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
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

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

作者:少爷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7-31 08:59:51

新书推荐,《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是少爷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呵,看你们这对狗男女要怎么解释清楚此事! 见事情要暴露,于昕朝着于菲雪投去求助的眼神。 于菲雪一急眼,指着云雅月就骂:“你这个女人可不要脸,颠倒是非黑白的事情也做得出来,死不要脸的狐狸精!婊子!” 啪啪啪。 席慕蓉抬手鼓掌,看着于菲雪一顿赞叹:“林家小姐的词汇量如此诸多,真是佩服。”视线扫过林家三人,最后落到云雅月身上,语气温柔下来,“月月我们走。”
展开全部

5-招惹错了人

  “我的口味怎样需要你来评判吗?”席慕蓉一个眼神过去,势如冰霜。

  “席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确实管不着,但这个女人几天前刚刚被我抓到跟别的男人出轨的证据,刚刚跟我签订离婚协议。”林佑柯的话引来一片唏嘘的声音,云雅月深深低着头咬牙切齿,她明明知道真相,可是林佑柯手里握着所谓的证据,只怕惹怒了他一会他会把那些照片发布出来。

  该死!明明错的人不是自己,她是被陷害的。

  可她现在是处于百口莫辩的境地!

  看着三人洋洋得意的样子,云雅月恨不得上前去撕破他们的脸。

  增恨!厌恶!悔不当初!只怪自己当初眼瞎。

  可是又能怎么样?周围的人都在看笑话,她……无处可藏。

  “月月,我很想帮你,可是你出轨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佑柯扛着这么大的屈辱还决心和你和平分手,你为什么还不愿意放过他?这么快就勾搭上他圈子里的朋友,你不觉得这样做很过分吗?”

  于昕一句一句亲昵地月月喊出口,云雅月只觉得恶心。这演技比堪称影后,不去演艺圈真是可惜了。

  可悲的是周遭的人都信了,云雅月的处境越加被

  多想有人在这个时候也替自己出面啊。

  老天爷听到了她的祈祷,在所有人都在等着看笑话的时候,席慕蓉打破了沉默,嘴角挂着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低头在云雅月的额头留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感谢林总放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自由,不然我还真没机会把她拥入怀里。”

  此话一出,众人目瞪口呆,席慕蓉还真这么重口?在婚内给老公戴绿帽子的女人也要?

  于昕脸上表情很难看,在席慕蓉跟前,林佑柯都要敬他三分,没想到这样的人会帮助云雅月,她心里嫉妒不已却不敢再多说一句。

  林佑柯冷笑,“听闻席总不近女色,原来是喜欢二手货。”

  “林佑柯,你说你脚伤住院,但我看你进来的时候腿脚灵活的,怎么看一点都不像个刚刚出院的病人啊。”席慕蓉说出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来。

  林佑柯一脸淡定,搂住于昕,夸道:“娶回来的老婆日夜不见人,所幸有于昕无时无刻在身旁照顾,若不是昕昕我也不会恢复的这么快。”

  “哦?”席慕蓉的眼神放在于昕身上,见她尴尬的笑似在掩盖什么,将疑问道出声:“这么说来,从你结婚到现在一直都是跟于昕呆在一块?”

  林佑柯后知后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有些急了,“云雅月在外面花天酒地尽不到妻子的义务。”

  “所以你因此跟她的闺蜜勾搭在一起。”席慕蓉接下了他的话,尽是嘲讽。“既然你对云雅月如此上心,怎么刚离婚,你两人的动作却亲密的像是一对结婚已久的夫妇。”

  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

  方才林佑柯的妹妹确实说过林佑柯对云雅月一番深情却得不到相应的回应,可现在看来似乎疑点重重。

  变心的也太快了,令人无法不产生质疑。

  云雅月真想为席慕蓉的聪明点赞,终于有人明事理了。

  呵,看你们这对狗男女要怎么解释清楚此事!

  见事情要暴露,于昕朝着于菲雪投去求助的眼神。

  于菲雪一急眼,指着云雅月就骂:“你这个女人可不要脸,颠倒是非黑白的事情也做得出来,死不要脸的狐狸精!婊子!”

  啪啪啪。

  席慕蓉抬手鼓掌,看着于菲雪一顿赞叹:“林家小姐的词汇量如此诸多,真是佩服。”视线扫过林家三人,最后落到云雅月身上,语气温柔下来,“月月我们走。”

  看着云雅月被席慕蓉带走,于菲雪气的脸都扭曲了。

  于昕死命咬着下唇,她以为抢走了林佑柯自己就能安定下来,可没想到转眼间云雅月攀上更有钱的男人!不,不可以。

  绝不允许云雅月过得比自己好!

