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作者:我爱小钱钱

状态:连载中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6-10 19:42:49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是由网络作者我爱小钱钱创作的一部穿越重生小说,讲述的是:孩子生下来不到一个月,白家老大在家里把一个男人按着狠亲时被老爷子撞破了,老大干脆不瞒了:“爸,我一直以来都只喜欢男人。”老爷子心脏病都快发了,问他说,那你媳妇咋怀的孕?老大很诚实的抱着那个男姘头说,不知道,我没碰过她。老爷子差点气撅过去,特别是看到那个男姘头还是他一直以来最信任的秘书的时候。老大媳妇后来也没隐瞒,她早就受够了当同妻,很干脆的承认了她和老二的事儿,破罐子破摔吧,这孩子是谁的显而易见了,老爷子铁青着脸,要说这孩子是杂.种,那的确是他们白家的血脉,但是这事一团糟,难处理。
展开全部

反派BOSS白子泽

这一是这种独处恋爱情节是每个男女主磨合中必不可少的过程,二是男女主的光环那么厚,仄辞不信他们迷个路能碰见狼。

想到这些,他很想语重心长的拍着顾诏对肩膀告诉他:儿啊,你已经满十八了,是个独.立的大人了。

以后抱得美人归后就知道感激他的良苦用心了,仄辞这么想。

“担心还是有的,但是我觉得你这么聪明,是不会遇到什么能难倒你的危险的。”

这话说的还算顺耳,顾诏表情略有缓和的迹象。

“438,帮我看一下任务完成进度。”

“是,宿主大大,目前任务进度为0,男女主爱意值为0,复合可能性为0……”

仄辞:“……”

“怎么可能?就没有一个是有上升趋势的么?”

“有还是有的。”438支支吾吾,“顾诏对女主好感度为负58,比之前上升了8点。”

这都什么和什么?

缓和关系呢?互相交心呢?同披一件衣服呢?

“通通没有。”

“……”

仄辞木着脸,顾诏一副秋后算账的样子:“我们昨天在山里实在太冷了,所以只能暂且借用一下你包里的东西生火。”

顾诏顾诏满心复杂:“然后烧了一半我才发现你包里的是我给你布置的数学卷子。”

还都没做。

仄辞眼神有些闪烁,看得顾诏又好气又好笑。

他俩出去的时候,其他同学都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多少有些害怕,昨天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跟家长联系了,把一些同学的家长吓坏了,开了车就过来接他们。

郑家自然也来人了,还是所有人中最高调起眼的,保时捷一开开了一排子,排场大的不得了,不知道的估计会以为这是接全村人去家里过年的呢。

其他同学都知道郑青茹家里富裕,但是根本不知道富裕到了这种程度,一时间看向郑青茹的眼神有些微妙。

“郑家真不知道低调做人啊。”顾诏说。

这样着实能拉大其他同学和郑青茹的距离感,不怎么利于人际交往。

郑青茹她妈叫柳苑,明明没有太阳还戴着墨镜,红唇高跟鞋大长腿,典型冷艳型的女人。

“妈,您怎么过来了?”郑青茹跑过去。

“你也真是胆子大,给你报的钢琴课上完了没有?一声不吭的跑到这里来,知不知道我和你爸爸多担心。”

郑青茹没有说话,她妈是为她好,她明白的,于是她挽住柳苑的手臂,撒娇的晃了晃。

柳苑点了下她的额头,叹了口气。她的地位和傲气不会促使她去搭理和攀谈其他学生的家长,自然有别人过来追着她说话。

可看她不好接近的样子,其他家长也并没有想上前的意思,只是远远的站着,倒是一些班级里的男生,对着后面一排车指指点点讨论着什么。

柳苑把墨镜摘掉,环顾一圈:“哪个是顾诏?”

郑青茹头皮都要炸了:“妈,你问这个做什么?”

柳苑不顾形象的翻了个大白眼:“死丫头,我就问问怎么。”

仄辞观察她们母女俩很久了,女主的母亲口型似乎有提到顾诏的名字,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她就直直的朝这边看了过来。

那眼神很直白,带着审视和评判,随后她嘴边挂了一抹嘲讽的笑,不过一会她就拉着女儿的手上车去了。

“女主母亲那是什么眼神,三分讥笑三分凉薄和四分漫不经心?”

连438都察觉到了那眼神的不友好,果断炸毛了。

“女主一心想要和男主再次在一起,但是如果他们要在一起,那么一些事情是不能避免的,比如他们之间不平等的出身。”

“诶?可顾诏以后是会被顾家认回的,顾家在C市的实力也不比郑家弱啊。”

仄辞坦白道:“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不要。”

438好像明白了什么:“宿主想要改变男主的命运,让他不被顾家认回?”

