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弃神者
弃神者

弃神者

作者:彼鹿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7-31 09:55:55

《弃神者》,是作者彼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亚夏娜...........你想回家吗?”亚瑟金幽幽地说“家?我不要回明决城........不要。”亚夏娜突然像个被吓到的小女孩一样颤抖“我好怕那里的狗........”还有那里的人........”这时她突然被抱住了,那是一个非常温暖有力的拥抱,亚夏娜愣了一下,将脑袋贴近哥哥的胸口,就像当初被关在狗舍的时候,亚瑟金就是这样抱住她的任凭野狗在他身后咆哮“别害怕.........那里早就不是我们的家了........我是指东方.......我们爸爸的家”亚瑟金说
展开全部

17-——光影之战

“所以晓你还有秘密身份,亏你一直瞒着我那么久”安泽尔说

“你不也瞒了我很多东西吗?坏小子”晓笑着说

“那这个天堂殿和那头山羊有什么关系?”安泽尔问

“天堂殿是大陆上最神秘的组织之一,和神罪审判局一样专门处理一些神眷者的斗争和纠纷,然而和他们不一样的是,他们隶属于诸神议会,而天堂殿有一个主神,所有组织成员包括我在内都信奉这个神明,那是传说中的一个长着六只翅膀的神,他目如烈火,手持横跨海峡的烈焰巨剑,太阳是他的坐骑,月亮是他的温床,当他挥舞那把巨剑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被点燃”晓说

“听起来像是大魔王更多一点”安泽尔笑笑说。

“我不知道,反正他们是那么跟我说的”晓撇撇嘴说。

“那这个纹身是大魔王赐给你的吗”他指着晓后背的那对翅膀说,指尖不小心戳了她光滑如玉的后背一下“安泽尔!!”晓怒嚎着,迅速将衬衫穿好,睁大那对漂亮的紫瞳瞪着惊慌失措的安泽尔,“这个......对了“他们是谁””安泽尔迅速地支开话题。

“他们?”“就是天堂殿的成员,包括我在内总共有三百名成员左右,还有六个长老,分别分布在大陆的不同地区,比如我就被分配到君庭这里。”晓微怒道。

“快点告诉我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看到这个标志的!”晓放下受伤的腿,双手交叉在胸前瞪着安泽尔,安泽尔无奈地就将在酒吧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晓,这一过程晓全程一言不发,直到安泽尔说到了那个男人给自己买来了一杯酒的时候........

“看来我们彼此都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这是北方人的幽默吗?”

“你喝酒了对吗?安泽”晓垂下眼帘淡淡地说,。

“就一杯........而已。”安泽尔突然被晓吓了一跳。

“你喝酒了对吗?在维克托那里,我警告过你,你可以去听维克托吹嘘他的英勇往事,但你不能随便喝他那里的酒。”晓的突然音量提高了一个层次,将树枝上的知更鸟吓得纷飞不断。

“呃..........我.......”安泽尔像一个被吓坏的孩子一样惊慌失措,灵活的舌头感觉也打结了,他最害怕晓生气了,之前他不小心将晓的一条亚麻灰裙当成抹布拿去擦剑,被晓发现了之后,晓没有像现在这样生气,而是默默地将裙子扔到了角落里.........之后的几天屋子里的温度都在零度以下,明明是温暖的春天,可自己房间的窗户却始终结着拇指般大的冰霜,对于这一切,晓露着肩膀淡淡地对自己说

“你和一个北境人住在一起,屋子自然会是冷一点的..........角落那里有一条破布,你可以用来保暖。”然而像今天这样大发脾气还是第一次见。

好了不要生气了,我明天早点回来给你做好吃的”安泽尔看着地板说。

这个死孩子将自己也当成孩子了吗?明明自己是他的监护人.........

