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魔尊千千岁
魔尊千千岁

魔尊千千岁

作者:酥油茶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4-19 08:34:44

作者酥油茶的小说《魔尊千千岁》主要讲的是:云轻薄直直看向两人,不甘示弱:“你们不让我试试,怎么知道我不行?”“大话连篇。”鹰男冷笑一声,手中力度陡然加紧。靠,一言不合就掐人!云轻薄的小脸更加苍白,以一个医生的判断,这具破身体已经支撑不起任何折磨了!“鹰。”单薄的一个字眼似是响彻了郁郁葱葱,那是一道男声,清清淡淡犹如源泉,却是又赛春日的薄冰。余音缭绕,韵味深长。云轻薄再次掉了下去,不过好在她这次做好了准备,连滚带爬了一圈后没让自己再受创伤。
展开全部

魔尊千千岁:陌上公子如玉世无双

话音未落,云轻薄的呼吸一窒,如同堕入深海。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刷!”长剑刺过,险些划伤锦衣人的手,锦衣人手一松,直接将云轻薄给丢了出去。

云轻薄脸朝地摔落,她觉得自己鼻梁快断了。

“蛇女,你什么意思?”锦衣人愠怒,愤恨地看向身后同样光鲜亮丽的女人。

女人收回软剑,掩唇轻笑:“鹰男,你的脑子真不会拐弯,没听到这小丫头说什么吗?”

她说,她能治好尊主的旧疾。

鹰男恼羞成怒,他如刀的目光几乎要将云轻薄每一寸肌肤给剐下来。

他再次将软塌塌的云轻薄拎起:“你怎么知道的?”

那逼人的气势,好像云轻薄一旦拒绝就会死亡。

如果是普通的小姑娘,估计早就吓软腿了,更别说回答。好在她曾是经历过军事拷问的人,这等小场面应付的从容自如。

“我的鼻子很灵,嗅到了一股药味。”云轻薄道,“草药有草药的不同,除去我身上的血腥味道,这草药芳香并不浓郁,所以我推断这是自带的气息。”

能够让人常年带药香,那就只有旧疾了。

“好算有些小聪明,只是…”蛇女眼神陡然一利,“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不过是个小丫头罢了,出口狂言!

云轻薄自然明白,能够让这种大人物束手无策的疾病定然非同小可。只是生死一线,她就算说大话也要不要脸地说下去:

“我的生死掌握在你们手中,早死晚死都得死。我既然说了,就说明我有把握。”

云轻薄直直看向两人,不甘示弱:“你们不让我试试,怎么知道我不行?”

“大话连篇。”鹰男冷笑一声,手中力度陡然加紧。

靠,一言不合就掐人!

云轻薄的小脸更加苍白,以一个医生的判断,这具破身体已经支撑不起任何折磨了!

“鹰。”

单薄的一个字眼似是响彻了郁郁葱葱,那是一道男声,清清淡淡犹如源泉,却是又赛春日的薄冰。

余音缭绕,韵味深长。

云轻薄再次掉了下去,不过好在她这次做好了准备,连滚带爬了一圈后没让自己再受创伤。

“尊主?”鹰男冰冷的面容有一丝破裂。

“送进来。”轿内男声轻缓,其话中所指再明显不过了。

“可是…”鹰男看了地上的狼狈一眼,反驳的话语艰难地吞咽了下去,“是。”

云轻薄眼一亮,转眼之间,她已被丢上马车。

她缓慢地站了起来,掀开了帘子。

檀香混杂着草药香气扑面而来,竟是压下了她满身的腥臭。

比起轿外,轿内更显辉煌。琉璃珠散发荧光点亮了角落昏暗,垂帘软榻,圆谭木桌上端放瓷杯,紫荆花团簇,亦是栩栩如生。

然而繁花美景震不了云轻薄,真正惊了她的,是榻上的男人。

呼吸似乎停止,她的脑海中唯有几字。

陌上公子如玉世无双。

男人一身白衣,玉树临风,袖边用金线绣着道道竹叶。如绸缎的散发披于双肩,勾勒出面颊凌厉却是精致的弧线。

他逆光而坐,如覆柔光。深刻的五官更为深邃,那是真的神来之笔,犹如仙人。

半晌,他薄唇轻启:“小孩?”

