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共饮千秋岁
共饮千秋岁

共饮千秋岁

作者:婳意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6 09:31:21

共饮千秋岁by婳意全文章节目录的精彩内容由木阿文学为您带来,是金牌作家婳意以精湛的文笔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非常适合阅读。待莲心取药回来煎成,萧逸衡看着莲心将药给苏结夏服下,才安心离去。几日过去苏结夏仍未好转,萧妄城也听闻苏结夏患了病。故而一日下朝后,便嚷嚷着要和萧逸衡一起回府探望,被萧逸衡百般劝阻,以病人需要静养为由才算是劝住了。回府后萧逸衡换下朝服,便匆匆去探望苏结夏。一进屋便看到莲心正准备将晾过的药喂苏结夏服下。“你出去,本王来吧。”萧逸衡接过药碗,将莲心打发了出去。萧逸衡将苏结夏扶起,把她靠在自己怀中,小心地将勺中的药为她服下。只是苏结夏仍在昏迷之中,送进口中的药有一半都从嘴里漏了出来。
展开全部

急病

苏结夏回屋后整个人扑在床上,将脸蒙在被子里。本想大肆哭一场,将心中的委屈宣泄出来,眼泪却怎么也流不出。

莲心轻手轻脚地跟进屋里,沏了杯茶端到莲心床头小心翼翼地问:“王妃喝杯茶吧?”

“我不渴。”苏结夏整个头都蒙着,声音闷闷的。

“对不起,都是奴婢不好,让王妃被连累。”莲心悻悻地将茶放到一边,垂着头声音里尽是愧疚。

即便没有莲心,萧逸衡依旧会找各种方式难为她,他们之间的隔阂根本不是今天这一件事而引起的。想到这儿,苏结夏深吸口气,整个人猛地坐起来:“不怨你,你也不用太自责。去外面候着吧,我想自己静静。”

莲心担心走后苏结夏想不开会出意外,便拧着不走。直到苏结夏佯装生气,莲心才犹豫着退了出去。

“王妃若是有什么事就叫奴婢,奴婢就在门口守着。”说罢莲心便关上了门。

苏结夏坐在椅子上,仔细思量着种种过往。她愈发怀念起当年会温柔的对着她笑的萧逸衡。在苏梨棠从秋千上跌下的那天之前,即便苏结夏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们玩耍,萧逸衡都会时不时看向苏结夏对她报以微笑。苏结夏只想让他们的关系回到之前那样,可现在他们之间误会越来越深,这样的愿望却成了奢望。

夕阳西下,莲心敲了敲门,得到苏结夏同意后才进来,手里捧着几个果子。“这是奴婢昨天留起来的,也能垫垫肚子,王妃吃点吧。”莲心仔细地擦拭过果子,递到苏结夏面前。

苏结夏摆摆手,一半是想让给莲心吃,一半是和萧逸衡赌气。既然萧逸衡断了她的饭,她便一口也不吃。

可终究拗不过莲心,苏结夏接过将果子掰成两半,将一半还了回去。“半个就够了。本就不解饱,你多吃些吧。”苏结夏坚持着让给莲心,二人吃下后,收拾完东西便早早就寝,免得深夜饥饿难忍。

萧逸衡伏在书案前看着书,听人传报说苏结夏已经睡下,淡淡地回应了一声。“回去盯着,明日本王吩咐之前不得有人出入。”

听完通传后,萧逸衡便心不在焉,书上的字一个也看不进去,便将书撂在桌上,往椅背一仰,手抚上眉心。他甚是不解,苏结夏明明以前是温柔似水的女子,怎会变成现在这般。

当年苏梨棠总哭诉姐姐欺负她时,萧逸衡还偏向苏结夏说话,直到亲眼见苏梨棠被她推下跌在雪地上,他便开始信了那些话。

那日之后他同苏梨棠一起时,总期盼苏结夏会出现,向他解释清楚一切,让他相信那是一场误会,可苏结夏始终没有出现。

苏梨棠说,安定侯给苏结夏请了先生教琴,二人关系极好。萧逸衡便觉得,大抵人是会变的。故而更加珍惜从一而终的苏梨棠。

今日的事,本是萧妄城的话又勾起了那些过往,他便想去问清楚,却看见抬手想要打陈盈盈的苏结夏,当年苏梨棠被推下的身影又浮现在他眼前。当年的事他去晚了一步,如今他却能先一步保护陈盈盈。大概是他真的看错了苏结夏吧。罚苏结夏一天内不许进食,也算是代苏梨棠报了仇。

萧逸衡也想过以苏结夏的体质是否会受不住,可话已说出便不能收回,更何况苏结夏欲伤他人,这样的惩罚本算不得什么。越想越心烦,萧逸衡干脆将这些事抛于脑后,吹熄了灯准备就寝。

