,以为是自己幻听,看着陆宸一本正经,很是认真。他咳了咳,坐正,辗转着眸里的流光,他坐在陆宸的侧边,向上倾俯,捧过他的脸,陆宸愣住,没有挣扎。“对不起。不会了。“除了肉在烤盘上嗞嗞作响,静地简直不像话。林恣意带着湿气的呼吸糊在脸上,近得可以从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从前以往,陆宸的心都没有跳得这么快过。用手挡住他的脸。林恣意才坐下:“就是这样,是不是什么都可以被原谅了?”

陆宸低得头摆弄着烤肉,不回话,也就看不到林恣意红得发烫的耳朵。

周边的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两边的隔板高度恰好,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这时,酒家的门发出了轻响,一个美丽的女人走了进来,和婉的笑,引人侧目。她往里走,突然停住,美眸发散出惊喜。

林恣意坐的位置刚好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女人,可巧她也望向这边。林恣意笑了一个,那女人就笔直走了过来。“陆宸,好巧。”林恣意暗叹:这个巧的,店是他领着来的,无论是时间地点,还是女人身上所穿着的高奢服饰,都不是很合适。

再看陆宸,他还在做着自己的事情,翻着肉。林恣意意外地听到陆宸对着那个女人道:“坐。”

“陆宸,你不介绍一下。”女人才看到林恣意,他坐在陆宸的旁边,而她的座位就只是斜对边的。

“不用,林恣意,他的秘书。“偷眯眯地拿走陆宸烤好的肉,放在自己盘子里,说是自我介绍,却是一直看着肉。

女人目光瞬间就变得鄙夷了起来:“在工作之外,林秘书还真的是很随意。也不怕丢了工作。”

林恣意哪里是能受得了嘲讽的人,一把勾过陆宸的脖子:“那是,我上司这么好。是吧,陆董事。”分明是他和陆宸两个人一起喝一杯,突然来个人,还真是不懂礼貌。

深知林恣意是个什么人,陆宸不作声,任由他勾着。他的手臂贴得他的脖颈发烫,一直烫到耳垂。

拒绝-文一许

“宁南笙。和陆宸是多年朋友了。“店员送来了碗筷,她也是毫不客气,抢下了下一块陆宸夹子下的烤肉。

两个人明明是相对而笑,气焰却是剑拔弩张。

“是吗?啊,忘了说,我和他啊,是高中就在一块的朋友。”就算是这样说,林恣意觉着还是底气不大足的。他高中的时候,了解陆宸个什么。细想来除了学霸长得好看的坐旁边的同学,还真的说不上。

轮到宁南笙愣住:“哼,这么多年了。没联系,算什么?”方才都是明白意思的打哈哈,宁南笙哪里能见着自己比不过。

“这不联系了,今后天天待一快。”林恣意有一个恶趣味,喜欢看别人气急败坏。尤其是跟自己犟嘴的人。

高二那年吧,高三那一届要经历择选,分流的就轻松了许多。整日在校园里游荡,最多还是在图书馆里。陆宸同一般的学生不一样,他成绩好,课也可以自觉,临近期末的这段时间,班主任特许他不去,只有去图书馆。学校的图书馆很大,上课时间,人也就只有分流生同他了。带着高数的书,坐在位置上,其他人说是在看书,都在斜眼看陆宸,他啊,长得好看,成绩又好,还可以不上课。

“有些人就是和我们不一样,还可以不去上课。长得跟个女的似的。”一个人跟着旁边的人大声嚷嚷道。

“说不准还喜欢男的。”

“还真是,有些人就是天生的不一样。长得不好看,成绩还不好。身为学长就没有什么自觉。自我发掘一下看看呗,你有什么优点我可以大声嚷嚷出来的?”林恣意躺在边上的书架上,看着书。

那两个人脸色发青:“你…你就得亏你爸妈,要不然你还不是和我们一样。”

