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木阿文学 > 小说资讯 >

情深只愿如初见最新更章节 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0-12-14 13:44:28分类:现代言情

新书推荐,情深只愿如初见是由网络作家秋笙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文内容主要讲述了求求你放过我和他醒了!。

情深只愿如初见简介:

情深只愿如初见开篇有股浓浓网文的气味,加上各种虐(作者秋笙真的虐太多,还不修),但其实情深只愿如初见是一篇还不错的金手指爽文,到底有什么样的表现呢?快来看看吧:

情深只愿如初见 求求你放过我 免费试读:

  电话啪的一声被挂断,一瞬间温宁身上的冷汗已经浸透了衣服,仿佛从冷水里捞出来一样,空气也好像都被抽走了一般令人窒息。

  白易安也起身,拉住温宁摇摇欲坠的身体:“温宁,你怎么了?”

  “没事,我没事……”温宁避开白易安的手,后退了几步,她生怕连累了白易安,攥紧电话,匆匆跟他道别:“我有事,先走了,咱们改天联系。”

  “等等。”白易安心知温宁有苦衷,一个含冤入狱的人又沦落到了陆家,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他再想帮忙也要适可而止不能害了温宁,“我这有张卡,你带着,在陆家吃的穿的不和你心意就自己出去买点。对了,我还给你带了不少衣服,都是你以前喜欢的款式,要是不方便出去买也有换穿的衣服。”

  温宁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还是从监狱带出来的,三年前的旧牛仔裤和白短袖,有些局促的笑了笑,“没事,我有衣服……”

  “别跟我客气了,好了,先回去吧,晚了陆家又该刁难你了。”

  白易安把衣服和卡往温宁手里一塞,转身离去,温宁只好带着衣服坐上陆家的车回去。

  街角,白易安坐在车里看着温宁那瘦小的身子钻进车里,心口莫名的发紧,手也跟着攥紧了方向盘。

  温宁,你等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获得自由的。

  温宁回去的路上都心神不宁,只期盼黑夜晚点来,她害怕那个男人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却又不敢告诉任何人。

  这个司机也是那个男人的手下,她更是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异常。

  有那么一瞬间,她好想跳车逃跑,可她知道自己根本逃不出陆家的手掌心!

  温宁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片刻都不得喘息。

  温宁在客厅坐着,一直坐到半夜都不敢回房,来来往往的佣人都诧异的看着她,最终是叶婉静应酬晚归看见温宁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怒气涌上心头开始骂她:“这么晚了你不陪着晋渊还在这跟个傻子似的坐着干什么!”

  “我,我睡不着,在客厅透透气……”

  “给我回房去,睡不着就给晋渊按摩,一直按到睡着为止!别让我大半夜的再看见你,真是倒胃口!”

  温宁无奈,只好起身回了房间,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房间的灯就黑了,温宁直接被人大力的抵在了门板上。

  “白天那个小白脸碰了你哪里,嗯?哪只手碰的?我去把他的手卸了!”

  “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你不可以平白无故的伤害他!”

  “温宁,这才几天,你就按捺不住出去找小白脸!只怕一个月是你的说辞罢了,你想在这段时间给自己找个男人,找个靠山,好借机摆脱我吧!还敢替那个小白脸说话,你信不信你再多说一句,我明天就能让他去见阎王?”

  温宁想起余非铭的那辆法拉利,那个司机毫不犹豫的撞过去的时候,根本没考虑过车里是否还有人,或许他们根本不担心车里是否还有人,所以对他来说,弄死白易安可能也只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求你,别这样……我没有想找人帮忙的意思,我跟他也什么都没有,如果你不放心,我再也不见他就是了……”

  温宁感到后怕,如果她今天跟白易安的接触再多些,那现在她是不是就会收到白易安的噩耗了?

  她低声下气的哀求起了作用,男人放开了她,却在看见她手里拎着的几袋衣服的时候,火气又蹿了上来,把那一袋衣服摔在地上,白易安给的卡也掉了出来。

  男人看着一地的衣服和卡,冷笑了起来:“又是衣服又是卡,还说什么都没有,嗯?”

  温宁的脸被男人的大掌捏住,她艰难的从嘴唇中挤出几个字:“只是几件衣服……”

  “只是几件衣服?那下次,是不是就要献身给他了!”

  “你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这衣服又没花你的钱,要不要是我的自由,你凭什么处处都要管着我!”

  “自由?呵!温宁,你怕是这一阵子被陆老头放养惯了,忘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什么身份了吧!”

  “我有没有自由,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个疯子恶魔,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

  “那我就先破了你!”

  “你!放开!唔——”

情深只愿如初见 他醒了! 免费试读:

  温宁被他用嘴唇封住了口,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中的空气也被掠夺一空,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撕开,深深的绝望感将她包围,谁能来救救她,她到底该怎么办!

