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推理 > 第一风水师
第一风水师

第一风水师

作者:卓染本尊

状态:连载中分类:悬疑推理

时间:2021-06-09 08:31:47

热门小说《第一风水师》是卓染本尊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风格的小说,主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张帅双腿一软,赶紧扶着门才站稳了身子。而我则是一脸意外:那东西被我狠抽了一次,阴气大损,应该躲着我才是,怎么会上门挑衅?而且,听它的意思,它是想把秦雪带回去?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卧槽,那玩意儿是怎么趴到我后背上的?”扶着门站了许久,张帅才回过神来,心有余悸看了一眼背后,试图在秦雪面前挽回面子,“这次就是老子毫无防备,才会让那东西钻了空子。这次老子见了它,直接炖了吃。小雪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展开全部

第5章

初夏,河海市的天已经开始热了,我却觉得后背寒意涔涔:秦雪没有表姐,那请我来的少妇是谁?

难怪少妇当时鬼鬼祟祟的,原来是有备而来。

秦雪问我怎么了。

我沉思了一下,把事情大概经过跟她说了一遍。

人儡这件事诡异的很,我还需要向她了解一下情况,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秦雪听完后,小脸刷一下白了。

“我真的偷偷去拍过B超,医生说我怀孕了,孩子都三个月大了;而且,我也真的没有男朋友,更没碰过男人。”秦雪苍白着小脸看着我,身子微微发抖,“她说的全部对上了。”

更重要的是,少妇有她家的钥匙。

这一点,我没告诉秦雪。

她最近已经饱受折磨了,再告诉她这些,她估计直接就崩溃了。

“这件事,你都告诉过谁?”我问秦雪。

秦雪不假思索道:“我只告诉过张帅,我一个从小长到大的好朋友,我从没告诉过第三个人!”

“会不会是张帅告诉了别人?”

我抱着一丝希望问。

秦雪立刻摇头否认,“绝对不会是他!他就算把自己都卖了,也绝对不会出卖我的。而且,去医院做B超我是偷偷去的,压根就没告诉他,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个女人怎么知道的?”

我后背嗖嗖发冷。

秦雪的小脸更是白的厉害。

人儡的事还没解决完,又忽然凭空冒出来个诡异的“表姐”,这让她更加紧张。

事情,似乎更复杂了。

“先吃饭吧。”我说,“吃完饭再想如何解决问题。”

少妇的事还没头绪,只能以后再说。

现在最主要的,是去老宅找到孕育了人儡的邪物。

秦雪点头同意了。

此刻的秦雪小脸雪白,身子微微发抖,有了风吹草动都紧张兮兮的,犹如惊弓之鸟一样,我都有些后悔告诉她少妇的事了。

因为肚子还大着,秦雪死活不肯去摊上吃。

我只能先去买了一袋馒头加一份炒面,然后带着秦雪回了我的店里。

当然了,馒头是我的,炒面是秦雪的。

毕竟,现在六块六毛六能买到的也就只有馒头了,炒面的钱还是秦雪自己掏的。

秦雪坚持要请我吃好的,被我拒绝了。

风水师绝对不能花事主的钱。

这是规矩。

一是因为事主阴事缠身,所属财物皆带晦气;二是不想跟风水师有过多掺连,免得难以脱身。

吃完饭后,我让秦雪找人准备一些东西,明天去她家老宅子的时候要用。

因为有几样东西比较难找,我在河海市人生地不熟的,秦雪说不定有什么门路。

秦雪好奇问,“什么东西?”

“老灶上的陈年老灰,经霜三年的口香糖,还有九根童子发。”我淡淡道:“其他还有朱砂、黄纸,桃木枝和一方上好的砚台。”

“这,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秦雪瞪大美目问我,“听上去怪怪的。”

我沉声道:“你不用管,你只需要明天去你家老宅子之前准备好就行。”

“行!”秦雪咬了咬红唇,“我让张帅去找这些东西,他门路很广,应该能找到。”

我点点头,“那就好。”

秦雪追问,“大师,那现在接下来做什么?”

我坐到店里唯一一把座椅上,淡淡说,“等。”

然后,又指了指那张窄小的行军床,“你要是觉得累,可以先去床上休息一下。”

她一直被人儡附身操控,身上阴气过重,印堂带煞气,眼有红筋,很容易疲惫无力,坚持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

“谢谢你,大师。”

果然,我说完之后,秦雪感激冲我笑了笑,走到行军床上躺了下来。

若是换做平时,这种床她根本看都不会看一眼,可她现在实在太累了,这张行军床对她来说已经是奢侈了。

秦雪躺下后,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她这段时间寝食难安,如今有了庇护,竟然安心睡着了。

而我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也渐渐打起了盹儿。

一转眼,天就黑了。

笃笃笃……

就在我半睡半醒时,忽然有人敲门。

我从睡梦中蓦然惊醒,回头看了一眼行军床上的秦雪,她小脸朝里沉沉睡着,没有被惊醒。

“谁啊?”