“那还真的是来生再见了,看看我是不是和你们一样。“林恣意跳了下来,那时候他就已经是挺高的,俯视着他们。

在他们狼狈跑出去之后,林恣意放肆地大笑。

宁南笙吃着肉,知道自己说不过林恣意,不多说话,喧闹的桌子上静了下来。

“南笙,你是干什么的?除了朋友以外,你还得做些什么吧?“林恣意见肉吃得差不多,开口问道。

这倒是问到了宁南笙,她还真不大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她是财务部的,在她父母的公司。“陆宸接过话。

林恣意同宁南笙都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你自己干什么都不知道?”林恣意第一次见到这种奇葩,他以前虽然活老被人抢走,但他还是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我业务水平还是可以的。”宁南笙为自己声辩道,她这样也是很努力很努力的工作。向陆宸看齐。“不过就是个秘书,我干的事情可比你的事情复杂多了好吗?”

“复杂不就会很累吗?“林恣意这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

陆宸这人怎么看,都应该是那种喜欢复杂,劳累自己的人。他这样说可不就是不一般的不讨喜嘛。

“复杂多了,也就习惯了。累也是放松的一种方式,没有什么不好。”他端起酒,“我们该走了。”与林恣意一如继往的懒散,乐得清闲

工作之后的酒局,不是与上司,不是与家人,和朋友一起谈天说地,同一年代的人什么话题都很相似,不赞成,也明白。而同陆宸,林恣意觉得自己永远不能明白他在想什么,他像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人。在眼前,又在远方。

陆宸送了宁南笙回家,林恣意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他不喜欢复杂。

林恣意的妈妈跟一个没有钱的男人走了,她什么都没有说。林恣意也就不怪她。走的理由都没有,真好。无论理由有没有,结果也是走了。林爸爸却不这样想,他对林恣意说是因为林恣意不懂得什么是爱,所以就不会理解他的痛苦。林爸爸找了好多年,都没有找到。

十七八岁的林恣意没有告诉爸爸,妈妈留了一封信在他的车里,车坏了,他也就没有开过这辆了。以前没有说,现在更不会。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这样更好。

“不要再跟着我了。”陆宸送宁南笙到公寓的门口。

“为什么?“宁南笙知道自己做得太明显,但陆宸这样整天工作的人,好不容易见他出来,可以见上一面的机会,她矜持不了。

“过分了,作为朋友来说。“陆宸转身,他的背影融在夜里,即便光亮都打在他的身上,把影子摇曳的很长,宁南笙还是觉得他在夜里。

嘴角扯出牵强的笑:“作为朋友,见一面都不行吗?”

陆宸回过头:“你可以跟我秘书联系。“既然不会喜欢就不应该给任何不负责的期望。

宁南笙与陆宸的渊源不深,也就是陆宸的公司刚刚上市时,参加宴席里见过。她对陆宸的了解也不多。只是单纯的觉得像他这样的男人很好,她所见过的男人里没有几个比他长得好看,有也没有他好,他的好在于外表冷静淡漠都是为了掩饰他内里的温文尔雅。他沉迷于工作都是因为考虑将来的责任心。没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于是就去找他谈话。

不过分,陆宸也就没有说什么。他这个人清冷,与人交流也不多。

如此一来二去,宁南笙能算作他的朋友了。以往宁南笙找人跟着他,然后偶然相遇。陆宸也不是不知道,她也就大胆些,没想到这次他偏偏…林恣意,你就得亏你自己是个男的吧。宁南笙看着陆宸驾驶着车越行越远,心中暗暗发狠。

第二天,林恣意和昨天一样闲了得空,就早些去了。在门口就被宁南笙堵住,“我要见陆宸,他明天有时间吗?“她和在外边不同,目光没有那么强亮,只是淡淡看,问得也是很随意。但林恣意还是查觉到了她话语里还有一丝不耐烦。

陆宸这货惹事情,他怎么知道陆宸啥时候有时间。“去那里等下。“

小说《单向暗恋》 第6章 争论 试读结束。

单向暗恋相关内容推荐

芳馥大叔点评:

我最欣赏的是《单向暗恋》这夲书对人物的描写比较客观真实,每个人的刻画都很细腻生动,文一许对人物形象、心理、性格的刻画都比较到位。小说结构紧凑,几乎没有冗余情节。语言也很生动流畅,读起来感觉一气呵成。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