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怪奇诡事
怪奇诡事

怪奇诡事

作者:诡蝶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7-31 11:32:58

古代言情小说《怪奇诡事》正在火热发行中,小说精彩内容有:我没有回话,只是苦笑一声。“家里有艾叶没?”陆瑶忽然问道。“……有。”“用水煮开。”陆瑶继续吩咐道。我疑惑的照办之后,拿到了客厅,随后就见到茶几上摆了几样东西,有纱布,胶布等等。还有一些似是植物,又似乎是谷物的东西。随后,就见陆瑶将艾叶放在撕开的纱布上,有拿起茶几上的其他东西放入其中,然后就开始搅拌。“你这是在做什么?”我看着陆瑶脸上略带兴奋的笑,心底骤然升起不祥的感觉。
展开全部

3-开始

我在发现脖子上的异样后,第一反应就是将我脖子上戴的那块玉佩摘下,放在一边。

这可是爷爷留给我的唯二的东西,可不能就这样弄脏了。

不过万幸的是,玉佩没有大碍,先前是怎样的,现在依然是那样。只不过栓玉佩的绳子,倒是被侵染了个通透,红线变成了黑绳。

因为家里没有准备过常用医疗用品,所以我只得撕下几块布条,在脖子上裹了几圈,然后就带着钱包,准备前往医院。

这病可不能耽误,这种症状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小问题。

就在我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恰好遇见对门的陆瑶,毫无防备的两人四目相对。

陆瑶今天穿了一身运动休闲装,手中提着一个旧袋子。

面对一个虽然有些冷的美女,但看见对方这样一种猎奇的装扮,不好奇是不可能的。

我也不例外,甚至经过前几天的事情,我越是看那个袋子,越是诡异,不由得这般想到:这个女人刚才行事小心,不会是去抛尸了吧!

“你回来啦。”

我迅速做出反应,很聪明的说成刚回来,装成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她见我这样说,果然松了一口气,然后脸上的神情变的警惕,她紧紧盯着我,“你去哪?”

“我……我出去一趟……有点事情要做。”面对陆瑶的询问,身体条件反射般的开始抖动起来,略微狗腿儿的问道,“大……大姐,需要我带点吃的回来吗?”

陆瑶的眉头微蹙,紧紧的盯着我,没有说话。

在看到她冰冷的眼神,我更加心神不宁。暗忖这女人不会是因为我碰见她去抛尸,所以想一不做二不休,连我一起宰了吧!?

“给我带两份煎饼回来。”她不急不缓的说道。

“没,没问题!”

我忙不迭的点头,紧贴着墙壁,缓缓横向移动。眼看就要远离视线,她忽然大吼了一声,吓得我差点扑倒在地。

“站住!”

“大,大姐……还有什么事要吩咐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上次见面留下来的心理阴影,总觉对方会突然拿出一把刀砍死我。

陆瑶将锁上的门再次打开,然后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张钞票递给了我。

“顺便在超市帮我带些速食品回来。”

我隐隐约约的闻到一种熟悉的味道,那是大多数人在大学的时候,经常吃的。没错,那就是泡面!

闻到久违的气味,想到以前还在大学时的生活,不由得问出了声,“你不会一直躲在屋里吃泡面吧?”

她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接过钱后,本想直接离开,但可能是因为对方那苍白的脸,让我有些不忍,不由得劝道,“我说大姐,不是小弟我多嘴,这方便面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你脖子怎么了?”她没有接我的话,反而这样问道。

听见她这样问,我下意识地抬起手捂住那个地方,左右而言他,“没,就是昨晚睡落枕了,用布条先固定住。”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陆瑶的双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与凝重。

在她转过身进屋,将要关上门的时候,这样对我说道,“你身上的味道很重,最好去医院看看。”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发现我的异常了?还是说,我脖子上的事情,是她干的?不,不可能,那明显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做的,更何况,我屋子的门还锁着,她是怎么进来的?

我微微皱眉,想到脖子上的事情,不在多想,一溜烟的向着医院跑去。

去医院检查了一番之后,医生说只能够尽量,并且建议我住院治疗观察。

医生发现这不是普通的皮肤病,倒像是伤口感染引发的皮肤溃烂。不过烂成这样的情况,他倒是头一次看见,并且让我去采集留样,然后去化验。

最后折腾了半天,那医生也只是进行了简单的消毒,用处理平常皮肤溃烂的手段,处理了一番。

在处理伤口的时候,我们发现,在以伤口为中心,半径近是厘米的范围内,没有丝毫的知觉。

医生处理了半天,也没得出个一二三,只好让我明天再来检查。

“大姐,我给你带吃的回来了!”