我站起身朝店门口走去。

这时我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洞洞了。

抬眼看了眼店门口挂着的表,显示时间正好是午夜十二点。

“我是小雪的朋友。”门外响起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古怪和阴森。

秦雪的朋友?

张帅?

我刷的一下拉开了门。

门外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我低头看了一眼店门口撒的香灰上的一排小小的脚印,冷冷笑了笑,随手关上了店门,又回去趴着睡觉了。

咚咚咚……

刚睡了没多久,又有人敲门。

这一次,敲门声又响又急促,像是外面敲门的人急着要破门而入一样。

“小雪!小雪!”

门外又响起了那个尖尖细细的声音,带着急躁和阴森,“天不早了,该回家了!”

我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整。

“小雪?小雪?”

那尖尖细细的声音又叫,“快跟我走。”

“它,它找过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秦雪也醒了,眼睛惊恐盯着门口,身子缩进了角落里,小脸苍白。

“有我在,没事。”

我低低安慰了秦雪一句。

然后,我大步流星走到门口,刷的一下拉开店门。

店门外依旧空荡荡的,只是店门口的香灰上多了许多小脚印,密密麻麻的,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这鬼东西!

一直来骚扰我和秦雪,却不敢露面。

真他娘的怂!

“再过来哼哼唧唧,老子让你魂飞魄散!”我冲外面狠狠骂了一声,砰的关上了店门。

脏东西属阴,见不得光,你骂的越凶,它就越怕你。

骂完之后,我从店里拿来了桃木剑,直接挂在了店门口,打算继续接着睡觉。

咚咚咚……

我刚趴到桌上,门口竟然又响起了敲门声。

刚刚才稍稍松懈下来的秦雪,又立刻紧绷了起来,一双眼睛惊恐盯着店门口,全身瑟瑟发抖。

“卧槽,没完没了了!”

我的耐心也被磨没了,摘了桃木剑,刷的打开了店门。

这一次,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个子很高,瘦的跟豆芽菜似的,背着双肩包,穿着背心、十块钱一条的沙滩裤,脚上及拉着人字拖,头发乱蓬蓬的跟鸟窝一样,一见我就说,“我是张帅,小雪让我来送东西的!”

原来是张帅来送东西了。

他自我介绍完之后,就自来熟的往店里走。

下意识的,我扫了一眼张帅身后。

然后,我蓦然愣住了:张帅后背上,趴着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留着西瓜头的小姑娘,眼睛血红,正阴狠盯着我……

第6章

“站住,别回头!”

我低低冲张帅喝了一声。

张帅被我突如其来的喝声吓的猛然顿住了脚,也不敢扭头,僵硬着脖子问我,“怎么了?”

“它,它在你身后……”秦雪直勾勾盯着他后背上的小姑娘,小脸惨白,哆嗦着说道。

她这么一说,张帅也被吓着了。

他吓的身子僵硬,动也不敢动,两条腿却在瑟瑟发抖。

我一边叮嘱张帅别害怕,一边拿起手中的桃木剑,照着那红衣小姑娘狠狠刺了过去。

“你少管闲事!”

那红衣小姑娘身子一晃消失了,留下一句凶狠的话,“否则,你也得死!”

阴测测的,带着恨意。

我们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的。

秦雪惨白着小脸,直勾勾盯着店门口。

张帅双腿一软,赶紧扶着门才站稳了身子。

而我则是一脸意外:那东西被我狠抽了一次,阴气大损,应该躲着我才是,怎么会上门挑衅?

而且,听它的意思,它是想把秦雪带回去?

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事。

“卧槽,那玩意儿是怎么趴到我后背上的?”扶着门站了许久,张帅才回过神来,心有余悸看了一眼背后,试图在秦雪面前挽回面子,“这次就是老子毫无防备,才会让那东西钻了空子。这次老子见了它,直接炖了吃。小雪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他腿还在抖呢,还保护秦雪?

我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东西呢?”

“在这儿呢!”

他从双肩包里掏出一大包东西递给了我,转头就向秦雪邀功,“小雪,这些东西可太难找了,我跑了整整……”

“好了,你可以走了。”

我再次打断张帅的话。

张帅瞪大了眼问我,“那小雪呢?听小雪说你们明天要去老宅子,我跟你们一起去!我还得保护小雪呢!”