“后来我快离开的时候在那个男人手上看到了这个标志”安泽尔不安地说。

“我懂了........”晓的目光低垂,眼中带着一丝恐惧。

“这就是我们负责一些人类无法理解的事情,包括神眷者,比如这个猎神者所做的一切,以及处理组织这些事件所可能带来的一些恶果”晓幽幽地说,她始终无法将“方程式”的事情告诉诉安泽尔。

“而你刚才画的这个山羊头就是我们一开始的敌人,也是最后的敌人——“黑山羊””的标志,但与其说使我们的敌人,不如说是我们的镜像一样..........“黑山羊”的教众众多,大多都是上流贵族,他们平日衣冠楚楚地在饮酒作乐,但他们都各有自己的欲望,行事没有任何底线可言,这个组织背后默默操纵着大陆上大大小小的战争,他们所拥有的财富甚至可以瘫痪整个大陆的经济,不少家族私下都和他们有着交易,“黑山羊”给予他们任何想要的东西,财富,女人与权力........据说“黑山羊”甚至可以复活死人,但也必须献上祭品........有的是自己的妻子或者儿女,但一定是自己所爱的东西............"

“自“神创纪元”以来“天堂殿”已经和“黑山羊”争斗了很多年,现在我们依旧无法将他们集中在一切进行歼灭,一百八十年前的“天火之战”,那一次先辈们几乎将“黑山羊”的教众们消灭殆尽了,最后只剩下了那一代“路西法”教主的孩子,一个八岁的小男孩,当时天堂殿的长老们决定给这个孩子一条生路,他们觉得先辈的错误不应该由一个孩子来承担,那是他们犯下的最可怕的一个错误.........许多年之后,那个孩子长大了,身后跟着一支军队般的教众,他们掀起了这片大陆上最可怕的战争之一”

“魔神的狂舞,对吧,原来这场战争的背后有一个这样的势力操纵,我一直以为是波顿家族的作茧自缚”安泽尔说

“的确是,但是波顿家族那一代的族长娶了一个名为玛丽.迪沃的女人,她的父亲就是当年的那一个小男孩。”晓带着一丝无奈地说道

“仁慈的决定......但很愚蠢”安泽尔幽幽道。

“是啊.....”晓微叹道

“那这个猎神者和这个标志有什么关系呢?”安泽尔问道。

“我刚才死里逃生的地方里面就有这个标志!”

安泽尔狠狠地打了个寒战,感觉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背好像被一把冰冷匕首抵住,猎神者.......黑山羊.......酒吧里的那个男人,这一切都说得通了。

那个的男人到底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东西,那绝不是一次巧合的相遇,他说过自己身上的味道很特别,难道自己有什么东西吸引着猎神者,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自己可以靠着这一点抓住这个混蛋。

“安泽,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不要犯和我一样的错误,这是我的任务,我会处理好的........”晓的眼前突然一黑,整个身子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幸亏安泽尔及时扶着她的肩膀。

“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好好休息,寒冰火的药力已经生效了,加速治愈会消耗你大量的体力……”安泽尔用手绕过她的小腿抱起了她,她真轻啊,感觉就好像一团雪一样。

“不要.....犯......”晓抓住他的衣领轻轻地说,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消散,灵魂好像回到了那一个战场,当时布兰登就是这样抱着自己的,身边的敌人没有一个敢上前一步,当时她的鲜血一直在流淌,但她从未感到如此安全.........

将晓送回房间后,安泽尔坐在窗前默默地看着窗外的夜色,月亮藏着黑云后若隐若现,在不远处的天际线跃动着血一样的微光,一只夜枭在树上盯着自己手中的匕首,锋利的刀光倒映在它瞳孔中“猎神者,那真的是你吗?如果是的话,你这次那里都去不了!”安泽对着窗外挥出一道凌厉的刀锋,一根粗大的枝条应声倒地,以及那只一直看着匕首的猫头鹰。

“这就没意思了……”男人看着身后被坚冰覆盖的屋子,手中拖着一个黑色的棺材,身后的女孩嘴中发出“呜呜.....”的呼救声,那是维克托酒吧的女酒保,她也被猎神者抓到了……或者说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

“那今晚我们就方便一点……希望你不要介意……”男人解开了身上的斗篷,衣服里面露出明晃晃的小刀,每一把小刀上面都将女孩的恐惧纳入其中“不要……不”

“抱歉,你的声音太小了。男人将匕首狠狠地插进她的喉咙,鲜血溅了他半张脸.........

