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木阿文学 > 小说资讯 >

《情深只愿如初见》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情深只愿如初见》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1-01-27 12:11:37分类:现代言情

《情深只愿如初见》最新章节卑鄙无耻和你怎么还没死!由网友提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木阿文学免费提供情深只愿如初见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情深只愿如初见简介:

情深只愿如初见属于现代言情文,很有代入感。男女主的刻画以及对场景的描写都比较生动有趣,秋笙后期处理也十分温暖,各个人物的形象也非常鲜明,情节性也比较强,可以看一看哦!

《情深只愿如初见》章节试看:

  “陆晋渊已经醒了,你竟然还敢来,你不怕我叫人吗!”

  “你叫,你要是敢叫,我就当着他们的面办了你,看看到时候陆晋渊还愿不愿意忍气吞声带着这顶绿帽子!”

  “你卑鄙无耻!”

  “温宁,我们约定的一个月,可马上就要到期了,你想好了没有?答应,还是不答应?”

  温宁心惊,他竟然还记得这件事!

  “这样的大事,我怎么能忘呢?”男人仿佛看穿她的心思,伸出温热湿滑的舌头缓缓舔舐过温宁的脸颊:“我倒是很期待你的答案呢。”

  温宁的身子不住的颤抖,走廊外传来脚步声,温宁刚要高声大喊,就被男人堵住了嘴巴:“乖,不用怕,今天我还不会吃了你。我之前给你的支票已经被我换成了卡,你拿着这张卡,去买几件漂亮又姓,感的衣服,三十天的期限一到,我会来找你,到时候,记得穿着这些衣服迎接我。”

  一张银行卡塞进她的手里,男人低笑着起身,居高临下危险的看着她:“如果你敢不听我的话,我就让陆晋渊悄无声息的死在你身上,看到时候陆家会不会弄死你。”

  温宁紧紧攥着那张卡,卡片边缘戳进肉里,深深的疼,也带着她深深挣扎和绝望。

  最终,她认命的闭上眼默默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男人满意的离去,没过多久陆晋渊回来了,温宁看着他脱下衣服躺在床上,轻声的问:“陆晋渊,你昏迷的时候有意识吗?听觉什么的,都是正常的吗?”

  陆晋渊冷冷瞥过她:“怎么,怕我听见你跟你的野男人厮混?”

  “不是……我……”

  她是怕那些个她无助的夜晚对他倾诉的那些话被他听见。

  男人起身,走到她旁边,蹲下身一把捏住她的脸,“温宁,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做事最好知道检点,即便我对你没意思,我也绝不允许我的妻子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事情!”

  陆晋渊的冷,是低沉的,肃杀的,那种说一不二不容置疑的王者之气跟那个男人的阴狠是完全不一样的。

  可两个人,却都是让温宁无比胆寒的。

  她点了点头:“我,我不会的……”

  “那是最好!”

  甩开她的脸,陆晋渊仿佛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狠狠擦了擦手才躺下睡去。

  第二天一早,温宁即便再不情愿,也还是出门去买衣服,因为那个男人不知道在哪个角落监视着她,如果她不听他的,她害怕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让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陆家的车停在了江城最为豪华的购物中心前,温宁下了车,看到这里,只觉得感慨万千。

  在她还是温家千金的时候,妈妈时不时会带她来这里一趟,可现在……物是人非。

  挥去那些胡思乱想,温宁走了进去,找到了以前最常去的那家店,几年没来,装修倒是没怎么变,但是人她倒是一个都不认识了。

  随意地在店里看了看,温宁感觉到几道不怎么友好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回头,便见几个导购表情怪怪的,眼神里,还隐隐有些不屑。

  温宁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洗的泛白的牛仔裤,和简单到不能更简单的白短袖,还有个白色的帆布挎包,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在这里消费得起的人。

  看来,白易安说的没错,现在的人总是功利的,见她穿的不好就会把她归为低等人,所以,她也要体面一些才行。

  想着,温宁看上了摆在店中间的一件连衣裙,正要伸手拿下来,突然,对面来了个人,直接一把从她手里抢走了。

  温宁皱了皱眉,本想自认倒霉再去看别的,突然,那人却惊讶地尖叫一声,“看看这是谁?温宁?”