看的出来,他是真心关心秦雪。

但我不能让他跟我们一起去老宅子:他鼻梁一道赤筋隐隐出现,意味着最近会有血光之灾,但找个东西挡一挡就避过去了,问题不大。但若去老宅沾了阴气,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我把原因跟张帅一说,张帅非但没有被镇住,反而不服气问我,“我?有血光之灾?小兄弟,你会不会看走眼了?”

其实,他刚进门对我就有莫名的敌意,大概是因为他喜欢秦雪,而秦雪却跟我在一起吧。

跟着爷爷闯荡江湖这么多年,我一眼就看出他对秦雪的情意了。

只不过因为有秦雪在,他不便对我表现出敌意。

因为年龄小时常被怀疑,这种事我见多了。

所以,对于张帅的不敬我只是微微笑了笑,去忙活了。

“张帅!”秦雪脸色一变,瞪了他一眼,“大师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回去注意着点,别出什么事。”

他还在犹豫,“可是你……”

秦雪打断了他的话,“有大师在,我没事的。”

本以为张帅会再纠缠一阵的,没想到他竟然非常听秦雪的话,只叮嘱秦雪有事一定要给他打电话,然后就要走。

“这个护身符你拿着,可保你最近无事。”

他临走时,我给了他一个护身符。

张帅半信半疑接过。

秦雪立刻让他赶紧付钱给我。

因为她知道,我身上实在没多少钱了,要不然也不会啃馒头吃。

她一开口,张帅就要掏钱给我。

“不用急,明天忙完了再给钱也不迟。”我摆了摆手,没有收他的钱,让他先回去。

张帅乖乖要走不假,但我却从他眼神里看出他对我不放心。

我笃定,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我把护身符给张帅,他深深看了我一眼,终于离开了。

等他走了之后,我摆了香案,上了香,然后净手净口,然后将《太阴风水秘录》里的静心咒念了三遍,这才铺好黄纸,研好了朱砂,向秦雪要了一撮额前发做符笔,开始精心画符篆。

之前说过,《太阴风水秘录》里有五种除阴秘术,困法则是利用符篆和阵法将阴物困顿其中。

那东西跟秦雪生死相关,我不能轻易对它下重手,又得防止它再附身到秦雪身上,只有选择将它困住,再找门道。

困符的霸道性虽然低于引雷符,但却对画符者的精气神以及手法要求极高。

所以,等我画完两张困符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我又将张帅准备的陈年老灰和童子发收拾了一下,等我收拾完,天色已经大亮了。

秦雪也没心思吃饭,跟我一起啃了几口馒头,就催着我一起去了她家在城西的老宅子。

秦雪家的老宅子很大,还是明清时留下来的,三进三开,砖雕木楼,筑有门檐,雕龙画凤,十分气派。

但我刚走到老宅子门前,就发现了老宅子的问题所在:老宅子的三进三开形状前宽后窄,呈倒梯形,即俗话说的“簸箕口”,这样的基地居住不利,不旺财不旺丁。

问了秦雪一下,果然如此。

秦雪她爸喜欢附庸风雅,这老宅子是他花了大价钱从一位老人手里买下的,买下之后生意就一落千丈,后来秦雪他爸专门请了一位风水师来看过,还设了风水局,试图改变老宅子的格局。

而那个风水局,就跟她带到别墅的玉雕有关。

“我妈也是住进老宅子后病死的。”秦雪看着眼前的老宅子,十分伤感,“我之所以把玉雕带到别墅,就是因为那玉雕原本是摆放在我妈屋子里的,我想留个念想。”

“你带我去看看那个风水师设的风水局。”

我心里一动,立刻对秦雪说道。

秦雪二话不说,带着我进了老宅子,直奔设有风水局的堂屋而去。

刚推开堂屋的门,就见屋内有一道女人的身影一晃,快速朝堂屋后的隐壁闪去。

“妈?”看到那道女人的身影,秦雪身子蓦然一震,大喊了一声。

然后,她快步追了上去,试图去追那道身影。

我一把拉住了她,“你干什么去?”

秦雪急着挣脱我的手,急急说,“刚才我看到我妈了,她就往隐壁后面去了……”

“那不是你妈!”

我冷冷道:“进老宅前你才刚刚跟我说过,你妈病死在了老宅子里,已经去世整整一年了。”

秦雪浑身一震,蓦然回过神来,刷的扭头朝隐壁处看去,苍白着小脸哆嗦着问,“那……它是什么?”

完本试读结束。

第一风水师相关内容推荐

秀云超级甜点评:

作者卓染本尊写的《第一风水师》很细腻,剧情有特色,最重要的是的人物刻画特别到位,没有崩人设,看得出看作者是有自己的想法滴,美中不足就是更新太慢,真的很吊人胃口啊,期待后面的剧情(❀ฺ•㉨•❀ฺ)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