云轻薄回神,她喘了几口气平息了心中的情绪:“我是来治病的。”

男人未有话语,他闭上眼睛,睫毛如扇,云轻薄这才发现,他的眼角有点小痣。

传闻有泪痣的人都不是幸福的人。

她讪讪,果然男色误人啊,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事了。

见对方没有应答,云轻薄也拿不定主意。她斗胆上前,见没有其余坐的地方就干脆站着,纤纤手指便要落在对方手腕上。

杀气猛然迸发,云轻薄一抬眼便对上男人如刀的视线。

“别紧张,我只是把脉。”她道,“而且我打不过你。”

下一秒她的眼前一黑,是张帕子。

云轻薄郁闷了,敢情是嫌弃自己脏啊。

不过现在自己的确够脏的,她用帕子将手擦了个干净,才开始把脉。

指尖落下,她明显感觉到男人身体一僵。

真是怪胎。

云轻薄虽然只是军医,但是她在医学上的造诣甚至不亚于那些泰斗。鬼医圣手,便是她在现代的称号。

那些绝症的病人固然难治,但生死拼搏的战士更难救。

不知多了过久,就在男人不耐烦的时候,云轻薄收回了手吐出了口浊气:“不知阁下是否身体虚弱,寝食难安,一旦疲劳过度便心痛欲绝?”

男人未有回答,但没关系,云轻薄知道这是他变相的承认。

她淡淡道:“阁下这是中毒了。”

男人终于抬眼,他看似漫不经心,实则饱含锐色:“你会解毒?”

“会。”

话一出口,一抹冰凉抵在了云轻薄的眉心。那是一片薄如蝉翼的刀片,夹在指尖,却是锋利无比。

“会解无人能解的第一***。”男人话带如履薄冰的冷意,“你是何人。”

不管是不是真的,这个女孩都留不得。

云轻薄先是一惊,后飞快地镇定下来:“我不懂你口中的***,我是大夫,只懂救人而已。若你要杀我,可以,但是如果我没猜错,若让这毒素继续放肆,你便命不久矣,”

刀尖刺进了皮肤。

云轻薄感受到一阵痛意,然而她依旧面不改色。

又有哪个小姑娘拥有这样的胆量?

男人沉默些许,终于,他不留痕迹地收回了刀片。

云轻薄心一宽,看来成功了。

“若你解了毒,我便留你一命。若是假的…”话未说完,威胁意思十足。

“身为大夫,我从不欺人。”云轻薄半真半假,“只是我如今身体虚弱无法行医,还求大人放我回霄城,一个月后,我定上门解毒。”

见周围没纸笔,云轻薄干脆撕扯下一片还算干净的布料,沾着血将药单写了下来:“这是我开的方子,这个月阁下也请按照我开的方子调养,至于成效,阁下试了就知道。”

好在原主虽说废物但好学习,为了防止自己被打死,对杂草野花更是在意。通过记忆,得知这个世界的草药和前世无多大差异,只是换了名字罢了。

这个架势,倒是让人信了几分。

魔尊千千岁:并非完璧之身

云轻薄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明明是满是污垢的小脸,却绽放着自信的光芒。

这般,倒是让她的眉眼变得好看了一些。

男人并未做声,只是瞬间,如洪水般滔滔不绝的气势从四面八方喷涌而来,重重地压着云轻薄的每一根神经。

靠。云轻薄不由得在心里骂出了声,自己都服软了,你还下手?

片刻后,她听见那缓缓响起的淡泊声音:

“本尊便信你一次。”

气势顷刻消失,冷汗却已浸透了云轻薄的脊背。她强撑着自己打颤发软的身体,这时,一枚圆润的小巧物体被抛入了她的手中。

那是一枚玉佩,半个巴掌大小,却是翠绿清透,玉面上只雕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九”字。

却是大气蓬勃,宛若包揽山河。

“这是……”还未等云轻薄开口询问,她的眼前一晃,小小而又脆弱的身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四脚朝天,好不狼狈。

她吃痛地翻身而起,现在的古代人这么喜欢扔人吗?

鹰男和蛇女下意识地抽出长剑指向她,却听见轿中人开口:“住手。”

二人对视一眼,有些惊异地看了眼云轻薄后,分别翻身上马。

金铃再次开始颤动,敲出了阵阵沉重的铃声。那紫金轿子缓缓消失于她的视线之中,却似有什么缥缈在耳边萦绕,久久不散。

“小丫头,本尊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臭屁!

云轻薄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顺便对着轿子消失的方向做了一个鬼脸。

连身份都不告诉,到时候怎么找人?

