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东土
东土

东土

作者:三白先生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7 16:13:18

本站为大家带来《东土》免费阅读,文章内容引来无数粉丝,东土全文完整版章节免费阅读,喜欢这本的伙伴们速来观看!
展开全部

东土第5章试读

那天罡魁去了一趟王殿,明行王对男爵说:“男爵军务辛苦,可将家人接到帝都,便于照顾。”

  

  罡魁回答道:“我父母早亡,家族只我一人。”一股怨恨从罡魁心中升起,一段悲伤的记忆被挖了出来,多年来他一直都是孑然一身,只有天空虎陪着他,他早已遗忘家的感觉,甚至连母亲的笑容也记不得。

  

  罡魁所记的只是母亲死前怨怒的眼神。他的母亲带着怨恨死去,母亲的灵魂不得安宁。他突然萌生了复仇的想法。

  

  罡魁回到军营后,凯拔问他:“你也一直都是一个人?”

  

  “我的父亲在我还未出世就孤独的死去,母亲忍受万般苦楚养育我八年。”罡魁说道:“村民说我父母是恶魔,说我是恶魔的孩子。小时候村里闹饥荒,一直是天空虎偷偷给我送来食物,我八岁之时,母亲惨死,天空虎带走了我,那之后我就一直和天空虎在一起,一直到现在。”

  

  “或许你还有别的亲人,只是你不愿想起。”凯拔又问道。

  

  闻言,罡魁想起了一个人,他说道:“帮我在军中找到一个叫皮玎的人,我想见见他。”

  

  “听名字是帝都东部巴山一带的人。”

  

  “对,我的父母都是巴山人,这个皮玎是我母亲的哥哥。”

  

  “据我所知,巴山人大都参与了东原那场大战,活下来的没几个。”凯拔说道:“希望他没有死在战场上。”

  

  三天后,一个满脸胡茬的兵士被带到男爵面前。罡魁还记得他,虽然已经过了多年,但那与母亲有几分相似的面容,罡魁不会忘记。他就是皮玎,皮玲的哥哥。

  

  “男爵大人,”皮玎伏地拜倒。身为士兵的他对男爵有着极高的崇敬,此刻竟然能被男爵召见,让他感到无比的光荣。

  

  皮玎是罡魁的娘舅,但罡魁并未与他相认。罡魁让皮玎站起身说话,但他不敢直视男爵,又忍不住看了男爵一眼。时过境迁,皮玎参军时,牙心才八岁,现已过了八年,牙心的容貌变化,又改名罡魁,皮玎完全认不出来,但他看了一眼之后还是觉得男爵的面相有些熟悉。

  

  “给你一个月时间,将你在草籽村的妻子,孩子,父母接到军营。”罡魁说完,又补充道:“给你五十个士兵,听清楚了,只接你的妻子,孩子,父母,其余的无论是何物品都不准携带。”

  

  皮玎带着五十个士兵回到草籽村,他觉得这是男爵对他的优待,身在兵营还能与父母妻儿团聚,这是莫大的幸福。他遵从男爵指示,只接走了自己的妻儿和父母。其余的事物,即便是父亲皮里最喜欢的工具也扔在了村子里。

  

  罡魁从军帐中走出,发出一声雷霆般的虎啸,天空虎闻声而至,伏低身子让主人骑上去。他点了五百个持刀近战的步兵,然后给领队的小将说了地名。五百个士兵整齐划一的开出军营,往东而去。罡魁则骑着天空虎飞往军营北边的一处山顶。

  

  山顶平台处,凯拔仰躺在赤翅鸟的背上。听见天空虎扑动翅膀的声音,赤翅鸟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啼。

  

  凯拔对罡魁说道:“你派了五百步兵,去消除你内心的仇恨吗?”

