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木阿文学 > 小说资讯 >

陪丧女免费阅读最新章节,陪丧女在线看

时间:2021-09-15 11:41:21分类:悬疑推理

木阿文学为您提供《陪丧女》全文阅读,锦绣的小说《陪丧女》txt全集文本阅读下载。

陪丧女

推荐指数:9分

《陪丧女》在线看

陪丧女简介:

新书推荐,《陪丧女》由网络作家锦绣最新写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内容主要讲述:

陪丧女小说阅读推荐:

    疯狂而扭曲的惨叫声在村子之中回荡着,已经辨认不出这声音原本应该是属于什么人的了。

   我感觉后背嗖嗖冒凉气,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种声音从何而来?

   身边,跟着一个根本无法相信的人,那一阵阵的惨叫,更是让我有些发怵,不敢继续前进了。

   恐惧,绝望,多种多样的情绪掺杂在这尖叫之中,到底是承受了怎样的痛苦,让人能发出这样的叫声?

   其实若是以前,听到这样的声音,我或许真的会过去看看。

   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勇气了,发生了太多事情,已经将我的精神绷的紧紧的了。

   “我要回家了。”我木然的对着刘送仙说了一句,然后就要离开。

   这个时候刘送仙问道:

   “丫头,你自己……能行么?”

   “行,总比跟在你身边安全一点,不过今天的事情……还是谢谢你了。”

   说着,我头也不回的朝着家的方向跑了过去,当时我也想过,刘送仙一个外乡人,全身都湿了,大半夜的能住在哪。

   我家倒是有几间空房子,可是……若是将他带回去的话,一来是引狼入室,二来被人看见了,会惹人闲话。

   现在我已经是孤身一人了,自身难保,又哪里能顾得上别人,先让自己好好活着再说吧……

   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我就头也不回的朝着家里跑了过去。

   看刘送仙的样子,并不打算将自己知道的告诉我。

   当然,如果一切能够就这么过去的话,我知不知道真相,也无所谓。

   可是……能过去么?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提出这样的疑问了。

   很快就回到了家里,我换了一身衣服,然后直接就钻进了被子里,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恐惧,我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养父尸体那狰狞的样子,不断的在我脑海之中回荡着,还有今天晚上看见的狰狞面孔。

   而且今天晚上,我已经触犯了陪丧女的规矩,没有守完夜,就跑了回来。

   当时因为心中恐惧,也顾不上那么多,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却有些后怕。

   白活之中,每一行都有几条千万不能触犯的规矩,因为所有的白活都如同一种仪式一般,而这些仪式,是传承了千百年,是老祖宗传下来的!

   谁也不知道,触犯了规矩,会承受怎样的后果。

   养父平日里看着疯疯癫癫的,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以为然,但是在规矩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看的似乎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

   蜷缩在被子里,就好像是一只受伤的羔羊一样,身上的那些伤现在已经开始疼了,这一疼起来,就是撕心裂肺……

   外面的电闪雷鸣依然没有间断,还在继续着,让我的心都变得阴郁无比。

   而滚滚的雷声,则让玻璃都传来了一阵嗡嗡嗡的声响……

   现在已经快凌晨四点了,我已经太累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但是睡的并不沉,迷迷糊糊的,我好像看见了养父,好像看见了张婶儿。

   好像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无忧无虑的,很快乐……

   而那些快乐,此时都已经过去了么?

   我感觉很难受,眼角有泪水流淌出来,不仅仅是内心很难受,身体也很难受。

   一直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脑子昏昏沉沉的,眼前不断的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景色。

   身子更是滚烫,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因为身心的折磨,生病了。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感觉天刚亮起来没多久,我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敲门的声音很大。

   从这声音来看,来者绝对是带着恶意的,但是,越是这样,我就越要出去看看,难不成,是坟地被挖了的人过来找麻烦了?