我在门外喊了一句,将东西放在门口后,嗖地一下就窜回了自己的房间里,迅速的关上门。

通过猫眼,见对方将东西拿进屋里,并没有什么异样后,我松了口气。

因为下午的事情繁忙,所以随便吃了点东西,便睡了过去。

虽然说,脖子上的东西有些奇怪,医院也没见过这种症状,但医疗技术发展很快,怎么说也能够给点有用的建议不是?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依然临近半夜,我捂着脖子,不知道为何,这伤口很痒,就像是有蚂蚁在你的肉里啃咬一般。

“么的,怎么会这么痒!?”我用手抓着脖子上瘙痒的地方,匆匆跑进浴室,正打算拆掉纱布,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胸口也是莫名其妙的痒了起来。

同时,冷汗立时便从我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迅速的将衣服向上掀开。

只见,在我的胸口位置,出现了几个与脖子上同样大小的坑洞,同样流出那恶心的黑色液体。

去医院!必须要去医院!否则我一定会死在这里!

再看见这个情况的时候,我已经顾不上恶不恶心的问题,满脸恐惧的我,看着那几处,飞快的从浴室里跑出!

然而,就在我踏出浴室,步入客厅的时候,我猛的停下脚步,恐惧在我的心中生出,心脏剧烈的跳动声,清晰可闻。

入眼可见三张沙发,两短一长,茶几居于正中。

在那三张沙发上,无声无息间坐着三个人。衣服有些破旧,每个人都正襟危坐,双手搭在膝盖上,在配上那身衣服,特有大上海的贵族气质。

这是三个女人,但看起又不像是人。她们给我的感觉,就仿佛是时间在停止流动。

这些女人的脸上,好似是擦了一层粉,白得不似人样,眼睛大大的,皆是露出一副诡异至极的笑容,相互看着对方,一动不动。

忽然,坐在左边的那个女人,眼睛慢慢的转动起来。很快,她保持着坐姿,斜着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与此同时,一种类似于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也在客厅内响起。

“嘶!”

4-见鬼了!

从未接触过这种诡异事情的普通人,在遇见这种情况的时候,一般会有三种反应。

第一种,很直接的被吓晕过去,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这是最幸福的反应,死的毫无知觉。

第二种,惨叫一声,然后逃跑,或者是惨叫着被绊倒,腿软起不来,最后命丧黄泉。

第三种,很少有人会这样做,比如说我。

我直接被吓愣住,没有逃跑的心思,也没有叫出来的勇气,就这样愣愣的看着那几个坐在沙发上的“人”。

姑且称它们为人,但绝对不是活人,虽然那几人与活人没什么两样,但是,我家大门和窗户,可都是上了锁的,别说是女人,就算是大男人想进来也不容易,更何况还是在我清醒的情况下,不弄出一点声音。

我敢说,从现在的角度来讲,我一定是撞鬼了!

再看见这几个女鬼后,我愣住了,脑子飞快转动,回想着曾经听过的鬼故事,以及看过的那些恐怖片。

按照故事的剧情发展,一般来说,再看见鬼并惨叫的死亡几率很高,而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话,还能够活一段时间,这样的话,或许还能获得一线生机。

即便我现在被吓得不轻,但我还是装成了一幅什么都没看见,镇定自若的模样。

我抬头看了看房顶,又看了看关着的电视和沙发,轻声说道,“都市的现代生活真是太无聊了,千篇一律,上班,回家,睡觉,三点一线。这样活下去,有什么意思?还是古代人好啊,对月当歌,人生几何。看来我需要出门赏月,陶冶一下情操了……”

我一边这样说着,装作没有发现沙发上的那三个“女人”,一边慢慢的贴着墙壁,向大门走去。

想要骗过敌人,就要先骗过自己。

我现在就是那感慨现今社会无聊的人,那看破红尘的现代诗人。我现在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

“咚!咚!咚!”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差点把我吓趴下,在这紧张的时刻,忽然响起来声音,这也太吓人了吧!

“姓叶的,你在家没?”

听见门外传来的声音,我有些纳闷,暗忖这陆瑶怎么来了?

此时的我,距离大门也不过是两三步的距离,而这个位置,也正好是背对着沙发的位置。

我稍稍犹豫了一下,虽然陆瑶的为人我不怎么清楚,但从这几天的表现来看,她也不像是脑子不正常,喜欢杀人的人。

更何况,就算对方要杀我,我死在她手上,也比死在那些女鬼手上好啊。被人杀了或许灵魂还存在,若是被鬼杀了,我人能不能在世上还两说呢……

所以说,与其被那些打扮得跟凤姐似的女鬼弄死,还不如死在路遥受伤呢。

想到这里,我紧走了几步,正准备开门的时候,身后传来的一阵“鸣叫”,让我不由得停下脚步,下意识回头看去。

只见那几个原本坐着的“女人”,此时已经全部站起来,脸上那诡异的笑容也全都消失不见,一动不动的,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从我发现他们开始,就从来没有在我的面前动过,在加上这几个“女人”精致的如同蜡像,一动不动,才会让我觉得他们比恐怖还要诡异多倍。

就在我愣神的这短短几秒,那些“女人”的身上,忽然传来一声类似于撕裂纸张的声音,嘴角像是有人在扯动一般,露出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不停的催眠自己,握着门把手,猛地拧开大门,看见了门外站着的陆瑶。

看着门外站着的手无寸铁的陆瑶,我鸡冻的简直想哭!