第二日早晨,莲心起来准备服侍苏结夏洗漱更衣,叩门时听见苏结夏几乎是弱不可闻的声音传出,觉得不妙便赶紧推门而入。

映在莲心眼帘的是苏结夏苍白的面容,嘴唇也微微泛白。这个模样吓得莲心赶忙扑在苏结夏身边:“王妃您哪儿不舒服,奴婢去请太医来瞧瞧王妃。”

说罢莲心便要出去喊人,却被苏结夏抬手拉住。只见苏结夏轻轻摇了摇头:“这时候王爷去早朝还没回来,门口那些人没王爷的命令不会放你出去的。”即便是萧逸衡回来了,想必也不会搭理她们。对萧逸衡而言是不是她死了才会开心呢?

苏结夏想着,便觉得急火攻心,只觉得头晕目眩一阵气闷,双眼一黑便晕厥过去。这一晕使得莲心慌了手脚,连忙唤了两声苏结夏,却不见她有任何反应,便转身奔向院内,向门外把守的侍卫求救。

“这位大哥,王妃娘娘晕过去了,能不能请大哥通传一声,叫太医来救救娘娘。”把守的侍卫听到这话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拒绝了莲心的请求。

莲心焦灼地哭了起来,抓住侍卫的衣袖抽泣:“大哥您行行好,娘娘真的晕过去了。”说罢莲心就要跪下,被侍卫一把拦住,为难地说:“王爷吩咐过不得人出入,姑娘你别难为我了。”

“即便王妃有性命之忧也不能通融吗?”莲心抬起头愤恨地对着侍卫大喊,“今日王妃娘娘若有不测,我便撞死在这给娘娘陪葬,化作厉鬼也不放过你们。”

莲心作势要撞向门口的石柱,侍卫急忙扯了她一把,总算是松了口:“我也是听命办事,姑娘别怪罪。我去帮姑娘寻王爷通报一声,姑娘不如趁着时候回去看着王妃。”

莲心如梦初醒,道谢之后赶忙回去照顾苏结夏。

萧逸衡才下朝回府,看着时候也不早,想必苏结夏也反省够了,便准备吩咐人将饭菜送去。正在这时见侍卫急忙赶到自己面前:“秉王爷,王妃身边的丫鬟通报,说王妃早晨晕过去了。”

萧逸衡本只想小惩大诫,却没想到苏结夏的身子如此弱,也有些失了方寸,急忙命侍卫到外面找大夫来,自己连忙向苏结夏的住处赶去。

才踏入苏结夏院内,便听见莲心的哭喊声,更是慌乱,大步迈入苏结夏屋内,只见莲心端着一杯水正尝试给苏结夏饮下。

昏迷

莲心见萧逸衡进屋,小心地将枕在自己腿上的苏结夏挪开,跑到萧逸衡面前跪下:“王爷求您救救王妃吧。昨日的事都是奴婢不好,和王妃无关,请您别再怪罪王妃了。”

萧逸衡摆摆手让她起来,走到苏结夏面前探了探她微弱的鼻息有几分着急,却也无能为力,只得连连踱步等着大夫。

过了一刻,大夫被侍卫带到屋里,气还没喘匀,便被萧逸衡急忙将人拽过:“大夫,您瞧瞧她这是怎么了。”

大夫靠近苏结夏先是观察了她的面色,觉得不妙,便急忙搭上她的手腕,眉头紧蹙,在萧逸衡的再三催促下才道:“回禀王爷,王妃是因未进食而导致体虚,急火攻心导致。如今脉象不稳,老夫且用针灸一试。”

说罢便取出银针,对着苏结夏的穴位扎下。每扎下一根银针,萧逸衡的眉头便拧的更深。虽说他最初的确是想给苏结夏一点教训,但并不想把她折腾成现在这个样子。

刚才听到苏结夏脉象不稳时,他甚至有一丝慌乱,怕苏结夏就此离开。直到面临生死离别时,萧逸衡才想起从前他对苏结夏的心意。

这样安静躺着的苏结夏似乎让他回到了从前,不由得在内心为她祈祷起来。

不知经历了多久,大夫长舒一口气,将银针从已经沁出一层薄汗的苏结夏身体中取出,起身对萧逸衡一拱手:“王妃已脱离性命之忧,只是仍昏迷不醒。老夫为王妃开几服药,每日按时服下变会好转。”

“谢过大夫。”萧逸衡命莲心将大夫送出,遣走屋内的众人,坐在苏结夏床边,将她露在外面的胳膊轻放进被子中。看着苏结夏的睡颜,萧逸衡轻叹口气喃喃自语道:“若是你像曾经那样多好,当初为何要推棠儿,为何不同我解释。”

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苏结夏,萧逸衡伸手抚上了苏结夏的面庞,替她将薄汗拭去,对着她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待莲心取药回来煎成,萧逸衡看着莲心将药给苏结夏服下,才安心离去。