《情深只愿如初见》章节试看:

  没想到,还是个熟人。

  温宁沉着脸色,不想理会,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赵雅琳和她的外甥女刘莉莉。

  当年赵雅琳成功小三上位,带着张家一群人得道升天,这个刘莉莉在她最痛苦的时候没少踩着她向赵雅琳示好。

  真巧,倒是在这儿碰上了。

  “温宁?”赵雅琳看到她,有些诧异。

  温宁在陆家不是应该受苦受累吗,怎么看着没缺胳膊没少腿,面色红润有光泽,气色比那天走时还好了许多,完全不像狠狠受了折磨的样子?

  在温宁回陆家以后,赵雅琳天天诅咒她赶紧死在那里才好,这样,她的女儿才能一生无忧。

  现在,看到温宁活得好好的,她心里一口气憋着,很是难受。

  “你怎么会在这儿?”刘莉莉本以为温宁还在监狱,语气很狂妄。

  “你都可以在这儿,我怎么不行?”温宁一点没客气,怼了回去。

  刘莉莉这种人都可以来,她凭什么不行?

  “你还以为你是温家的大小姐呢?”刘莉莉气得很,她最看不惯的就是温宁那副高傲冷静的神情,一个囚犯而已,哪来的底气对她逞威风。

  “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我进来是来买东西的,买得起就好,还要论出身?”

  转脸,温宁看了看一旁看戏的导购,“不好意思,这件裙子是我先看上的,麻烦你让她们还给我。”

  温宁本来不打算和人争,一件裙子罢了。但见到刘莉莉这副咄咄逼人的架势,便决定不再忍让。

  “买得起?”刘莉莉冷嗤一声,赵雅琳也忍不住微微一笑,却装出一副温婉大方的神情,“胡说什么呢,宁宁,你才刚刚出狱,哪来的钱买这么贵的衣服?”

  上次温启墨给温宁的支票,当场就撕了,温宁要是想在这儿赌气,她也不介意让她出个丑,认清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份。

  导购本来还在犹豫,因为温宁的样子太过镇静,她也不敢贸贸然得罪,但,一听见赵雅琳说她进过监狱,立马,嘴脸就变了。

  “对不起小姐,我看到是这两位女士先拿到的,要不,您去别家看看?”

  进过监狱的女人,想必不怎么好惹也没什么钱,所以,导购直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打算把温宁赶出去。

  “原来,你们店还有往外赶客人的规矩。”温宁冷冷看她一眼,什么叫狗眼看人低,她是见识到了。

  “哼,买不起算什么客人,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破坏客人的心情,那才是要完蛋了。”刘莉莉讽刺着。

  赵雅琳见状,忍着笑意打圆场,“宁宁,这件衣服的确是我们看上的,这样吧,为了补偿你,我给你买件别的,算是一片心意。”

  “姨妈,你这人就是太善良!”

  温宁冷冷看着面前二人唱大戏,心里冷笑,这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倒是配合默契。

  也不废话,温宁从口袋里拿出那个男人给她的黑卡,“这个,难道买不起你们店里的东西?”

  导购不屑的表情僵在脸上,瞪着眼睛把那张卡拿过来看了看,各种防伪标识都看了一圈,千真万确!

  而且,这还是一张花旗银行的全球限量黑卡,一年光年费就要几十万,而且一般人就算有钱也未必能搞得到,她做了好几年,也是第一次见!

  难道,是她看走眼了,这个女人,其实是个隐藏的权贵?

  不敢怠慢,导购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将衣服拿了过来,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小姐您要去试试这件衣服吗?”

  温宁没说话,眼神飘过去,看了一眼那两个女人难堪的脸色,良久,才应了一声,“也好。”

  “那我带您去试衣间。”

  导购客客气气地领着温宁走了过去,两个人才走几步,刘莉莉气急败坏地叫住她,“你怎么可能有这张卡,说清楚,是从哪个老男人手里骗的?”

阅读全文
情深只愿如初见

情深只愿如初见

温宁的十八岁生日礼,是一场长达十年的牢狱之灾,为了复仇,她应下了魔鬼的要求,嫁给植物人老公,却不想……

现代言情|秋笙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