  

  “只是毁灭一个让我痛恨的地方。”罡魁说道。

  

  “那你应该自己去,就像孓熙一样。”凯拔说道:“孓熙会亲手毁灭让他痛恨的事物,那会让他找到快感。”

  

  关于孓熙的复仇,五十年前将他封印在冥洞中的咒术师们如今已全部老死了,但孓熙还是跑去东极族杀光了咒术师的后人,将那个咒术毁灭。

  

  “手刃仇人的快感,比起战场上的凶杀,孓熙更喜欢前者。”罡魁说道:“可我不是复仇者,我想要的比复仇更为远大。”

  

  “那你为何还要去毁灭那个让你痛恨的地方?”

  

  “我要让那些人知道一件事,”罡魁说道:“曾经那个叫做牙心的孩子不是恶魔的孩子,他远远比恶魔更可怕。”

  

  罡魁拍了拍天空虎的额头,天空虎展翅飞起来。他突然有个想法,想让被他所憎恨的人看见恶魔的脸。

  

  五百个士兵凶神恶煞般来到草籽村,他们见人就绑,见屋就烧。草籽村火光冲天,所有的房屋都在大火中坍塌焚毁。草籽村村民无一幸免,都被绑到村里的神洞前,五百士兵将村民们团团围住。

  

  天空传来一声虎啸,天空虎落到众人面前,士兵立即伏地跪拜,五百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参拜男爵。”

  

  罡魁跃下虎背,周围的一切都让他觉得熟悉。他记得那个让母亲痛苦的神洞,记得母亲死前的怨愤,更记得那个老东西的脸。

  

  罡魁走到村老面前,笑道:“庆幸的是,你这老东西还活着。”

  

  所有村民都惊惧不已,他们与其他华洛人一样对帝国的男爵怀着崇高的敬意,此刻男爵就在面前,他们却十分惧怕,不明所以。

  

  村老含泪说道:“男爵大人为何要毁我村子?”

  

  “这是我最痛恨的地方,我要亲手毁了它,毁了这里的房屋,毁了这里的规矩,杀光这里所有的人,用你们的命去祭奠我母亲的亡魂。”

  

  罡魁的眼睛如同冰雪般寒冷,十六岁的他就像一个恶魔。他发出一声长啸,天空虎随着他的声音也发出一声大吼,那声音响彻山谷,划破天际。

  

  所有村民都恐惧的哀嚎着,孩童和妇女啼哭不止。村老跪求男爵饶过一村人的性命,但罡魁只是坚决命令士兵们举起刀剑。刀光四射,村民惨叫连连,一个接一个倒下。

  

  罡魁对周围的悲惨置若罔闻,他只是看着天空,似乎在思念他的母亲。

  

  片刻过后,罡魁冷冷的对村老说道:“我母亲带着对这个村子的怨恨而死去,我的父亲曾经被关进这神洞里整整冻了一天,你们说我父亲是恶魔,说我母亲是恶魔,此刻就是恶魔的复仇。”

  

  村老终于明白,眼前至高至上的男爵在八年前只是草籽村那个名叫牙心的孩子。罡魁命令士兵将村老的家人丢入神洞中,让村老眼睁睁的看着亲人被冻死。神洞里外传来哀嚎,上百村民无论老幼妇孺皆被杀害,最后只剩村老一个。天空虎喷出烈焰,让怨怒的火焰将这个可恨的老东西烧成灰烬。草籽村片瓦不留,在男爵的憎恨下化为焦土。

东土第6章试读

明行王十四年,也就是罡魁成为男爵的第八年,西方的五行族和乐族拒绝给帝国纳贡,反对帝国的统治。明行王立即命令男爵派兵征讨,男爵座下五大将之一的罡威带领三万大军出征。

  

  五行族和乐族彼此相邻,五行族人擅长法术,是北大原上最为神奇的种族,族人的身体天生带有特质,体内蕴含着金木水火土五种气,五行族人就是靠着这种气形成法术,用法术强化身体作战。五行族先代族老建立了五座城,以金木水火土为名,城主以宗为名。

  

  关于乐族,一直是东土北大原上最为神秘的种族,即便是万邦来朝的帝国对这个种族也所知不多。乐族给帝国纳贡,贡品也只是由五行族使者带来,帝国中极少有人见识过乐族人。

  