  门板冰凉坚硬,男人的身体将她死死抵在上面,她挣扎不开,眼看着就要被他得手,却听见床上的陆晋渊幽幽的发出了声音——

  “水……我要喝水……”

  温宁双眼一亮,扯开嗓子大喊:“快来人啊,陆晋渊醒了!”

  男人的动作戛然而止,回眸狠狠的看着陆晋渊,又转过头看着温宁,眼中的寒光恨不得把温宁凌迟。

  走廊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男人最终在她肩膀上狠狠咬下一口,转身拽开窗帘一跃而下消失在月色中。

  温宁感觉肩上被咬破了,但她顾不得处理伤口,赶紧从地上捡了几件衣服穿上,把剩下的东西胡乱收拾起来,陆家的人就已经到了门口,砰砰砰的着急的敲门。

  温宁打开门,人一下子涌进来,围到床头,灯全都打开,大家一看床上的陆晋渊真的睁开了眼睛,众人恨不能喜极而泣。

  “大少爷醒了,终于醒了!”

  叶婉静直擦眼泪:“晋渊,你可终于醒过来了,这些年,妈妈都快要担心死了。”

  老爷子带来了医生,给陆晋渊做了简单的检查,确认一切正常之后,还需要明天去医院做更进一步检查,今天可以先休息,众人这才放心下来。

  老爷子走到温宁身边,点了点头:“晋渊能醒过来,有你一份功劳。”

  温宁闪躲的低下头,生怕脸上有什么痕迹被老爷子看出来:“不敢,陆晋渊能醒过来还是陆家照顾的好。”

  老爷子不再看她,沉声下令:“晋渊刚刚醒过来,都出去吧,让他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明天再说。”

  一声令下,陆家的人又都退了出去,老爷子嘱咐道:“晋渊,这是你妻子,过去一个多月都是她在照顾你,今晚还是让她陪着你吧。”说完也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温宁和刚刚醒过来的陆晋渊。

  陆晋渊刚刚醒来,双眼还不通透,直直的看了温宁半晌,温宁想起方才他要水喝,赶紧给他喂了点水。

  陆晋渊的冷淡让温宁也不敢说话,喝了水,男人的嗓音比刚才清晰了些:“滚出去。”

  “什么?”

  “我不喜欢跟陌生的女人共处一室,滚出去睡门口。”

  温宁咬了咬牙,“我是你妻子,我们是扯了证的合法关系,我跟你睡在一起有什么不对的!”

  “不滚出去,我现在就把人叫回来,告诉他们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厮混。”陆晋渊的视线落在她肩膀上:“还留下不要脸的痕迹!”

  温宁的手下意识握住肩头那个深深的齿痕,即便隔着衣服,却像是烙铁一般灼烧着她的皮肤。

  尤其是在陆晋渊毫不避讳的揭穿之下,她更是抬不起头。

  最终她只好抱了一床被子走出门,在门外打地铺,就这么睡了下去。

  陆家的人,果然没一个好人。

  昔日还能依偎取暖的陆晋渊,果然醒来之后也是一个恶魔。

  而且他手上还抓住了她的把柄,她只觉得好无力,处处被人牵制,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了。

  第二天陆晋渊检查回来之后就直接跟老爷子进了书房。

  “你要离婚?”老爷子沉吟半晌,“她开车撞了你,还坐过牢,你讨厌她是理所应当,不过,爷爷不同意你现在离婚。”

  陆晋渊沉着脸,“这女人,留在家里终究是个祸害。”

  “话虽如此,可你昏迷不醒的这三年,爷爷不知道找了多少名医,一点用都没有,唯独她伺候你的第二个月你就康复了,就算你讨厌她,为了她这个旺你的命格,也得忍忍!”

  经过陆晋渊的事,老爷子如今是愈发迷信,只要能让他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我知道你还惦记着慕嫣然,但你当年出车祸就是为了去追她,我看她这个人,就和你八字不合,你就别跟我提她了。”

  提到慕嫣然,陆晋渊眸光微暗。

  “爷爷,那都是迷信,您不该……”

  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陆晋渊自然是不信的,可话到一半,他看着老爷子已经全白了的头发,终究,辩解的话说不出口。

  “我知道了。”陆晋渊顺从的低下头,眼前的老人,比起三年前要苍老不少,他昏迷的那些日子里,老爷子必定劳心劳力十分辛苦。

  既然离婚他坚决不同意,那就只能从长计议。

阅读全文
情深只愿如初见

情深只愿如初见

温宁的十八岁生日礼,是一场长达十年的牢狱之灾,为了复仇,她应下了魔鬼的要求,嫁给植物人老公,却不想……

现代言情|秋笙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