“姐!有鬼啊!!”我这时已经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情绪,近乎是热泪盈眶的扑进陆瑶的怀里,“救救我!快救救我!!”

说完这句话我就有些后悔了,不禁脑洞大开,若是刚才的那几个女鬼是陆瑶派来的,那我这岂不是自投罗网?!

想到这些,我不禁有些害怕,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

“哪儿有鬼?”陆瑶面无表情,斜睨了我一眼,问道。

听见她这么说,我急忙回头看去,只见原本有三个女鬼的客厅,此时一片空荡,别说那几个女鬼,连人影儿都没有。

“刚才……真的有鬼,还是三个女鬼……”我颤抖着解释,“你,你不相信我刚才见鬼了吗?”

“信。”陆瑶微微颔首。

“我真的见鬼了啊!”我以为路遥是在敷衍我,毕竟鬼怪是只存在于小说传说中的存在,怎么可能会在现实世界里。

我急忙解释着,“真的!你要信我,我真的遇见鬼了!就是电影里演的那种鬼,你懂吧?”

“我懂。”陆瑶再次点了点头。

见她这个样子,我也没再说什么,叹了口气,正准备从陆瑶的怀里出来,就感觉到脸上所触碰的位置一片柔软。

天知道我那个时候是疯了,还是被色鬼附体了。

我竟然用脸在陆瑶的胸前蹭了蹭,再次触碰到那柔软之后,欣喜的在心里狂呼!

还未等我回味那种感觉,只觉得腹部一阵剧痛传来,伴随着天旋地转,那让我迷醉的气息以及我的肉体,直接被她一脚踹回屋内。

“你一定是活腻歪了吧!?”

躺在地上的我还来不及痛呼出声,陆瑶就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腿一抬,就要在向着我的肚子给我一脚。

这个时候,我可不傻。见陆瑶这个样子,我猛地爬了起来,抱住她的大腿,声泪俱下。

“姐!别打我!刚才那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干的啊!”

讲真的,我感觉陆瑶真的怒了。

因为此时的陆瑶,并不像是言情小说里描写的那般,又羞又气,反而是充满了杀气。按照刚才那一脚的力度,陆瑶的战斗力,大概是八九个我。

“姓叶的!你……等等!”她瞪着我,像是想到了什么,带着试探的语气问道,“难道你刚才是被鬼上身了?”

“对对对,姐!我刚才干了啥都不知道!”我为了防止继续被揍,硬生生的基础几滴眼泪,痛苦道,“要是我真干了对不起你的事,你杀了我我都没二话,但我真的啥也没干啊!”

“原来如此……”陆瑶脸上的杀气悄然而逝,微微沉思着,似是在猜测我那些话的可能性,然后点头道,“谅你也没那个色胆。”

闻听此话,我如沉冤得雪,放开了抱着的大腿。

“你身上的味道似乎更加重了。”陆瑶松开的秀眉,再次紧蹙,嗅了嗅鼻子,这样说着,目光紧紧的盯着我的脖子。

我还未来得及回话,陆瑶便迅速的掀开了脖子上的纱布。

“这就是你说的脖子落枕了?”

陆瑶的语气中没有被欺骗之后的愤怒,反而是在看见我脖子上的伤口后,神情颇为复杂,仔细的看着伤口。

我没有回话,只是苦笑一声。

“家里有艾叶没?”陆瑶忽然问道。

“……有。”

“用水煮开。”陆瑶继续吩咐道。

我疑惑的照办之后,拿到了客厅,随后就见到茶几上摆了几样东西,有纱布,胶布等等。还有一些似是植物,又似乎是谷物的东西。

随后,就见陆瑶将艾叶放在撕开的纱布上,有拿起茶几上的其他东西放入其中,然后就开始搅拌。

“你这是在做什么?”我看着陆瑶脸上略带兴奋的笑,心底骤然升起不祥的感觉。

“不做什么。”路要走过来,对我说道,“将上衣掀开。”

我正准备多问几句,但一看她的目光变得危险,立即将上衣掀开。我就这一百多两肉,来吧,随便你怎么折腾都可以,只要不弄死我就行。

陆瑶看见我胸口前的伤口,眼中的兴奋忽地变高,道,“我就说你身上的那种臭味忽然变浓了呢……有点疼,你忍着些啊。”

“医生用酒精给我消毒的时候都没什么感觉,这些东西更不可能了。”我苦笑道。

陆瑶没有说话,微微抬眉,然后一巴掌将那裹着艾叶等众多不知名东西混在一起的纱布,盖在了那伤口上。

“都跟你说了没知觉了,你还不信,我……卧槽!疼疼疼!!”

话说到一半,我就感觉到被覆盖的地方,传来阵阵剧痛,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疼痛,还有来自灵魂上的痛感,我觉得,这疼痛大概在五级左右吧。

伴随着我的惨叫,那张纱布犹如被点燃一般,除了那刺鼻的腥臭味儿之外,还有些缕缕白烟升腾。

完本试读结束。

怪奇诡事相关内容推荐

小涵真吖点评:

《怪奇诡事》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