  罡威出征那天,罡魁对他说道:“你的名字是我给的,你的军队是我给的,你的生命也是我给的,记住你已经不是乐族人,而是男爵的五将之一。”

  

  乐族人神秘,男爵派遣乐族出生的罡威出征,正是因为只有罡威才了解乐族人的弱点。

  

  “男爵放心,罡威现在是帝国军人。”他掷地有声的说道:“为了帝国荣耀,罡威定然不辱使命。”

  

  “我相信你的能力,我也知道乐族人的诡异,我是怕你下不去手。”

  

  “请男爵示下,罡威不敢违抗。”他持剑跪地,跪请男爵下令出征。

  

  罡魁说道:“五行族的法术在强军面前只是杂耍,只要他们投降就可。至于乐族,我要这个种族从东土消失。”

  

  三万帝国大军出营,浩浩荡荡。罡威骑着岩甲象,身后是五千骑兵,五千步兵,一万远程弓箭兵,一万攻城兵。军威浩大,旌旗向南飘展,北风呼啸,大军向北行进。

  

  大军在一月之后抵达五行族的木城下。罡威就在城外扎营,但他并不攻城,而是先布置好防御袭击的机关,然后就派人到附近的树林中砍伐树木。

  

  三日后,罡魁建立起上百个高台,高台上燃着火焰。他命令弓箭兵五人一组登上高台,高台上五百多名弓箭兵蓄势待发。

  

  罡威下令攻城,三千攻城兵推出投石器将装满燃料的器皿投入城中,其后高台上的弓箭兵将燃烧的火箭射入城中。城内起火,熊熊的火焰蔓延开来,木城中的人四处奔逃,哀嚎着也恐惧着。

  

  木城城主木宗打开城门迎战,他带着一千士兵冲进敌阵中。木城士兵擅长木法术,能将手臂变作木制尖枪,直直的刺入敌人身体,而他们另一只手则变作木盾抵御攻击,他们的木法术使得自己在战场上不需任何装备就能攻守兼备,比起那些持刀握盾的士兵要灵活很多,单兵作战能力上远胜华洛士兵。

  

  与木城柄近战的三千帝国步兵明显不敌。罡魁立即下令步兵后撤,让一千弓箭兵在步兵撤离后放出火箭。木城士兵不敌,撤退城中。罡威开始强攻,一万攻城兵杀上城墙,撞开城门,其后骑兵入城,步兵紧随而至。

  

  城内燃着大火,火是木城士兵的克星,他们明显无法迎战,最后放弃抵抗投降。

  

  在罡威的眼里,五行族五城之一的木城不过是个弹丸之地,攻下它并无胜利的喜悦。

  

  罡威对木宗说道:“我不杀你,但你的士兵我要全部带走,这是帝国男爵的命令。”

  

  “我不服,用火这种卑鄙手段,有胆和我正面打一场?”木宗怒吼道:“你们华洛人都是这么卑鄙的吗?”

  

  即便是正面对敌,罡威的三万大军完全可以碾压木城守军,只是由于男爵想要收编这些木城兵,他才没有杀戮,只是用火逼得他们不得不投降。

  

  拿下木城之后,罡威进军土城,土城城主土宗带领所有土城士兵排开阵势迎战。土城士兵使用土法术将身体强化的如同岩石一般坚硬,刀枪不入,不惧风火,但他们行动迟缓,虽然抗打,但进攻力不强。

  

  罡威让骑兵游走攻击,只为消耗土城兵的体力。从早上到晚上,土城士兵精疲力尽,而华洛骑兵换了一波又一波,他们最终力气耗尽被活捉。也是因为男爵对土城士兵感兴趣,所以罡威并未虐杀敌人。

  

  “若愿加入华洛大军,可饶你们不死,饶你们妻儿父母不死。”罡威对一千土城士兵说道。

  

  土宗愤然反抗,罡威将其斩首,土城兵民尽皆投降。

  