18-——兄妹

夏天的午后,和熙的阳光暖暖地穿过窗户,窗边那盆翠绿色的盆栽身上勾勒出道道金光,亚夏娜拿着小剪刀细细地修剪着上面的枝叶,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活像一只小猫,树枝上的麻雀歪着脑袋看着她,伴随“啪嗒”一声,麻雀张开纯黑色的翅膀震翅而飞,渐渐在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天际线上。

“哥哥,你今天想吃什么。”亚夏娜将窗台上的微微碎叶吹出出窗外,残叶穿过阳光,在微风中荡漾,好似一股绿色的旋涡在空气中飞舞着。

“你做什么就吃什么吧。”亚瑟金头也不抬地说,双手一直捣鼓着眼前的机械时钟,那是马琳太太特地让亚瑟金修的,她是亚瑟金的房东,自从母亲去世了之后家族不曾送过一分生活费来,似乎将他和亚夏娜完全遗忘了............也许这样就能摆脱家族中出了两个私生子这样的丑闻,平时都是这个马琳太太帮住他们的生活,除了提供房子让亚瑟金他们住,还不时会送来衣服和食物给他们,是个很好的人。

“那我们就吃土豆泥吧,昨天科德大叔给了我一袋新鲜的土豆,厨房里还有上次的芝士没吃完”亚夏娜回过头过头不经意地笑着,她的身上穿着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配搭她的淡紫色头发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亚夏娜喜欢一切白色的东西,整个衣柜都是白色的裙子和长袜,她说白色能让她感到放松和宁静。

“好,就吃土豆泥吧”亚瑟金,亚夏娜平时的人缘很好,邻居都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女孩,经常会送给她很多吃的和衣服之类的东西,当然也免不了流氓的骚扰,每一次带亚夏娜出去总会有几个流氓对着她吹口哨,这让亚瑟金感到无可奈何,所幸一直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除了在学校的那一次...........

通常亚夏娜还算听他的话,但只要和那个安泽尔混在一起,她就固执得和个野丫头一样,好几次都差点闯出祸,说到安泽尔,这两天都见他魂不守舍的,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听说他好像和那个白冰老师住在一起,据说这个白冰老师是北境之王的妹妹,在学校里的男学生私底下称她为“冰公主”,同时议论她的美貌,这个称号既有对她的尊敬,同时又显露出她冰冷高傲的一面,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和安泽尔住在一起?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亚瑟金也不管安泽尔这些事情,他只在乎自己妹妹的安全和幸福..........

亚夏娜收起小剪刀,取下墙上的围裙,系在自己的的细腰上,跑去厨房忙活了起来了........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他一个人在屋子里修着机械,亚夏娜在厨房里做菜,不时还会传出女孩欢快的歌谣,时间悄无声息地溜走,待到饭菜的香味飘满这间小屋的时候,亚瑟才会摘下油腻的皮手套,漫步到饭桌前,看着妹妹端上一盘盘简单又美味的菜。

气氛一如既往的融洽,亚夏娜将一大盆的土豆泥端放在桌子上,醉人的香味立即弥漫在亚瑟金的鼻腔中,让人忍不住张大鼻翼“还有菠菜和草莓饼哦!”亚夏娜笑着说,亚瑟金将挖了一勺土豆泥放在口中,暖暖的感觉让他陷入一丝放松之中,在旁人看来一直以来都是亚瑟金照顾妹妹的,但亚瑟金心中知道其实是妹妹在照顾他,亚瑟金看着她的身影,感受着她的懂事和开心。

他们在餐桌上谈着学校里发生的趣事,班上的谁谁为了去追求谁买了一大堆的玫瑰放在讲台上,哪一个学生跑去赌场赌博被教导主任抓住了............在外人看来这个平日如岩石般沉默的男孩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面带微笑地和妹妹讨论着这些八卦,其实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许多面具,也许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让我们将面具全部摘下,或许是母亲,或许是妹妹............当你摘掉的面具越多就证明你越爱那个人,而现在哥哥的笑声回荡在这间小小的屋子中,在亚夏娜看来这是她最开心的时光之一。

“对了,哥哥你知道安泽尔这几天怎么了嘛?我感觉他好不开心”亚夏娜将一块草莓饼塞进口中,含糊地问着哥哥,亚瑟金放下勺子看面前的妹妹说“也许他碰上了什么麻烦了吧,不用担心他,他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但他什么都不告诉我,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在看书,我带派给他吃他也只是放在一旁,凉了也没有吃一口。”亚夏娜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道