几日过去苏结夏仍未好转,萧妄城也听闻苏结夏患了病。故而一日下朝后,便嚷嚷着要和萧逸衡一起回府探望,被萧逸衡百般劝阻,以病人需要静养为由才算是劝住了。

回府后萧逸衡换下朝服,便匆匆去探望苏结夏。一进屋便看到莲心正准备将晾过的药喂苏结夏服下。

“你出去,本王来吧。”萧逸衡接过药碗,将莲心打发了出去。萧逸衡将苏结夏扶起,把她靠在自己怀中,小心地将勺中的药为她服下。只是苏结夏仍在昏迷之中,送进口中的药有一半都从嘴里漏了出来。

“这丫头。”萧逸衡望着苏结夏的侧颜,沉思了半晌,将药一口气灌入自己口中,对着苏结夏的嘴吻了下去,将药送到她口中。确认苏结夏将药都吞了下去,萧逸衡咽了咽口水,极苦的药使萧逸衡的脸皱成一团。

苏结夏自幼体弱,这样苦的药,她想必喝了不少,不知她是否也会嫌苦,是否也会将脸皱起苦的吐舌头。

?这样想来,萧逸衡觉得自己对苏结夏的了解也不过如此。她的口味喜好他一概不知,她如何想,如何做也只是略知一二,其他的不过是自己的妄加揣测罢了。

“你说,若是本王当初多关心你一些,你是不是便不会针对棠儿了?”萧逸衡对着苏结夏暗自发问,“又如何才能回到咱们初见时的模样?”

见苏结夏睫毛忽闪忽闪似是回应,又觉得自己对着听不到自己说话的人自言自语着实好笑。

萧逸衡将苏结夏从自己胸膛挪开,缓缓地让她平躺在床上。出门叫莲心进去服侍,并再三嘱咐下次煎药时为苏结夏加糖进去。

闻言的莲心暗暗为苏结夏而高兴,至少萧逸衡现在会在一些事上关心她,便爽朗地领了命令回屋服侍苏结夏。而萧逸衡才走到一半,便听人传萧妄城来拜访,已在正厅等候,便又折返回去见萧妄城。

“皇兄。”萧妄城见萧逸衡前来,向前拱手才要行礼,便被萧逸衡免了礼数。

“本王不是说等你皇嫂醒了再来探望么?”萧逸衡睨了他一眼。只见萧妄城摆摆手否认道:“我前来不是为了二嫂的事。只是今日我下朝时,听到了一些关于二哥的流言蜚语。是……”

见向来爽朗的萧妄城欲言又止,萧逸衡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有话直说就是了。”

“有人说皇上对二哥似乎有所忌惮,恐怕会视二哥为眼中钉。”萧妄城犹豫片刻,将听来的话如实托出。

“不足为信。当年父皇立储时,本王便同皇兄说过,无意皇位,只愿辅佐帝王保我胥朝安康。”

“二哥的为人,妄城自然知道。可二哥屡建奇功,难免被有心人记在心中。”

“皇兄并非多疑之人,想必不会轻信小人之言。更何况这些臣子都要忌惮本王几分。”萧逸衡摆摆手,觉得萧妄城说的只是空穴来风。

“只是妄城认为事出必有因,二哥还是提防些好。”萧妄城略带焦灼,满心为萧逸衡担忧。萧逸衡点点头,安抚道:“皇兄才登基不就,朝内有人狼子野心,外境有蛮夷虎视眈眈。想必皇兄一人应付不来。本王有指责助皇兄保我朝国泰民安。”

没等萧妄城开口,萧逸衡又用话堵住了他:“今日之事我会上心提防,等到朝纲稳定,我自会请辞,做个闲散王。”

“若是如此妄城便放心了,有事二哥一定要同我说。”萧逸衡点点头叫萧妄城放宽心,又同他闲话几句,见时候不早萧妄城才告辞离去。

萧逸衡饭后又到苏结夏处探望,听莲心说她仍未有转醒的迹象不免多了几分担心。看了看苏结夏的睡颜吩咐莲心退下,决定看护她一晚。

莲心再三劝说无果,只得由萧逸衡的性子来。萧逸衡支了把椅子,在苏结夏床边坐定,大手抚上苏结夏的脸庞端详着她的模样。

自从二人决裂后,萧逸衡再没仔细看过苏结夏。直到今天才发现苏结夏是如此瘦弱,伸手抚上竟摸不出多少肉来。在五味杂陈中,萧逸衡也逐渐睡意朦胧,伏在苏结夏床头睡去。

小说《共饮千秋岁》 第8章 急病 试读结束。

共饮千秋岁相关内容推荐

骊燕小哥哥点评:

《共饮千秋岁》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书了,求婳意大大快点更新吧 闹书荒了啊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