   猛然起身,我感觉一阵阵眩晕,此时高烧还没有退去,我全身发冷,感觉全身发软,昏昏沉沉的。

   站起来的时候十分吃力,身上的伤也更疼了,我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可是此时,我还是说不出的委屈。

   我心中有恨,恨那些自私的人,恨我的养父,恨大熊这样的人。

   穿了一件比较厚的衣服,我才出去,此时已经耽搁了很长时间,外面的敲门声越发的响亮,我隐约能够听到一阵阵肮脏的咒骂声。

   我走过去打开了门,果然看见了两张狰狞的面孔,是两个男人,年纪跟我差不多,也是十七八的岁数。

   这两个人我也认识,是大熊的弟弟,有点血缘关系,但是并不近。

   平日里就跟着大熊狐假虎威,也跟大熊一样,是欺软怕硬的类型。

   看到这样的两个人,我说不出的厌恶,皱了皱眉:

   “你们要干什么?”

   谁想我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这两个人突然动手了,一人直接拽住了我的头发。

   我一声不吭,想要挣扎,但是双手却也被另一个人死死的抓住了。

   “这娘们还挺横,说,昨天晚上你把大熊哥是不是见过你?”

   一边问着,他们两个一边带着我朝着前面走,我因为疼痛,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可是这两个同龄人丝毫不在乎。

   而我心中也有骨气,我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们,但是我不想在他们面前丢脸,我想……保留自己最后的尊严。

   所以我没有落泪,也没有继续挣扎,我不想成为他们眼中的笑话。

   我实在想不到,明明是同龄人,理应成为朋友的一群人,却用如此污秽的词语咒骂我,如此的看不起我……

   他们将我带到了离山下不远的一个地方,此时那里围着一群人,在那里指指点点的,不知道正在议论着什么。

   不过我听到的最为清晰的声音,却是一阵阵的大哭,哭声很凄惨。

   这是怎么回事?我有些疑惑,我身边的两个人是大熊的朋友,而刚才他们问我昨天有没有看见大熊。

   还有这哭声,再结合着昨天晚上听到的一阵阵凄厉的惨叫,难道说……

   我瞳孔一阵收缩,此时仿佛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我被这两个同龄的男孩带到了人群之中后,抓着我头发的那只手终于松开了。

   而这两个人则如同押犯人一般的抓着我的双臂,似乎是为了让我清楚的看到眼前的一切。

   果然没有猜错,此时在地上躺着的,果然就是大熊的尸体……

   而地面上没有血液,昨天我睡着的时候,好像又下了一阵雨,将很多东西都给冲刷干净了,包括尸体上面的血迹。

   所以此时尸体的周围,只是有些地方泛红,已经看不到明显的血迹了。

   有一个女人此时盘坐在大熊的旁边,哭的撕心裂肺,那个女人是大熊的母亲,今年已经五十了。

   大熊是家里的独子,所以他母亲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

   而再看看大熊的尸体,我冒出了一身冷汗,大熊……是怎么死的?

   那尸体很狰狞,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了,而且全是一道道的血痕。

   这些血痕应该是昨天晚上大熊下山的时候,太过惊慌了,才在身上划出了一道道的伤口。

   要知道大熊昨天晚上是尖叫着跑回去的,走山路的时候惊慌失措,加上大雨,身上会被划成这样倒是正常。

   昨天我们下山之后,听到的一阵阵惨叫,应该就是大熊的。

   可是按理说,我们下山的时候,大熊应该早就到家了才对,是什么原因,让他在山上停留?

   只不过……大熊身上的致命伤并不是这些细小的伤口。

   他的致命伤,才是真正匪夷所思的地方……

   

阅读全文
陪丧女

陪丧女

生不得为人,死不得全魂,陪生者殇,伴逝者行,称之为奴,陪丧奴。十年前对门女人的离奇死亡,却让养父虐待了我整整十年。阴风吹,鬼门开,恶因恶果,生死两难。夜半孤魂……为何驻留……因何叹息?一个关于忏悔与救赎的故事,这里……究竟埋藏着怎样的秘密……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悬疑推理|锦绣

小说详情