“这也并非不可以不是么,”仄辞说,“顾诏从小生活艰苦,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喜欢那些荣华富贵,还有那些权利斗争。”

“原著中他被认回后,虽然不用担心生活,但是他却并不开心,因为他所永远失去的是安逸与自由,卷入纷杂之中,还遇到了坏透了的反派白子泽。”

“这是他人生不幸结局的开始,我觉得,如果可以试图改变这一点,他和女主未必能走到那种极端地步。”

438说:“听起来似乎有一些道理,但是宿主大大别忘记了,如果猜错了,这条线就废了,那是不可以重来的。”

“放心吧,我有数。”

另一边,郑青茹刚刚坐上车,后座的柳苑开口:“你年纪小,对一些事情懵懂,对爱情有着憧憬和向往,妈妈都可以理解,但是我希望你还是不要太过火了,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是郑家的女儿。”

“妈,我们俩还没有在一起。”

柳苑说:“那最好,保持这个距离就可以了,你看看刚刚,一群人跟没见过似的围着咱家里的车,他们的生活和我们的生活不同,三观和物质目标也都不一样,现在你眼睛被爱情麻痹,头脑被感情支配,可以后呢?”

“相处久了问题总会出来的,你要好好想想妈妈的话,妈妈是不会害你的。”

正想的出神,柳苑道:“对了,还忘记告诉你了,你还记得白叔叔吗?他儿子白子泽小时候不是和你玩的挺好的吗?他最近几天刚刚从回国,你周末去见一面吧。”

郑青茹错愕抬头,只觉得脑中“嗡”了一声。

……

回程的时候人已经很少了,关系好的蹭着车回去了,仄辞照例是那个落单的孤家寡人,顾诏是乐意陪同当孤家寡人的那一个。

仄辞这次倒是长记性了,提前就吃了晕车药,靠着窗子睡了过去,本来特别爱打扰别人的顾诏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迷路没睡觉,一反常态的没来打扰仄辞。

仄辞闭着眼睛,问脑中的438:“438,把世界人物白子泽的资料调出来让我看看。”

“不行啊宿主大大,这剧情还没有触发,得等你自己……”

“两百积分够不够。”仄辞说。

438略有诧异,不过随后又很快反应了过来,放下了手中的薯片:“两百积分买白子泽资料?宿主大大,你也太豪气了吧。”

“嗯,给我资料,积分就归你,你吃的那些零食也都是用积分兑换的吧。”

“好的,宿主请稍等,”438说完反应过来,“……不对啊,任务还没有完成呢,宿主大大哪里来的积分?”

“打欠条。”仄辞沉稳道。

就喜欢你这种一穷二白还特别能装逼的劲儿……438默默的想。

仄辞之所以对原著中的那个变态大反派感兴趣,是因为估计在之后白子泽有极大可能会出现,毕竟构建一本真实的小说,那书中元素不能没有挫折和坎坷。

意外发烧

至于白子泽,就是这个所谓的麻烦制造者。

仄辞大概看了一下白子泽的资料,京城四大家有郑家,顾家,赵家和白家,其中白家权势相较于其他家族更大,情况也更复杂。

至少在白子泽身世安排上,作者并没有手软,白子泽的父亲是白家老二,不怎么掌权,相反的,更喜欢一些在白家老爷子看来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东西。

他喜欢收藏古玩,甚至还在经营了一家倒腾古玩的古董店,人生态度和观点都十分佛系,没事儿就溜溜鸟,浇浇花,品品茶,听听收音机节目,反正就是不干“正经事”。

为了这个不上进的儿子,白家老爷子不知道吹胡子瞪眼生气了多久。

但还好,白家老爷子有两个儿子,相对比老二的不争气,老大就比较给人长脸了,从国外学成回国后就掌管了公司,能力和商业都是很不错的,可以说完全继承了老爷子年轻时候的雷霆手段,很快便独占鳌头。

但是老爷子对老大唯独有一点不满意,就是他迟迟未娶妻结婚。三十五岁后勉强按照老爷子相中的对象结婚了,对方也是个饱读诗书的大家闺秀,但是两人结婚许久都没有孩子。

老爷子让自己信得过的秘书去查过了,两人身体都没有问题,既然不是身体上的问题,那就比较叫人着急了,直到他们结婚的第五个年头,老大家媳妇终于怀孕了,这可把老爷子高兴坏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是他颜面扫地的开始。

孩子生下来不到一个月,白家老大在家里把一个男人按着狠亲时被老爷子撞破了,老大干脆不瞒了:“爸,我一直以来都只喜欢男人。”

老爷子心脏病都快发了,问他说,那你媳妇咋怀的孕?老大很诚实的抱着那个男姘头说,不知道,我没碰过她。

老爷子差点气撅过去,特别是看到那个男姘头还是他一直以来最信任的秘书的时候。

老大媳妇后来也没隐瞒,她早就受够了当同妻,很干脆的承认了她和老二的事儿,破罐子破摔吧,这孩子是谁的显而易见了,老爷子铁青着脸,要说这孩子是杂.种,那的确是他们白家的血脉,但是这事一团糟,难处理。

“年度狗血大乱炖啊……”仄辞不由感叹道,“后来呢?”