  聚会因为自己的事情凉了,云雅月感到万分歉意,可一路上席慕蓉拉着一张脸一副不想跟她交谈的样子。

  她只得作罢。

  一路回到席家,席慕蓉直接上了楼,用人让云雅月去找席老,云雅月看着书房的门关上转身去了客厅。

  “爷爷。”

  席老爷放下手里的文件,朝云雅月笑:“月月回来啦?过来坐,爷爷有事找你。”

  总觉得气氛不对,云雅月有些担忧地坐在老爷子对面。

  “我们家月月真是辛苦了,遇到渣男还被陷害。”

  啊。

  云雅月狐疑地看着席老,不明所以。

  “月月,不要怪爷爷去查你,如果不是爷爷这么一查,你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你的前夫林佑柯对你做了些什么惨无人道的事情。”

  云雅月越听越糊涂:“爷爷,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席老爷哀叹一声:“当面你父亲车祸的案件,负责人是林佑柯爸爸的同学,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了。”

  ……

  云雅月的脑子嗡嗡作响,和席老爷的谈话彻底刷新了她对人心险恶这句话的认知,但自己已经被林佑柯骗得钱财尽失,如今的林佑柯和落魄的自己相比混的风生水起,她从不过问林佑柯公司的事,如今林佑柯用父亲的投资走到了哪一步她根本无从可知,那她要怎么报仇?

  席老爷给了她办法,如果她能够和席慕蓉结婚,成了席家的媳妇,她就可以借助席家的身份地位去和林佑柯斗争。

  走向书房的步伐沉重而缓慢,她在挣扎。满怀恨意地嫁给一个男人就为了报复另一个男人,这种交易,值得吗?

  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席慕蓉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云雅月,眉头一皱声音清冷,问她:“有事?”

  “没……”云雅月神情恍然,此时,一股香水味袭入鼻腔,那个晚上可怕的记忆重现,她瞪大了眼睛看向席慕蓉。

  那一夜,她被药物所控,房间也没开灯,她已经没有太多意识去看清那男人的脸,整整一个晚上受尽折磨痛苦不堪,男人带着她跌入万丈深渊陷入绝望之中。而那股混合在酒精里的香水味印刻在云雅月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那是唯一一个能够辨识那个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的条件了。

  席慕蓉被看的浑身不适,撇下她要走,却被拉住衣角,低头对上女人质疑的眼神,他一脸不悦:“有事?”

  还以为终于从地狱逃离,却没曾想这个天堂才是真的地狱,身体深陷在冰天雪地,她全身血液仿佛冻结凝固起来,心头一颤道出一番问话。

  “我问你,3月25号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6-那女人

  3333三333“3月二十五25号?”似乎想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席慕蓉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我没有义务告诉你我的私人行程。”

  “如果没事你就出去吧。”

  云雅月依旧拉住他的衣角不松手,眼神中充满倔强跟执着还有些怨意,“那天晚上,你是不是也喷着这种香水!?”

  席慕蓉听了她这一番话,脑海中掠过一个身影,漆黑的夜里,曼妙的身材跟如猫儿一般地呻吟声。

  他眼神一暗,压抑住面部表情,不让她看出任何异样,“那天我用的是别的香水,因为我有一个约会,所以出去了。”

  席慕蓉甩开她的手,“赶紧出去,别在这里碍事!”

  云雅月被甩得一个踉跄,她直直地盯着席慕容的脸,似乎要从其中看出什么端倪来,但是他面色不变,依旧是那种熟悉的冰冷,让她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席慕蓉已经很不耐烦了,他抬头,“出去!”

  云雅月咬了咬牙,退了出来,“砰”地一声将书房的门大力地关上了。

  听着那声巨响,席慕蓉挑了挑眉,这女人脾气还挺大。

  不过按照她的说法还有表情来看,席慕蓉陷入沉思,难道那天万晚上的女人是她?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他抬头,看来有必要让人去查查了。

  云雅月气愤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自己甩进床被里,一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眼泪就不争气地开始往下掉。

  待她冷静了一会之后,云雅月坐了起来,她没有忘记去找席慕蓉是为了什么,但如果他真的是那天晚上的男人......