“好好吃饭,不要想这些了。”亚瑟金将一片菠菜插到亚夏娜的盆子里“哥哥,你知道吗?东方人吃饭就是用两根木条夹着吃的,他们叫那东西“筷子””亚夏娜说

“什么?”亚瑟金一时间没有听清楚“筷子”亚夏娜又说了一遍,然后拿起两根勺子夹着一片菠菜吃“他们就是这样吃饭的”亚夏娜说,亚瑟金被她的行为乐到了,忍不住弯着腰笑了起来。

“哥哥.........我们的爸爸是东方人是吗?”亚夏娜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好像远方吹来的风,亚瑟金的笑声突然凝固了,他默默地看着妹妹,一丝悲凉从餐桌上弥漫开来,他们彼此沉默着。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关于他们的父亲彼此之间一直闭口不谈,亚夏娜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爸爸长什么样子,只记得小时候妈妈说他长的儒雅温柔,仪表堂堂,是一个很善良的东方画家,亚夏娜不懂什么是“儒雅”这个好像是一个东方名词,很多人说她长得像他们的母亲,所以她觉得哥哥应该长得和爸爸一样才对........一样的“儒雅”?

但他们的父亲被外公处死了,罪名是爱上他们的母亲........

“亚夏娜...........你想回家吗?”亚瑟金幽幽地说“家?我不要回明决城........不要。”亚夏娜突然像个被吓到的小女孩一样颤抖“我好怕那里的狗........”还有那里的人........”这时她突然被抱住了,那是一个非常温暖有力的拥抱,亚夏娜愣了一下,将脑袋贴近哥哥的胸口,就像当初被关在狗舍的时候,亚瑟金就是这样抱住她的任凭野狗在他身后咆哮“别害怕.........那里早就不是我们的家了........我是指东方.......我们爸爸的家”亚瑟金说

东方?亚夏娜只从书里看到过东方,那是一片神奇且富饶的土地,他们的男女穿着宽大的衣袍,甚至像变魔术那样袖子里拿出像石头一样大的金子,他们的物产丰富,人们丰衣足食,与古袤兰不一样,他们只有一个王朝被称为“胤”,而古袤兰大陆上总共有四个王朝,据说他们的神明不曾消失,都居住在一片被称为“天庭”的土地上,那里的人每一年都会举行盛大的奉神仪式,由神明去选择眷民,并非像古袤兰一样由人去选择神明。他们拥有许多古袤兰所没有的秘术,天生好商,与海瑟家族有着密切的商业贸易,甚至会乘坐海瑟家族的船只去到古袤兰前去游历,如同他们的父亲一样。

“亚夏娜,等我们有一天有了足够的钱,我就带你去东方........带你回家”亚瑟眼神灼灼地说

亚夏娜笑了笑,把手臂挂着哥哥的脖子上说“哥哥........君庭也挺好的,这里有安泽尔,有我的盆栽,还有你的机械工具........我们就住在这里!我们可以过平静的生活.........我们可以很幸福”亚夏娜此时开心地像只小猫,在哥哥的脖子上一摇一摇的。

安泽尔?亚瑟金突然松开亚夏娜的手,双手抓住妹妹的肩膀说“亚夏娜!你是不是喜欢安泽尔?”这句话说出的那一刻,亚夏娜的脸瞬间好像红得可以滴出血一样“哥哥.........我.........他”其实傻子都可以看出亚夏娜对安泽尔喜欢得不得了了,甚至可以说一见钟情了,只是只有亚瑟金不肯承认这个事实而已,他一直以为安泽尔只是妹妹的“好朋友”

“别撒谎........”亚瑟金用眼神逼近亚夏娜,试图让她说出真相,亚夏娜叹了口气,低下头去一语不发,好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

“记得在明决城的时候吗,当时你也喜欢上了一个叫拜庭的男孩,你和他整天形影不离,拿着他送给你的花告诉我你长大了要嫁给他。”亚瑟金说

“我知道,他最后为了成为安妮小姐的男朋友把我从窗子上推了下去..........”亚夏娜轻轻地说,好像这件事在她心中没有留下一丝伤痛“但是.........安泽尔他........不一样........”

亚瑟金笑了笑,松开了手什么都没有说。

“哎呀,亚夏娜,你这里可真难找,你哥哥在......”安泽尔的头从一个斜窗钻了出来,伏着身子爬了进来,活像一只松鼠.........

小说《弃神者》 第17章 ——光影之战 试读结束。

弃神者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这是一部全新写作手法的小说,内容新颖,丰富,《弃神者》非常值得推荐看。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