“后来啊,白家老大和他老婆离婚了,但是为了不让丑事传出去,白子泽就养在白家老大那儿,而白家老二也并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人,后来就再婚了。”

“白家其他人对白子泽好吗?”

“他爷爷把他当耻辱,他名义上的父亲对他不冷不热,他亲生父亲对他爱搭不理。”

“总结下来,就是怎么都不受待见了?”

“是啊,反正挺惨的,虽然没有被刻薄对待,但是日子过的非常不好,还有轻微的情感认知障碍。”

仄辞大概明白了,这样一个童年孤独,在十分冷漠的环境下长成的孩子,后来心理扭曲也是可以理解的。

仄辞最后调出了白子泽的照片,照片上的白子泽站在花园里,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衬衫家居服。手腕上盘着一串颜色古朴的珠子,手中还把玩着两颗木制太极球。他肩宽腰窄,身材比例完美,的确有叫人心动的资本,往哪里随便一站,都是一道风景。

“长得倒是可以,和主角颜值不相上下。”

仄辞把资料面板关掉,观察了下身边好像已经睡熟的顾诏五官,他长得很张扬,甚至于是艳丽,若是性格偏沉稳老成,那倒还算能压的住面孔上的艳,现在成天跟换了个人一样,往人群里一站,打眼的不得了。

看着看着,仄辞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的确觉得顾诏艳没错,但是这脸上的红似乎有些不正常……

他把手往顾诏头上一放,温度滚烫,他皱着眉,连睡着都不安分,呼吸粗重。

应该是昨天晚上受凉了,亏的他今天早上还能在仄辞面前表现的若无其事。

仄辞拧着眉,说不出再见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他头次觉得自己有些激进了,表情有点懊恼,这次的事情的确是他没考虑清楚。

“顾诏……顾诏?醒醒。”

仄辞拍他脸,顾诏半天才睁眼,歪头看是他,有些疲惫的笑了一下,全身重量往他身上压去。

仄辞只觉得他呼吸都困难,勉强扶住他:“还能坚持么?要不然我们现在就下车找医院。”

“别闹,这儿下去了才是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顾诏呼吸热热的洒在仄辞脖子露出来的小片肌肤上。

“是不是……有点愧疚了,谁让你这个小白眼狼昨晚我不在还睡那么香……”

仄辞无言以对,只能尽量调整姿势,让顾诏睡得更舒服一些:“待会下车,我陪你去医院。”

顾诏却满不在乎:“去什么医院……我不喜欢去医院,那儿全是消毒水的味儿,阎王爷就在旁边蹲着呢,去多了等于在他老人家面前混眼熟,等下次他看上我了,万一把我给带走了……”

仄辞正忍无可忍想叫他停止胡扯,却听他又补一句:“那么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仄辞不想说话了,过了会才绷着脸说:“没事,放心去,我每年会记得给你烧根香的。”

话虽这么说,大巴车到站之后,仄辞还是火急火燎的把顾诏给拽进了医院,量了体温。

“38.5,是昨晚受凉了?”大夫问。

“嗯,昨晚出去玩迷路了,山里待了一晚上。”仄辞替顾诏回答。

在顾诏自己的坚持下,大夫给他开了点药,仄辞去医院拿了药,给他接了杯热水喝,看着他把药吃下去才算完。

送佛送到西,仄辞叫了出租车,直接把顾诏送到家楼下,扶上楼给他扔在了床上,期间,顾诏一直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好像没有仄辞的搀扶他下一秒就会倒下去。

仄辞给顾诏头上放了块冷水浸湿的毛巾,环顾了一圈,这屋子比他上次来时更没有人气了,不光是冷冰冰的遗照,还有不染纤尘的家具,以及那空空如也的冰箱。

小说《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 第9章 反派BOSS白子泽 试读结束。

快穿之男主你清醒一点相关内容推荐

骊燕小哥哥点评:

怎么说呢,看过辣么多穿越重生文写的很好的也有很多 ,但是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女主了,她爱憎和恩怨都分明得很,懵懂无知的时候经历人间黑暗,独自面对人性的丑恶,却自始至终坚持心中的一份温暖和真诚。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