  云雅月蜷缩起身体,双手环抱住自己。

  不,现在只剩下这条路了,不论席慕蓉是不是那晚的男人,为了给父亲报仇,让林佑柯付出代价,她只能抓紧面前的这颗稻草。

  现在的云雅月一无所有,所以她必须要利用周围一切能利用的东西,即便对方是侮辱过她的男人,她也要咬牙忍受。

  这跟对方是谁没有关系,但即便如此,她也...有资格知道真相!

  云雅月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但是眼中燃烧的火焰却仿佛能夺走任何人的目光一般,熠熠生辉。

  几天之后,席慕蓉看着被呈上来的调查报告,冷峻的表情罕见地出现了一丝龟裂,竟然真的是她!

  将报告甩到一边,席慕蓉靠在老板椅上,深深呼出了一口气,本以为是酒店给他准备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她?她怎么会在他预定的房间里?

  是有意图的?

  但是这样的话......席慕蓉皱眉,想起了之前云雅月怨愤的眼神,还有在医院里她说的那些话,要是那些话都是真的,那他岂不是在无意间被人当枪使,还害得她被自己的丈夫抛弃?

  虽然之前因为厌恶席老爷的自作主张,连带着对云雅月的感官也下降了许多,但是现在......

   “啧!这个麻烦的女人。”

  云雅月也因为那天的事情,暂时将席老爷的一番话压在了心底,接连几天都不知去了哪里。

  搞得席老爷在一旁看着都有些着急,这几天这两人连面没见过几次,而且不知怎么的云雅月对席慕蓉的态度也冷了下来。

  这样下去不行,月月可是他认定的孙媳妇,而且这孩子又这么可怜,当然要有人疼,他才放心啊!

  席老爷打定主意,拨通了席慕蓉的电话,“嘟——”地一声过后,“臭小子!又跑哪里去瞎混了!”

  听着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席慕蓉将手机远离,并且嫌弃地揉了揉耳朵,幸好席老爷没看见,否则这爷孙俩又得吵起来。

  “您有什么事情?”席慕蓉坐在吧台,一手拿着手机,然后对酒保说道:“来一杯威士忌。”

  “威士忌?你在酒吧?伤都还没好全就去喝酒!?”

  席慕蓉没说话,算是承认了,然后席老爷子果然又怒了,“你知不知道月月最近每天都不见人影,要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身为她的未婚夫,你不担心就算了,还成天在外面瞎混,不知道你现在是有家室的男人了吗?”

  说到这件事,席慕蓉的表情就立刻变得阴沉,“我可没有同意,您也别瞎给我配对,她又不是小孩了,去什么地方还要跟我报备吗?我又不是他爹!”

  “你!”

  席慕蓉挂掉电话,将手机随意地扔到了一边。

  “您的威士忌。”酒保眼观鼻鼻观心,专心干自己的事情,没有对席慕容的态度做出多余的反应。

  “谢谢。”

  席慕蓉拿起杯子,猛地往嘴里灌了一口,浓烈辛辣的味道涌入口腔,顺着喉咙涌进肚子,胃里猛地引起了一种战栗而又火热的感觉,只觉得肚子像是在被烧着一般。

  猛地放下杯子,冰块与杯子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席慕蓉捂着胃,皱了皱眉,酒保好心提醒道:“先生,威士忌要慢慢品尝才最能体现出酒的醇香,要不要来一杯温水?”

  席慕蓉用冷漠如冰的表情,成功地饰演了什么叫做拒人于千里之外,酒保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见状,也不再去触他的眉头,而是在一旁专心地擦杯子。

  席慕蓉眼神幽深,盯着手机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良久后,胃部的不适感让他回神,他抓起手机,“记我账上,下次我再付。”

  “好的,请慢走,席少爷。”

  一路开车回到席家,看着席老爷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不着痕迹地问道:“那女人呢?”

  “臭小子你还知道问?”席老爷就像一点就着的炮仗,从沙发上弹起来,“今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席慕蓉现在胃很不舒服,身体状况也不是那么好,也没有跟再他吵架的心情,听到他的话也没有回,自顾自地回了房间。

  席老爷:“......”这臭小子!最近是越来越不将他这个爷爷放在眼里了!

  不过说到原因,席老爷心里也不是没有数,但是......

  坐在沙发上,席老爷似乎很是疲惫地叹了一口气,本来是不想让他因为这件事情受到影响的,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如果这件事情已然成为了他的心结的话,那他会选择...将事实说出来的。

小说《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 第5章 招惹错了人 试读结束。

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冷雁点评:

《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少爷不要烂尾。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