不过毒又不在她身上,到时候找不到人,受罪的可不是她。

想到这里,云轻薄满腔的怒火也为此消淡了不少。她拍了拍手,琢磨着回去的路线。

她只以为无人瞧见,殊不知那紫金轿子中,面容俊美的男人手捏那张写满了药材的布料,明明是最简单不过的动作,竟是做出了仙人的感觉。

令人惊奇的是,布料上的字并非是十二岁孩童所有的程度。笔锋豪迈,脱俗不羁。

有趣。

男人缓缓闭上眼睛,无人看见他嘴角一闪而过的一抹弧度,如同昙花一现,却是绚烂夺目。

倾城一笑,令后宫三千粉黛黯然失色!

小丫头,你可莫要让我失望啊……

……

霄城。

城门口,熙熙攘攘。

云轻薄站立人群之中,本来她身材娇小,是不惹人注意的。只是此时此刻,单薄还有些破损的粗布麻衣裹着她玲珑身躯,一头乱发散落,灰鼻子土脸的,自然让人频频注目。

“这是谁家的姑娘啊?”

“难民吧?长得那么小,怪可怜的。”

“等等,我瞧这小姑娘怎么有些眼熟?”

一只手拦住了云轻薄的去路,她抬起头,是守城门的侍卫。

“小姑娘,可有霄城的令牌?”

云轻薄摇摇头,记忆中每个霄城居民都有一块自由通行的令牌。可是她一醒来就在荒郊野外,一穷二白只有一身破衣裳。更别说令牌了,连影子都没有。

“那你家大人呢?”门卫看着这小小的姑娘,不免的有些心软,“或者你是哪家的?若是认识,便可以放你进去。”

这也是逼不得已了……

云轻薄徐徐开口,她的嗓音是少女特有的软软糯糯,听起来很是舒心:“我叫云轻薄。”

“哦哦,云……什么?”门卫一顿,“你是云轻薄?”

大概是早就料到门卫的反应,她淡淡点头。

“我就说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原来是云轻薄啊!”

“竟然是这个厄运之女!”

“我瞧她现在的样子,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原本平静的人群犹如石头击潭,激起了一片涟漪。

就连原本对她抱有怜悯的门卫,也顿时变了神色,双眼中的鄙夷怎么也挡不住。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赶紧进去吧,挡人道路。”

这种反应并不在云轻薄意料之外,毕竟原身的名字,对于霄城的任何人来说都是如雷贯耳。

明明是出身高贵的城主之女,却在八岁那年,父母双双失踪,留下了她和哥哥相依为命。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云轻薄那张脸放哪都吃香。可偏偏她竟然是天生废材,连普通人都有的御灵都召唤不出!

这种人,就算在美貌也是耻辱!

不过对于这时的云轻薄来说,什么都不比进城回家要紧。只是偏偏,有人并不让她如意。

“云轻薄!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竟然还敢回来!”

一声霸道的娇喝传来,来不及看清来人,就见一道鞭子直接打了下来。

云轻薄连忙侧身险险避开了鞭子,只是这具身体实在太迟钝了,速度跟不上反应,还是被鞭子擦破了一层皮。

与此同时,云轻薄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几个熟悉的字眼:

李欢悦!

现任城主的嫡女!

不同于云轻薄的落魄,李欢悦面颊红润,粉色的流仙裙更是衬得她的肌肤白里透红,面若桃李。她骑着一匹威风凛凛的白马,趾高气扬地挥舞着鞭子,看着马下的云轻薄: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明明并非完璧,竟然还妄图勾引元哥哥!”

不待云轻薄出口,众人再次发出喧哗。

“什么?云轻薄并非完璧?”

“她才几岁啊!真是丢人!”

“怪不得这样子从城外回来,难不成被人给……”

云轻薄的一双美目藏匿于额前的乱发之下,她如剑的目光落在那个光鲜亮丽的少女上,憎恨、讽刺尽数包含其中。

这个少女,她再熟悉不过了。

原主父母还在时,李欢悦嫉妒排挤将原主孤立。父母失踪后,李欢悦更是嚣张,对她非打即骂,!

瞧瞧,她不过是刚进城,李欢悦就赶来了,看来没少下心思呢。

那么,原主出现在城外,又是否是她的手笔呢?

“李小姐。”云轻薄开口了,她并未像众人预料的那般胆怯,反而脊梁挺直,字字有力,“我不懂李小鸡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莞尔一笑:“我不过是外出历练的了一番,怎么不知道我已非完璧之身?”

小说《魔尊千千岁》 第2章 陌上公子如玉世无双 试读结束。

魔尊千千岁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燕妮呀点评:

再华丽的词藻也说不清《魔尊千千岁》这本书给我的感觉,能够强烈引起读者的共鸣,真的是酥油茶用心在写,真的倾注了感情的,不像那些小白文,没有一点内涵,强烈推荐。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