  五行族中,战力最强的就是木城兵和土城兵。金城的金法术和水城的水法术主要用于生活而非战争,他们士兵与普通士兵无异。

  

  金法术施术者是握住铁器能使其软化,在战阵中并无多大效用,而在生活中则可快速铸造铁器。水法术者擅长医术,若有人中毒,将中毒者放入水中施以水法,可快速驱毒。

  

  木城土城兵败,金城水城投降,表示再也不反叛帝国,贡品每年如数交纳。五行族中,只有火城军民负隅顽抗。

  

  罡威降服四城后并未立即进攻火城,而是教起三万士兵唱歌,而且唱的还是一首童谣。当全军都学会唱这首童谣后,罡威舍近求远先打乐族,他亲率全军包围了乐族领地。

  

  乐族才是这次出征的重点。乐族人不善战,但非常擅于躲避战争。罡威出生乐族,其后被族人驱逐,他差点死在荒郊野岭,是偶然路过的男爵发现了他,并赐予他新的名字。

  

  罡威座下那头威猛的岩甲象也是男爵送给他的礼物。驯服岩甲象的时候,男爵出动了上百士兵,男爵本人非常喜欢这头异兽,却还是送给罡威当坐骑。比起曾经的族人,罡威显然会服从男爵的意志。

  

  乐族的避战术在于声音。乐族人擅长音乐,能用音乐使人头晕目眩不知南北,即便捂住耳朵,也无法拒绝那魔幻之声。在敌人昏乱的时候,他们快速脱离战场,藏于山野,待敌军撤退,他们再回来重建家园。

  

  正因为乐族人的避战之法,征服乐族的军队全都无功而返,他们正因此而被称为最神秘的种族。

  

  男爵罡魁所恐惧的正是乐族人的声音,若乐族人参与战争,那迷幻的声音会使士兵毫无战力,拥有这种神奇而可怕力量的种族是帝国军队的威胁,必须要将其毁灭。更何况乐族中还有魔笛的存在,明行王和男爵都不能容忍这种可以控制人心的器物存在。

  

  乐族人代代流传着一首童谣,乐族中人都会诵唱,也正是这首童谣,使得乐族人不会被自己的音乐声迷糊头脑,罡威教士兵唱的正是这首童谣。大军一边唱着童谣一边前进,包围圈慢慢缩小,九千乐族人全部在三万大军的包围圈内。破城后,罡威毅然下令屠城,九千乐族人尽皆被杀,乐族人的哀嚎声汇聚在一起,在天空中形成一曲悲惨的歌。

  

  乐族被灭,此后东土大陆上再也没有乐族的歌声,这个古老且神秘的种族最终在帝国的屠刀下消失。罡威寻找那支魔笛,但乐族人至死也没有透露魔笛的下落。罡威后来才知道,魔笛被唯一的幸存者带走,十多年之后,罡威才得到消息,那个带走魔笛的乐族遗孤名为音离。

  

  此次征战的最后一战发生在五行族火城外的荒野上。火城士兵吐息为火,大火燃烧整个荒野,而在火法术的保护下,火城兵能在烈焰中来去自如。他们以火为阵,罡威则让士兵先用水将身体浸湿,然后再持刀杀敌,兵力悬殊,一千火城兵最终被杀光。攻破火城后,罡威接到男爵的命令。五行族中唯有火城人最难管束,男爵要罡威将火城人尽数杀之。

  

  罡威胜利班师,他带给男爵三个战果,第一是乐族从此不复存在,第二是五行族成为四行族,第三是带回来两千名五行族士兵。

  

  罡魁对罡威说道:“魔笛,我希望这是你的第四个战果。”

  

  “魔笛消失了,我没找到。”罡威回答道:“乐族那些人非常顽固,死也没有说出魔笛的下落。”

小说《东土》 第5章 牙心之怒 试读结束。

东土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这是一部全新写作手法的小说,内容新颖,丰富,《东土》非常值得推荐看。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